斗朱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斗朱阁

评分 10
作者:周自衡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22632次点击 / 2022-07-24 07:59:21

复活在三年后。陆成萱意外发现曾经的的仇人们干脆富可敌国,干脆权倾朝野。她曾一度产生怀疑自己是也不是有着旺仇运。怎么才能将他们都拉上马?在线等,挺急的!—一代女官不断成长史.长安侯高厉和太子高殷皇位之争终以太子横死落败结束。。



赵家翻案,赵祗令又子承父业,赵祗令十几年的蛰伏总算是没有白隐忍。

“不必了。”陆成萱摇头谢过清莲的好意,“这里太冷了,我们若是不早些出去,便是不被饿死,也会被冻死在这里,你搭把手,把案桌搬到窗户这里,借着月光能亮堂一点,不然会伤眼睛。”

成年男子当街斩首,未满十四流放边关,家中女眷充入掖庭为奴,出嫁女子是留是休仅凭夫家意愿,朝中上下唏嘘不已。

宁绾却忽然轻笑了出声。

她杀不了他,又无法替宁家翻案,那就只能陪着宁家一起死了。

干涸的眼睛疼得发酸,却连眼泪也流不出来,大火烧了三日,她也在这跪了三日,双腿麻木没有知觉。

仇人家的庶出女儿身份,不算太好,但起码不糟糕,她这个庶出只是挂名,并不是真的有血缘关系,否则才叫真的孽缘。

可听在清莲的心中却觉得很不是滋味儿。

她更没想到的事情是,她祖父十年前平反赵司徒的祸乱,杀的是她夫君的父亲,所谓娶她,不过是为父报仇,向宁家报仇。

明明是四小姐陆成欢和六小姐陆成妙犯了错,将宫中陆贵妃赏赐的八宝琉璃玉樽打破,陆老太太不舍得惩罚自己的孙女,又不能没个交代,便拿陆成萱撒气,一顿板子之后关到祠堂罚抄经书也就罢了,还不许用药养伤高烧不退,这才魂消玉陨的。

更可笑的事情是,这具身体,按照辈分理应叫一声赵祗令为舅舅。

没听老人劝告,总是要吃亏的。

没变。

坚强骄傲了一辈子,她现在不想再熬下去了,更是因为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朦胧中,她好像看到了赵祗令脸上的错愕。

赵祗令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

祖父一心为了大周江山鞠躬尽瘁,他们宁家在大周权赫一时,已经不再需要叛国来换取更高的利益了,又何来叛国一说。

陆成萱皱眉,原主也是个可怜人。

宁家出事的时候她曾发了疯的想要找到赵祗令,可是现在他出现了,宁绾却已经心如死灰不需要了。

额头上的发簪被宁绾缓缓摘下,秀发也因为没了禁锢瞬间垂落在肩上。

“赵祗令,我恨你。”

[展开]


斗朱阁小说讲什么  斗朱阁周自衡  斗朱阁宁绾  斗朱阁小说好看吗  斗朱阁好看吗  斗朱阁女主和谁在一起了  斗朱阁结局  斗朱阁男主是谁  斗朱阁百度云下载  斗朱阁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周自衡
周自衡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周自衡
却不想&自己还

宁绾以为自己会崩溃大哭,却不想自己还能这么平静,原来心死之后连哭都成了奢侈。

周自衡
宁绾歪&过我,

一丝讥笑浮上脸上,宁绾歪着头同赵祗令的目光直视,“当初你曾问过我,为何叫宁绾,长发绾君心的意思吗?”

周自衡
了,赵&及收。

可能又要下雨了,赵家小院窗前她晒好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

周自衡
缓从嘴&海之中

鲜血缓缓从嘴角渗出,宁绾眼中氲了层水雾,贺阳鹤顶红果然毒性够烈,瞬间毒性蔓延到全身,宁绾转身冲向了那火海之中,看着赵祗令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周自衡
棋书画&且比她

女红女工,琴棋书画,无论哪一样闺阁女子所会,她都会,而且比她们做得更好。

猜你喜欢
九零替嫁小甜妻
29278 人在追
叶云染前生不愿为继妹替嫁,被继母恨毒谋算,自己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再说,还连累到了才高貌美的秦隽。重返十七岁,为免重蹈覆辙,她最终决定……嫁!本来只想做个不谈感情、随时随刻中止的交易,没想起这一嫁,给自己谋了个锦绣好姻缘。更很难得的是,她再后来弄很清楚,她的秦隽前生后世想娶的都是她。-前生,更名叫秦惜言的秦隽是叶云染的男神——这人好帅!!好完美的!!结婚了之初,叶云染无比被人嫌弃秦隽——这人很好看是很好看,但是太婆妈,啊俗不可耐,不可爱的!再后来,叶云染常常在心中窃喜——我家阿隽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如水呢~好不喜欢!“啪!”。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
华容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个一切未知的朝代,一切未知的地方。她惟一明白的是,自己被被绑架了......华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难以理解好好的穿越为什么要同绑架这种不愉快的事联系在一起。。
第二十九章 摩天轮的浪漫!
”老荆,我来了,想我了没!”薛清山张开双臂以一种非常滑稽的姿势站在门口,然而屋内却有六双眼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最怕空气突然凝固——察觉到一丝尴尬的薛清山嘴角抽了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我……我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荆言翻了个白眼,“最怕空气突然凝固——。
九重华锦
29682 人在追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躲藏乡野,一俟时机报了血海深仇。怎奈,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为了逃出去,免严禁心狠手辣。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筹谋。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叶家潦倒的嫡小姐。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真的懒得说理睬,偏是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得薄惩手段图个清净。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的场面。面对自己一张似笑非笑非常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自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小兜转一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亦是各略有图,倒不如相互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辜负一片大好年华。)旧凤栖宫内,金汉皇后墨宝华一身凤袍,一丝不苟的发髻,额头金凤衔珠,肤白如雪,口若含丹,闻讯,无悲无喜,凤眸轻合,再睁眼,古井无波。。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洛临
12002 人在追
偏偏是西方魔幻的游戏,为什么我却是东方种族啊?!但是不应该不存在的那独一份儿?!为一点儿小事就屠尽全城的冷戾帅哥,没事儿就溜达在身边宣称自己是我已婚夫的“美女”……好吧,这些我都忍了,但是为什么就连那些名义上的亲人也要来掺一脚?!好吧!既来之,则安……能安才怪!而已想进游戏睡个觉,不扎眼的混吃等死而已啊!那些明争暗斗的别来找我好好!我真的是很乖很乖的中立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