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攻寨!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龚都!”“在!”听见许安的声音,龚都越众而出抱拳应道。“你领两队黄天使者到山脚密林伏击,等到山顶号角声齐响的时候,切记给我阻住山下贼军的退路。”“诺!”粗木制作而成的寨门被看门的军士缓缓地再打开,龚都豪不不拖沓,从许安身后点出两队黄天使者,带着一百“你领两队黄天使者到山脚密林埋伏,等到山顶号角声齐鸣的时候,务必给我截住山下贼军的退路。”。...

“龚都!”

“在!”

听到许安的声音,龚都越众而出拱手应道。

“你领两队黄天使者到山脚密林埋伏,等到山顶号角声齐鸣的时候,务必给我截住山下贼军的退路。”

“诺!”

粗木制成的寨门被守门的军士缓缓打开,龚都豪不拖沓,从许安身后点出两队黄天使者,带着一百余名黄巾军的甲士快步走下山去。

校场上的七队青壮,或者说七队黄巾军士更为贴切一些。

七队黄巾军士在各自队率的带领的下,都拿上了汉军的长戟,排成了七个整齐的方阵。

紧密的队列中竖起了一片片戟戈组成的密林。

“齐步!”

队列前的黄巾队率,拔出腰间的环首刀,右手将其扬在半空中,大声的向身后的军士发号施令。

“诺!”

队列中的黄巾军士齐声应道。

“左,右,左,右!”

在黄巾队率的口号声中,队列中的黄巾军士缓缓的踏着整齐的步子向前方走去。

虽然队列不时会有些混乱,但是仍然保持住了还算完整的军阵。

刘辟被许安留在了校场,和刘辟一并留下的还有一队黄天使者还有三十名刚训练不久的弓手。

许安只带了两队的军士上了寨墙,剩下的五队黄巾军军士被留在寨门后的两侧三四十步左右的山体后。

寨墙比较狭窄,容纳一队的军士都稍微有些勉强,另一队被留在了墙后作为预备队,更何况许安也不并不是想用这寨墙来挡住对方。

和许安一并上寨墙的,还有三家的家主。

鹿台寨中对寨门的防守还是颇为重视,寨墙的附近,堆满了守寨的滚木和礌石。

……

鹿台山山脚一里处,一支乱哄哄的队伍停在了道路的中央。

手里面拿着各式的兵刃,从木棒,农具再到各式刀枪,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

为首的是一个汉子,却是长的五短身材,肤色黝黑,不过却是一脸的凶相,腰间还插着两把短戟。

身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戴着一顶小帽,穿着一身青色的短褐,略微有些驼背的样子,一双细长的眼睛来回看个不停,正站在那五短汉子的身旁。

又看了一会,他上前了几步一脸谄笑对着五短汉子说道:“三当家,前面就是那鹿台山的入口。”

“上回小人去收粮,不仅不给粮食,还打伤打死了寨中数十个兄弟,青壮倒是有不少,寨里还有几副猎弓,三当家攻寨的时候要小心滚下来的石头还有木头,只怕是会死伤不少兄弟。”

说到死伤了几十个人,这细长眼的中年男子脸上不由抽了一抽。

粮食没拿到还死伤了不少人,回到寨中后被大当家于氐根狠狠的抽了十几鞭,现在身上的伤口都还在隐隐作痛。

三当家斜睹了一眼那中年男子说道:“又想要富贵,又不想要危险,哪里来的便宜事?死了是自己命中没福,要是没死的话,到时候粮食和女人都有!”

前方跑来了几名穿着麻衣拿着短刀的贼寇,边跑还边喊。

“三当家,那群没胆子的狗才都跑回山上了!”

“三当家,快上山看看,怕是连寨门都打开了,跪在地上求我们饶命!”

闹哄哄的人群之中有人喊了一声,又引起一阵哄笑声,他们足足有上千人,根本就没把鹿台山的人放在眼里。

“我听说那赵家也算是大家,小娘个个都细皮嫩肉的。”

“嘻嘻,李家那几个小娘也不错,去年我倒是见过,可不许跟我抢!”

人群中,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

三当家也不阻扰,等着身后的众人议论,现在说的越凶,到时候攻寨的时候,士气就越高。

等众人嬉皮笑脸说了有一会后,看着众人士气高涨的样子,三当家一个健步站上了路边的一块大石上。

他将腰间插着的双戟拔了出来,狠狠的敲击在一起。

双戟相撞发出一声清越的金戈交击声,声音刚一传出,便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我黄三在寨中说话一向算数,攻进鹿台山,钱粮山寨只拿一半,其余的全部归兄弟伙!”

黄三缓了缓,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

“李家家主的小娘留给大当家,先攻山寨墙的,升他做队长,先挑两个美人,剩下的娘子谁抢到就归谁的,谁走的慢了,被其他儿郎抢走了,可别怪我没给你们说!”

听到三当家的喊话,山贼中传出了一阵哄笑,几个胆大的人更是出言附和。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戴着一顶不知从哪得来的汉军帻冠,将手中的小锤丢在空中转了几个圈高声道。

“三当家,这首功肯定是我郑老六的!我都等不及了。”

“就你郑老六还想抢着首功,赵家娘子肯定是我的。”

台下又嘻嘻哈哈了吵闹了起来。

“抢他娘的!”

“抢他娘的!!!”

黄三看到士气大涨的众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挥舞着手中的双戟往前一引。

“儿郎们!”

所有的山贼都嗷嗷的大喊着,像一群饿的双目发光的饿狼一般,举着各式的兵刃。

“上山!”

黄三跃下大石,所有人都跟在他身后,大呼小叫的一并冲上了鹿台山。

沿途的哨站,都被这群精力过剩狂呼着的贼寇用刀用斧砍成成了一地的断木,或者直接推到山下的深渊中。

……

寨墙上,赵乐缩着身子面色发白的躲在寨墙一角,王任拿着一副猎弓带着几名猎户,站在寨墙的垛口处向着山路上张望,李恒握着一把长刀,正指挥寨墙上的军士搬运着各式的守寨工具。

许安此时站在寨墙一侧,徐大披着重甲带着十数名黄巾甲士站在他的身后,还有一面黄旗正扛在小孩张季的肩膀上。

寨墙和山体将许安一行人的身影遮掩的严严实实。

寨墙上的军士指挥权被许安丢给了李恒,军士拿的长戟也被收了下来,换上他们之前的农具和少数的几把铁器兵刃。

山路上,噪杂的人声越来越近,密密麻麻的,吵闹着的贼寇也慢慢出现在了李恒的眼中。

李恒握刀的手不由暗自用力,冷汗从背后慢慢的渗了出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黄天之世

评分 10
作者:罗小明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书穿之我是末世路人甲
林妙穿进一篇叫作《末世任我行》的末世文里,成了一个刚登场就炮灰的路人甲。为了生存下来一直这样,她准备好紧抱女主大腿,跟随女主走入人生巅峰。而已她回过头仔细一看她们小队,一个只会咸鱼犯懒,一个整天以卖萌维持生计,再再加一个女装大佬。……蹲在湖边正在洗衣服的林妙,假装听不见,慢悠悠地洗着手中的衣服。。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沙场杀场,万箭齐发穿死,大姐为她护清清白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纤纤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加他害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削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被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能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痛疼,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明白何为痛疼,但是她却全身骨头崩裂,皮肉之下,仍由此可见那切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快穿之这个BOSS我罩了
新书《穿成大佬们的掌中娇》已发布最新,求需要支持,么么!-【已完结啦】系统问:“遇到渣女怎么做?”北雨棠答:“灭了。”系统又问:“那遇到boss呢?”北雨棠直接跑了!虐虐渣女、白莲花,她北雨棠很不在行。虐boss什么,但是算了吧!大BOSS的战斗力太强悍,她此等小虾米但是走为上策。她可不想也没灭了boss,反被boss灭了。某BOSS大人:“娘子,想虐谁,让为夫来。”北雨棠激动回道:“系统君。”系统:(泪流满面装死中……)【宠文、1v1、爽文、简单轻松诙谐幽默】
重生年代我逆袭成了白富美
胡立夏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还能复活!美食人气主播变为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可伶再说,整天吃着窝窝头,还得怕有上顿没下顿的。的话说这是最槽糕的处境,没想起除了更槽糕的等着她!某人:你是说我很槽糕?胡立夏:不不不,您宇宙超级无人能敌第一好!某人邪魅一笑:这还差不多……左手烂牌打成王炸,狠狠的打脸极品!努力做心存正气的白富美!已完结啦作品《复活后我成了反派大佬》(女变男)事业潮男主无cp。《带着拼多加复活》复活饥荒年代,规划建设北大荒。《带着仓库复活》年代事业型男主,搞事业第一!《五十年代幸福和快乐生活》年代小故事。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