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顺吾意则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也没等多久,一名身着青袍中年人男子和一名穿着麻衣男子抱着一堆竹简走了进去。赵乐看见两人进去就跟看见了救星通常,急忙离开了坐席去接他们手中的竹简。青袍男子和麻衣男子告了一声罪,将手中竹简放到了许安案牍的上面,接着向坐他案首的许安恭恭敬敬的做了一辑赵乐看到两人进来就跟看到了救星一般,赶忙离开坐席去接他们手中的竹简。。...

没有等多久,一名身穿青袍中年男子和一名穿着麻衣男子抱着一堆竹简走了进来。

赵乐看到两人进来就跟看到了救星一般,赶忙离开坐席去接他们手中的竹简。

青袍男子和麻衣男子告了一声罪,将手中竹简放在了许安案牍的上面,然后向坐在案首的许安恭恭敬敬的做了一辑。

“李恒拜见将军。”

“王任拜见将军。”

“免礼。”

许安摆了摆手淡淡的说了一声,两人便做出一副诚惶诚恐模样的和赵乐坐在了一旁,然后场面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三人看着坐在案首的面目严肃的许安也不敢询问,尤其是许安身旁还坐着一个面黑长髯,一脸凶相的刘辟。

王任内心挣扎了一会,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禀告将军,我等俱是这鹿台山附近聚落的住民,只因这太行山贼寇肆虐,实在是迫不得已才上山以求自保,不是想借此逃避赋税之事,小民等人愿将所欠赋税悉数补齐。”

许安晃了晃手中的漆器,看了王任一眼诧异的说道:“什么赋税?”

王任一愣,心中一下转过数个念头,该不会是……这些汉军想食言把他们当成贼寇杀了,去充做军功吧?又或者是贪心不足,想要更多的好处?

不说王任等人心里百转交集,许安只是觉得坐在一旁的三人非常好笑。

现在的许安简直是心情大好,本以为入主鹿台山少不得一场血战,甚至许安都做好了折损半数以上士卒的准备了,没想到却如此轻松。

这鹿台山易守难攻,之前这群农夫凭借险要地形,只需要百十来人都可以挡住数倍以上的普通军卒了。

现在再换上这群尸山血海杀出来的悍卒,不仅甲坚利刃,甚至还有强弓五十副,普通的郡兵不来上千人只怕是攻不下这鹿台山。

更何况以如今的形势,只是冀州少数几个地方的黄巾被镇压下去,其余数州的黄巾还不断的再活跃着,根本无暇顾及太行山的贼寇。

就算再次进入井陉的汉军发现,攻破关城的人不过只有两三百人想要追击,等看到寨墙上全副武装的士卒,再加上鹿台山的天险,只要汉军的指挥官还有点脑子,都不会擅自进攻。

毕竟如果损兵折将没有攻下鹿台山,丢官免职都只算是轻的,而就算攻下了鹿台山,只是歼灭一伙数百人的贼寇,却战死了那么多军兵,又能有什么功绩?

至于武库丢失的盔甲等武备,各地黄巾军打破城池掳掠走的武备更多,与其相比几乎就无关紧要了。

甚至太行八陉还有几处的关城都在贼寇的手中,就算汉军发了疯要发兵剿灭太行山中所有的贼寇,也得先拿他们开刀,怎么也轮不到许安。

“这……”

王任此时急得说不出话来,赵乐眼珠一转往门边靠了一靠,李恒眼神微眯不动声色的将手伸入了腰间。

许安将手中把玩的漆器放下,不慌不忙的说道:“我等乃是黄天的使者,我不记得你们还拖欠过我们的赋税?”

“黄……黄……黄黄天?你们?你们不是汉军吗?”

赵乐因为紧张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

“我可从来没说我们是汉军,不过有一点你们倒是没有弄错,我确实是将军,只不过我是太平道的将军。”

许安打量着三人的神色和动作,详装惊讶的说道。

屋内的三人都被许安的一席话说的震惊无比,一时间都愣住了,三人哪里还不知道,他们此番所作所为便是引狼入室啊。

本以为是汉军秋后算账,却不想是一支黄巾贼假冒的汉军队伍,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

毕竟这群人身上披得可是实打实的汉军才有的铁甲胄,还有精良无比的兵刃和汉军衣袍。

“我们要是汉军,你不会真以为你们还有活路可言吧?不说逃避赋税徭役,这个汉军可能还会赦免你们,只说私藏甲胄便是行通谋逆,族诛之大罪!”

“你们已经落草为寇,井陉关内汉军的竹简记载的清清楚楚,王任,李恒,赵乐三人匿于鹿台山内聚众为寇。”

许安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脸色各异的三人,继续说道。

“你凭什么以为汉军会放过你们?你们知道他们怎么对我们黄巾军的吗?天下大旱,颗粒无收,朝廷不仅不赈济灾民,还要从我们手中将仅剩的粮食都抢走,我们不过求一条活路,他们汉军战胜了,还要割去我们黄巾的头颅做成‘京观’。”

许安咧开嘴角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蹲在三人的身前。

“朝廷怎么对你们?薛家全族被贼寇所杀的时候,周围的聚落被贼寇打破的时候,这朝廷可来管过你们?”

“你以为你们可以在鹿台山中安心度过一生吗?太行山大大小小的贼寇上百股,你们周围就有四股,三千人以上的势力,不来攻打你们只是暂时的,不然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也能守得住鹿台山吗?”

“就算你们守住了鹿台山,难道你想你们子孙后代,从此你祖祖辈辈都龟缩在这小小的鹿台山吗?”

三人互相看了一看,听到许安说的话只觉得越说越是心惊,毕竟许安说的确实是事实,这些问题也一只困扰着三人,他们也在努力找寻一条活路,但是他们对这些问题却几乎无能无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们毕竟只是一群平民。

许安不再理会他们,再次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前,一旁的甲士见状将房门缓缓从左推至右边。

屋外的阳光从庭院外撒到了屋内,许安感受着照耀在身上温暖的阳光。

“敢带着家人上这鹿台山,就已经证明你们三人有勇有谋,只是人不可以只看到眼前,还要顾及到以后的事情,你们以前可能没有选择,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许安背对着屋内缓缓的拔出腰间的环首刀,冷森森的刀锋将阳光折射进屋内。

“你们抬眼看看屋内屋外,你们觉得的这太行山内的贼寇,谁能挡的住我们的脚步?看看我手中的环首刀,这太行山内可有能挡住我手中这把兵刃的革甲?”

“我想你们应该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正确的选择是什么了。”

三人的目光看向许安身后,不远处一辆辆车驾上堆集着成捆的戟戈还有刀剑,穿戴着重甲的甲士驱赶着大量牛马走入了营寨。

许安转身看着屋内的三人冷声说道:“顺吾意则生,逆吾意则死,要走哪条路,你们自己来选吧。”

转战冀州,鏖战广宗,大战下曲阳,诈开井陉关一路走来,许安已经不再是那个后世良善大学生了。

他的心慢慢的坚硬了起来,百战之后,自有一股威势,不知不觉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统领。

望着天空的金乌,许安高高举起手中的环首刀。

“黄天必将照耀这天下,就如同现在高悬在我头顶的太阳一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黄天之世

评分 10
作者:罗小明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妻悍
20362 人在追
这辈子的目标是锦绣荣华,平安喜乐,目标寿终正寝!二月草长莺飞,柳树抽芽的时节,天气微微还有些凉意,京城的靖安侯府大门洞开,府内仆妇规矩的站成两排,站在最前面的锦衣华服男女看得出该是这府的男女主子了。。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整天憋着找大麻烦的女皇,掉钱眼儿里的代理议会长,目中无人的上将,放佛绑定微信腿部挂件的亲王,八米元帅每日都在拾掇烂摊子元帅:我上辈子大约炸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若有缘遇上你们透过淡绿色的液体和厚重的玻璃壁,她看见了另一张紧闭双眼的脸。。
与帝书
5292 人在追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19 离开云栖镇
24368 人在追
医痴在此休整了好几天,此刻也要跟着楚濂云他们一起回去,给商少卿留下了药方之后,又细细的交代了女儿绒花一些事情之后,就踏上了回驻地的路途。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让她离开,这才趁着大将军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第一章 重做人
9991 人在追
话说这转世投胎的红娘投身入轮回之中,便紧紧跟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而去。眼看着他在前头飞驰,自己急急的跟过去,却怎也追不上,急得她是连连叫嚷,只是前头的人儿却是充耳不闻,这厢被一道紫光接引落入下头繁华都市一处院落之中。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子打着转,只见得那婆子丫头一地的乱跑,有人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