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我不是统帅,也给你个教训【求票票】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个阳光男生,名叫杨俊,她除了印象。虽然,记忆了模糊不清很多,远比三位舍友,还得非常清晰几分。当然,这个让她无比憎恶的人,在当年但是让她遭了不少罪。她还记得我,当年学生入学之时,有一些学长,会来帮着为学妹搬行李。杨俊是当日的其中一个学长。本我以为,是虽说,记忆已经模糊很多,可比三位舍友,还要清晰几分。。...

这个阳光男生,名叫杨俊,她还有印象。

虽说,记忆已经模糊很多,可比三位舍友,还要清晰几分。

毕竟,这个让她无比厌恶的人,在当初可是让她遭了不少罪。

她还记得,当初入学之时,有一些学长,会来帮忙为学妹搬行李。

杨俊就是当天的其中一个学长。

本以为,就是同学间的互帮互助。

可上官洛妃没想到,她的相貌出众,在美女帅男众多的电影学院,都是独一档的存在。

杨俊直接看上了她,并对她进行了猛烈的追求。

而这人,外观形象良好,阳光大男孩模样,家境优越,每天开着法拉利跑车上下学。

按理说,是作为男朋友的不二人选。

可上官洛妃,压根没有多费工夫,随便上网一搜。

就看到了他的很多黑历史,早被别人曝光。

醉酒暴打女友,女友为他堕胎,脚踏三条船等等……

是个不折不扣,令人厌恶的人渣垃圾!

所幸,这样的垃圾,在异界生物侵入时,早早就被灭杀了。

所以,近乎三十年,在上官洛妃几近,遗忘了当初这个极为讨厌的人时。

没想到,在她重生之后,居然又在她面前,活生生的,重新跳了出来。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才脱口而出。

只是说完后,愣了愣又马上闭嘴。

没错,现在她重生了。

以前喜欢的、以前厌恶的、全都还活着!

“我不会死的,我会陪着你的。”

杨俊愣了愣,打趣一声,丝毫没有往心里去。

随后举起手中的一大束玫瑰,靠近几步。

“洛妃,晚上一起吃个饭?”

说完,还露出一个自以为,自信迷人的微笑。

周围,来来往往的女生,大多都是新生入学。

看到这一幕,双眼都流露着,阵阵羡慕的神色。

“好好呀……那栋宿舍楼都是新生吧?”

“刚入学就能被这么优秀的小哥哥追求。”

“我也好像有这么甜甜的恋爱。”

“什么甜甜的恋爱?你是看上小哥哥的帅气跟他的跑车吧。”

不远处,一群小女生轻声打趣着。

只是,旁边就有一个学姐,冷冷瞥了这群恋爱脑的新生一眼,轻哼一声。

“什么优秀小哥哥?这个杨俊是我们学校最大的人渣!比女朋友堕胎、醉酒就家暴女友、几个月换一个女友……早就臭名昭著了!”

“也就是骗你们新生,无往不利了。”

说完,学姐停下脚步,继续看事态发展。

只不过,一般的新生,还真无法拒绝,一个有钱多金的帅哥,如此追求。

别说新生,很多老生,就是知道杨俊是人渣的前提,都会幻想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男朋友。

只怕,这个小学妹,要倒霉了。

“那不是遭了?”

“那学姐,是不是要去提醒一下她?”

“可不能让这种人渣得逞呀。”

刚刚的几个小女生,有些担心。

“怎么提醒?等会以为我们别有用心。”

学姐轻叹口气。

这种事,当局者迷。

她根本不好说什么,否则还会被视作破坏对方幸福的恶人,弄得里外不是人。

只是可惜,这学妹要倒霉了,又要遭了杨俊的魔爪。

而另一边。

面对前世的追求者。

上官洛妃,一脸冷淡。

上一世,她性格柔软偏弱,不敢说重话,便是拒绝,都不敢太果断。

所以,这人渣缠了她很久,差点让她精神衰弱。

只不过,跟着统帅,南征北战三十年。

杀了无数的怪物,也少了不少的恶人。

虽说,她的躯体、年龄全回到了三十年前。

可她的心性,却依旧还是末世之时,那个陪在统帅身边,铁血娘子般的副统帅红狐!

所以,面对杨俊走来,她毫无怯意,直视着对方。

面带一股嫌弃的嘲弄笑意,一字一顿,咬字极为清晰。

“滚,人渣!”

声音不轻,便是远二三十步,都能清晰听得清清楚楚。

顿时,所有观望的女生。

甚至是路过的男男女女,全都一愣。

这女生,也太硬气了吧!

“你说什么?”

杨俊同样一愣。

而周围一道道,嘲弄鄙夷的目光,更是让他觉得,无比难受。

追求别人,失败他也有过。

可从没有人,让他如此下不了台!

“那我就重复一次,狗屎就滚去自己的粪坑,别来挡我的路。”

上官洛妃轻哼一声。

征战三十年,怎可能还斯斯文文。

她的脏话储备,只怕比起这群小年轻,加起来都多!

只不过,只有在统帅身边,她才会温柔优雅,保持斯文。

对于别人,她可没有好好说话的心思!

“你个臭婊子!”

杨俊听言,气得将花随手甩在了地上。

他本就是醉酒会暴打女友的人。

藏在阳光模样表面之下,是一个极为暴躁的性格。

所以,被这么一激,加上下不了台。

气得他直接上前,高高扬起手掌,对准了上官洛妃的脸,猛地用力,直接甩了下去。

“打人了!”

围观的一群学妹学姐,吓得一颤。

这女生如此勇敢,令她们刮目相看。

可她们没想到,这杨俊竟混蛋到这种程度,学校内被拒绝,直接就想动手!

虽说是渣男,可他也有一米八五的个子,体型不小。

这一巴掌要是打实了,留下痕迹,怕是几个月都难好!

可,就在她们的注视中。

还没反应过来叫老师或者报警。

原本站定的上官洛妃,见巴掌甩来,双眼一凝,神经瞬间绷紧。

战斗本能,几近刻在骨子里一般。

瞬间,就有了反应。

先是稍稍一侧,躲过杨俊的巴掌。

趁着对手,因为惯性,还未收回手掌,直接扣住对方的手腕,借着惯性再一带。

杨俊整个人,凌空腾起,竟被带动空翻一周,直接摔落在地。

砰!

一声闷响,摔得极为厚实。

杨俊更是疼得,龇牙咧嘴。

“混账,臭婊子!”

只是,还没挣扎起身,他还在叫骂。

“若是骂统帅,你现在就已经死了。”

“骂我不用死,但也给你个教训。”

说完,上官洛妃扣着他手腕,身子一转,借力扭动。

咔!

一声骨脆声响。

杨俊手臂被折断,无力的垂下。

啊——

伴随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

杨俊抱着被折断的手臂,身子在地上曲着,浑身冷汗直流,无力的倒吸着一口口的冷气。

一时间,整个女生宿舍下,一片死寂。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前方地球,神魔禁行!

评分 10
作者:刘大蜗
分类:都市生活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报告,我重生啦!
26522 人在追
我的推荐鸟爷年代文新书:穿书后我在七零当神医【绝宠 爽文】(正文了完结啦,评论交流入坑)复活回星际历七零年代,苏绵手握空间,信誓旦旦造福大众全人类。大魔王:媳妇倒不如你先造福大众我。复活前,苏绵一意孤行错过了大魔王25年。复活后,苏绵心心念念嫁给大魔王,只想给他生猴子。大魔王对媳妇就一个字,宠!我宠自己媳妇,我自豪!
仙园逸事
14937 人在追
姚黄穿了,穿到一个架空的世界中。上有一个贤惠的姐姐和一个病秧子的姐夫,下有七岁的小弟和一岁的小侄子。家里面没有劳动力,只能靠姐姐做些针线活换钱养活一家人,生活有多苦可想而知。为了不让一家人饿死,姚黄想尽办法赚钱补贴家用。所幸出门不远就有大山,山上的山货能够换钱也能够喂饱一家人。某天,姚黄在山中被野兽追跌进了一个山洞中。山洞的原主人是一位仙人,曾经来这个时空旅行,算到这个世界会出现一个与他有缘的人,遂留下了一套修真功法和一些修炼资源。姚黄自然就是这个有缘人。从此,她开始了一边修仙一边种田的生活……用修真的手温婉的小媳妇看到自己说了什么这么多,面前的女孩却无神地瞪着两只大眼睛发愣,禁不住慌了,妹妹不会受惊过度傻了吧?。
殿上欢
23846 人在追
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透顶皇帝的爆笑有惊无险故事。“你对朕温柔如水体贴,是为了可以得到……真名天子的龙气?!”这是暴怒暴起的昭宣帝。“那是毕竟,相对于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乎,又会撒娇卖萌,这才是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男被扭曲的女主丹离。术者与帝王,是相互依存却又敌视的奇异关系。面对自己手握天道,欲改天命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全她每天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莲花钗,到底藏于怎样的秘密?一梦成空,挚爱新至,昭宣帝将在做出怎样的抉择?天机门主野心勃勃,她的真实的身份到底是……?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第五十章 买牛
5961 人在追
苏芷一见那个穿着比医馆掌柜穿的更好也更有气势的中年人也走了过来看人参,那样子分明就是也中意这人参了,心里更高兴,想越多人看中这人参越好,这样价钱也能更高一些。她知道这人参在这种小地方卖的价钱肯定不会物有所值,她只是希望能尽可能地高,就算她灵“两位眼光不错,这人参没有一千年,也差不多了,可以说是人参之中的王了。掌柜的如果想要,就开个价吧!”。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