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一顿忽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张五郎领了绣衣卫差事,率领兵卒前去云霞山侍卫三皇子殿下。这个差事,他是既不愿意又不不愿意。三皇子是张皇后的倚仗,张皇后又是刘家的倚仗。是说,刘家一门兴衰荣辱都寄托希望在三皇子身上。倘若三皇子真能养好病,夺嫡之争,鹿死谁手那就说没准了。倘若赢了,张这个差事,他是既愿意又不愿意。。...

张五郎领了绣衣卫差事,带领兵卒前往云霞山护卫三皇子殿下。

这个差事,他是既愿意又不愿意。

三皇子是张皇后的依仗,张皇后又是张家的依仗。换言之,张家一门兴衰荣辱都寄托在三皇子身上。若是三皇子真能养好病,夺嫡之争,鹿死谁手那就说不定了。

若是赢了,张家还能兴盛三代。

若是输了,到时候满门抄斩。

如果三皇子身体养不好,早早的去了,张家能落个好下场吗?

太天真。

三皇子若是没了,张家就得洗干净脖子,等着元康帝的屠刀。

就算元康帝开恩,饶过张家狗命,等到大皇子继承了皇位,第一个就拿张家开刀祭天。

总而言之,三皇子身体好转,张家还有左右腾挪,继续享有荣华富贵的机会。三皇子要是死了,张家满门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

保护好三皇子刘珩的安危,是张家的头等大事。尤其是三皇子身体好转的当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琢磨着直接弄死三皇子,一劳永逸。

如此重要的差事落在张五郎身上,压力山大,也倍感荣幸。

只是,云霞山叶家庄实实在在山沟沟,去山里办差就等于是喂蚊子,既没油水又枯燥烦闷,连个消遣都没有。

苦矣!

瞧着张五郎不争气的样子,张家大老爷张培申是气不打一处来。

“皇后娘娘点名要你护卫殿下安危,是看重你,给你机会。你别不知好歹,胆敢挑三拣四,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既然接了差事,明儿一早就出发前往云霞山,务必保护好殿下。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回来了,老夫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张五郎嘀咕道:“保护殿下,我义不容辞。就是云霞山那个鬼地方,山高路远,穷山恶水,苦哈哈。儿子此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能不能……”

“不能!京城的花花世界你待得太久了,一点苦就受不了。赶紧给老夫滚出京城,借机机会多历练历练。再敢提要求,老夫打断你的腿。”

张五郎:“动不动就说要打断儿子的腿,你别光是嘴上说说,要不干脆今儿兑现打断得了。我就不用领这趟差事……”

大老爷张培申不等他说完,直接抄起手边茶杯朝不争气的儿子砸去。

“哎呀……老头子你还真打啊!”张五郎大叫。

大老爷张培申气得火冒三丈,“将老夫的皮鞭拿来,今儿不抽死他,老夫就不姓张。”

“你老可悠着点,几十岁的人了。”

“逆子,哪里跑?!”

张五郎抱头鼠窜,大老爷张培申追了几步气得要死。

“逆子!若非皇后娘娘看重,今儿非打死他不可。”

张五郎躲过了一顿打,却没躲过差事。怀揣着对京城花花世界的不舍,怀揣着母亲和姐妹给他的上万两银票,领着兵卒,天不亮出发前往云霞山。

一行人正常速度赶路,离着云霞山是越来越近。

路程过半,遇到回京城的叶家一行人,听说康兴发偷摸上了云霞山,张五郎顿时就急了。

驿站人来人往,他也不避讳,“康兴发那个孙子,小爷和他没完。”

大老爷张培申担心张五郎做事冲动,特意安排了一位师爷跟随。

师爷姓钱,人称钱师爷。

钱师爷提醒道:“公子慎言,此处驿站,恐有金吾卫耳目。”

“怕什么!你当我不知道隔墙有耳吗,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说给康兴发听。难不成我不说,康兴发就会收敛吗?你且放心,没有十足的把握,康兴发他不敢对我们张家做什么。”

别看张五郎大大咧咧,好似拈轻怕重,其实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当晚,他拉着叶二郎喝酒,将叶二郎灌得晕乎乎方便套话。人还没到云霞山,就已经将云霞山的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

他拍着叶二郎的肩膀,称兄道弟,一副哥两好,掏心掏肺地说道:“我那个皇子表弟,从小就是个小大人,不解风情。叶家几位妹妹多好啊,也就是他,哼,看都不看一眼。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等你回了京城,报我的名字,大家都要给你三分颜面。几位妹妹的婚事更不用着急,京城那么多好儿郎,总能找到合适的。”

叶二郎苦闷数月,直到今晚,一顿糊涂酒灌下,才觉痛快。

他睁大一双迷蒙的双眼,“张兄义气男儿,佩服!张兄可曾婚配?要不,我们两家结亲家,如何?”

好一个顺杆爬!

以后谁要说叶二郎傻,张五郎就和谁急。

“我倒是没所谓,娶谁不是娶啊!就是我父母那关过不了,没他们点头同意,就算是九天玄女我也别想娶进门。”

啊?

恍恍惚惚,叶二郎好像酒醒了,又好像没有醒。

但不妨碍他理解张五郎的话,结亲家是他妄想了。

他尴尬一笑,“开个玩笑,张兄莫要介意。张兄不嫌弃我身为低微,折节下交,我已满足,岂敢有更多奢望。”

“叶兄何须同我客气,喝酒喝酒!”

没有什么尴尬是一顿酒化解不了的,如果有,哪就再来一顿酒。

这顿酒喝到半夜才散。

洗了个冷水脸,叶二郎酒醒了一半。回想种种,除却结亲家这句玩笑话,确定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他才放心下来。

他是真心实意想攀附张家,但不可操之过急。

今日和张五郎有了交情,以后再找机会更进一步。

攀附一事,自从在三皇子那里碰了壁,叶二郎就意识到这种事情不能急躁,一定要稳住。这一趟要说有什么收获,那就是得到了历练,有了长进。

张五郎回到客房,此时哪有醉态,整个人清醒得很。海量啊!

这酒量可以!

小厮打来热水给他洗脸泡脚,钱师爷陪着说话。

“既然康兴发去了云霞山,接下来的路程是不是要加快,提早赶往三殿下身边。”

张五郎摆摆手,“不着急。你没听叶二郎说嘛,殿下住在云霞观。云霞观地方有限,我们这么多人一窝蜂赶过去,哪里住得下。少府工匠正在扩建叶家庄,工期赶得紧,进度快。

我们照着之前的速度赶过去,说不定能赶上扩建完工,正好住新宅子。到时候直接上山接殿下回山庄。”

“公子不担心殿下的安危?”

“青云子的地盘,有什么可担心的。出京之前,从父亲那里听说了一些关于青云子的事。就算青云子不在,有叶慈一个人,康兴发也休想在云霞观乱来。”

“公子相信江湖传言?”钱师爷略有深意地问道。

张五郎斟酌道:“青云子逍遥这么多年,肯定是有真本事。否则,为何殿下去了云霞山,破烂身体就有好了好转。叶二郎也说,殿下看起来有些消瘦外,并不像是病弱之人。由此可见,云霞观有些道行。”

“或许是叶慈有些道行。”

“不管谁有道行,只要能治好殿下的身体,我就供着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皇子赖上门

评分 10
作者:我吃元宝
分类:历史架空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我家师兄总作死
6622 人在追
人生在世诸多不顺心事十之八九......这是江城市的特色,城市虽然不大,但是景色优美,尤其是到了晚上,也是霓虹灯闪,巨大的江心摩天轮,闪着七色的彩光照的整个城市都是灯火通明。。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40 入冬
26808 人在追
长阳真人这会儿腾出手来了,坐在药房看他们分药,不时的指点一两句。秋秋又乖巧又肯学,长阳真人既喜欢她,又看着玉霞真人的面子,中午让秋秋过去,单给了她一个小袋子。“里头是几本书,一些常用的丹方、草药上头都有,你回去了要是没事情,可以自己慢慢看看秋秋又乖巧又肯学,长阳真人既喜欢她,又看着玉霞真人的面子,中午让秋秋过去,单给了她一个小袋子。。
家有萌徒养成中
16062 人在追
读者v群:200574044进群其要求为全订本书!————————一夕穿书,她成了反派大佬们的炮灰徒弟,为了变化自己的命运,她最终决定抱紧男主大腿。却,所以太过执着于自己的结局,她不但被人借助,更有甚者谋害了真正的宠爱她的师父和亲人,最后自己也殒命在天劫下。本我以为她是手握剧本的女人,最后却被那狗血的剧情剧情耍得团团转……当人生使得重来,她爱的,小心守护着;她恨的,千倍如数奉还!只但是,望着正厨房里疯狂的忙绿的不不合格反派,南锦都忍叹口气:唉,这届师父难啊带!她起身,下意识的想调动体内的灵力。。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
重生小福女大佬她被迫算命营业
全能杀手苏小鱼再次穿越了,但是地主老财的第十八房小妾。一门心思想做个好人的苏小鱼还没来及规划人生,便踹翻了老地主。回去后,她被爷奶叔伯被人嫌弃了。爹残疾,娘重病,除了一帮小弟妹,没关系,咱有空间,除了治百病的莲花露,治好爹娘病,带着全家发大财致富之路,让被人嫌弃她的人悔断肠。还随身携带绑定微信一个预知未来系统。“公子,你不能够这么玩物丧志,该去读书学习,你以后但是大宰相。”“大叔,你不应该在这里讨饭,该去参军,你以后但是大将军。”“朋友,你不应该躲在深山当野人,你该娶我,你以后但是苏小鱼的相公。”咦?这画风有点儿不对……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