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祖上阔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叶二郎带着叶家三位姑娘径直云霞山云霞观。庄丁们有心无力拦阻,只好慌忙下山报信的人。便乎……叶二郎一行人,在道观门口被宫廷侍卫档住了去路。对于他们的来意,叶慈心知肚明。她站在道观门口,肃容问着:“双河镇不好玩儿吗?干什么一个个跑到山中喂蚊子。这一路上庄丁们无力阻拦,只得急急上山报信。。...

叶二郎带着叶家三位姑娘直奔云霞山云霞观。

庄丁们无力阻拦,只得急急上山报信。

于是乎……

叶二郎一行人,在道观门口被宫廷侍卫挡住了去路。

对于他们的来意,叶慈心知肚明。

她站在道观门口,朗声问道:“双河镇不好玩吗?干什么一个个跑到山中喂蚊子。这一路上山,没少受罪吧。”

“四妹妹通融通融,好歹让我们进去歇个脚喝口水。”

二姑娘叶卫芸气喘吁吁,额头上一层毛毛汗,衣衫也被汗水浸湿,使得衣衫颜色深浅不一,看起来颇有些狼狈。

“天色渐晚,山中不安全。四妹妹行个方便,让我们在观中住下可好?”叶二郎说话小心翼翼,他怕得罪人。

不是怕叶慈,而是怕叶慈背后的三皇子殿下刘珩。

“分别多日,我们都很挂念四妹妹。”三姑娘叶卫茹细声细语,眼神有些讨好。

“我走不动了!累死我了。”五姑娘叶卫兰一屁股坐在台阶,完全不顾忌自己的形象,毫无体统。

二姑娘叶卫芸看得大皱眉头,真丢人。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侯府姑娘都这副做派。

转念一想她又高兴起来。这般没规没矩,三殿下见了定然厌恶。

所以,她没出声劝解。甚至用眼神示意叶卫茹不要干涉。

叶卫茹:“……”

她迟疑了片刻,最终选择紧闭双唇。她也累了,这会没力气说话。

倒是叶二郎出言提醒了两句,“五妹妹稍微注意些,莫叫人看了笑话。”

五姑娘叶卫兰哼哼两声,依旧坐着没动。

太累了,一旦坐下,就真的不想动。好歹让她喘口气,让紧绷的腿脚松弛松弛。

叶慈呵呵两声,“来之前怎么不派人打声招呼。二公子是打着先斩后奏的主意,杀我一个措手不及。”

被人当面揭穿小算盘,叶二郎着实有些狼狈不堪。

他尴尬地笑了笑,“四妹妹你看这情况,我们已经到了道观,天色又暗下来……”不如就顺水推舟让大家住下来得了。

叶慈讥讽一笑,“这就你的打算吧,为安全起见我也不能现在就赶你们下山,只得让你们住进来。不过,殿下得知你们到来,扰了他的清静,很是生气。住进来可以,莫要去打搅殿下。”

叶二郎连连答应,保证不打扰三殿下的清静。

“为何三殿下不嫌弃四姐姐打扰,独独嫌弃我们?“五姑娘叶卫兰喘匀了气,终于站起来,同叶慈针锋相对。

叶慈挑眉一笑,“我不知道啊!这个问题你自己去问殿下。”

“我连殿下的面都见不到,如何询问。四姐姐是故意消遣我们吗?”

“爱住不住,不住拉倒。我不负责替你们解决疑问,我又不是百科全书。”

叶慈冷哼一声,挥挥手,让侍卫们放行。

叶二郎赶紧出声,“四妹妹说得对,不能什么事都麻烦你。五妹妹少说两句,累了一天,抓紧时间洗漱休息。别忘了我们是来看望四妹妹,不是来制造矛盾。”

五姑娘叶卫兰抿着唇,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却没在出声。

二姑娘叶卫芸端庄贤淑,“多谢四妹妹,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给我添麻烦,住进来后就少惹点事。三殿下身体再弱,也是堂堂嫡出皇子,脾气大得很。你们都悠着点吧,想想自己小胳膊小腿能否承受住殿下的怒火。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之。”

叶慈转身进观,剩下的事情自有婆子们操持。

“三殿下脾气大不大我不知道,四姐姐的脾气我算是见识到了,惹不起。”五姑娘叶卫兰一声嘲笑,目光有意无意落在了二姑娘叶卫芸的身上。

急了!

她急了!

否则不会想方设法上道观。

也就是二哥耳根子软,才会被她左右。

叶卫兰暗自冷笑一声,她会想方设法破坏叶卫芸的如意算盘。

叶卫芸打心底没将叶卫兰放在眼里,至多当她是一只聒噪的蚊子,讨人嫌得很。

区区一个叶卫兰还拦不住她。

道观从外面看很小,进去后才发现别有洞天。

穿过大殿,就是后院。院子套着院子,竟然有二三十间客房。

“没想到云霞观也曾辉煌过。”

道观内,正经道士一个没有。叶慈只能算是半个道士,还有点不正经。

当初,刘珩也曾问过叶慈,“道观如此冷清,青云子道长为何不多收几个弟子?就算不收弟子,也可以找两三个挂单的道士。”

“没钱!”叶慈的回答简单粗暴,也是实话。

道观没有田产,没有商铺,又没香火。一应开销全靠青云子挣钱。

养一个叶慈,青云子都嫌她吃得太多,还浪费药材,又怎么可能花钱养别的人。

对于叶慈死要钱的脾气,刘珩认为这一定是师门传承,是青云子道长言传身教,叶慈耳濡目染所得。

师徒两人死要钱啊死要钱!

幸运的是,今年运气不错,道观赶上了冤大头。叶慈敲竹杠,刘珩甘愿掏钱,云霞观总算有钱修整一番,又可以住个十年二十年。

身为冤大头的刘珩:“叶家当真执着,想个办法将人赶回京城。”

邓少通心满意足,“明儿一早,老奴出面收拾他们……”

“不用!明儿一早,你让叶二郎过来,本殿下见他一面。”

邓少通诧异,“殿下既然要赶他们回京城,为何又要见叶二郎。”

刘珩随口说道:“本殿下也很好奇,叶家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哪来的信心胆敢攀附本殿下。”

哦!

邓少通伺候刘珩十几年,听这个语气就知道对方动了真怒。

三殿下最讨厌被人逼迫,任何方式的逼迫都令他深恶痛绝。只不过,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旁人也就无从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叶二郎先从京城追到叶家庄,现在又从双河镇追到云霞观,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逼迫。虽没有咄咄逼人,却依旧令刘珩不喜。

他对宫内诸人容忍,不等于他还要容忍宫外的人。

叶慈除外!

叶慈是灵丹妙药,他自然要给足耐心。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皇子赖上门

评分 10
作者:我吃元宝
分类:历史架空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20291 人在追
她是侯府庶出千金,才貌双全双全,端庄大方淑雅,明媚阳光娇艳欲滴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嘛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身体孱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情怀众生堪比佛子临凡。然,他手段狠毒,毫无人性冷血,坏事做尽,明明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最辜。两人本应毫不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便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为了随时随刻被他拎去观摩学习现场的小可伶。找个靠山想彻底摆脱魔爪,大婚之日前夕却遭被抛弃,沦落笑柄,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的很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接着,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梧凰在上
23568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独心孤月行
22862 人在追
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她也不是了死了吗?可她又在哪里?诸景唤忆,往日重合,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原来是独心亦是道。望红月,忆前尘,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一夕身死归尘土,魂飞神界位仙班,再看世间俗世时,竟也但是如此......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仙园逸事
14937 人在追
姚黄穿了,穿到一个架空的世界中。上有一个贤惠的姐姐和一个病秧子的姐夫,下有七岁的小弟和一岁的小侄子。家里面没有劳动力,只能靠姐姐做些针线活换钱养活一家人,生活有多苦可想而知。为了不让一家人饿死,姚黄想尽办法赚钱补贴家用。所幸出门不远就有大山,山上的山货能够换钱也能够喂饱一家人。某天,姚黄在山中被野兽追跌进了一个山洞中。山洞的原主人是一位仙人,曾经来这个时空旅行,算到这个世界会出现一个与他有缘的人,遂留下了一套修真功法和一些修炼资源。姚黄自然就是这个有缘人。从此,她开始了一边修仙一边种田的生活……用修真的手温婉的小媳妇看到自己说了什么这么多,面前的女孩却无神地瞪着两只大眼睛发愣,禁不住慌了,妹妹不会受惊过度傻了吧?。
农妇灵泉有点田
9666 人在追
苏芷再次穿越到一个刚过门儿的农妇身上,又病又丑,婆家娘家全是极品,幸好相公很疼人,老天还送去灵泉一潭仙莲七朵,就给她把小日子跨过越红红火火吧!——————新书《仙田喜地》正漫画连载,是种地文,不喜欢的也可以看一看,通到车只要你把鼠标移到简介上面那个‘作者信息’就能看见了,里面除了峨光的别的文,希望能大家不喜欢。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