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为前程打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二哥何苦浪费了口舌。她一心一意想攀升枝,心比天高,倒不如就如了她的意,让她离开山上。”五姑娘叶卫兰心直口快,见严禁二姑娘叶卫芸惺惺作态的模样。“他日,她心愿得偿,侯府都要跟随沾点光。倘若潦倒坏了名声,呵呵,到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落井下石。嘛,我当然是不五姑娘叶卫兰心直口快,见不得二姑娘叶卫芸惺惺作态的模样。。...

“二哥何必浪费口舌。她一心一意想攀高枝,心比天高,不如就如了她的意,让她留在山上。”

五姑娘叶卫兰心直口快,见不得二姑娘叶卫芸惺惺作态的模样。

“他日,她心愿得偿,侯府都要跟着沾光。若是落魄坏了名声,呵呵,到时候大不了落井下石。反正,我肯定是不会客气。”

如此直白的言语,也是少见。

五姑娘叶卫兰摆明了态度,这一回她肯定是站在嫡亲哥哥叶二郎这一头。

她是想破坏叶卫芸的如意算盘,不过比起哥哥叶二郎的前程,显然后者更重要。

“我听二哥的,明日我们就启程下山回京,莫要被她牵连。二姐姐,你就安心留在山上,等你荣华富贵的那一天,我当面磕头请罪。”

叶卫兰一顿讥讽嘲笑,弄得场面好生尴尬。

叶卫芸豁出去了,“五妹妹何必故作姿态。难道你不想攀附权贵,嫁给天潢贵胄做那人上人。大家都一样心思,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叶卫兰冷冷一笑,“没错,我和你有一样的心思。可我有自知之明,粗陋姿色入不了三殿下的眼,早早就绝了攀附的想法。倒是二姐姐你,至今还不曾见过三殿下的面,你哪来的信心能得三殿下青睐?

金吾卫来的时候,三殿下就在大殿,多好的见面机会,二姐姐当时如果敢站出去,说不定还能让三殿下另眼相看。

可惜啊可惜,大好机会白白浪费。要我说,三殿下待叶慈格外亲近也是理所当然。就凭叶慈挡在了金吾卫面前,就让人钦佩。”

叶卫芸咬着嘴唇,为了面子也要挽尊,“朝堂上的事情,岂是我等小女子能干涉的,就怕好心办坏事。

别看叶慈挡在金吾卫面前看起来很有胆识,要我说她就是蠢。朝堂大事,她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掺和,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三殿下若是英明,就该严惩叶慈。”

呸!

叶卫兰嗤笑一声,“二姐姐好见识,难怪心气高,妹妹甘拜下风。二哥你也看见了,二姐姐铁了心想要留下,我们就不必再劝。”

眼见所有人都误解她,都当她利欲熏心,叶卫芸泫然欲泣,满腹委屈。

她的确想攀高枝,可,她是为了自己吗?她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了整个侯府。自从老侯爷过世,侯府败落,一日不如一日。她身为侯府一份子,她着急啊!

皇家岂是好攀附的,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懂。可她依旧要迎难而上,无非就是因为攀附了皇家,侯府才能起死回生,才能永享尊荣。

父母兄弟那么努力,她自己那么努力,为什么继承侯府爵位的大房一次又一次拖后腿。为什么只知道用言语羞辱她,却不肯设身处地为她考虑。

她好累!

她好像放肆哭一场。

她泪眼婆娑,望着叶二郎,问道:“二哥也认为我留下来不对吗?你是不是和她们一样,认为我自私自利,只会牵连到大家?二哥怎么就不想想,我们来的时候,身负家族使命,数月过去我们都做了什么。一事无成,一事无成啊!”

叶二郎羞愧难当,又深觉不满,“二妹妹我也是没办法啊!殿下下了逐客令,我若是不遵从,就会祸及家族。

再一个,我们已经在金吾卫那里挂了号,此时不走,必然落下把柄。此时离开,金吾卫只当我们怕了,也就不会费劲针对我们叶家。我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侯府,为了整个家族。二妹妹莫要执迷不悟。”

“难道一切都完了吗?”

叶卫芸陷入绝望,她连三殿下的面都没见到过,就这么灰溜溜回到京城,必然会成为笑柄。接下来她的婚事,定然不顺。

瞧瞧叶卫兰幸灾乐祸的眼神,叶卫芸心中大怒。

她厉声质问,“五妹妹,你情愿侯府倾覆,也不愿见我得偿所愿吗?”

呵呵!

叶卫兰轻蔑一笑,“二姐姐莫要太高看自己。你的前程未来,同侯府兴衰有何关联?你真当自己是侯府的拯救者了吗?哈哈哈……你也太可笑了吧!

二哥,你也看见了,二姐姐志向颇大,她是看不起你这个侯府继承人,认为你无能。只有她才能挽救侯府。你说可笑不可笑。”

“你胡说!”叶卫芸矢口否认。

然而……

叶二郎是听进去了。

可不就是无能。

在老太太眼里他是无能,在兄弟眼里他是纨绔无能,如今在姐妹眼里他也是个无能小子。

他愤怒,他咬牙切齿,面色扭曲。

但他没有发怒。

他呵呵一笑,反而郑重问道:“我再问二妹妹一次,你可愿意随我回京城?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

“我……”

叶卫芸迟疑。

叶二郎见状,不想再给她机会,“不必说了,我……”

“等一等。”叶卫芸急切打断叶二郎,“我想见一见叶慈,我想问问她的想法。”

咦?

此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叶慈能给你什么建议?你莫要胡搅蛮缠。”

“我不是胡搅蛮缠,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等我得到答案之后,无论如何我都会给二哥一个回复。”

叶二郎咬咬牙,“好!我就答应你。”

……

叶慈新泡了一壶茶。

她想不明白,叶卫芸为什么要见她。

“二姑娘喝茶。”

天色已经暗下来,再过几个时辰,待到天明,叶二郎一行人就要启程下山准备回京。

“四妹妹没话和我说吗?”叶卫芸捧着茶杯,心思不明。

叶慈挑眉,“难道不是你有话和我说吗?”

叶卫芸盯着她看,“你知道吗,我羡慕你。”

羡慕她?叶慈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

吹牛也不打打草稿,就她的名声,她的遭遇,哪一点值得当世之人羡慕。真是胡说八道。

“我是羡慕你的潇洒,同情你的遭遇。四妹妹可曾想过将来,你有什么打算?”

“将来?将来无非就是春夏秋冬,日升日落,吃吃喝喝。同现在别无区别。”

“四妹妹未免太天真。姑娘家迟早是要嫁人的,四妹妹应该早做打算才对。”

“姑娘家为什么非得嫁人?不嫁人难道就没出路了吗?”

“这世上哪有姑娘家的出路。难不成四妹妹打算做个真道士?”叶卫芸满眼同情之色,“四妹妹莫要想不开,姑娘家始终是要嫁人的。只是,你可曾想过,你为殿下治病,等殿下身体康复回到京城,你又该如何自处?”

叶慈眨眨眼,“二姑娘到底想说什么?”

叶卫芸面色一窒,然后郑重说道:“我只是想提醒四妹妹早做打算,莫要耽误了前程。”

“你是让我,嗯,攀附三殿下?”此刻,叶慈脑子里飘过一行行的‘荒谬’二字。

究竟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

叶卫芸诶,一心想攀高枝的叶卫芸竟然鼓动她去攀附三殿下。

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病娇皇子赖上门

评分 10
作者:我吃元宝
分类:历史架空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富贵不能吟
14894 人在追
镇北王燕棠作风不端正守身如玉,自小到大眼里仅有清纯可人可爱的的青梅,不想马失后蹄被个妖冶贱货揩了油,自此他的人生不只有了黑点,真是已黑成了一幅水墨画……面巾下露出的这方下颌线条利落,棱角分明,皮肤细嫩而光洁,虽略略有了些许胡茬儿,但是被打理得极好,不仔细,几乎感觉不出来。。
10 缺钱吗?
19541 人在追
虽然凭白损失了二十块,但在容语心里,若能打听到那个戴着口罩男生的一些消息,便一点都不觉得亏。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深吸几口气,平复心中如潮水般翻腾的情绪。容语然后才转身返回包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殿上欢
23846 人在追
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透顶皇帝的爆笑有惊无险故事。“你对朕温柔如水体贴,是为了可以得到……真名天子的龙气?!”这是暴怒暴起的昭宣帝。“那是毕竟,相对于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乎,又会撒娇卖萌,这才是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男被扭曲的女主丹离。术者与帝王,是相互依存却又敌视的奇异关系。面对自己手握天道,欲改天命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全她每天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莲花钗,到底藏于怎样的秘密?一梦成空,挚爱新至,昭宣帝将在做出怎样的抉择?天机门主野心勃勃,她的真实的身份到底是……?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贵女重生记
26653 人在追
大晋贵女刚复活就被人被人嫌弃,丢了亲事……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
重生小福女大佬她被迫算命营业
全能杀手苏小鱼再次穿越了,但是地主老财的第十八房小妾。一门心思想做个好人的苏小鱼还没来及规划人生,便踹翻了老地主。回去后,她被爷奶叔伯被人嫌弃了。爹残疾,娘重病,除了一帮小弟妹,没关系,咱有空间,除了治百病的莲花露,治好爹娘病,带着全家发大财致富之路,让被人嫌弃她的人悔断肠。还随身携带绑定微信一个预知未来系统。“公子,你不能够这么玩物丧志,该去读书学习,你以后但是大宰相。”“大叔,你不应该在这里讨饭,该去参军,你以后但是大将军。”“朋友,你不应该躲在深山当野人,你该娶我,你以后但是苏小鱼的相公。”咦?这画风有点儿不对……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