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皇帝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可昨日很很奇怪,依旧但是也没密奏来,弘治皇帝虽是有足够的耐心,却但是有些都忍了:“再去去问问,榜放出了也没,加急送去。”谢迁老神在在,笑了:“陛下,无须急着一时之间,该来的,总会来。”他淡然处之。这是充满自信,(于状元公的谢迁老神在在,笑了:“陛下,不必急于一时,该来的,总会来。”。...

弘治皇帝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可今日很奇怪,依旧还是没有奏报来,弘治皇帝虽是有耐心,却还是有些忍不住了:“再去问问,榜放出来了没有,加急送来。”

谢迁老神在在,笑了:“陛下,不必急于一时,该来的,总会来。”

他淡然处之。

这就是自信,来自于状元公的自信。

王鳌也不禁莞尔,其实他心里倒是有极大的期待,毕竟……自己的侄子也应试了,这一次若是能金榜题名,便算是光耀门楣,王家后继有人。

等了片刻,终于有人来了,宦官气喘吁吁的进来,道:“陛下,榜来了。”

一听榜来了,弘治皇帝一笑:“取来。”

谢迁、王鳌等人,也都翘首以盼,说淡定是假的,谁不希望得知最终的结果呢?

这榜早就抄录好了,送至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低头,下意识的道:“会元是……欧阳志……其次……刘文善……再次……唐寅……”

“……”

他声音很轻。

可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毕竟,能入榜的人,都是俊杰,尤其是能名列榜中前三的,那就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了,会试可是三年一考,一个在位较长的皇帝,在位三十年,也不过是点选三十个这样的精英。

当弘治皇帝一字一字将这名字念出的时候,暖阁里,一下子安静了。

弘治皇帝倒吸了口凉气。

霸榜,这是霸榜哪。

欧阳志名列第一,刘文善第二,这两个北直隶的举人,方继藩的门生,简直就是左右开弓,将芸芸学子反复的抽挞。

这个原本最有希望的唐寅,反而是屈居第三。

方继藩这家伙……神了!

弘治皇帝此刻竟是不知该如何反应。

而刘健和马文升二人,却是眼眸一张,目中掠过了流彩。

谢迁惊讶的瞪大了眼珠子,觉得不信,陛下不会是在玩笑吧。

王鳌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虽然觉得惊诧,可他更加关心是自己的侄子是否榜上有名。

弘治皇帝再三看过了榜,最终才接受了眼前的这个事实,他顿时大喜:“这方继藩,有意思,真有意思,此子,很有意思!名师出高徒啊,朕都佩服他了。”

连说三个有意思。

深吸一口气,他抬眸,扫了诸公一眼,刘健也是眉开眼笑,好事啊,以后谁还敢说北地无人?他笑容可掬:“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马文升也乐了,偷偷看了一眼无语的谢迁,不由道:“确实是可喜可贺,臣也要恭喜陛下。”

谢迁老脸一红,似乎是方才吹得有些过份,臊得慌,他心里震撼,这方继藩,到底怎么将人教出来的。

而今欧阳志虽为榜首,刘文善紧跟其后,反而没有人对这二人啧啧称奇了,却都是心头一震,佩服方继藩的厉害。

这家伙……怎么看着,都不像是个败家子啊,若他这样都是人渣败家子,那天下岂不都要找块豆腐撞死自己?

弘治皇帝大喜过望,他眯着眼,似乎越来越觉得,方继藩这个家伙有太多不同寻常之处了,自己将其安排在太子身边,果然是正确无比。

王鳌咳嗽一声,厚颜道:“陛下,能否看看这榜上,有王道和的名字。”

会试三年一考,为了栽培这个侄子,自己可是操碎了心,现在榜单触手可及,不问,实在心有不甘。

弘治皇帝满脑子想着方继藩这个家伙地事,此人靠着棍棒,真能教授出这样的英才?可细细一想,又不对,许多世家,都是治家极严,也奉行棍棒底下出人才的至理,人家也揍,你方继藩也揍,为什么你方继藩,就揍的这样的出彩呢?

难道……是因为别人家揍得轻了?

嗯……有道理。

他一面若有所思,一面低头帮王鳌搜寻榜上的名字,终于,在第二页,也即是第五十二名搜到了王道和:“有了,就在这里,会试名列五十二便是他,应天府吴县举人王道和,没有错吧。”

没错了。

一听自己的侄子在榜上,王鳌喜出望外,激动的眼角湿润了,干瘪的嘴唇咂了咂:“家门有幸,家门有幸啊,不枉老夫费心一场,不枉老夫费心……”

会试五十二名的成绩,超出了王鳌的预期,一般一场会试,取士在两百至三百人之间,前三者为一甲,此后数十名,为二甲,而再之后,则是三甲同进士出身,自己的侄子,中了会试,便算是贡生了,只要殿试不出太大的差错,二甲进士就十拿九稳,名列二甲啊,进翰林院很有希望,将来的前途,也不会太差,即便比不上王鳌,也足以挑起大梁,支撑王家的家业。

弘治皇帝见王师傅如此,倒也为他欣慰。

刘健、谢迁、马文升见状,也纷纷恭喜。

王鳌笑了:“哪里,哪里,愚侄愚钝,凭的,不过是下了一些苦功罢了,老夫私下里,也教授过他一些方法,这才侥幸得中……”

虽是谦虚,可得意之情,还是溢于言表。

他的期望值,其实并不高,也不指望侄子能和唐寅、欧阳志这些人一般,春风得意,能考这个成绩,就足够欣慰了。

弘治皇帝觉得神清气爽,今儿王师傅高兴,那方继藩,似乎也大大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甚至,他觉得自己找到了某种独门秘技,让自己对未来太子的教育更加有了信心。

于是爽朗一笑,见那送榜来的小宦官还在:“为何榜单送来的这样迟。”

这句话,本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小宦官便道:“回禀陛下,贡院外头,无数读书人哭做一团,好生悲戚,奴婢初去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耽搁了。”

哭作一团?

这倒是让暖阁里的君臣们狐疑起来。

许多人都有看榜的经验,这落榜的人多,有人哭也是常有的事,可不是还有人金榜题名吗?所以那个时候,气氛应该是嘈杂的才对,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痴狂,有人破口痛骂。

可似这小宦官的描述,倒像是哀鸿遍野似得,这……怎么可能?

简直是匪夷所思。

弘治皇帝皱眉:“这是何故?”

小宦官踟蹰了一下,道:“奴婢打听了一下,只是听说,放榜出来的时候,方继藩有一个门生,考的不好,方继藩当时气得跺脚,喝令那门生跪下,痛骂一通,说什么你不配做我的门生,还说什么真是耻辱,丢人现眼;更说什么要将他逐出门墙,考的这样差,不如死了干净云云。总之,就是一通臭骂,那叫江臣的举人,都吓得哭了,真是一味认罪。此后,等方继藩带着他们的门生一走,贡院外头,便是滔滔哭声不绝,声震九天。”

弘治皇帝觉得这没有逻辑,方继藩骂自己考的差的门生,关他们什么事?

这个叫江臣的门生,一定是名落孙山了,骂就骂嘛,这家伙不是历来棍棒底下出人才吗?可和后头的一群人滔滔大哭,实在联系不上来。

王鳌捋须,他心情不错,虽然诧异于欧阳志和刘文善二人占据了头榜和次榜,可自己的侄子,那也是二甲呢。

他捋须,笑吟吟的道:“这方继藩,太严厉了,不过……严厉一些,也是对的。老臣对自己的侄子,历来家教也很严格,绝不容差错,否则,他也不能金榜题名。”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朕觉得有蹊跷,只是一顿骂,如何能……”他一面说,一面下意识的去看榜。

猛然间,他似乎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随即揉了揉眼睛。

见鬼了吗?

这排名第八的,赫然是顺天举人江臣的字样。

名列第八……

…………

这几天人都在外面,还请担待一下,马上上架了,哎,会努力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新文《我靠穿书拯救他们世界》发博了,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万个世界,艰难求生本能。每一个轮回里,从炮灰局走出来自己的失败大路。被嫁出去鄙弃的农女,最后成了一品官夫人;不被不喜欢的真千金,自己成了富一代;能见奇妙的哑女,变为了捉魂避邪的专家;已婚夫爱上了狐女?没事儿,我斩妖除魔一把手……偏偏每一世都成了命运的炮灰,最后她却活成了大佬。
你好海神大人
5976 人在追
会会发光的碳酸钙?3DMAX观后体验感受?论血液系统局部微循坏的最重要的性?姜子牙的大闪如何练成?因一场空难,幸存者下去的黎清像是快速解锁了什么很奇怪能力……“你明白吗?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个叫黎澈的男子如是说。《网络游戏之女祭司》深度阅读通道:起点app→抚呆毛→全部作品装作我有读者系列(君羊):[641993729]“医生,我觉得……我肚子里好像长了颗结石……”。
八零之悍媳当家
24893 人在追
意外穿书,美艳毒舌的米其林大厨,居然穿进一本年代文里……成了首富女主的胖妻恶媳,妥妥的炮灰,不仅在婆家豪无立足之地,还把娘家的亲人全花样作死了!啥?谭菲菲轻蔑的一哼:姐贱的?男人不不待见,我还赖着他?姐自己能成首富,凭啥去抱男人的金大腿?嫌我土胖?减肥式护肤美容走出来!嫌我馋懒?那是你没没见过躺赢的人生!嫌我能作?姐是极品中的极品!怎么滴?就送女主一句话:日出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滚吧!“嗯?说!怎么滚?”某大佬们霸气十足的把她咚在墙角,“我媳妇唯一,媳妇晚霞漫天。。
渣了前夫后大佬她翻车了
明杳患上非常严重的经常失眠症,上一世,她经常失眠而死。重活一次,一觉醒过来,身边多了个俊美多金的老公。——传闻中杀伐果断、喜怒不定的暴君顾四爷。“签字盖章,复婚!”男人将一纸复婚协议甩到她身上。明杳二话再说,签了复婚协议。但将近一晚,她就后悔当初了。她意外发现,这一世,她但是患上非常严重的经常失眠症。奇药无医,能让她入睡的,是她那位老公身上如冷杉般清洌非常干净的气息。传闻她那位老公不近女色,便她角色各种角色,只为能离开他身边。人人都说顾太太爱惨了顾四爷,每日被虐千百遍,依旧待四爷如初恋。一直到有一天,明杳终于等到深入研究出治她经常失眠症的药物。宴会上,她明杳狼狈不堪,衣衫不整的趴在地毯上,纤长浓密的羽睫缓缓抬起,朝着眼前的男人看去。。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