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皇帝好像可以看出了众人眼中的疑惑,随后一笑,看向王鳌道:“王师傅今岁,有个侄子也要报名参加今科的会试吧。”众人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王鳌有亲戚要考试,倘若如此,就少不得要避讳了。而已……为何预先未曾听见消息?王鳌便笑道:“是,愚侄早在弘治五年,就众人一听,恍然大悟。。...

弘治皇帝似乎看出了众人眼中的疑惑,随即一笑,看向王鳌道:“王师傅今岁,有个侄子也要参加今科的会试吧。”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

原来王鳌有亲戚要考试,若是如此,就少不得要避嫌了。

只是……为何事先不曾听到消息?

王鳌便笑道:“是,愚侄早在弘治三年,就曾中举,只不过此后,遭遇了父丧,回乡守制,因此错过了弘治八年的会试,而今,守制期满,因而在南直隶,补了今年入京会试的资格。”

众人暗暗点头,原来如此。难怪此前没有风声。

王鳌乃是吴县人,他的侄子,自然是作为南直隶举人身份入京考试,说起来,王鳌也是唐寅的同乡。

弘治皇帝不禁多了几分关注,道:“令侄可有把握吗?”

一说到自己侄子,王鳌眉飞色舞,显然,王家众子侄之中,这位侄子颇得他的欣赏:“此子敦厚,虽愚钝,却也刻苦,十年寒窗,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敢说学富五车,不过……此番,倒颇有几分把握。”

古人最是谦虚,即便是有一些才华的人,也大多会说几句犬子、逆子之类,可王鳌今日如此不谦虚,显然……他对这个侄子,抱有极大的期望。

弘治皇帝不由笑了:“那么,朕也盼他能高中。对了,唐寅乃是王师傅的同乡。”

弘治皇帝突然的问起。

王鳌一愣,旋即道:“是。”

“此子学业如何?”

王鳌脱口而出:“此人被称作吴中才子,更有人说他是江南第一才子,他的文章,臣都看过一些,确实是老辣非常,连臣都佩服。何况,他已中南直隶解元,可见此子的实力非凡。老臣的侄儿,远远不如。”

弘治皇帝笑了:“听说他年不过三旬,年不过三旬,就能如此,真是青年俊杰,朕还听说,他和方继藩打了赌。打赌,固然是儿戏,不过……朕倒想看看……这热闹。”

平时,弘治皇帝都是一丝不苟之人。

可现在,似乎对于这一场赌局,也有了几分意思。

“陛下,臣也听说了一些事。”谢迁定了定神:“臣听说,这场赌局,自新年伊始,便获得了许多人的关注,这京里头,更有不少街坊,暗暗开了赌局,如此风气,实在令人担忧啊。老臣还听说,寿宁侯和建昌伯府,也参加了赌局,赌的很大,押了数万两银子。”

弘治皇帝一听到张家兄弟,便皱眉,显露出不喜之色,说实话,这两兄弟,堪称皇家之耻。

不过……对这两个小舅子,除了心里不满,他却也没什么办法,只是噢了一声:“朕下次申饬他们。”

申饬二字,可大可小,若换做是寻常官员,皇帝亲自申饬,早就吓尿了,乖乖请辞,告老还乡的人也有。可似寿宁侯和建昌伯这样的两个家伙,脸皮有八尺厚,你就是对他破口大骂三天三夜,又有什么用?

“下旨吧,敕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李东阳为主考,礼部右侍郎程敏政、都察院右都御史方言、国子监祭酒朱鹮一人等,协同!”

…………

贡院那儿,已放出了榜,顿时满京哗然。

许多考生一见李东阳为主考,顿时捶胸跌足。

因为此前有种种的猜测,都认为此次必定是王鳌主持会试,可谁料,结果却来了个大反转。

这可是要命的事啊,就是因为此前猜想此番乃是王鳌,所以市面上王鳌的文章早已兜售一空,这小半年来,不知多少人拿着王鳌的文章来苦读,王鳌的文章,最是四平八稳,那么,他的喜好,也就可见了。于是乎,许多人都在拼命的改变自己的文风,现在……竟是李公……

李公的性子,多智,说难听一点,就是喜欢耍一点聪明,一般人,他是瞧不上的,他的文风,却又是截然不同。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于是乎,大家又开始搜寻李公的文章,只可惜,还是迟了,这考期,已是越来越近,想要临时抱佛脚,怕已不可能。

…………

詹事府里。

一声巨响震得门窗咯咯作响。

紧接着,传来一阵惊呼:“不好,不好,送医,送医。”

便见詹事府里的几个宦官,张永等人,抬着刘瑾嗖的一下便往左春坊的方向跑。

刘瑾的脸已是烧的漆黑,衣上,还冒着呼呼的热气,浑身上下,一股硝烟味,他睁开眼的刹那,那通体焦黑突的露出了眼白,格外的醒悟,仿佛眼睛发着光,错愕看着眼前的一切,目中还带着心有余悸的骇然。

夺目的眼睛突的噙出泪水,他哭了。

声音微弱的道:“咱的天……咱造什么孽……咱入宫来,没了子孙,福享不着,咱……”

朱厚照忧心忡忡的看着一群宦官的背影,若有所思。

方继藩显得有些尴尬:“呃……殿下……好像火药放多了一些。下次……得改一改,再研究研究。”

“好呢……”朱厚照颔首点头:“下次让张永来引火。”

方继藩摇摇头:“我看还是刘瑾吧。”

“这样啊。”朱厚照不禁道:“会不会太不厚道了,老是让他来。”

方继藩郑重其事的道:“刘公公已经积攒了许多点火的经验,这和臣久病成医是一个道理,科学的道路上,总难免会有人牺牲,可只要殿下和臣劈荆斩棘、不畏艰险,就定会成功。只有成功,才不枉刘公公大无畏的牺牲。”

朱厚照颔首,觉得有道理:“那赶紧,我们再改一改,到时刘伴伴的伤也差不多好了。”

人们发明了火药,有人看到了火药,就看到了它作炮仗的价值。可有人看到了炮仗和烟花,却又看到了这炮仗和烟花军事上的价值。

大抵上,中国人还是热爱和平了,大多数人,想到的还是炮仗和烟花。

可也不乏极少数的奇葩,比如朱厚照,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大炮仗放进人堆里,能炸死多少鞑靼人。

倘若一飞冲天的烟花,可以作为火器,岂不是威力更大,至少比这个时代的鸟铳、三眼火铳以及火炮,威力显然更大一些。

朱厚照自幼就向往沙场,所以……他决心和方继藩研究火药,当然,表面上是放烟花。

这一点,方继藩倒是和他臭味相投,于是乎,这詹事府里,隔三差五,总要地动山摇一番。

至于刘瑾这厮……没错,方继藩就是要坑他,这家伙是朱厚照身边的红人,有些拽,既然你很拽,那么……方少爷有一万种方法整你。

朱厚照很喜欢方继藩用科学精神来形容放炮仗,果然是培养过三个举人的老方啊,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放炮仗,那叫游戏,叫不务正业,老方说话真好听,放个炮仗,都可以叫科‘学’了,倒好像是在读书学习一样。

二人接着又钻进了凉亭里。

凉亭里有笔墨纸砚,上头有无数的草稿。

黑火药的最佳配比,方继藩是知道的,掌握了这个,火药的威力可以大增,除此之外,就是火药提纯的问题,当然,还涉及到了火药的用量,诸如此类,大抵知道一些是一回事,可拿出来效果如何,却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需要探索,需要研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富贵不能吟
14894 人在追
镇北王燕棠作风不端正守身如玉,自小到大眼里仅有清纯可人可爱的的青梅,不想马失后蹄被个妖冶贱货揩了油,自此他的人生不只有了黑点,真是已黑成了一幅水墨画……面巾下露出的这方下颌线条利落,棱角分明,皮肤细嫩而光洁,虽略略有了些许胡茬儿,但是被打理得极好,不仔细,几乎感觉不出来。。
40 入冬
26808 人在追
长阳真人这会儿腾出手来了,坐在药房看他们分药,不时的指点一两句。秋秋又乖巧又肯学,长阳真人既喜欢她,又看着玉霞真人的面子,中午让秋秋过去,单给了她一个小袋子。“里头是几本书,一些常用的丹方、草药上头都有,你回去了要是没事情,可以自己慢慢看看秋秋又乖巧又肯学,长阳真人既喜欢她,又看着玉霞真人的面子,中午让秋秋过去,单给了她一个小袋子。。
第三十五章 铲屎官不喜欢我?
由于地面有积雪的原因,小曦慌张之际脚底一滑,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脚踝也不小心被崴伤,现在她爬到地上动弹不得。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就在那黑衣男子一步一步逼近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
080 无碍
14000 人在追
虚无子带着景钰刚走出桃林,秦秀才与王屠夫等人便从村里赶了过来。“村长,您没事吧?”虚无子跟他们摆摆手:“无事,都回吧!”众人这才又随着虚无子一起往回走。*半个时辰后,虚无子带着景钰来到村尾,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南溪扎针,待他把最后“村长,您没事吧?”。
第二章 大宁朝
10837 人在追
到了后头大宁朝强敌四起,更是步步紧逼,至延武初年如今的皇帝燕瞻上位时,辽皇耶律也正是杀父弑兄上位之时,为立威服众领了二十万人马入侵宁境,恨只恨沿途官兵不肯堪为敌,一月之间燕云十六州便尽送辽人之手,辽人兵马一度杀至开封城下,皇帝燕瞻不敢御敌却也亏得是他如此,倒是激的城中百姓官兵上下一心,张太后年迈体弱却是亲自披甲上城,由崔皇后随在左右,领着宫中一干王子嫔妃,太监、宫女们,剪短罗裙,撕去广袖,布巾裹发与城中百姓共御外敌.。
贵女重生记
26653 人在追
大晋贵女刚复活就被人被人嫌弃,丢了亲事……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