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无事就好,那方继藩…”徐经左右看了看,放低声音:“啊可恨,此番,可有把握好吗?决不可以在这方继藩三个门生之下,否者……”唐寅眼里闪过怒火:“愚弟貌似有几分把握好。”朋友再次重逢,总有许多话要说。徐经然后,就为唐寅痛惜出来:“你倘若不遭受变故,那朋友重逢,总有许多话要说。。...

“无事就好,那方继藩…”徐经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真是可恶,此番,可有把握吗?决不可在这方继藩三个门生之下,否则……”

唐寅眼里闪过怒火:“愚弟倒是有几分把握。”

朋友重逢,总有许多话要说。

徐经接着,开始为唐寅惋惜起来:“你若是不遭遇变故,那一夜,便可和我去拜访程大人了,程大人也是今科的考官之一,你是不知啊,这位程大人,极欣赏伯虎的,知道伯虎没来,甚是遗憾,我们和他是同乡,他对愚兄极是热情,几次请人下帖子请我去程府下棋。这一次,若是能高中,有这位礼部右侍郎依靠,仕途也没这么多艰险了。”

听徐经的口气,程敏政不无对徐经的欣赏,连唐寅都觉得遗憾起来,是啊,若是不遭遇变故,想来,自己已成了程家的座上宾了,这是何等的春风得意。

徐经又笑了笑,眨了眨眼,低声道:“大年初九的时候,我还曾去过程府,用了三百两金子,向程大人乞文,程大人行书,倒是别具一格,那墨宝,现在我还藏着,下次带你鉴赏。”

唐寅听罢,不由不佩服徐经八面玲珑。

所谓的乞文,其实不过是某种人情往来的潜规则而已。

读书人拜见某些大臣,自然不便送礼,毕竟君子之交淡如水,可若次次都空手而去,就显得不太够意思了。

既要送礼,又要风雅,因而,这乞文就应运而生,无非是说,某某公你书法好啊,我朝思暮想,都想求一幅,张贴在自己家里。于是某某公写下一幅字,这一幅字,自然是白给的,收钱?你侮辱我吗?而且你还是晚生后辈,文化人的事,怎么能谈钱。

可乞文者,却非要送上酬金不可,不可让人白忙活了,何况文化这东西,自然不能用钱来衡量,你送个一二两银子,就是侮辱了某某公,某某公这么好的字,就值这点钱?因而,价钱越高,越显出文化的价值。

徐家本就是南直隶的豪族,徐经出手便是三百两金子,也确实是阔绰,可见徐经此番觉得自己有极大的希望高中,将来有许多事,还需程敏政的照顾。

徐经遗憾的道:“哎,倘若你在便好了……”说着,摇了摇头。

唐寅听罢,也是极遗憾起来,程敏政乃是高官,将来就算不能入阁拜相,那也迟早会成为一部之首,位列朝班的顶峰。

这样的人,错失了机会,等放了榜,高中之后,再去拜访,就显得势力了。

毕竟,低级官员拜访高级官员,这叫阿谀奉承。可若没有为官,士人拜见同乡前辈,这反而不会给人唐突之感。

现在程敏政作为考官之一,未来几天,显然格外的忙碌,等他忙完了,也该放榜的时候了。

罢了……

唐寅虽是有些懊恼,可很快,摇了摇头,他毕竟是洒脱之人,父亲还在的时候,他一向骄傲的很,这几年稍稍放低了一些姿态,也开始想学一些圆滑,可现在既然失去了机会,后悔又有何用?他朝徐经道:“既考完了,你我兄弟重逢,该喝几杯。”

徐经眉梢一挑:“敢不从命。”

…………

欧阳志、刘文善、江臣三人自贡院中出来的时候,外头就清冷了许多。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心里各自有数,此前刷了几个月的题,而这一次会试的题又中,实是奇迹啊。

他们是老实人,没有往太深的地方去想,乖乖回到府中。

京里已是沸腾了。

尤其是唐伯虎那不错二字,让满京沸腾。

唐解元都说了不错,那肯定是不错的了。

京里不少的赌坊都开了盘,绝大多数人,都看好应天府的解元,毕竟,应天府解元,这就是实力的象征,而且对顺天府的举人,几乎是形同于碾压的优势。

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李东阳下令封卷,随即,命人誊抄答题,此后会同考官诸人,在贡院里当场阅卷,那贡院里依旧还是重重禁卫,里三层、外三层,一只苍蝇都不准出入。

作为此次主考官,李东阳对于此次会试的热门人选,倒也颇有期待。

尤其是那唐寅,因为一场赌局,竟是惹来了天下皆知,他曾看过唐寅的一些文章,此人倒是极有才情之人,这一科若是能中,未来……进入了翰林院,倒也可以培养。

程敏政也负责进行阅题,他心情不错,此次既为考官,为自己资历簿上又添了一笔,何况,在考试之前,他也见了几个同乡,这几个同乡,无一不是才子,等他们高中,能将他们收罗进门下,也不失为一件美事。新进士们需要投一个靠山,而对朝中的大佬们而言,谁不希望自己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呢?即便再高的官,总也要有人抬轿子不是?

……………

这边一考完,另一边,就有人火速入宫奏报。

弘治皇帝掐指,也知道这个时候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等李东阳诸人阅卷之后,放出榜去,结果……也就了然。

此时他正和刘健、王鳌诸人正在议事,听到了宦官的奏报,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这等放榜,还真是难耐啊。想来王师傅,一定很有感受吧。”

王鳌听着哑然,他确实已经难耐了,毕竟自己的侄儿已经考完,放榜的这几日,确实让人焦灼,王家想要兴盛,就必须得出一些英才,如此,才能继承王家的家业,自己有几个儿子,有一个中了举,此后连续考了几科,便没什么希望了,年纪大了,既然中不了,索性以举人的身份荐入吏部,最后给了一个县中主簿,让他慢慢的磨砺,还有一个,至今还只是个秀才,想来,更是没有多大希望了。

反而是这个侄子,却是最有机会高中的,将来,光耀门楣的,可能就是此侄了。

王鳌老老实实的道:“老臣惭愧。”

他倒没有矢口否认。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其实对今科的会试,颇有好奇心,噢,那个唐……”

“是唐寅……”王鳌补充道。

谢迁也对唐寅颇有几分兴趣,他是浙江人,距离吴中不远:“此子据闻考前数月,虽在病榻之中,却也是发奋读书,闭门谢客,此次是猛虎下山,有力争上游之心,不可小看。”

弘治皇帝低头,略一思索:“那么,那欧阳志三人呢,在朕看来,欧阳志三人,也是很不容小觑的吧,毕竟经由了方继藩的调教……”

说起了欧阳志,王鳌和谢迁俱都失笑。

刘健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苦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刘健是北人,说实话,北方文风确实不昌,这一点他是无法否认的,可现在的风向,分明是朝着南北读书人相争的方向去了,这令他颇为忧虑,毕竟……他是北方人,没有人喜欢享受被人吊打的滋味。

而王鳌和谢迁之所以失笑,只是因为……欧阳志三人这等北直隶的举人,在他们眼里,实在不值一提,拿他们去和唐寅这样的南直隶解元相比,实在是……

在考试这方面,谢迁和王鳌这些江南人,还是很骄傲的,大明开国至今,已是无数次证明,北方士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这还是有南北榜的地方,倘若没有南北榜,那就几乎是吊起来打或是横着竖着,放飞自我的恣意被人摩擦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男人堆里的女神,女人堆里的眼中钉。作为一个茶艺界的领头羊乔虞男女通吃,绿茶也分档次的话,她所以是西子湖畔的御前十七棵。“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很抱歉我不能够答应下去你。”某个天乔虞在日常发完好人牌后准备回去,也许是坏事做多了走在人行道上都遇上汽车失去控制,乔虞想倘若这一次她能活下去肯定要找肇事者算帐。正当她我以为自己没机会算帐时,脑海响了了机械样的声音:绿茶401号成功绑定微信,是否可以选择接受任务。乔虞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得已变为了劳工,完成4达到平衡世界里狠毒女配的心愿,逆袭成功她们的人生,绿茶解语花的她居然要从人设负一万狠毒猖狂女配就?可她不说完,乔虞角度控制的非常好,让男人看到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水。。
校园女特工
22011 人在追
【已完结啦】她,是顶级黑客高手,意外复活竟成了普普通通初三学生。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被追着要债?除了家里跟随的一群极品亲戚。复活而至的云笺扶额冷冷一笑:想明白死字怎么写吗!她风华归来时,高调回击,人若欺我,压哨绝杀!『女主云笺,女主斯绎』PS:爽文、虐渣、打脸、女强男强,1V1肯定身心非常干净,不信你拿肥皂擦刷子刮一刮看!顺道按按右下角所有收藏一下哈!【禁止未经授权、历史改写!必究!!!】
第一章 重做人
9991 人在追
话说这转世投胎的红娘投身入轮回之中,便紧紧跟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而去。眼看着他在前头飞驰,自己急急的跟过去,却怎也追不上,急得她是连连叫嚷,只是前头的人儿却是充耳不闻,这厢被一道紫光接引落入下头繁华都市一处院落之中。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子打着转,只见得那婆子丫头一地的乱跑,有人喜道,。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