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一团火焰,腾空而起而起,扑向了天空。邓健吓得面如土色,见自己手脚幸好,回过头,便见这夜空之下,那一团火焰已至半空,一下子……销声匿迹。就这样……完了?啪……空中一声非常大的爆竹声,随后,飞溅出火花,无数的火花撒落下去,如同火树通常。很好看……邓健笑邓健吓得面如土色,见自己手脚好在,回过头,便见这夜空之下,那一团火焰已至半空,一下子……销声匿迹。。...

一团火焰,腾空而起,冲向了天空。

邓健吓得面如土色,见自己手脚好在,回过头,便见这夜空之下,那一团火焰已至半空,一下子……销声匿迹。

就这样……完了?

啪……

空中一声巨大的爆竹声,随即,溅射出火花,无数的火花洒落下来,犹如火树一般。

好看……

邓健笑呵呵的看着那天空里的璀璨。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那半空中的绚丽,映射在了他们的眼底,宛如希望之光。

邓健已疾冲到方继藩身边,刚要说话,方继藩大叫:“住口,我在祈愿!”

邓健瞪大眼睛:“祈……祈愿……”

“对呀。”方继藩还惦记着邓健冒死放烟花的功劳,解释道:“你看,这烟花宛如流星,流星划过,要祈愿的,来年就可以心想事成。”

说着,方继藩闭上眼睛,心里默念:“愿国泰民安,愿我的父亲身体健康,愿所有人新年快乐。”

他还想祝愿许多美好的事。

可一旁的邓健,眼睛一亮,原来烟花比菩萨还要灵?那试试看!他忙是在方继藩身边,低声喃喃念道:“愿上天赐我一个婆娘,愿我的婆娘生个大胖小子,愿大胖小子长大成人,伺候将来的小方少爷。不对,不对,愿上天赐我一个PIGU大的婆娘,生两个娃娃……”

他反反复复的念叨,犹如苍蝇一般,这让方继藩无法继续祈求国泰民安,阖家幸福了,心思一歪:“给我也赐一个婆娘吧,她叫朱秀荣,那个怎么样都笑着,还笑得特温柔的小姑娘!”

想到那个浅笑的姑娘,方继藩竟觉得心里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

呼……

回头瞪了邓健一眼,堕落了啊,被人带坏了,邓健一脸虔诚。

而这时,那烟花又是砰的一声,接着,又是火焰升腾而起。

这是连响的烟花,足足二十一响,府中上下的人,从未见过世上还有这样的烟花,俱都兴奋的手舞足蹈。

方继藩回眸之间,见方景隆也闭着眼睛,心里在祈求什么,想来方才他也偷听到了自己和邓健的对话,不禁笑呵呵的上前:“爹,你在求什么?”

方景隆睁大眼睛:“不告诉你。”

方继藩暧昧的笑了。

看着方继藩这暧昧的样子,方景隆忍不住咬牙切齿:“胡想些什么?为父这辈子只求一件事,你若安好,便一切皆好。”

方继藩哈哈大笑,伸手朝着方景隆的肩窝捣了一拳:“我好的很,死不了。”只是当方继藩的脸朝阴影处侧过去的时候,方继藩的笑脸骤然凝滞,那永远不正经的眼眸里,闪过了点点的泪光,他拼命的使自己的眼睛抬高一些,不想使这眼里汇聚成的溪流顺着眼角滑落下去。

这样的爹,哎……为何自己越来越有负疚感了呢?好吧……一定要争气啊,弘治十二年……我方继藩来了。

………………

乾宁宫。

这里灯火通明,弘治皇帝与张皇后,陪侍在太皇太后周氏左右,周氏鹤发童颜,灯火之下,依旧不显老态,她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儿孙,说不出的满足。

朱秀荣浅笑着,举止端庄大方,自然是得体无比。

朱厚照呢,却是眼睛时不时的看着窗外,总觉得仿佛有心事。

“厚照,厚照……”

张皇后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于是宦官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朱厚照身侧,低声耳语几句,朱厚照才回过神,看向母后:“母后有何吩咐。”

“好端端的,你好好陪着皇祖母,在此发什么呆?”

“我在等烟花呀。”

却在这时,那方家夜空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巨响。

“来了……”朱厚照激动的不得了,嗖的一下爬起来:“开门窗,开门窗,所有门窗都打开。”

这乾宁宫的正殿,有数十扇门窗,宦官们忙是手忙脚乱的打开,于是,夜空一览无余,朱厚照的眼睛,霎时亮如星辰,等那升上夜空的焰火炸开,顿时无数如流星一般的火焰散开,朱厚照大叫:“快祈愿,快祈愿,很灵验的,本宫……嗯……本宫终有一日,要提刀勒马,效仿高皇帝和文皇帝,六出大漠,横扫天下!本宫愿皇祖母和父皇长寿万年,愿母后青春有驻,愿秀荣永远不要嫁出去……还有……愿老方财源广进……”

一听到祈愿,所有人好奇的看着朱厚照,却见朱厚照果真合掌,虔诚的朝那夜空默默祈祷。

张皇后和弘治皇帝对视一眼,苦笑摇头。

太皇太后周氏慈爱的看着朱厚照,像是痴了。

公主朱秀荣闻言,那笑的如海棠花一般的俏脸上,竟也微微的有了些许的变化,她如星的眼眸看向夜空,默默祈祷:“愿我的脑疾再不复发,再不必每日这样浅笑,再不必有几个嬷嬷随时盯着……”

…………

寿宁侯府。

“烟花……烟花……”黑灯瞎火的候府里,建昌伯张延龄兴冲冲的冲进大堂:“哥,快来看烟花。”

一听有烟花看,张鹤龄顿时觉得占了别人的便宜,嗖的一下便冲出来,遥向夜空,被这美景惊呆了。

“快祈愿,哥,快祈愿……很灵的,我听詹事府的刘公公说的,他说这烟花很灵,祈愿了,便能心想事成,比菩萨还灵验。”张延龄喜滋滋的道。

张鹤龄听罢,忙是双手合掌,看向这夜空里的万千焰火:“上天开开眼,天收方继藩,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时,耳边听张延龄反反复复的念叨:“方继藩PIGU生疮,方继藩PIGU生疮,方继藩PIGU生疮……”

待那夜空一下子,归入了沉寂。

张延龄喜滋滋的道:“哥……你祈的是什么?”

却发现,张鹤龄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气得发抖:“没出息的东西,没出息啊,祈个愿你还PIGU生疮……”

张延龄吓尿了:“我……我……大过年的,哥……”

张鹤龄一声叹息,他突然察觉到,自己人生之所以悲惨,完全是因为有一个猪队友一般的兄弟,摇摇头,竟显得寂寞,朝向黑暗的深处而去。

张府黑布隆冬,无非是因为张鹤龄舍不得火油钱,张延龄很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步入黑暗,不由道:“哥,注意脚下!”

嗷呜……

话音落下,便听到磕碰的声音,黑暗中,张鹤龄的声音道:“来人,来人,我腿可能折了,我腿折了,呃啊……来人啊……哪个混账将这么大的石头搬在这里…天哪,天哪,这是谋财,这是要害命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摘仙令
2196 人在追
人在道中,道在人心!锁一方气运,绝一方灵气,道归时,人何以?(简单的一句话,我家祖宗有些多。┏┛墓┗┓...(((m-__-)m)V群号:313056126,需粉丝认证。普群号:1027541009“别怕!”父亲温暖有力的大手帮她紧紧衣服,“是张老叔吧?我啊,陆家药铺陆懔!”陆懔安慰完女儿,一边介绍他自己,一边就掀开车帘跳了下了去。。
10 缺钱吗?
19541 人在追
虽然凭白损失了二十块,但在容语心里,若能打听到那个戴着口罩男生的一些消息,便一点都不觉得亏。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深吸几口气,平复心中如潮水般翻腾的情绪。容语然后才转身返回包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沙场杀场,万箭齐发穿死,大姐为她护清清白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纤纤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加他害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削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被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能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痛疼,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明白何为痛疼,但是她却全身骨头崩裂,皮肉之下,仍由此可见那切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第68章乔之言
7129 人在追
“嗯,下回见到她再说,这一次如果换纺织厂里面有给肉票,那就给她一些,这样她在县里面,如果不喜欢食堂的东西,可以到国营饭店那边打打牙祭。”楚墨霖点点头,心里盘算着下一次见到楼满月,要给她些什么?“对的对的,得多给她些东西,她一个小姑娘,这些年“对的对的,得多给她些东西,她一个小姑娘,这些年被村长家那老婆子也骗了不少吧?也不知道有没有记账,那李老婆子可是会赖账的。”乔之言连忙也跟着点头附和,又想起了这些年村里的传言,那李老婆子跟楼满月借钱的事。。
殿上欢
23846 人在追
一个心机女术师与倒霉透顶皇帝的爆笑有惊无险故事。“你对朕温柔如水体贴,是为了可以得到……真名天子的龙气?!”这是暴怒暴起的昭宣帝。“那是毕竟,相对于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乎,又会撒娇卖萌,这才是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男被扭曲的女主丹离。术者与帝王,是相互依存却又敌视的奇异关系。面对自己手握天道,欲改天命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全她每天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莲花钗,到底藏于怎样的秘密?一梦成空,挚爱新至,昭宣帝将在做出怎样的抉择?天机门主野心勃勃,她的真实的身份到底是……?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寒气沁入骨髓,残破城墙已成一座巨大死兽。城砖中间露出一处处刀箭戳就的窟窿,凝冰融雪,凝合着嫣红的鲜血。。
杏霖春
1114 人在追
复活到中国古代医药世家少女身上,她则表示,只想嫁一个纯良的男人,过平凡普通宁静的生活。但是,究竟该娶谁呢?春寒料峭,正是疾病多发的季节。整整一上午,仁和堂都人来人往,夏正谦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