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天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一见方继藩戳穿了自己,朱厚照脸轻轻一红:“为何别人的爹,就这般的好呢?”方继藩惊诧道:“不知道殿下所说的爹,是谁?”“你爹!”朱厚照又瞪他几眼,然后摇摇头:“父皇越发凶戾了,明明他对百官如此和蔼,明明对本宫,却是愈加的严历,本宫的日子,没办法过又是一声叹息。。...

一见方继藩戳破了自己,朱厚照脸微微一红:“为何别人的爹,就这般的好呢?”

方继藩诧异道:“不知殿下所说的爹,是谁?”

“你爹!”朱厚照又瞪他一眼,接着摇头:“父皇越来越暴戾了,明明他对百官如此和善,偏偏对本宫,却是愈发的严厉,本宫的日子,没法过了啊。”

又是一声叹息。

方继藩忙道:“殿下身上又多了一道伤疤,了不起,这是铁血真男人的印记。”

朱厚照眯着眼,似乎还是高兴不起来。

看来,这一套已经免疫了。

方继藩便叹口气,为他默哀:“殿下,挨揍乃兵家常事,能炼筋炼骨,还能强身健体。”

“……”

方继藩顿时呵呵干笑,呃……有些尴尬……便低头,看朱厚照的案牍上,是一叠叠密密麻麻的文稿,方继藩倒是疑心起来,没见这太子殿下会如此努力的啊:“殿下在做什么?”

“算数!”朱厚照顿时龇牙:“知道为何昨日会挨揍吗?就是因为这算数的事,这不是年尾了吗?年尾了国库要折算钱粮,户部那儿,要查账,本宫昨日在暖阁里伴驾,听父皇和刘师傅他们说起此事,本宫心想,这敢情好啊,本宫也对算数有兴趣,是以就对父皇说,让儿臣来算算,父皇一听,便不喜了,说本宫不好好读四书,学经算之术做什么?”

方继藩不由皱眉,不对啊,算数虽然在明朝的地位并不高,可总比不学无术的强,总也还没到挨揍的地步。

朱厚照说到此处,忍不住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脸郁闷的道:“本宫糊涂了啊……”痛心疾首起来:“本宫竟是失言,回答父皇说,这行军打仗,岂有不通算数之理,否则,如何从行军锅灶中计算出贼军的数量;又如何计算钱粮,如何合理搭配马步兵;本宫对父皇说,将兵之法,其实就是算数之法,排兵布阵……也是算数之法……结果……”

这是智商低啊,方继藩认真的端详着朱厚照,心里在嘀咕,莫不是太子殿下,也得了脑残症吧。

嗯……倒有可能!

这大明除了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有赫赫武功之外,尤其是在土木堡之变后,皇帝出征作战,已成为了禁忌。而皇帝不思帝王之术,不研究四书五经,学习圣人的道理,却满心思想着去打打杀杀,这就更加是不务正业了。

眼下的风气就是如此,是无法改变的。

朱厚照咬牙切齿:“本宫一定要算出来不可,挨揍了也要算出来。”

到了岁末,就算核算的时候,户部那儿,有专门的人员进行核算,方继藩好奇的取了一份簿子,一目十行的浏览了一遍。

大抵就是:‘弘治十一年三月,入库丝十一万斤、布三十三万匹、入库关银九万三千四百二十三两;粮五十四万石……”

这密密麻麻的数据,看得方继藩头皮发麻。

大明所谓的税收,主要是以实物为主,因而研究历史的人,看了一眼大明每年入库的岁银,大抵也不过是在数百万两上下,比之其他朝代,可谓是低的令人发指。可实际上呢,税银只是小头中的小头,真正大规模入库的,却是丝绸、茶叶、粮食甚至包括了瓷器,还包括了无数的物资,这些林林总总的物资,方才是大明重要的财源。

只是这个时代的出纳和入账的计算方法,实在是原始的过分,户部核查的人员,不过是在一笔笔的账目上加加减减。

可想想看,一个江苏府就有如此庞大的计算量,放到两京十三省呢?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物资的输送过程之中,还会有损耗,既然有入账,自然在这过程中,还有出纳,因而……户部到了岁末时的出入账极为庞大,而且这等加减的算法,未必准确,还需一而再、再而三的核算,又因为计算量惊人,所以又必须有专门的人员分头并进,各自核算,最终,再来汇总。

方继藩眯着眼,看着这案头上一沓沓的簿子,也不禁为之头皮发麻。

朱厚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想来,为了赌这一口气,他已熬了一宿了。

朱厚照其实也有固执的一面,从历史上他隔三差五非要往大同偷溜,嗷嗷叫着要去打鞑靼人就可以看出来。

可是……这密密麻麻的账簿,方继藩自己都看得头皮发麻,便是那户部要核算,没有十几个人,不断的进行反复的验算,花费许多天功夫,怕也未必能得出准确的数字,你太子殿下一个人,凭啥能算出来。

无用功啊。

说着,朱厚照又将眼睛埋在了案牍上,他忍不住低声抱怨:“方才本宫算到哪里了?都怪你,老方,你分本宫的心了。”

“我来算!”这个坑爹孩子,方继藩心里忍不住吐槽,可多少,还是有些心疼他,虽然二人的年龄相差无几,可方继藩却是两世为人,心理年龄却足以当朱厚照的大哥了,见朱厚照如此,方继藩气定神闲:“你取账簿来,一本本给我看。”

朱厚照诧异的看着方继藩:“你还会算数?”

“我是神算子!”方继藩坐下,先是取了一本账簿。

论算数的水平,方继藩虽是文科生,可毕竟还是对这个时代的人有着足够的碾压优势的,说难听点,随便丢一个微积分或是勾股定理亦或微积分来,都足以让古人提高几百年的算数水平了。

当然……方继藩不打算用算数,因为即便拿出看家本事来验算,自己至少也需花费一两天时间,才能将这些账簿整理出来,那么……如何得出真实的答案呢?

其实很简单……弘治十一年的岁入开支数目,本就在方继藩的脑海里。

研究明史的人,不只是要研究人物,作为一个学者,单纯的从人物入手,这反而是民科的水平,上一世,提倡的是唯物主义,何为唯物呢?那便是根据生产力的水平,从而推导出社会背景,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研究明朝,首先要了解其生产力,生产力从哪里研究得出?自然是根据其国库的岁入盈余之中得出。

因而,一个真正的研究工作者,却和寻常的爱好者不同,爱好者往往更偏人物一些,根据人物的好坏,来做出自己对历史的判断。而研究者,却更多偏向于枯燥的数据,同样是张居正改革,成功与否,其实就和那明实录里浩瀚如烟的粮食、丝绸、银子数目有着巨大的关系。

方继藩对这些数据,可谓记忆犹新,一方面是记忆力好,另一方面,则这本就是自己的本职。

可是明明知道了今年岁入的真实数据,方继藩却不能急着抛出来,既然要帮朱厚照,那么……总要装模作样一样。

于是他开始低头看账簿,念念有词,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念着一三得三、二三得六之类的胡话,一面老神在在的样子。

朱厚照不禁显得有些狐疑,老方……当真会算数?

看着挺专业啊。

他低头看着这满案枯燥的簿子,索性……交给方继藩了。

于是乎,方继藩一本本账簿装模作样的验算,朱厚照则兴冲冲的在一旁喜滋滋的给他斟茶递水:“老方,冷不冷,要不要添点煤?”

“一边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第21章 见药三分毒
26235 人在追
今日休假,张大姑娘可以悠哉悠哉的享受自给自足的幸福生活。新鲜的瓜果肉菜早早的就送来了,吴大娘可不敢克扣她一分一毫,反而精挑细选了上好的送去。要不,三姑娘就能抓着菜刀过来向她“讨教讨教”了,吴大娘实在没工夫也没胆量再跟三姑娘比玩刀儿,所以老老新鲜的瓜果肉菜早早的就送来了,吴大娘可不敢克扣她一分一毫,反而精挑细选了上好的送去。要不,三姑娘就能抓着菜刀过来向她“讨教讨教”了,吴大娘实在没工夫也没胆量再跟三姑娘比玩刀儿,所以老老实实的供上东西。阿弥陀佛!。
家有萌徒养成中
16062 人在追
读者v群:200574044进群其要求为全订本书!————————一夕穿书,她成了反派大佬们的炮灰徒弟,为了变化自己的命运,她最终决定抱紧男主大腿。却,所以太过执着于自己的结局,她不但被人借助,更有甚者谋害了真正的宠爱她的师父和亲人,最后自己也殒命在天劫下。本我以为她是手握剧本的女人,最后却被那狗血的剧情剧情耍得团团转……当人生使得重来,她爱的,小心守护着;她恨的,千倍如数奉还!只但是,望着正厨房里疯狂的忙绿的不不合格反派,南锦都忍叹口气:唉,这届师父难啊带!她起身,下意识的想调动体内的灵力。。
第三十五章 铲屎官不喜欢我?
由于地面有积雪的原因,小曦慌张之际脚底一滑,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脚踝也不小心被崴伤,现在她爬到地上动弹不得。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就在那黑衣男子一步一步逼近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
独心孤月行
22862 人在追
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她也不是了死了吗?可她又在哪里?诸景唤忆,往日重合,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原来是独心亦是道。望红月,忆前尘,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一夕身死归尘土,魂飞神界位仙班,再看世间俗世时,竟也但是如此......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全能千金燃翻天
2995 人在追
【本文叶爽爽,强强强!男主妻管严,男主第一美,虐渣 宠文】异世界科技大佬们叶灼复活了。复活成豪门假千金。假千金鸠占鹊巢,在圈子里人人憎恶,臭名昭著,不仅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草包,但是个见严禁光的私生女。被人嘲讽:“连真千金的小拇指都比不上!”“私生女!不不要脸!”对此,叶大佬们轻笑一声。呵呵......假千金?私生女?左手烂牌,她就算能扭转乾坤,搅得一池风云!从假千金到最著名科技公司老总;从草包到人人羡艳的无双才女;从一无所有,到走上人生巅峰;下回分解她如何戏码一场逆袭人生!**就在叶大佬们了养成了私生女的马甲时——掩藏鼻腔里尽是浓烈的酒味儿。。
恩人是条鱼
4522 人在追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