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方继藩这种蛮不讲理的做派,终于等到但是将唐寅惹恼了。是可忍、孰不可以忍!虽是就沉稳,可唐寅的骨子里,却但是冷然的。他正气凛然:“学生若不是要走又当如何?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哼!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说着,他迈步便要走。方继藩了很无可奈何了,他极想告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继藩这种蛮横的做派,终于还是将唐寅惹怒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是开始稳重,可唐寅的骨子里,却还是傲然的。

他正气凛然:“学生若非要走又当如何?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哼!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

说着,他举步便要走。

方继藩已经很无奈了,他极想告诉唐寅,今日你若是和徐经一起去拜会了程敏政,那么你何止是前途丧尽,而且还需下锦衣卫诏狱,在狱中,你会生不如死,此后妻离女散,一辈子永远翻不了身。

好嘛,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就去死好了。

本少爷也只能帮你到这里。

方继藩冷冷一笑,便见唐寅徐徐踱步,与自己擦肩而过,留给方继藩一个背影。

方继藩只冷冷的看着这背影,在这隐约的灯火之下,背影里依旧还透着一股子少有的傲气,方继藩第一次觉得,人骄傲起来其实挺讨厌的,只是……恍惚之间,方继藩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这傲气的背后,又何尝不是无奈呢,父亲早逝,家道中落,从前那多才多艺的富贵公子渐渐落魄,甚至不得不寄人篱下,受人白眼,才能维持自己进京赶考,想来,此次入京赶考,已是他人生唯一的寄托,也是唯一一次翻身的希望了吧。

十年寒窗,全凭这最后奋力一搏了。

或许这个时候,唐寅心里该是充满了希望的,这也该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燃起对人生的希望,因为在此之后,便不会再有了!

这些念头,只在方继藩的脑海里一瞬间的闪过。

你妹……方继藩忍不住恶狠狠的鄙视自己:“助人为快乐之本,我方继藩是个好人,不可忘了自己的初心啊。”

眼看唐寅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夜幕,方继藩厉声大吼:“这是天子脚下,却不是朗朗乾坤,我方继藩就是王法!”

一声大喝之后,方继藩已是疾冲上前,唐寅听到了这吼叫,下意识的回头,他其实比方继藩的更壮实,毕竟方继藩不过是个少年郎,可猝不及防,方继藩的拳头就已到了,迎接唐寅的,乃是方继藩凌厉的目光,这是纨绔子弟特有的阴狠,他面带错愕,可方继藩一丁点都没有留情,拳头已狠狠砸中他的面门。

呃……

唐寅捂着鼻子,直接摔倒在地。

他口里支支吾吾的道:“没有王法吗?没有王法吗?”

方继藩嚣张的道:“我就是王法!”

紧接着,那客栈里头,自门缝里露出的一只只眼睛,则看到了残忍的一幕。

便见这方家的少爷,对唐解元拳打脚踢,拳拳到肉,脚脚锥心。

远处的行人,忙不迭的避开。

唐寅被揍得很惨很惨,因为方继藩没有半分的手下留情。

邓健一见,也跟着冲来,他是一个再合格不过的狗腿子,亦是左右开弓,骑在唐伯虎的头上便是一通乱拳下去。

唐寅不曾想到,只因为自己不肯委曲求全,便被这京师恶少如此的虐待,浑身的骨头似都被打的散架了。

他心里怒极,狂怒道:“我们无冤无仇,无冤无仇,呜呼……”

一听到读书人好生生的不喊天哪之类的话,非要呜呼,呜你个头啊呜,方继藩便又好气又好笑,只是他算是明白了,自己今日就算是阻拦了唐寅一次,下一次呢?所以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干脆让他在春闱之前下不了地,下不了地,鼻青脸肿,他还敢去拜访程敏政吗?

我方继藩杀人即救人!

唐寅此时放声大哭,又厉声道:“我明白,我明白了,方继藩,就是你方继藩,你方继藩有三个门生,俱都是举人,你是害怕我唐寅今次大比拔得头筹,抢了你三个门生的风头,方才故意来找茬,我明白了,你好狠毒,你……卑劣!”

这似乎已是最合理的解释。

唐寅好歹也是有智商的人。

现在,他似乎觉得自己全明白了。

不错,就是如此!

自己乃是南直隶解元,江南风头最劲的才子,北地的读书人,谁及的上他?

这方继藩定是有私心,就是害怕自己这江南第一才子,这才想要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好使自己无法参加科举。

他已气得浑身颤抖,想来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可恶之人。

方继藩不得不佩服唐寅的脑洞,他大笑:“哈哈……你也配和本少爷的三个门生相比?”

唐寅在瘫在地上,早已是面目全非,猛地咳嗽,一口血混着牙齿一起落下来,他拼命的呼吸,方才艰难的道:“呵……你的奸计,不会得逞!”

方继藩眯着眼,猛地突然有了主意,冷冷道:“既然如此,那么,不妨我们就打一场赌,倘若我的门生考的比你唐寅好,你便拜我为师。”

唐寅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冷笑连连:“可若是你输了呢?”

只要自己还能去参加会试,唐寅就不相信自己会输。

方继藩道:“那就掐死我这三个门生!”

“……”唐寅竟是语塞。

而方继藩说着,却已抬腿,狠狠一脚踩在唐寅的小腿上。

不等唐寅反应,一股剧痛便自小腿处钻心而来。

唐寅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只是掩在这哀嚎之下,分明有骨折的脆响。

骨……折了!

若是有良医来救治,悉心调养,或许一两个月时间可以慢慢的恢复。

而方继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唐寅若是在考前不能下地,脸上的淤青也没有这么快消去,那么……作为一个体面的读书人,是不敢出门去见人,更遑论是去拜谒那程敏政了。

搞定,可以收工了。

方继藩眉头舒展开来,心里有一种帮助别人的喜悦感。

却在这时,有人厉喝道:“天子脚下,谁敢造次,是谁敢行凶,来人,莫要走了凶徒。”

原来是顺天府的差役已是闻讯而来,他们听说这附近有殴斗,被打的据说还是一个纶巾儒衫的读书人,这读书人是轻易能打的吗,于是心急火燎的便带着人来了。

为首的都头气势汹汹,手持着戒尺,身后数个差役捋起袖子,也是不可一世。

可当这都头在昏暗的灯火下看清了方继藩,却是有点懵。

眼前这个少年,他不相识,可人家穿着亲军武官的虎服,腰间系着一柄精致的佩剑,在大明,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都能佩剑的,即便是寻常亲军校尉,也只能佩刀;不只如此,这少年腰间金灿灿的腰带,也极为醒目。

他还未开口。

方继藩已是一副没事人一样的扫视了他一眼,道:“我叫方继藩,我爹是方景隆!你呢,你叫什么?”

……

新的一周,支持啊,这么正能量的书不支持没天理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喵喵喵
4119 人在追
魂穿仙界人间,搅粥撕鱼的妖界第一猫妖。身具异能,美男子核心主题!看萌猫花苗苗如何飞升仙界仙界,收徒求师,沾花惹草!顺道捡回来一只神君师父回去~典型例子有《西游记》《白娘子传奇》《倩女幽魂》等等……。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新文《我靠穿书拯救他们世界》发博了,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万个世界,艰难求生本能。每一个轮回里,从炮灰局走出来自己的失败大路。被嫁出去鄙弃的农女,最后成了一品官夫人;不被不喜欢的真千金,自己成了富一代;能见奇妙的哑女,变为了捉魂避邪的专家;已婚夫爱上了狐女?没事儿,我斩妖除魔一把手……偏偏每一世都成了命运的炮灰,最后她却活成了大佬。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沙场杀场,万箭齐发穿死,大姐为她护清清白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纤纤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加他害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削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被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能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痛疼,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明白何为痛疼,但是她却全身骨头崩裂,皮肉之下,仍由此可见那切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重生五零巧媳妇
18849 人在追
【新书《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已发布最新】陈俏俏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六十年代小山村,成了别人口中的“小寡妇”?穷乡僻壤生活……苦难,除了人不时跑来被欺负她?幸亏有位面商店可兑换系统随身携带,缺衣少食的年代,她一样也可以过得精彩的。系统手上,天下我有,看谁不服气?不服气盘他。但是这突然冒出的帅哥你是谁?为啥挡在我家门口?某帅哥盯着眼前的小媳妇,“我是你男人,你身后俩娃的爹。”俩萌娃,“我爹早死了,你别想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