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刘文善现在的是个急脾气,并且最有正义感,性子……和谢迁差不多。而他现在的,虽是欲言又止,竟然忍着了,他依旧眼观鼻、眼观鼻心,老僧落坐,万物皆变化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着于生生灭灭,心便能静寂不起念。刘文善很有几分佛系青年的淡定泰然自若。方继藩也不由得暗自点点头,而他现在,虽是欲言又止,居然忍住了,他依旧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坐定,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著于生灭,心便能寂静不起念。刘文善很有几分佛系青年的淡定自若。。...

刘文善以前是个急脾气,而且最有正义感,性子……和谢迁差不多。

而他现在,虽是欲言又止,居然忍住了,他依旧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坐定,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灭;不执著于生灭,心便能寂静不起念。刘文善很有几分佛系青年的淡定自若。

方继藩也不由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三人之中,只有江臣年纪最轻,他皱着眉,不由生出恻隐之心,良久,他才踟蹰的道:“恩……恩府……学生以为,恩府不该……不该对唐解元痛下杀手,这……这是有辱斯文……”

方继藩恶狠狠的瞪他,没有前途,他大喝一声:“胡说,分明是唐解元揍了为师……”

江臣不敢做声了:“恩师教诲的是。”

方继藩心里不由感慨,这个时代的读书人,真是听话啊,做人师父好,比做人爹还强,他笑了笑:“接下来,就该好好教你们读书了,这一次,为师一定让你们将唐寅这臭小子踩在脚下。”

刘文善道:“恩师想要教授学生什么?”

“刷题!”方继藩振振有词,声振屋瓦。

“以你们的智商……”方继藩是个很耿直的人:“想要在会试脱颖而出,很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刷题,这是最笨的办法,距离春闱,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为师要求你们,每日做题,一日要写出两篇八股文,为师出题。”

当然,出的题里,定是夹藏了今年春闱的真实考题,事实上,方继藩早就将这题出了,也已让他们写过十几篇文章,不过显然这不够,既然他们没有智商,也没有唐寅的才情,那只能用笨办法了。

此次春闱,主考乃是李东阳,虽然现在皇帝还没有确定人选,可历史上,就是李东阳作为主考,而李东阳的性格,在历史上也有记载,他也流传下来几篇文章,这几篇文章,方继藩在明史档案馆里,曾经作为李东阳性格以及为人处事的重要资料。

根据这些,就可以得出李东阳个人的偏好,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一个人对文章的偏向不同,有人喜欢耳目一新的,有人喜欢四平八稳的。

除此之外,就是规避舞弊案的问题了。

会试和乡试不同,乡试是小比,牵涉到的考官不多,比如应天府的乡试,主考乃是王鳌,这上上下下的事,都由他负责,只要王鳌不出问题,那么就绝不可能有人想到舞弊。

而会试乃是大比,除了委任主考之外,朝廷还会任命礼部、都察院、国子监的官员作为考官,因为人多,就难免可能出现弊案。

比如上一次王鳌主考,即便放榜之后,出现了三匹黑马,也绝不会有人怀疑,主要是考官只有王鳌,根本没有其他人经手的可能,而王鳌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君子,不但皇帝对其信任有加,文武百官,也无一人敢挑他的刺,哪个不开眼的,倘若敢质疑王天官,怕是朝廷还没认为他是诬告,这天下人的吐沫星子就已将他淹死了。

这一次,主考李东阳当然没有问题,可下头的考官,就不同了,如程敏政这些人,当然,方继藩从种种史料中印证,大抵可以得出,程敏政并没有舞弊,事实上,他也不可能为了两个同乡,如此胆大妄为。

问题就在于……乡党这东西,往往离不开人情上的往来,同乡士人到了京师,要来拜访对吧,拜访了,要送礼对吧。送了礼,还要坐下来相互吹捧对吧,吹捧完了,还得说,呀,程公这墨宝当真是稀世珍品,学生厚颜,请程公将这墨宝赐给学生对吧。这墨宝送了,也不能白拿,毕竟程公的墨宝乃是奇珍啊,拿回去装裱在书房里,可以光耀后世的,怎么办,润笔费了解一下。

这一来二去,真如GOU男女勾搭CHENGJIAN一般,唐寅这些人,没有考中倒罢,考中了,就难免有人妒忌。不过一般人拜访了程公,也只是拜访而已,毕竟你不出名,也低调做人,自然没人找你麻烦,结果你徐经和唐寅,俱都是江南才子,还特么的喜欢喝酒,喝了酒,就要吹牛B,吹完了牛B,什么事都抖落了出来,结果,你们还高中了……

这……想不完都没天理了。

方继藩不喜欢徐经,也不喜欢程敏政,在他看来,他们最终落到这个下场,是咎由自取,堂堂朝廷的官员,还有国家未来的储备官员,不好好的干活,为老朱家,还有方家这等勋贵,好好的治理天下,让老朱家和老方家继续醉生梦死和混吃等死,你们居然还玩乡党这等套路,无论这舞弊案是否冤枉,都是找死。

之所以救唐寅,是因为方继藩深知唐寅在江南时,其实并不是这样世故的人,此番是因为家中遭遇了变故,家道中落,这才不得已被徐经怂恿着去走门路,这样的人可以挽救,更别提,这个家伙还是自己半个偶像了。

所以……要防止被人认为是舞弊,首先做的,就是要建立一道防火墙。

譬如,方继藩严禁三个门生外出交友,交你妹的友,有为师每天和你们愉快的玩耍,还需要朋友?

除了避免他们与人接触,另一方面,揍了唐寅,某种程度而言,既保护了唐寅,也保护了方继藩和他的三个门生。

现如今,满京师都在关注着这一场赌局,方继藩的名声在读书人地圈子里,更是彻底的臭不可闻了,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至于其他的文臣……也只能用呵呵来形容,说难听话,就算有考官想要泄题,从他家门口一直到崇文门排队怕也轮不到方继藩啊,能做考官的,俱都是清流官,何谓清流,喻指的是德行高洁负有名望的士大夫,莫说说是泄题,便是大街上遇到了方继藩,和方继藩打了个招呼,说不准名声也跟着臭了。

这令方继藩自鸣得意起来,其实本少爷,还是很有智商滴。

年关将至,接着便是亲戚之间要相互走动。

方家跟着文皇帝迁都至京师,其实也有不少亲戚,而且这些近亲、远亲,也多是皇亲国戚,譬如英国公张懋,其实论起来,方继藩有个姑婆,便曾是英国公张懋之弟张建的妻子,当然,这等错综复杂的关系,实在太过凌乱,方景隆今年脸色比以往好,觉得自己挺光荣的,儿子发了大财,还成了太子殿下的伴读,现在三个门生,又是磨刀霍霍,走亲戚起来,也是虎虎生风。

方继藩呢,告了几日的假,调教三个门生,可詹事府的差事却不能丢,乖乖的又跑去詹事府里当值。

快过年了嘛,詹事府的安危要紧啊,忠心耿耿的方总旗兼詹事府伴读,怎么能不在呢。

其实到了年尾,詹事府里的许多官员都要沐休,也就是放年假了,方继藩觉得詹事府清冷了许多,很多熟悉的面孔都不见了,心里不禁唏嘘,虽然方继藩并不认得他们。

到了詹事府,自然要先去见太子殿下,到了正殿,却见太子殿下一见了方继藩,故意用衣襟裹着自己的脖子,方继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脖子,朱厚照便瞪他一眼:“看什么看?”

方继藩笑了:“殿下又挨揍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

呃……这似乎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被迫混入大佬圈
25350 人在追
长青山·万事无论·松手没·刑法长老——池语池淞念,收了个徒弟——活波可爱的·铺天盖地·万事要管·长青六师兄,莫启莫欣阳。我以为快乐……的“健康颐养天年”生活至此就,却没想起是轻闲时光至此战胜——“师父父!医圣薛崇要来咱们家做客!”“师父父!我又交了个新朋友,他说他叫宋拾!像是是那个天下第一剑……”“师父师父!妙手娘子啰音明日来如月宫!”“师父师父!我请了木楚来玩!”“师父父!我路上碰上一个人,叫顾渊,说是您师兄……师父父除了师兄吗?”……我的逆徒,无论顾渊是也不是师父的师兄,你他娘的明白木楚是谁吗?!魔!教!圣!女!还翠谷医圣薛崇,这是多少宗门眼里的香饽饽,却因其不常与外人打交道的冰冷性子,以至于能请来做客的机会少之又少。。
19 离开云栖镇
24368 人在追
医痴在此休整了好几天,此刻也要跟着楚濂云他们一起回去,给商少卿留下了药方之后,又细细的交代了女儿绒花一些事情之后,就踏上了回驻地的路途。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让她离开,这才趁着大将军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穿书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药剂师家族的一代天才人物白暮雪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部玄幻小说的炮灰身上。为主角挡灾而死?不不不,知恩图报也也不是这么报的。成了大陆强者,才是她的追求。
校园女特工
22011 人在追
【已完结啦】她,是顶级黑客高手,意外复活竟成了普普通通初三学生。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被追着要债?除了家里跟随的一群极品亲戚。复活而至的云笺扶额冷冷一笑:想明白死字怎么写吗!她风华归来时,高调回击,人若欺我,压哨绝杀!『女主云笺,女主斯绎』PS:爽文、虐渣、打脸、女强男强,1V1肯定身心非常干净,不信你拿肥皂擦刷子刮一刮看!顺道按按右下角所有收藏一下哈!【禁止未经授权、历史改写!必究!!!】
农妇灵泉有点田
9666 人在追
苏芷再次穿越到一个刚过门儿的农妇身上,又病又丑,婆家娘家全是极品,幸好相公很疼人,老天还送去灵泉一潭仙莲七朵,就给她把小日子跨过越红红火火吧!——————新书《仙田喜地》正漫画连载,是种地文,不喜欢的也可以看一看,通到车只要你把鼠标移到简介上面那个‘作者信息’就能看见了,里面除了峨光的别的文,希望能大家不喜欢。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