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复诊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不不晓得的人,还我以为他们是走散多年的兄弟。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没见过两位世叔,世叔,据说你们二位,联名参劾了晚辈?”“……”张鹤龄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参劾是当然参劾的,为了参劾的奏疏,他可没少费功夫,他原我以为皇帝陛下还未处置方式方继藩呢,因为适才笑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见过两位世叔,世叔,听说你们二位,联名弹劾了晚辈?”。...

不晓得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见过两位世叔,世叔,听说你们二位,联名弹劾了晚辈?”

“……”张鹤龄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僵。

弹劾是肯定弹劾的,为了弹劾的奏疏,他可没少费功夫,他原以为皇帝陛下还未处置方继藩呢,所以方才笑的很开心,可现在方继藩居然将此事摆到了台面……张鹤龄有一种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奔过的感觉。

这说明什么,说明陛下已经当着方继藩的面,‘处理’过这件事了,可现在方继藩完好无损,还如此开心的跑来告诉自己,你是不是弹劾了我啊……

就这样平安过关了?

方继藩依旧在笑,还笑的很张狂和得意。

张皇后听到弹劾,一头雾水,便狐疑的看向张鹤龄。

张延龄立即耸拉着头,而张鹤龄则是仔细打量方继藩,不可能啊,搜罗了这么多罪证,怎么可能……

谁料方继藩这时又笑着道:“陛下真是鸿恩浩荡,非但没有加罪于晚辈,反而还要让晚辈去陪太子殿下读书……”

张鹤龄还没反应过来。

可张皇后霎时之间,便明白了什么。

陪读?

二十年的夫妻,张皇后又怎么不明白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在他的心里,世上再没有比太子更重要的了,国朝没有太子设陪读的规矩,可现在特意命方继藩陪读,而且还是在自己这不成器的兄弟弹劾之后,那么……除了说明自己兄弟的弹劾纯属污蔑之外,还说明,方继藩一定做了什么事,令太子得到了某种改变,而使陛下深信,方继藩将来会在太子身边,给予太子殿下巨大的帮助。

这两个不成器的兄弟啊。

相比于自己儿子,两个兄弟的分量自然要差一些,何况,她对方继藩的印象也是极好。

何况,陛下在弹劾之后,做出的决定,显然别有用心。

现在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惹是生非,张皇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方继藩,你去偏殿,给公主殿下复诊吧。”

语气平淡,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方继藩道:“臣遵旨。”

说着,很开心的去了。

方继藩一走。

张鹤龄和张延龄依旧还未回过劲来。

便听张皇后厉声呵斥:“跪下!”

张鹤龄一呆:“姐……”

张皇后面带愠怒:“平日就知道你们两个,是没王法的东西,本宫念在姐弟的情面,一再纵容,哪里晓得,你们还想要构陷忠良不成?”

张延龄吞了吞吐沫,很小心翼翼的纠正张皇后:“阿姐,方继藩不是忠良……”

“住口!跪下说话。”

张延龄立即道:“姐,我不跪,我不服气……”

他话还未落下,却见自己的兄弟张鹤龄啪嗒一下跪了,张鹤龄比自己的弟弟智商还是高那么一丢丢的,他已察觉不对劲了,他很实在,毫不犹豫的跪了。

张延龄顿时心口疼的厉害,自己的兄弟……居然将自己卖了,于是再没有什么骨气了,马上趴在了地上。

……

方继藩在偏殿里,远远听到了张家兄弟的哀嚎声,他心里乐了,两个笨蛋,他们是一丁点都不明白张皇后的心思,方才自己那番傻乎乎的无心之言,明摆着是告诉张皇后,这两兄弟犯事了,而皇上在看到了弹劾奏疏之后,非但没有加罪自己,反而委以重任,这不明摆着,陛下对于张家兄弟构陷自己很是不满,而且对张家两对活宝,没有一丁点的信任吗?

雷霆雨露,俱都君恩,陛下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对张家兄弟的态度不言自明,这是极大的不满啊。

闹事闹到了皇帝那里,而且还是弹劾奏疏,这可是满朝文武都看着的事,张皇后不抽这两兄弟才怪了。

还真以为本少爷只会胡闹?

进了偏殿,里头烛火冉冉,一个老嬷嬷站在墙角,面无表情。

公主殿下似乎早就候在这里等待诊视了,欠身坐在锦墩上,她面上含着嫣然笑容,那长长的睫毛,带着几分羞怯的颤抖,一双如星辰一般的明眸,只匆匆看了方继藩一眼,旋即又移开目光,那目光里似有感激,却又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复杂。

在这烛火之下,方继藩这才注意到,她的脸精致无比,隐约有几分张皇后的影子,绝对没有任何老朱家的遗传,从前方继藩匆匆见过她,一次是在大殿,一次是在病榻,那时候也无心欣赏,可这一次认真去打量,方继藩突的心砰砰跳动起来,这小妮子,居然给方继藩一种和公主将来孩子叫啥都已想好的感觉。

面对方继藩如此侵略性十足的凌厉目光,公主殿下居然还是带着浅笑,可眼底深处,除了羞涩,却也有了几分愠怒。

当然,她却还得带着浅笑,在母后身边,她一直都是嫣然带笑的样子,性子也恬静,既然方继藩说她是脑疾,为了防止病情复发,所以张皇后对她尤为上心,于是乎,公主殿下身边,总有三班倒的老嬷嬷随时盯着。

否则,一旦显出和以往有什么不同的性情,比如她现在就想愠怒的瞪着方继藩,然后告诫这个臭小子,不可如此放肆无礼。可她却不敢,只能无奈的浅笑,因为这难保不会让人怀疑她是否脑疾复发了,复发了就要吃药,药很苦,公主一点都不想吃。

方继藩见公主对自己笑,心里暖洋洋的。

方继藩上前,笑呵呵的道:“见过殿下。”

公主显得无奈,却还是微笑着对方继藩道:“有劳……张总旗了。”

方继藩立即道:“为殿下效力,赴汤蹈火,哪里敢称劳。”

“咳咳……”角落里的嬷嬷面无表情,用冰冷的声音道:“张总旗,请立即复诊吧。”

“噢。”方继藩觉得这老嬷嬷大煞风景。

公主也只不经意的微微皱了皱鼻子,显然对于老嬷嬷,既有几分忌惮,在她面前又不敢造次。

“伸手。”方继藩捋起袖子。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这复诊的架势,倒不像是大夫,更像是杀猪匠。

公主迟疑。

“不伸手如何复诊?”方继藩义正言辞的道。

那嬷嬷终于开了口:“是否要垫上一层帕子?”

把脉而已……方继藩没好气的道:“垫了帕子就不准了。”

嬷嬷显得很无奈。

公主含羞带怯的伸出纤纤玉手来。

方继藩安慰她:“别怕,反正殿下大病的时候,该摸的都已摸了。”

“……”公主的纤纤玉手,下意识的想要缩回去。

方继藩名声有些不好,她虽在深宫,又怎么会不晓得呢?

再看此人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看……就是纨绔子弟,没几分正经,虽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可是戒备的心理却是极重。

方继藩却是一把将她的脉搏抓住,装模作样的开始把脉。

心跳有些快啊,这脉搏怕是每分钟有一百五十上下了。

方继藩别有深意的看了公主一眼,见她局促又羞愤的样子,旋即放开了手,哈哈一笑:“嗯,没问题,病情没有反转的迹象。”

公主一呆,明眸凝视着方继藩,她原以为,方继藩会趁机揩油。

可谁料方继藩只轻轻一抓,便收回了手。

方继藩又笑了笑:“公主殿下玉体金安,我就放心了,好啦,告辞。”

也懒得说什么,起身便走,不肯逗留,只留下一脸错愕的公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莫名的感觉昏倒,再次醒过来已是童年时。本我以为是老天垂怜,却谁知风起云涌,迷影重重……
第三十五章 铲屎官不喜欢我?
由于地面有积雪的原因,小曦慌张之际脚底一滑,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脚踝也不小心被崴伤,现在她爬到地上动弹不得。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就在那黑衣男子一步一步逼近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
提刑大人使不得
10876 人在追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仙园逸事
14937 人在追
姚黄穿了,穿到一个架空的世界中。上有一个贤惠的姐姐和一个病秧子的姐夫,下有七岁的小弟和一岁的小侄子。家里面没有劳动力,只能靠姐姐做些针线活换钱养活一家人,生活有多苦可想而知。为了不让一家人饿死,姚黄想尽办法赚钱补贴家用。所幸出门不远就有大山,山上的山货能够换钱也能够喂饱一家人。某天,姚黄在山中被野兽追跌进了一个山洞中。山洞的原主人是一位仙人,曾经来这个时空旅行,算到这个世界会出现一个与他有缘的人,遂留下了一套修真功法和一些修炼资源。姚黄自然就是这个有缘人。从此,她开始了一边修仙一边种田的生活……用修真的手温婉的小媳妇看到自己说了什么这么多,面前的女孩却无神地瞪着两只大眼睛发愣,禁不住慌了,妹妹不会受惊过度傻了吧?。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洛临
12002 人在追
偏偏是西方魔幻的游戏,为什么我却是东方种族啊?!但是不应该不存在的那独一份儿?!为一点儿小事就屠尽全城的冷戾帅哥,没事儿就溜达在身边宣称自己是我已婚夫的“美女”……好吧,这些我都忍了,但是为什么就连那些名义上的亲人也要来掺一脚?!好吧!既来之,则安……能安才怪!而已想进游戏睡个觉,不扎眼的混吃等死而已啊!那些明争暗斗的别来找我好好!我真的是很乖很乖的中立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