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见驾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说着……弘治皇帝抬眸,望着刘健三人。刘健三人唏嘘不己不己,自继位以来,刘健、李东阳、谢迁,始终尽心扶佐弘治皇帝,君臣之间,早有彼此默契,三人又如何不明白陛下的心思呢?弘治皇帝又打起精神,他的目光,落在了御案上一份奏疏上,随后,弘治皇帝摇了摇头:“这份奏刘健等人唏嘘不已,自登基以来,刘健、李东阳、谢迁,一直尽心辅佐弘治皇帝,君臣之间,早有默契,三人又如何不知道陛下的心思呢?。...

说着……弘治皇帝抬眸,看着刘健等人。

刘健等人唏嘘不已,自登基以来,刘健、李东阳、谢迁,一直尽心辅佐弘治皇帝,君臣之间,早有默契,三人又如何不知道陛下的心思呢?

弘治皇帝又打起精神,他的目光,落在了御案上一份奏疏上,随即,弘治皇帝苦笑:“这份奏疏,诸卿都看了吧?”

“看过了。”刘健此时哭笑不得的模样。

即便稳重如刘健,在第一次看到这份奏疏的时候,也是老半天回不过神。

这奏疏乃是寿宁侯和建昌伯联名上奏,弹劾的目标竟是方继藩,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两个大混账,痛斥小混账方继藩侮辱大臣,并且罗列了一百多条罪状,也亏得这张家兄弟尽心,足足一百多条罪状啊。

若放在大唐武则天在的时候,这两兄弟绝对是酷吏的一把好手。

弘治皇帝眯着眼:“诸卿怎么看?”

刘健咳嗽了一声:“寿宁侯和建昌伯,历来……也有点儿荒唐,他二人弹劾方继藩,想来,是和方继藩有私仇。”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这两个小舅子什么德行,弘治皇帝岂会不知?

刘健又道:“所以,这份奏疏,留中不发即可。只不过……”

他拖长了尾音,随即和李东阳、谢迁二人对视一眼,用眼神交换了意见:“只不过,方继藩此子,年轻轻的,很不学好,可老臣却以为,此人身上,也有寻常人没有的品质,这是一块璞玉,若是任他胡闹下去,迟早会贻害无穷,可若是细心雕琢,也未必没有成为瑰宝的可能。上一次,方继藩说右副都御史、贵州巡抚钱钺乃一介书生,昏聩无能,倒是惹来了士林不少风言风语。陛下,钱钺的政绩是实打实的,他乃清流出身,在读书人们心目中,素有声誉,是不少读书人心目中的楷模,却被方继藩一个小小总旗所轻视,引发士林不满也是情有可原。所以老臣以为,不妨陛下借着此事,好生敲打一下方继藩。敲打他,惩戒并非本意,而在于教他规矩一些。”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颔首点头:“说的不错,这个小子,朕确实该收拾一下了,不能任他荒唐下去,他的父亲,对他宠溺的太过,他不管教,朕就来管教吧。”

……

自西南来的快马,如旋风一般,在街道上踩过无数的泥泞,马上的骑士,迎着白茫茫的血雾,任由冷风如刀一般刮在面上,依旧策马飞驰,口里呵着的白气,融化了飘来的雪絮,于是凝为了冰水,落在他的眉梢,他那风尘仆仆带着深深疲倦的面容上。

他轻车熟路的策马至通政司,这通政司门口还算平和,被这急促的马蹄声一打乱,顿时几个穿着蓑衣顶着雪的差役朝这里看来。

马上的骑士似乎已是筋疲力尽,却还是使了最后一丝气力,大吼:“急报,急报,西南军情急报……”

一听到加急四百里,通政司的差役顿时脸色变了,匆匆迎上去,有人拉住了马的缰绳,而骑士则整个人一倾,歪斜的落马,有人将他搀住,骑士毫不犹豫的取了竹筒,于是差役得了竹筒,匆匆的送进通政司。

在此坐堂的乃是一个六品的堂官,等差役火速将急报送至,他面带狐疑之色,取了竹筒,撕了火漆,自里头取出了一份奏疏,他将灯移近,垂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奏疏的内容,接下来,他竟面无血色,浑身颤抖,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才茫然的抬头来。

出大事了!

他豁然而起,歇斯底里的大呼:“快,快,立即入宫,去内阁。”

一行人火速入宫,至内阁,内阁里当值的只是个待诏的翰林,三个大学士,可都还在暖阁里见驾呢。

今日内阁无大事,所以这待诏翰林还算是清闲,舒舒服服的喝着茶,等着刘健诸公回来票拟,翰林没有票拟权,只是负责一些文秘的工作,对票拟过的奏疏进行整理也就是了。

可通政司的人一到,这待诏翰林顿时感觉事有蹊跷,错愕的站起:“何事?”

四目相对,在这热腾腾的值房里,翰林却看到了通政司堂官眼里所流露出来的绝望之色,他艰难的道:“西南……贵州……出事……出大事了……西南半壁,天……天塌下来了。”

待诏翰林脸色骤变:“刘公、杨公、谢公尚在暖阁,如此大事……”他打了个寒颤,最后跺跺脚:“去暖阁,快。”

…………

“陛下,太子殿下觐见。”宦官小心翼翼的进了暖阁,禀奏道。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与刘健等人交换了眼色,刘健倒没什么,倒是那谢迁,颇为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他当然和方继藩无冤无仇,不过嘛,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方继藩虽然显然不是乱臣贼子,可这样的纨绔子弟,是人都有一种想要教训一下的冲动。

谢迁的性子比较直,不像刘健这样稳重,也不似李东阳这般深藏不露,他就爱看笑话。

弘治皇帝心里已有底了:“方继藩可来了吗?一并传唤吧。”

“是。”

过不多时,朱厚照和方继藩鱼贯而入,方继藩最厌恶朱厚照一点的就是,这家伙平时眼高于顶,嚣张的不得了,来了这暖阁,见了他的父皇,便立即开始装孙子,脸上永远是一副国宝大熊猫似得可爱又委屈的模样,一见到父皇,立即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打量了朱厚照一眼,含笑道:“不必多礼。”可他目光,很快落在方继藩的身上:“方卿家,近来可好?”

方继藩毫不犹豫,立即拜倒:“臣方继藩见过陛下,吾皇万岁,陛下在百忙之中,日理万机之间,竟还不忘召唤微臣,微臣念及此,顿时百感交集,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暖意,陛下鸿恩浩荡,微臣沐浴圣恩,忍不住要放声高歌,称颂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英明神武,陛下万岁!”

“……”

这纯属是用力过猛了。

不过方继藩不在乎。

管他皇帝老子召自己来做什么的,先一记肉麻的马屁丢过去再说,名声?名声算个屁,我方继藩还有名声吗?

“……”弘治皇帝震惊了。

其实在这个时代,臣子见了皇帝,虽也会拍马屁,可绝不似这般露骨的,毕竟大臣要讲风骨,讲究的是不卑不亢,否则,难免会被人视作是阿谀奉承之辈了。

刘健老脸抽了抽,忙是将脸撇到一边去。

李东阳抬头看着房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天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谢迁瞪大眼睛,眼里布满了血丝,就差点想要掐死方继藩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了。

弘治皇帝长长的吸了口气,孩子嘛,难道因为这个而计较,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好像……若是因此而怪罪,是有些不太厚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九零替嫁小甜妻
29278 人在追
叶云染前生不愿为继妹替嫁,被继母恨毒谋算,自己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再说,还连累到了才高貌美的秦隽。重返十七岁,为免重蹈覆辙,她最终决定……嫁!本来只想做个不谈感情、随时随刻中止的交易,没想起这一嫁,给自己谋了个锦绣好姻缘。更很难得的是,她再后来弄很清楚,她的秦隽前生后世想娶的都是她。-前生,更名叫秦惜言的秦隽是叶云染的男神——这人好帅!!好完美的!!结婚了之初,叶云染无比被人嫌弃秦隽——这人很好看是很好看,但是太婆妈,啊俗不可耐,不可爱的!再后来,叶云染常常在心中窃喜——我家阿隽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如水呢~好不喜欢!“啪!”。
09 上菜的那个谁
14960 人在追
“可是……”“咚咚咚。”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黎清暗暗松口气,若林飞飞打破砂锅问到底,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应该是来上菜的吧?“于穆示意裴元旭前去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一名服务员,只是此刻他把头压得很低,半张脸拢在额前碎发的阴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
第六十六章 疼老婆
14144 人在追
洪果儿把字条放在一边。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金凤香从隔壁房里也出来了。站在院子里,边伸胳膊蹬腿做锻炼,边望着女儿意味深长的笑……洪果儿被她看得直发毛。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瞅啥呢?一大早晨的,大神又上身了?”金凤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第一章 重做人
9991 人在追
话说这转世投胎的红娘投身入轮回之中,便紧紧跟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情郎而去。眼看着他在前头飞驰,自己急急的跟过去,却怎也追不上,急得她是连连叫嚷,只是前头的人儿却是充耳不闻,这厢被一道紫光接引落入下头繁华都市一处院落之中。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红娘追过去围着那偌大的院子打着转,只见得那婆子丫头一地的乱跑,有人喜道,。
第五十章 买牛
5961 人在追
苏芷一见那个穿着比医馆掌柜穿的更好也更有气势的中年人也走了过来看人参,那样子分明就是也中意这人参了,心里更高兴,想越多人看中这人参越好,这样价钱也能更高一些。她知道这人参在这种小地方卖的价钱肯定不会物有所值,她只是希望能尽可能地高,就算她灵“两位眼光不错,这人参没有一千年,也差不多了,可以说是人参之中的王了。掌柜的如果想要,就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