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王金元伸出手手来,赌咒立誓立誓,信誓旦旦的样子,特别是那一脸钦慕之色,连方继藩都就产生怀疑,自己的名声,么有回升的迹象吗?不论怎么说,王金元的加盟,这‘镇国煤业’便算失败了一半了,他当然久经沙场商海,人脉关系多,经验十分丰富,不论是朱厚照,但是方继藩,都更方继藩是大东家,王金元乃大掌柜,至于太子殿下,自然也就成了最合适的推广代言人。。...

王金元伸出手来,赌咒发誓,信誓旦旦的样子,尤其是那一脸仰慕之色,连方继藩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名声,难道有回暖的迹象吗?

不管怎么说,王金元的加盟,这‘镇国煤业’便算是成功了一半了,他毕竟久经商海,人脉多,经验丰富,无论是朱厚照,还是方继藩,都更适合退居幕后,让这等专业人士来处理问题。

方继藩是大东家,王金元乃大掌柜,至于太子殿下,自然也就成了最合适的推广代言人。

听说代言人三个字,朱厚照歪着脖子,搜肠刮肚的在想着任何和代言人有关的词句,最终还是一知半解:“代言人大,还是大东家大?”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一样大!”

“噢。”朱厚照随即乐了:“虽然这名儿不够霸气,不过本宫想了想,这样也好,做买卖嘛,要平易近人才好,代言人……听着也不容易吓坏人。只是,代言人是做什么的?”

方继藩笑吟吟地看着朱厚照道:“将咱们的煤,广而告之,代表的乃是咱们镇国煤业的形象。”

朱厚照顿时龙精虎猛,眼里放光:“本宫英姿飒爽,这再合适不过了,还是你最了解本宫!”

方继藩立马翘起了大拇指:“殿下形象伟岸,与咱们镇国煤业,实是太般配了。”

心里则忍不住的骂,臭不要脸!

……

内阁坐落在紫禁城里的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里。

可这里虽是不起眼,却是整个天下的中枢。

天下无数的奏本,都会先送入这里,给内阁大学士们阅览,待这些宰辅们对奏疏进行票拟之后,方才送去给皇帝过目。

而所谓的票拟,就是内阁大学士们的建议,譬如某地某官奏某某事,大学士看过之后,根据自己的经验,在奏疏下写下建言,再送至皇帝面前,皇帝先看奏本的内容,再看大学士的建议,做出最终的裁决。

出于对内阁大学士的尊重,一般情况之下,建言都会被采纳,因而,皇帝只需在奏疏下画一个红圈,便按着内阁大学士的意思将事情给办了。

正因这票拟的大权,所以内阁大学士在大明有宰辅之称,他们虽非宰相,却有着和宰相同等的地位和权力。

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大学士李东阳和谢迁会在每日清早入宫,接着拜见皇帝,在暖阁里与皇帝议事。

随后,再回内阁票拟奏疏,等到了正午时,三个既是同僚,又是密友的老家伙们,便一起会到值房隔壁的茶房里喝喝茶,吃一些糕点,顺道谈论一些各自对近来时事的看法。

在这温暖的茶房之外,大雪纷飞,积雪已有一尺厚了,此时尚在中秋时节,这等天生的异象,足以令三位大学士忧心忡忡起来。

刘健呷了口茶,放下了茶盏,叹了口气才道:“也不知为何,自弘治九年以来,每到中秋,天气便骤然转寒,以至春不像春,秋不似秋了,减产了粮食倒也罢了,这几年陛下励精图治,府库中有足够的陈粮,于朝廷倒是无碍,只是苦了百姓啊。听说许多流民,至今还在街头,更不必说,这么多贫民百姓,连个取暖之物都没有,诸公,若是年年如此,可怎么得了?”

谢迁哀叹口气,茶也没心思喝了:“老夫听流言说,是不是朝廷有什么失德之处?”

“咳咳……”李东阳咳嗽,这谢迁善辩,逮着了谁都要逞一下口舌之快,嘴巴里藏不住事,李东阳显得谨慎:“谢公慎言,坊间的流言,不足为信。”

刘健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天爷的事,可不是内阁大学士管得着的。

却在这时,刘健察觉到这房外有人探头探脑,刘健眼皮子微抬,露出威严之色:“进来。”

来人是个小宦官,佝偻着身子,等他抬起脸,刘健却依稀记得此人,这人竟是太子跟前的大伴刘瑾。

刘瑾谄媚地笑着道:“见过刘公、谢公、李公,这几日变了天,突降大雪,太子殿下,挂念着三位师傅呢,所以特遣奴婢来,给三位师傅添一些薪柴取暖。”

刘健和李东阳还有谢迁三人呆了一下,面面相觑。

太子殿下平时看见了三人就躲,莫说是主动亲近了。今日这是怎么了,居然主动关心起三个老家伙起来了。

刘健顿时露出了欣慰的样子,捋须颔首:“好,好,好,太子殿下懂事了啊。”刘健不但是内阁首辅,同时还是太子太傅,太子太傅虽是虚职,可名义上,却还是太子的老师,作为太子,孝敬自己的老师是应当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殿下长大了,晓得疼人了。

刘健眼中神采奕奕,眼角竟有些湿润,太子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啊,这个孩子,终于懂事了,这等体贴臣子,竟有了乃父之风,令人欣慰啊。

谢迁也咧嘴笑了,倒是李东阳,似乎觉得蹊跷,他神色如常,只是道:“请转告太子,臣等谢殿下所赐。”

刘瑾却滴溜溜着眼睛,依旧不肯走,笑吟吟地道:“殿下说了,要亲眼看着三位师傅添了薪柴再走。”

刘健便抬手:“那就添吧。”

“好嘞,太子殿下也吩咐过,要让奴婢亲自为三位师傅换火盆。”

说着,喜滋滋地出了房,过不多时,便与另一个詹事府的宦官马永成一齐抬着一个火盆进来,火盆里的‘薪柴’已是点燃,冒着滋滋的热气。

“且慢着!”李东阳心最细,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眼睛盯着那火盆,皱起眉头道:“这不是木炭?这是煤!”

是煤!

一下子的,茶房里犹如炸了锅,烧煤跟自杀没什么分别啊,会死人的啊,何况还是刘健这三把老骨头。

刘健脸色骤变,这……是儿戏么?

谢迁顿时给气得差点没有呕血了,太子殿下,这是要杀人啊,缺德不缺德啊,小小年纪,竟是如此。

这时代的煤,自是和后世的煤不同,不能对其进行精加工,这煤中的含硫量极高,一旦燃烧,便会生出大量的二氧化硫,若是吸入过多,是真的会死人的。

烧煤取暖,形同于是自杀,这是常识。

谢迁怒气冲冲,正待要骂。

刘瑾却是笑嘻嘻地道:“几位大人无忧,不会中毒的,此乃无烟煤是也,不生烟,自然无毒,您看,这里哪有烟?”

这么一说,刘健等人定睛一看,果然,这煤烧起来,竟不是寻常煤那般乌烟滚滚,却只是冒出袅袅的白气,似乎……也没有闻到什么刺鼻的味道。

嗯?世上竟有这样的煤?

谢迁眯着眼,不由道:“此物,定是极为昂贵吧?”

“不贵,不贵。”刘瑾笑道:“不过几个大钱一斤,无烟煤烧的久,用一天也是管够的。”

此言一出,刘健突然激动起来……

…………

总觉得该和亲爱的读者们交流一下,相互交流,能促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可是该说什么好呢?嗯,求支持!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山河不落
19192 人在追
这是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讲诉了一对在乡镇城市化进程中摸爬滚打的青年男女刘淑敏和杨明起,在风景如画的泽宇村,经过生活的重重洗礼,难以克服各种困难,终于等到站上了事业失败的巅峰,率领村民们走上致富之路的道路......坟头上滋生出众多叫不出名的杂草,枯败不堪,看得出来一直没人清理。刘淑敏的眼睛瞬间湿润,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像晶莹剔透的珍珠,落在草中,钻进土里。心痛得像刀割一般,死命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与帝书
5292 人在追
十年前,襄未汉库克方即位,小秦王刚继位,大夏的紫薇帝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封了并肩而立王,而被称作大羲明王的秦观月,却才刚再次穿越到这片大陆上。二十年的,秦观月站在沧澜第一学宫前,望着面前被五国抢夺的少年,心里想来都来了,要不然我也争一争这天下?便她笑眯眯地朝对方伸出手手,“来,我扶你当大羲的皇。”在沧澜之上,权力是自由的。八月骄阳下的新月城,瘟疫肆虐,横尸遍野。。
第六十六章 疼老婆
14144 人在追
洪果儿把字条放在一边。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金凤香从隔壁房里也出来了。站在院子里,边伸胳膊蹬腿做锻炼,边望着女儿意味深长的笑……洪果儿被她看得直发毛。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瞅啥呢?一大早晨的,大神又上身了?”金凤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
083 聊天
17604 人在追
两小只白天一整天都寸步不离的陪着南溪,到了夜里,胖虎更是卷着一床草席准备在南溪的房间打地铺。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你们真要在这里打地铺?”胖虎铺好草席,直挺挺的躺在上面:“那还有假?”景钰脱了鞋,用脚踹了他一下:“往里面移点儿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
第三十四章 药鱼
18791 人在追
缠了姚红半天,好话说尽,并立下无数保证,姚红终于松了口。姚黄和姚青欢呼一声,高高兴兴地跑了,出门前,两个人还抱走了睡眼惺忪的小包子。二虎子一帮人已经等在村口,总共七八个小子丫头,张巧姐和杏儿看到姚黄后高兴得挥手招呼。姚黄走到众人身边,问道,二虎子一帮人已经等在村口,总共七八个小子丫头,张巧姐和杏儿看到姚黄后高兴得挥手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