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西山这里,距离京师较近,这是为何方继藩信心满满的原因,无烟煤的矿脉不少,特别是山西省,也是现在的的宣府大同一带蕴含的矿脉极多,可那里当然遥远的,真要矿藏出,再运来京畿这人口重镇,靡费可就不少了。而西山这里相同,这里距离京师人口密集程度地带,也而西山这里不同,这里距离京师人口密集地带,也不过十里而已,随时开采,简单的脱硫之后,再制成煤球,或者以蜂窝煤的形式,当日就可以送到京师,几乎不存在多少运输上的成本,且这是浅层煤矿,也不需打煤井,露天开采就是。。...

西山这里,距离京师较近,这也是为何方继藩信心满满的原因,无烟煤的矿脉不少,尤其是山西省,也就是现在的宣府大同一带蕴藏的矿脉极多,可那里毕竟遥远,真要开采出来,再运来京畿这人口重镇,靡费可就不少了。

而西山这里不同,这里距离京师人口密集地带,也不过十里而已,随时开采,简单的脱硫之后,再制成煤球,或者以蜂窝煤的形式,当日就可以送到京师,几乎不存在多少运输上的成本,且这是浅层煤矿,也不需打煤井,露天开采就是。

西山这儿,已经雇佣了数十个人员,大致勘探了一下矿脉,一些煤已开采了出来,加工之后,第一车煤送到了詹事府,朱厚照看着煤,兴奋得手舞足蹈:“方兄弟,煤是可以卖钱的吧?本宫看这煤石,嗯……卖相很好。”

刘瑾很不忍心告诉朱厚照,其实京师附近的煤不少,卖钱?就是放在那儿让人白捡都不要,当然,他不敢说。

此时,方继藩眼眸带着闪耀的光泽,信心满满地道:“殿下,发财的时候到了。”

朱厚照便兴奋地搓手道:“这几日还不够冷啊,竟还没下雪……”

这一下子,便连方继藩都忍不住翻白眼了,你大爷的,你不觉得冷,是因为你特么的穿了袄子,穿了棉衣,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你去看看街边的那些流民,顺天府每日清早,都要收走十几具尸首,全是冻死的,寻常百姓,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毕竟是大股东,对待股东,却需要有春天般的温暖,方继藩赔笑道:“殿下,很快就要下雪了,不只如此呢,怕是河面都要结冰,到了那时,天寒地冻的,殿下想不发财都难。”

朱厚照兴致勃勃的点头:“方兄弟,等我们发了财,你想做什么?”

方继藩想不到皇太子殿下居然还思考如此长远的问题,于是他想了想道:“赚更多的银子,让所有人都看得起臣下。”

朱厚照不由笑了:“果然英雄所见略同,本宫也是如此。”

除了开采,便是需要在城里有一个门脸了,否则怎么和人接洽生意?

在招募了一批人手开始采矿之后,方继藩同时将位于东市的铺子修葺了一番,第一批无烟煤的煤球开始运进了铺子后院的货栈里。

既然是买卖,就得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方继藩苦思冥想,最终命人在这门脸上,挂了一个‘镇国煤业’的招牌。

镇国二字,是大股东朱厚照的建议,他是太子,又是出资了近半的大股东,好吧,当然他说了算。

招牌有了,煤球也有了,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便是镇国煤业的组织结构问题了,方继藩自然是大东家,可谁来负责买卖呢?

方继藩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来,王金元。

王金元是被人架着来到方家的。

他原本一身肥肉,可在这几天,一下子的消瘦了数十斤,若不是一脸憔悴的样子,方继藩都怀疑他该去做减肥教练了。

一见到方继藩,王金元便嚎哭着摆手:“方公子,方公子……你饶了我罢,你行行好罢,我经不起折腾了……天哪……”他捂着心口,朝天咆哮:“我造了什么孽啊,为方公子跑前跑后,与人合伙收购了乌木,好不容易将货出了,就被太子殿下拿着三尺长的大刀架在脖子上,非要我买他的宝贝,我求饶也没用啊,二十万两的银子都给交了出去了,买了那一大箱的宫中御用之物,说是稀世珍品,是宝贝中的宝贝。可我胆小啊,这些宫中御用之物,我就算敢卖,也得有人敢买啊。我不但不敢卖,我还生怕这些宝贝稍有损伤,什么时候,宫里想起了这些宝贝来,若来讨要,那我岂不是欺君之罪?”

他泪眼滂沱,接着开始嚎叫,双手擎天,哭到了伤心之处,真是看得方继藩都不禁为之恻隐。

于是方继藩安慰他:“乖,别哭,不就是二十万两银子吗?咱们从哪跌倒,就从哪里爬起,现在有一个买卖,想和你一起做,你来做大掌柜,帮本少爷卖煤,这是买卖一本万利,这样吧,每年的纯利,本少爷给你半成干股,大家一起发财,好不好?”

王金元第一次看到方继藩如此慈眉善目。

半成,不过是百分之五的利润罢了,不过对于眼下散尽家财,家道中落的王金元而言,却不啻是救命稻草了。

王金元这个人,颇俱商业敏锐度,做买卖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其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不是太子殿下坑他,他即便不算是首富,那也是京里最出众的商贾之一。

只是没了那二十万两银子,他算是彻底的返贫了,当初他能拿出百万两纹银收购乌木,却也不全是他的银子,都是四处挪借以及背后某些人操纵的,他不过是台前的人罢了。

可王金元还是泪水滂沱,一听说方继藩要卖煤,悲怆不减地哭道:“卖……卖煤……这天底下,到处都是煤,卖得掉?不……不……”

他拨浪鼓似地摇头,被这些该死的权贵们坑多了,他怕了,现在他只想安静地过完自己的余生,折腾不起了。

你当我王金元是二吗?

方继藩眯着眼,叹了口气道:“有话好好说,王兄,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是老朋友,王兄当真不肯和本少爷合作?”

“不。”王金元铁了心一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方继藩又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才道:“人各有志,本少爷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噢,对了,王兄,那太子殿下当真那般……那般像强盗一样,竟还拿了一把大刀架在你的脖子上?”

王金元一想到这伤心事,顿时又抽泣起来,道:“哎,别提了,三尺长的大刀,吹毛断发,小的……小的怎样求饶都无济于事……我惨……我惨哪……”

王金元又要哭了。

方继藩却突然大喝道:“邓健,谁都不要阻拦本少爷,去,将本少爷那把上斩太子,下诛奸商的御剑取来!”

“……”王金元呆住了,一下子,他不哭了:“方公子,这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啊?不是说了买卖不出仁义在?不是说了不强人所难。”

方继藩和颜悦色地安抚他:“老王,别怕,别怕,乖,只是开玩笑,你也知道本少爷爱说笑,没事,没事,稍安勿躁,来,坐着,我们喝茶,喝茶。”

王金元打了个激灵,嗅到了一股危险气息,忙道:“方公子,你要说清楚,你得说清楚啊,什么御剑,什么奸商?”

方继藩温和地道:“说了只是玩笑,来,先喝茶,我是什么人,难道王兄不知吗?我这人,就爱说笑。”

方继藩一脸的平和,可王金元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方继藩是什么人,天下皆知啊。

于是他哀嚎道:“杀人是犯法的!”

“对,对,对。”方继藩小鸡啄米的点头:“本少爷最讨厌打打杀杀了,我为人处世的标准,就是遵纪守法,那种乌七八糟的事,实是可怕,王兄,你怎么不喝茶?”

王金元老脸抽搐,瞳孔疯狂的收缩放大,突然脖子一伸,屁GU自椅上滑落,顺势啪嗒跪倒在地:“我……我做了还不成,我做了,小的愿为方公子卖煤,这煤小的卖了。”

方继藩诧异地看着他道:“王兄,这……可是出于你的真心?你可千万不要勉强啊,你也知道的,本少爷最讨厌勉强别人的,如太子殿下那般,居然威胁利诱,强买强卖的人,本少爷想想都觉得可耻,羞与这样的人为伍。”

“绝对真心,方公子……”王金元深吸一口气:“小人对方公子久仰已久,能为方公子效劳,真是三生有幸,还有什么不情愿呢?莫说只是为方公子张罗生意,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王金元若是皱一皱眉头,便是猪狗不如,天厌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第一百零一章 师父是万能的
顶着众人的嘲笑,我努力地打洞,将洞稍微钻深点后,我又在旁边挖出个侧洞,让外面的耀阳只看见我的猫尾巴,并看不见我在做什么。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另一头绑上块石头。。
喵喵喵
4119 人在追
魂穿仙界人间,搅粥撕鱼的妖界第一猫妖。身具异能,美男子核心主题!看萌猫花苗苗如何飞升仙界仙界,收徒求师,沾花惹草!顺道捡回来一只神君师父回去~典型例子有《西游记》《白娘子传奇》《倩女幽魂》等等……。
快穿之这个BOSS我罩了
新书《穿成大佬们的掌中娇》已发布最新,求需要支持,么么!-【已完结啦】系统问:“遇到渣女怎么做?”北雨棠答:“灭了。”系统又问:“那遇到boss呢?”北雨棠直接跑了!虐虐渣女、白莲花,她北雨棠很不在行。虐boss什么,但是算了吧!大BOSS的战斗力太强悍,她此等小虾米但是走为上策。她可不想也没灭了boss,反被boss灭了。某BOSS大人:“娘子,想虐谁,让为夫来。”北雨棠激动回道:“系统君。”系统:(泪流满面装死中……)【宠文、1v1、爽文、简单轻松诙谐幽默】
家有萌徒养成中
16062 人在追
读者v群:200574044进群其要求为全订本书!————————一夕穿书,她成了反派大佬们的炮灰徒弟,为了变化自己的命运,她最终决定抱紧男主大腿。却,所以太过执着于自己的结局,她不但被人借助,更有甚者谋害了真正的宠爱她的师父和亲人,最后自己也殒命在天劫下。本我以为她是手握剧本的女人,最后却被那狗血的剧情剧情耍得团团转……当人生使得重来,她爱的,小心守护着;她恨的,千倍如数奉还!只但是,望着正厨房里疯狂的忙绿的不不合格反派,南锦都忍叹口气:唉,这届师父难啊带!她起身,下意识的想调动体内的灵力。。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16214 人在追
【种地 简单轻松 无极品】在现代女再次穿越到架空朝代,还变为了一个六岁的农家小孩?南溪则表示,小孩就小孩吧,起码还好好活着。也不是垦荒种地吗?我有在现代知识,除了阴差阳错得来的异能,这都也不是事儿。南溪本我以为,这一世会始终这么平凡普通又温馨浪漫的过一直这样。一直到某一天,数千铁甲军把小村庄重重被包围……她不过是到楼下扔个垃圾,怎么就被高空坠物给砸穿越了呢?。
贵女重生记
26653 人在追
大晋贵女刚复活就被人被人嫌弃,丢了亲事……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