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皇帝走了,他走得很匆匆忙忙,主要原因是堤防张皇后和方继藩再次允诺出什么,弘治皇帝虽也爱护后辈,却个端庄大方的人,看不顺眼那种看人面熟就相认,胡扯几句就烧黄纸做兄弟的事。毕竟,对他而言,他更重视的是,此事倘若传回去,难免会会使臣民们生起无端端的猜测,更何况当然,对他而言,他更注重的是,此事若是传出去,难免会使臣民们生出无端的猜测,何况……方继藩的名声确实不大好,说实话,他觉得方继藩是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又会闹出天大的笑话,最后波及到宫中来。。...

弘治皇帝走了,他走得很匆忙,主要是堤防张皇后和方继藩继续许诺出什么,弘治皇帝虽也爱惜后辈,却是个端庄的人,看不惯那种看人眼熟就认亲,瞎扯几句就烧黄纸做兄弟的事。

当然,对他而言,他更注重的是,此事若是传出去,难免会使臣民们生出无端的猜测,何况……方继藩的名声确实不大好,说实话,他觉得方继藩是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又会闹出天大的笑话,最后波及到宫中来。

方继藩父子和英国公三人恭送了陛下离开。

临行时,坐在凤辇上的张皇后笑吟吟地看着目送的方继藩:“有闲来见见姨母,姨母也是寻常人家出身的,你不要有什么疑虑。”

“好的,好的。”方继藩小鸡啄米的点头答应。

待圣驾远去。

张懋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有点没回过味来。

倒是方景隆眉飞色舞,谁说自己儿子没出息,现在连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这般喜欢他呢,他兴奋地搓着手:“老张,你说我该不该也摆几十桌酒,毕竟……这是光耀门楣的大事。”

还不等张懋回话,方景隆又挠挠头:“好像太高调了,会不会遭人非议了,算了,算了,索性就关起门来,咱们两个再请几个老兄弟来喝几口酒。”

张懋却连忙的摆手:“不喝了,不喝了,你们家这妖孽,老夫看不懂他的路数,看不透,也惹不起,明日都督府里见。”

说着,便逃也似的走了。

………………

天气愈发的寒了,虽是中秋时节,可清晨起来,竟是凝结了冰霜,方继藩也冷得直哆嗦,只觉得这寒意无孔不入。

今日,他穿了一件袄子,外头则是棉布加上丝绸料子的麒麟服,脚下是一双鹿皮靴子,小香香蹲着身给方继藩穿靴,方继藩倒是心疼这个小丫头,见她卖力的样子,便怒喝道:“养你这么大,竟连穿靴都不会,本少爷教你。”说着抽出脚,自个儿将靴子穿上了。

匆匆吃过了早点,动身去当值。

眼看到了詹事府,迎面却见两个眼熟的家伙自詹事府里出来。

这二人见到了方继藩,顿时两眼放光。

“方贤侄,你好啊。”来人竟是寿宁侯和建昌伯这一对张家兄弟。

张鹤龄很和气的打招呼,方继藩却懒得和他们多话,只是淡淡的道:“噢,两位世伯好。”

“要不要到世伯的家里去坐一坐,喝口水?”张鹤龄殷勤地扯着方继藩。

方继藩很干脆的摇头:“不喝!”

张鹤龄像松了口气的样子,哈哈笑起来:“不错,不错,喝水也不好,伤胃,方贤侄到哪里去?”

方继藩道:“当值。”说着,忙不迭的走了。

张鹤龄脸上的笑容却没有散去,目送方继藩进了詹事府,他这笑容突的有些僵住,锤了锤自己的心口,而后一声叹息。

张延龄不由道:“兄长,咋了?”

“难受!”张鹤龄捂着自己心口道。

“哎呀……”张延龄吓坏了:“是不是今早的粥吃坏了肚子。”

张鹤龄龇牙,却眼眶通红起来,眼睛眨巴了一下,泛出点点的泪光:“我说的是心,是心里难受,你看,这个小傻瓜,我一见他,就生出了亲近感,在咱们大明朝,就算打着灯笼,也再难找到一个这样的败家子啊,我还真想和他交交朋友,可惜,他现在怕已是一个穷鬼了,竭泽而渔听说过吗?想到这些,为兄……就难受得很。”

张延龄听罢,居然感同身受起来,也幽幽的叹息:“是啊,太可惜了。”

兄弟二人,蹉跎起来,长吁短叹。

另一头的方继藩进了詹事府,朱厚照得知方继藩来了,立即命刘瑾请他去。

刘瑾这个人,方继藩印象不太深刻,只觉得他和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却又知道,等朱厚照登基之后,他会变成凶名赫赫的八虎之一,成为坏蛋中的坏蛋。

不过对每一个坏人,方继藩都绝不会歧视的,因为自己和刘瑾半斤八两,大哥也没资格笑话二哥,何况一个人能坏到名留青史,这应当也算是一门特别的手艺活吧,这是匠人精神哪,千百人里才出这么一个。

朱厚照今日没有摆出军棋来,却是穿着一件鞑靼人才穿的袄子,学鞑靼人的模样,喝着滚烫的马奶。

历史上的朱厚照酷爱军事和骑射,颇有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风采。

不过他一见到方继藩,却立即来了精神:“你还会治病?”

方继藩谦虚地道:“哪里,哪里,被研究得多了,也只比御医好一点点而已。”

朱厚照却是笑嘻嘻地道:“本宫听说你买了寿宁侯一大块地?来,和本宫说说,你要做什么?”

方继藩倒是不瞒朱厚照,说句实在话,来到这个世界,每日装疯卖傻,总觉得和这个世上的人有那么一些隔阂,可唯独对朱厚照,感觉却好多了,可能是这厮和自己一样,脑子都有一点问题吧。

方继藩道:“做生意。”

“做生意?”朱厚照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什么生意,带上本宫啊,我们是兄弟。”

方继藩瞪他一眼,慢条斯理地道:“殿下有银子吗?”

这一句话,无疑是戳中了朱厚照的痛处,于是朱厚照有些不自信的道:“上一次,你送给本宫的银子,倒还留了不少,够不够?”

方继藩只微微一笑,也不做声。

“不就是银子,小气,本宫乃是太子,什么银子没有?”

虽是这样说,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朱厚照还是有些心虚,弘治皇帝是格外节俭的人,朱厚照虽平时的用度都由内帑供给,待遇优厚,可现银,却是一个铜板也要不到的。

他眯着眼,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口里则道:“好了,不和你说了,你去当值吧,今日杨师傅不来授课,说是染了风寒,本宫去给父皇和母后问安。”

………………

紫禁城里。

皇帝的御驾自奉天殿到了暖阁。

今日廷议,是在奉天殿举行,弘治皇帝在问政之后,便要来暖阁歇一歇,等过了正午,还有一场朝会要进行。

只是今儿刚刚走进暖阁,弘治皇帝便感觉到了一丁点异样,目光在这暖阁的周围看了看,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猛地,他想起来了,这暖阁上除了挂着一个‘敬天法祖’匾额,还有一幅他最喜爱的《千里江山图》,此图乃宋时画家王希孟的作品,这位北宋画院的学生,亲受宋徽宗指点笔墨技法,而此画乃是他唯一传世之作。

画师虽非是如雷贯耳,可这幅画,却是雄浑壮阔,气势恢宏,乃是宫中所收藏的至宝,堪称绝世,皇家所收藏的书画之中,此画也当得上不可多得四字。

弘治皇帝最喜爱的也是这幅画,所以特意命人装裱在暖阁之中。

可现在,挂在墙壁上的千里江山图却是不翼而飞,望着空空如也的墙壁,这一大片留白,弘治皇帝有点发懵,似乎无法接受世上竟有如此匪夷所思之事。

“来人!”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传唤,事实上,此时他并没有太多情绪,这里是紫禁城,是天子的居所,失窃……不存在的,或许是神宫监的宦官取下来清扫了吧。

刘钱今日当值,只是今日的神色也有点古怪,他战战兢兢地上前:“奴婢在。”

弘治皇帝淡淡道:“画呢?”

“奴婢……奴婢……”刘钱一下子拜倒在地,竟是身如筛糠起来。

弘治皇帝突然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太子来过?”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开局就是逼宫
13761 人在追
刚继位就得被逼宫!怎么办?急!----------------------------------女强,女主时间待定(可能会写着写着有了,可能会写着写着没了)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重生年代我逆袭成了白富美
胡立夏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还能复活!美食人气主播变为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可伶再说,整天吃着窝窝头,还得怕有上顿没下顿的。的话说这是最槽糕的处境,没想起除了更槽糕的等着她!某人:你是说我很槽糕?胡立夏:不不不,您宇宙超级无人能敌第一好!某人邪魅一笑:这还差不多……左手烂牌打成王炸,狠狠的打脸极品!努力做心存正气的白富美!已完结啦作品《复活后我成了反派大佬》(女变男)事业潮男主无cp。《带着拼多加复活》复活饥荒年代,规划建设北大荒。《带着仓库复活》年代事业型男主,搞事业第一!《五十年代幸福和快乐生活》年代小故事。
穿书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药剂师家族的一代天才人物白暮雪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部玄幻小说的炮灰身上。为主角挡灾而死?不不不,知恩图报也也不是这么报的。成了大陆强者,才是她的追求。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19403 人在追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083 聊天
17604 人在追
两小只白天一整天都寸步不离的陪着南溪,到了夜里,胖虎更是卷着一床草席准备在南溪的房间打地铺。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你们真要在这里打地铺?”胖虎铺好草席,直挺挺的躺在上面:“那还有假?”景钰脱了鞋,用脚踹了他一下:“往里面移点儿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
第三十四章 药鱼
18791 人在追
缠了姚红半天,好话说尽,并立下无数保证,姚红终于松了口。姚黄和姚青欢呼一声,高高兴兴地跑了,出门前,两个人还抱走了睡眼惺忪的小包子。二虎子一帮人已经等在村口,总共七八个小子丫头,张巧姐和杏儿看到姚黄后高兴得挥手招呼。姚黄走到众人身边,问道,二虎子一帮人已经等在村口,总共七八个小子丫头,张巧姐和杏儿看到姚黄后高兴得挥手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