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面对自己朱厚照微带愠怒的脸色,方继藩却淡定从容地取了一个包袱来,继而将包袱放到了朱厚照面前的案牍上。缓缓地再打开,竟见这枚枚棋子落出。“这是什么?”朱厚照的气性得多快去得也快,此时貌似很好奇地将这枚棋子捏出来,细细地仔细一看,抬头一看见上头写着朱红色的‘大都督’缓缓打开,竟见一枚枚棋子落出来。。...

面对朱厚照略带不悦的脸色,方继藩却淡定地取了一个包袱来,而后将包袱放在了朱厚照面前的案牍上。

缓缓打开,竟见一枚枚棋子落出来。

“这是什么?”朱厚照的气性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倒是好奇地将一枚棋子捏起来,细细一看,只见见上头写着朱红色的‘大都督’三字。

方继藩信心满满地道:“这是军棋,嗯,排兵布阵,再用棋子在这棋盘上捉对厮杀,你看,殿下,这里有都督,有将军,有游击,有副将,还有千户、百户、总旗、小旗以及士卒,对了,这里还有炸弹……来,我来教殿下下棋。”

方继藩知道在历史上的朱厚照,在登基之后,便给自己授予过大都督一职,这来源于他对军事的热爱,此时一听是棋盘上排兵布阵,又怎么不会兴趣浓厚呢!

方继藩制作的确实是军棋,只不过是将司令换成了都督,班长、连长、排长、营长换成了小旗、总旗、百户、千户,这军旗下法简单,很适合像朱厚照这样头脑简单的家伙,模拟的又是排兵布阵。

方继藩大致讲解了规则,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便趴在案牍上道:“来来来,本宫熟读兵书,现在就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方继藩和他便开始下起棋来,朱厚照果然忘了骑马的事,对这军棋的兴趣却愈发的浓厚起来。

一直下到天黑,正午也只是让人送了一点茶点来将就吃了,越下却越是觉得有滋味,尤其是虽然全程都在被方继藩吊打,使他绞尽脑汁,发挥着不肯服输的精神,恍惚之间,殿外的日头便落下了,刘瑾给殿里掌了灯。

这一局,又是方继藩赢了,方继藩将棋子一推,露出了几分疲倦之色:“殿下,时候不早,臣要下值了。”

又没有加班费,下值当然要溜。

朱厚照却道:“不成,不成,再下一局,本宫想到了一个方法,来来来。”

方继藩头大,总不能一直下这个棋吧,于是打死也不肯的样子道:“明日再说,殿下,告辞。”

这等事,一定要有底线,不然依着朱厚照的性子,只怕今天是都别想走了。

等到次日一早,方继藩精神大好,又到了东宫,刚刚到了詹事府门口,便有宦官翘首盼着:“方总旗,您可算来了,殿下可等的急了,快,快……”

方继藩随他进去,到了偏殿,便见朱厚照痛骂刘瑾:“不会下就滚!”

摆在他和刘瑾的面前,还是昨日的那一副军棋,刘瑾委屈巴巴的退到一边,朱厚照便朝方继藩笑着招手:“来了,快,快,本宫终于想到了对付的办法!”

刘瑾却小心翼翼地在一旁提醒道:“殿下,时候不早,该去左春坊读书了,否则杨侍读……”

朱厚照不耐烦地道:“不去,不去。就说本宫病了。”

方继藩心里摇头,这家伙,很不靠谱啊,怎么感觉是在坑自己的节奏,难道本少爷陪你成日下棋?

何况,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大明朝未来的皇帝啊,我方家的长期饭票,还是你们老朱家赐下的,你们老朱家被你朱厚照坑了,我们方家完了。

这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糜烂下去,关于这一点,方继藩有清醒的认识。

方继藩眯着眼,眼里不知谋划着什么:“算了,不下了。”

“……”朱厚照错愕的看着方继藩。

“以后不下棋了。”方继藩很果断地拒绝:“卑下要当值去。”

朱厚照却是急了:“这什么意思,你不讲义气了?”

方继藩心里想,全世界都将我方继藩当做败家子,可我方继藩是有志向的好青年,你真以为我和你一样?

须臾之间,方继藩似乎冒出了个主意,心里想定了,便道:“殿下,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如何?”

“游戏?”朱厚照又一下子来了精神,但凡是游戏,朱厚照大多时候都有兴趣的。

只见方继藩道:“单单下棋,有什么意思,总该有一个彩头才是。卑下若是输了,输了一局,便给殿下三百两银子,如何?”

“好。”朱厚照很直接的应了,甚至眼睛发亮起来,对啊,下棋要有彩头才好:“一言为定,本宫若是输了,也给你三百两银子。”

方继藩却是略带嚣张地抬头望天:“殿下,我是缺三百两银子的人吗?”

朱厚照挠挠头,不禁苦笑:“那本宫输了,便……”

“那就读书,输一局,背一篇文章。”方继藩斩钉截铁的道。

朱厚照踟蹰起来,显得有些不乐意。

方继藩却是眯着眼,漫不经心地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殿下莫非不敢来?”

朱厚照顿时怒道:“谁说不敢?”

很显然,朱厚照并没有发现方继藩眼眸里那闪过的得逞之色!

现在,方继藩渐渐喜欢上了当值的生活,每日清早起来,便赶去詹事府,有时朱厚照需去左春坊里读书,不过总是懒洋洋的样子,偶尔,也会装病,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和方继藩厮混一起,下棋读书。

朱厚照是个要面子的孩子,这种人虽然桀骜不驯一些,可至少愿赌服输,只要输了棋,便乖乖的捧着书去读了,有时候连方继藩都不得不承认,老朱家的基因其实还是不错的,这朱厚照记忆力其实相当的好,朱厚照急着要继续下棋,扳回一局,他记忆力惊人,认真用功起来,便连方继藩都自叹不如。

…………

这一日大清早起来,方继藩由小香香伺候着穿了衣,正待例行公事的调戏小香香一番,邓健却是道:“少爷,老爷吩咐了,少爷迟一些去当值。”

“为什么?”方继藩没好气的道。

邓健道:“少爷,伯爷……伯爷说,最近看你老老实实的,似乎有犯病的迹象,少爷别担心,只是请府里的大夫把把脉,把把脉就好。”

难道是自己正常了一些,所以就让人起了疑心?

方继藩怒气冲冲的道:“本少爷本就很正常。”

说着,他直接的朝着邓健的屁股踹了一脚,谁晓得这一脚力道太大,邓健直接在翻倒在地上。

方继藩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真不是有心的,正想箭步上前,探问邓健的伤势,可随即一想,却拼命忍住,却是借故哈哈大笑起来。

“狗一样的东西,这么不经踹。”

邓健却是在地上打了个滚,忙站起来,赔笑道:“是,是,少爷踹的好,好极了。少爷……”他又隐隐的泪眼婆娑。

方继藩不耐烦的样子道:“又怎么了?”

“其实……”邓健擦了擦眼泪道:“其实小人一直都知道少爷的脑疾全好了,连踹小人的屁股都这样行云流水,不似从前那样的生疏,小人是打心眼里的高兴。”

“……”

方继藩凝视了邓健很久,随后扇骨敲了邓健的头:“神经病!”

说着,拔腿便走:“当值去了,让那狗大夫滚出去。”

可刚到了门口,便差点撞到了要进来的方景隆,方景隆忙扶着方继藩:“我的儿,撞到你了没有,你要小心,可别有什么磕磕碰碰。且慢着走,孙大夫要来,只把把脉,哈哈……这只是例行把脉而已。”

方继藩被他拦着,有些无奈,便回房坐下,吊儿郎当的样子:“把什么脉,那个大夫,我见了就讨厌!”

方景隆只笑呵呵的点头:“是啊,讨厌,讨厌,别动气了,这不是为了你好?”

方景隆倒是在这时又想起什么,道:“儿子,听说前些日子,你到账上支了五十万两的宝钞,这可不是小数目,足足五万两现银呢。”

“嗯。”方继藩继续当好他的败家子角色,很轻描淡写的承认了。

只见方景隆搓着手,口里道:“儿子大了,花点银子是应该的,再说了,咱们家大业大嘛,那个……那个……你手里还剩多少,为父的意思是,你手里头拿着这么多银子,怕不安全呢,以后到了用银子的时候,直接去账上支就是了,何须带着这么多银子。”

“花了啊!”方继藩看着方景隆,双手一摊。

“花了?”方景隆瞪大眼睛:“五万两银子,就没了?”

方继藩道:“我来算算,送了太子殿下一点零花钱,是三万两,和他下棋,又输了一些,还有……”

方景隆的身子有点发抖,这感觉就像是跌进了冰窖里。

好不容易,方家有了点家底,他是指着再拿一笔银子再去置一些地的,所以每日都兴冲冲的查家里的账,见方继藩取出了一笔这么大数目的银子,还希望今日要回来呢,五十万两的宝钞便是五万两银子啊……现在,没了,竟都是送了出去。

方景隆魁梧的身躯突然变得弱不禁风起来,眼角,两行清泪不争气的滑落,他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揪着心口道:“败家……这是败家子……先父啊……列祖列宗啊……我方景隆……方景隆…对不起你们啊……天哪……”

方继藩见方景隆撕心裂肺的哀嚎,便知不妙,连忙拔腿就走,直接一溜烟的跑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喵喵喵
4119 人在追
魂穿仙界人间,搅粥撕鱼的妖界第一猫妖。身具异能,美男子核心主题!看萌猫花苗苗如何飞升仙界仙界,收徒求师,沾花惹草!顺道捡回来一只神君师父回去~典型例子有《西游记》《白娘子传奇》《倩女幽魂》等等……。
妻悍
20362 人在追
这辈子的目标是锦绣荣华,平安喜乐,目标寿终正寝!二月草长莺飞,柳树抽芽的时节,天气微微还有些凉意,京城的靖安侯府大门洞开,府内仆妇规矩的站成两排,站在最前面的锦衣华服男女看得出该是这府的男女主子了。。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整天憋着找大麻烦的女皇,掉钱眼儿里的代理议会长,目中无人的上将,放佛绑定微信腿部挂件的亲王,八米元帅每日都在拾掇烂摊子元帅:我上辈子大约炸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若有缘遇上你们透过淡绿色的液体和厚重的玻璃壁,她看见了另一张紧闭双眼的脸。。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穿成年代文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楼满月之时所以喝了几杯酒,醒过来就意外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但是一个没活到五章的傻白甜,没办法,没办法努力变化原身的结局。让楼满月想动手抽自己一耳光,干嘛嘴……手贱去评论作者三观不正,写评论一时爽现在把自己作成书里那活不过五章的傻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