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方继藩望着一旁的高墙,除了那高墙中郁郁葱葱的树木,和与树木相映成趣的亭台楼榭,自然而然不晓得,东宫已到了,而在他跟前的这一排对着他施礼的,定是羽林卫校尉,特意在此静静等待他这个总旗官的。“噢,你们好。”方继藩朝他们笑,算打了招呼:“我除了事,下一次“噢,你们好。”方继藩朝他们笑,算是打了招呼:“我还有事,下次有空……”。...

方继藩看着一旁的高墙,还有那高墙中郁郁葱葱的树木,以及与树木相映成趣的亭台楼榭,自然晓得,东宫已到了,而在他跟前的这一排对着他行礼的,定是羽林卫校尉,专门在此静候他这个总旗官的。

“噢,你们好。”方继藩朝他们笑,算是打了招呼:“我还有事,下次有空……”

“总旗大人……”方继藩正待要开溜,一个校尉却是站出来:“殿下方才吩咐过,若是大人来了,请大人去见一见,所以……”

“是啊。”刘钱在旁笑呵呵的道:“陛下也有吩咐,公子今儿,非得乖乖的在此当差不可,否则奴婢少不得要奉旨行事,将公子绑着进詹事府里了。”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看来是真的没处逃了,他反而一笑,道:“方才是戏言而已,走,当差去。”

一路由刘钱领着,进了东宫,夹道着的乃是郁郁葱葱的樟木,无数亭台楼榭若隐若现,迎面,便见一伙宦官拥簇着一个少年疾步过来。

这人不是朱厚照是谁?

朱厚照正嚣张地大叫:“方继藩来了?在哪里?”眼睛微微一瞄,便看到刘钱领着方继藩来了。

朱厚照的脸已拉了下来,脸抽了抽,他的脖子还有一道鞭痕没有消去淤青,一看到方继藩,顿时便觉得鞭痕的位置火辣辣的疼。

他疾步前行,到了方继藩面前,而后死死地瞪着方继藩。

方继藩毫不犹豫,立即作揖行礼:“卑下方继藩,见过太子殿下。”

朱厚照顿时龇牙,恶狠狠地打量着方继藩这个家伙,昨天夜里,他疼的是半宿都没有睡,也早就想好了,不将这个方继藩碎尸万段,他这个朱字倒过来写。

朱厚照道:“方继藩,你还记得本宫吗?”

这声音就宛如来自于地狱,格外的幽深。

刘钱并没有急着回宫里去缴旨,而是伫立在旁,预备着瞧热闹。

方继藩道:“殿下器宇轩昂,卑下化成灰也认识。不只如此,卑下对殿下可谓是闻名已久,一直心向往之。”

“……”朱厚照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刀斧手’,只等一声令下,身后的太监和护卫们便冲上去先揍方继藩一顿再说。

可方继藩这一句闻名已久,似乎话里有话:“呵……”朱厚照冷笑连连:“什么闻名已久,你是怕挨揍吧?”

可他哪里知道,方继藩心里却是偷笑,太子朱厚照,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而已!

明武宗朱厚照嘛,我在读书馆里早就将你研究透了。

他一本正经,一脸敬仰的样子道:“卑下确实对殿下敬仰万分啊,殿下是非常人,卑下一直知道,殿下的拳脚厉害,腹中有雄兵百万,韬略过人,不只如此,还擅骑射之术,卑下遍览古今,这古往今来,出过多少太子,可有哪一个及得上太子殿下一半的,其实卑下略懂一些观人之术……”

朱厚照本是来兴师问罪,心里堵着一口恶气,可现在一听,脸色竟微微缓和了一些。

这家伙竟知道自己向侍卫们学过拳脚,还知道本宫精通骑射?更知道朕精通兵法?

要知道,对于朝廷而言,太子殿下有这爱好,其实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朱厚照也被严令不得不务正业,所以知道这些事的人,可谓凤毛麟角。

可方继藩知道啊,方继藩不但知道朱厚照这个奇葩喜欢骑射,在历史上,这位皇太子登基之后,还封了自己做将军,隔三差五偷偷跑去关外要做将军,指挥军队打仗呢。

可对朱厚照而言,却是另一回事了,这么秘密的事,方继藩竟也知道,难道这家伙,当真关注着本宫,也当真是对本宫敬仰万分?

朱厚照眯着眼,死死地打量着方继藩:“观人,观什么人……”

方继藩定了定神,好整以暇地道:“殿下乃武曲下凡,将来势必要横扫大漠,使胡人不敢南下牧马。”

横扫大漠……

朱厚照心里又微微一愣,不得不说,方继藩的这一句话,直中了朱厚照的心事。

朱厚照在东宫里,偷偷的学习骑射,甚至像胡人一般,喝羊奶,学他们一样吃肉,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亲自带着军队,效仿自己的祖先文皇帝一样,横扫关外的胡人。

而方继藩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竟觉得很舒服,他脸又缓和了许多,道:“这你也看得出?”

方继藩拍了拍胸膛:“卑下对殿下慕名已久,也早就想追随殿下,有朝一日,横扫八荒,怎么会看不出?”

朱厚照毕竟是少年,虽然气还没有消,可现在好奇心却占据了他的心,他眯着眼:“这么说,你也懂兵略?”

方继藩笑了:“惭愧,惭愧,略懂一些,当然,比不得殿下的,殿下英武。”

马屁不值几个钱的,反正方继藩的人设早就崩了,全京师的人都知道他是臭名昭著的败家子,所以方继藩做点没下限的事,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眯着眼:“殿下,要不,我们借一步说话?”

朱厚照显得狐疑:“你想说什么?”

见方继藩笑得贼贼的,朱厚照背着手,假装自己很有威严,可终究敌不过好奇心,方继藩朝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朱厚照下意识的抬腿。

他与方继藩一前一后的走进附近的花圃里,朱厚照突然想起什么,咬牙切齿的道:“方继藩,你这样害本宫,本宫还是气不过,若不揍你,本宫的打不是白挨了……”

话说到一半,却是眼前一花,便看到方继藩自袖里轻描淡写的掏出了一沓厚厚的东西。

朱厚照定睛一看,吓了一跳。

这是大明宝钞,面额都是五百两,崭新无比,这厚厚一沓,怕不是有数百张吧。

方继藩笑了:“殿下,初次正式见面,小小意思,这些宝钞,大抵,也就是一二十万两吧,不过宝钞不值几个钱,兑换了现银,也不过几万两而已,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朱厚照的眼睛都直了。

这一出手,便是几万两真金白银啊!

别看朱厚照是皇太子,可弘治皇帝对于朱厚照的月例银子管理得极为严格,平时东宫每月的用度,真正花费在朱厚照身上的,也不过是几百两一月罢了,方继藩却是阔绰无比,朱厚照脸色竟显得有些僵硬了:“给本宫的?”

方继藩贼笑道:“我这人讲义气,钱财是身外之物,女人如衣服,义字当头,钱财算什么?何况……卑下和殿下是什么关系……”

瞠目结舌的朱厚照有些发愣,下意识的问道:“是……是什么关系?”

方继藩眉一挑,果然是有钱可以使推磨,其实他来时,知道肯定躲不过去,心里早就权衡过了,这个时候的皇太子,肯定是远不如登基之后那般死不要脸,既然太子这小子还有一点廉耻观,再加上弘治皇帝历来崇尚俭约,在历史上,这位弘治皇帝身体力行,甚至还下旨,让后宫的张皇后织布,来解决宫里穿衣的问题。

一个如此勤俭的皇帝,连皇后都在后宫织布,这皇太子,肯定在经济上是管的死死的,所以……

哎,跟这样的逗比讲道理什么的,好累啊!

还是...用钱砸死他吧!

……

用票票和打赏砸死老虎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第一百零一章 师父是万能的
顶着众人的嘲笑,我努力地打洞,将洞稍微钻深点后,我又在旁边挖出个侧洞,让外面的耀阳只看见我的猫尾巴,并看不见我在做什么。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另一头绑上块石头。。
喵喵喵
4119 人在追
魂穿仙界人间,搅粥撕鱼的妖界第一猫妖。身具异能,美男子核心主题!看萌猫花苗苗如何飞升仙界仙界,收徒求师,沾花惹草!顺道捡回来一只神君师父回去~典型例子有《西游记》《白娘子传奇》《倩女幽魂》等等……。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
华容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个一切未知的朝代,一切未知的地方。她惟一明白的是,自己被被绑架了......华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难以理解好好的穿越为什么要同绑架这种不愉快的事联系在一起。。
盛爱之至尊狂后
1349 人在追
天才强者雪月被设计陷害围杀,为报仇雪恨屠了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复活为流云大陆十大家族之末冰家弃子冰娆。做为弃子,又中巨毒的冰娆自出生于起便陷入昏迷五年。可当拥用强大灵魂的病秧子睁开眼的一刹,她先看见的却是一只妖孽小正太。正太未婚夫?皇子?这是想让她老牛吃嫩草?冰娆则表示压力山大,草太嫩下不去口啊!怎么办?一次,带着谋算的灵脉测试的,冰娆废物之名响彻云霄天下!废物又如何?就算揍家主!揍了家主,再度被驱赶,冰娆拉着哥哥欢快的的再打包拍屁股走人。二十年蜇伏,一夕降生。强者为尊的世界,负着废物之名的病秧子强势强势崛起,炼药、炼器、驯兽师,
独心孤月行
22862 人在追
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她也不是了死了吗?可她又在哪里?诸景唤忆,往日重合,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原来是独心亦是道。望红月,忆前尘,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一夕身死归尘土,魂飞神界位仙班,再看世间俗世时,竟也但是如此......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娶悍妇
2536 人在追
这一世本想助你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那知命里曲折坎坷,这头是黎民百姓,这头是前生旧爱。你本是扶不起的阿斗,又如何担这江山社稷!唉!罢罢罢!含着泪一咬牙再负你这一回!……初定亲时,李晋只要你一忆起家里那恶婆娘,当着众家兄弟也要骂一声,“悍妇!”到后头功成名就,有人凑上去谏言道,“将军少年英才只只可惜家中悍妇横行,既不遵三从也不循四德,倒倒不如将她休弃,再娶那社交名媛淑女?”燕岐晟闻言勃然大怒,一枪柄戳在人肋下,“噗……”“休得多言,还不赶快退下,倘若这话儿有一字半句传进我夫人耳中,必将会取尔命来!”倘若让夫人听见,借此机会喜喜欢欢将我扫老鬼低头一看,不由的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