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欧阳志回过头仔细一看,却是那王荐仁。王荐仁这一次的吧考得极好,喜笑颜开的模样,走进了,20-300三人回应,便叹了口气道:“倘若考不中,也不妨事,这不能怪你们,只怪你们误结匪类,据说你们的恩师,也是那方家的败家子……”20-300王存仁把话说一直这样,江臣就怒气冲冲地王荐仁这一次想来考得极好,喜笑颜开的模样,走近了,不等三人回应,便叹了口气道:“若是考不中,也无妨,这不怪你们,只怪你们误结匪类,听说你们的恩师,也就是那方家的败家子……”。...

欧阳志回头一看,却是那王荐仁。

王荐仁这一次想来考得极好,喜笑颜开的模样,走近了,不等三人回应,便叹了口气道:“若是考不中,也无妨,这不怪你们,只怪你们误结匪类,听说你们的恩师,也就是那方家的败家子……”

不等王存仁把话说下去,江臣就怒气冲冲地道:“不许诽谤我等恩师。”

“哈哈……”王荐仁便一笑,他其实不过是觉得自己考得不错,过来调侃几句这三个笨秀才罢了,便道:“好好好,你们是方先生的高徒,料来肯定能金榜题名吧,不说了,不说了……”

欧阳志三人懒得和他啰嗦,急匆匆的回到了方家,却左右都不见方继藩,最后到了一侧的厢房,竟见方继藩骑在屋脊上,下头早已围满了方家的人。

此时,邓健正仰着头,焦急地道:“少爷,你下来吧,都说了,这一次不扎针,这位先生,乃是宫里的御医,最擅长诊视脑疾,虽是少爷病情稍好,却又怕反复,所以特地来看看,少爷……你可吓死我们了,快下来,摔着了可不好。”

邓健身边,显然是一位御医,背着一个药箱,一时无言。

其他的多是府上的人,一个个仰头,满面愁容。

本来这御医好不容易有空,请了来,原本只是伯爷觉得少爷已康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请来看看,谁知少爷听说是看脑疾的御医,嗖的一下就上了屋顶。

那速度……真如山猫一般。

下头的人这个道:“是啊,是啊,少爷,有什么话好好说,刘御医只是把把脉,不扎针!”

那个道:“是啊,是啊,不扎针!"

方继藩依旧骑在墙上,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现在听到下头乌压压的人一个个哄着自己,反而狐疑了,放声大叫:“发誓。”

“好,好,好,发誓,少爷下来再说。”

方继藩冷笑:“先发誓。”

邓健在下头焦灼地道:“少爷,别摔着,小的给你发誓!”

方继藩笑了,你们还想逗我?便道:“让御医发誓!敢扎我针,死全家!”

那御医目瞪口呆,就算是给宫里的贵人们问诊,也没见这样的,他忍不住拉着急得跺脚的杨管事低声道:“你家少爷,看着就是脑子有问题啊。”

杨管事怒目而视,却又忙解释道:“不不不,我家少爷这样就对了,倘若不上房揭瓦,便是发病的征兆,刘御医有所不知……咳咳,还请刘医官赶紧发誓,少爷若是有个什么好歹……”

这位刘御医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荒谬,老夫是你家伯爷三请五请来的,什么全家死绝,你们方家真是莫名其妙,不看了!”说罢,转身便走。

杨管事要追上去,也不管用。

方继藩在房梁上看到刘御医走了,总算松出了口气,又躲过了一场大劫,真是不易啊。

其实他倒真不是反应过度,混账、废物、败家子嘛,见了御医来了不上房,这反而就惹人怀疑了,若是喜滋滋的轻易那大夫给自己把脉了,这不就等于是告诉人,他又发病了?

“少爷,快下来。”邓健仰着头,急得想找绳子上吊:“刘御医走了。”

“不成。”看着下头乌压压的人干着急,方继藩倒是乐了,背靠着屋脊,翘着脚:“让账房将银子还我。”

原来自那王金元将银子一箱箱的搬进了方家,方景隆便害怕方继藩又将田契、地契还有大笔的银子转手败了,因此早就暗中吩咐了账房,方继藩拿小钱可以,这银子超过了一千两,就需跟方景隆禀报。

王账房在下头一听,脑子有点发懵,忍不住道:“少爷,你明明是怕扎针才上房的。”

方继藩不疾不徐,不理会下头跳脚的人:“可现在请我下去,却得给我支十万八万两银子。”

下头的人又是面面相觑。

杨管事气得呕血,锤着自己的心口说不出话来。

最终杨管事还是拿了主意:“好,学生给少爷做主了,少爷别摔着,先下来再说,邓健,快去扶梯子来。”

方继藩这才心满意足的顺着梯子下来,他很佩服自己上房的勇气和手脚,嗖的一下就上去了,看来人的潜能发挥出来,简直可怕。

可在下头看着这一幕的欧阳志三人,却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一路小跑而来,他们的内心是激动的,既有欣喜的成分,又有感激,甚至他们觉得,自己对恩府的看法,是不是从前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成见。

只是……

当方继藩脚踏上了实地,便理直气壮地伸手朝账房道:“给钱!”

王账房一脸乌漆墨黑的样子,凝噎无言。

欧阳志三人俱都僵硬着脸,看着自己的恩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刘文善,眼角竟是泪光点点,他恨,恨自己为何会看到这一幕,恩师那嘚瑟和喜滋滋的样子,让刘文善有一种这若是我儿子,我不掐死他,便不姓刘的感觉。

终于,心里的情绪不断的酝酿,刘文善……哭了,泪水涟涟,犹如泛滥的CHUN水。

“呀……你们回来了,考的如何?”方继藩察觉到了自己三个门生,暂时不去和刘账房计较,喜滋滋的看着他们。

三人止住眼角的泪,却走上前去,啪嗒一下,三人直挺挺的跪倒,拜在方继藩的脚下。

虽然总觉得怪怪的,似乎情绪有点不太对,可欧阳志三人还是朗声道:“这些日子,多谢恩府教诲,乡试已考完了。至于考得如何,还未放榜,学生不敢胡言乱语。”

方继藩便背着手道:“噢,那就等放榜吧。”

杨管事见了欧阳志三人,心里暗暗摇头,这三个傻秀才,拜了少爷为师,就当真将少爷当恩师了,也不想想,少爷这性子,还不将你们坑死,不剥你们几层皮都算是好的了。

哎……

愁啊……

方继藩则是喜滋滋地继续道:“那到时为师和你们一道去看榜,这几日便在府上住下吧,不要客气,将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但是不许调戏本少爷的小香香!”

“谨遵恩师之言。”欧阳志三人汗颜。

乡试的卷子很快便被收拢起来,紧接着便是进行点验,因为所有的卷子都是糊名的,可为了防止有考官根据读书人的字迹来勾结,因此这些卷子还需先由文吏抄录一遍,此后再重新编号。

等一切完毕之后,便进行封存,送去考官那儿进行批阅。

主考官王鳌乃是一丝不苟之人,亲点了数十个阅卷官,开始了为期数日的批阅。

一封封卷子,先由阅卷官过目筛选,最终,这些试卷便落在王鳌的案头上。

等王鳌阅了卷,接着便要前去觐见天子。

弘治皇帝会专程在文华殿召集翰林讲官,并且专程召见了王鳌。

今日乃是筵讲的日子,也就是翰林讲官们给皇帝上课日子,不过陛下对于太子的功课最是看重,所以每次这个时候,都会将太子朱厚照一起带来。

可显然今天,朱厚照的运气不太好,刚刚到了文华殿,便遭了人告状:“陛下,臣有事要奏。”

弘治皇帝循着声音看去,说话的不是别人,乃是侍皇太子讲读的翰林官杨廷和。

杨廷和算是太子的半个师父,不过服侍宫中的人,多少对皇太子还是较为宽容的,毕竟这是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皇帝。

一见杨廷和站出来,朱厚照就骤然变得不自在起来,他显得愈发的心虚,忙是将头埋起来。

…………

用心制造快乐,我是上山打老虎,我为自己代言,熬夜更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一品女仵作
23939 人在追
女法医池时一夕再次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不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清白白。想眼神,公子倒不如先死上一死?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地女仵作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
莫名的感觉昏倒,再次醒过来已是童年时。本我以为是老天垂怜,却谁知风起云涌,迷影重重……
09 上菜的那个谁
14960 人在追
“可是……”“咚咚咚。”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黎清暗暗松口气,若林飞飞打破砂锅问到底,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应该是来上菜的吧?“于穆示意裴元旭前去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一名服务员,只是此刻他把头压得很低,半张脸拢在额前碎发的阴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20291 人在追
她是侯府庶出千金,才貌双全双全,端庄大方淑雅,明媚阳光娇艳欲滴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嘛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身体孱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情怀众生堪比佛子临凡。然,他手段狠毒,毫无人性冷血,坏事做尽,明明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最辜。两人本应毫不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便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为了随时随刻被他拎去观摩学习现场的小可伶。找个靠山想彻底摆脱魔爪,大婚之日前夕却遭被抛弃,沦落笑柄,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的很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接着,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梧凰在上
23568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娶悍妇
2536 人在追
这一世本想助你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那知命里曲折坎坷,这头是黎民百姓,这头是前生旧爱。你本是扶不起的阿斗,又如何担这江山社稷!唉!罢罢罢!含着泪一咬牙再负你这一回!……初定亲时,李晋只要你一忆起家里那恶婆娘,当着众家兄弟也要骂一声,“悍妇!”到后头功成名就,有人凑上去谏言道,“将军少年英才只只可惜家中悍妇横行,既不遵三从也不循四德,倒倒不如将她休弃,再娶那社交名媛淑女?”燕岐晟闻言勃然大怒,一枪柄戳在人肋下,“噗……”“休得多言,还不赶快退下,倘若这话儿有一字半句传进我夫人耳中,必将会取尔命来!”倘若让夫人听见,借此机会喜喜欢欢将我扫老鬼低头一看,不由的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