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放榜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看那宦官的背影飞快的消失了,翰林们这才就完全恢复了适才的惊讶,有人就窃窃私语出来。很显然,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想破了脑袋也难以去理解,怎么高中的人,是那三个所有人都心存怜悯的三员秀才呢?而这时,弘治皇帝却又忆起了什么,眼眸一张,道:“立显然,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理解,怎么高中的人,就是那三个所有人都抱有同情的三员秀才呢?。...

看那宦官的背影飞快的消失,翰林们这才开始恢复了方才的震惊,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显然,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想破了脑袋也无法理解,怎么高中的人,就是那三个所有人都抱有同情的三员秀才呢?

而这时,弘治皇帝却又想起了什么,眼眸一张,道:“立即传旨,命人去学里问一问,这三人院试时,成绩如何?”

对啊,看这三人的水平很简单,只需要知道他们上一场考试成绩即可。

于是这宫中已乱做一团,今年的考生,都是有学籍的,而学籍里,都记录了他们院试的成绩,寻常人要查起来很难,可对于宫中而言,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接着便是焦灼的等待,半个时辰之后,便有宦官气喘吁吁地跑来,拜倒在地道:“回陛下,奴婢查到了,此三人在院试之中,成绩并不出彩,只有欧阳志好一些,可在保定府,却也不过是二等增广生员,其他两个,就更加差了,尤其是那个刘文善,险些就名落孙山。”

所有人又都倒吸了一口气,这分明是三个学渣啊。

可偏偏,这三个学渣,却只因为一个方继藩,直接霸榜了。

“这个人……”弘治皇帝顿了顿,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所称的这个人是谁,可想到这个人,又是令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尴尬,这个人,不就是个人渣败类吗?

此刻,弘治皇帝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皇太子朱厚照的身上,目光有点难以言喻的复杂,可旋即,皇帝只淡淡地道:“放榜吧。”

…………

放榜的日子总是热闹的。

方继藩一大清早收拾利索了,便带着三个门生兴冲冲的坐了马车出门。

辛辛苦苦教出了三个门生,这是大事啊,方继藩甚至觉得,古人的师生制度实在是太好了,将这门生收入自己的门墙之下,将来只要有了出息,这就形同于是三张可移动的长期饭票,为师……咳咳……下辈子说不定还可以吃定你们。

自然……现在这个并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方继藩要检验自己的成果。

自己的脑子里装了太多太多这个时代的东西,就如乌木,又如改土归流,还有考题,总而言之,犹如一个巨大的宝藏,有太多值得发掘的东西了。

倘若这一次考题可以成果,那么下一步,一鼓作气,冲击会试去。

可方继藩还是有些忐忑的,这三个家伙,天份实在不高啊,不会是榆木脑袋吧,别不是中不了举,这就亏大了,这半个月来,三张嘴都快把方继藩吃穷了,将来说不定还是一个累赘。

待到了府学门口,这里已是门庭若市,喧闹无比,到处都是纶巾儒衫的读书人,汇聚成了人海。

系着金腰带的方继藩摇着湘妃扇打头阵,邓健在旁拨开人流,倒是欧阳志三人,却显得踟蹰,他们一出现,顿时有人认出了他们:“欧阳兄、刘兄……”

众人一听欧阳兄和刘兄等字眼,便有许多人翘首相看。

“这便是那……那三个人?”

“就是他们了!”

于是众人接下来的目光很一致地落在了系着金腰带,一身华服,那身上的珠玉耀得人几乎要瞎眼的方继藩身上。

欧阳志三人顿时收获了无数的同情。

更多人不屑地看着方继藩,虽然没有你家有钱,没有你家门第高,可照样鄙视你。

方继藩旁若无人,这败家子的最大好处,便是一旦自己被人认了出来,便好像有了避水珠一般,自己还未将人群挤开,这人头攒动的读书人便自觉地分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待到了榜下,当然,现在这张榜的地方依旧是空空如也,显然还未开始放榜呢。

方继藩站定了,欧阳志三人也焦虑地等待。

“欧阳兄,欧阳兄……”此时,却听到后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回头一看,原来竟是那王荐仁,王荐仁一见到欧阳志,便道:“不得了,这下糟了。”

欧阳志一呆,不明所以地看着王荐仁。

王荐仁捶胸跌足的样子,道:“我回去之后,事后想了想,好像做题时,竟是写错了一个字,这下糟了,原以为此番稳中第一,可就这一字之差,说不准就惹来考官的不快,极可能要险落第二了,哎……若只考了第二,我便无颜去见家乡父老了。”

他一副很懊恼的样子。

方继藩却听得眼皮直跳,不由侧目朝着痛心疾首的王荐仁看来。

“哎……罢罢罢,这便是命,第二便第二吧,只是我县试、府试、院试,连中小三元,每次都是案首,却在这乡试摔了一跤,实是生平最遗憾的事……”

王荐仁又是感慨。

欧阳志是老实人,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好。

倒是王荐仁随即朝欧阳志笑了笑:“不过欧阳兄,此番也祝你能中,即便只是能在末尾,可若是当真运气,得一个举人功名,却也是光宗耀祖了,考试这东西,也未必就和平时学业有关,靠的都是运气嘛,若是时运来了,倘若能中,也未可知。”

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呢?

方继藩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这是侮辱自己的徒弟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呃,好像自己的门生也不能称之为狗,好吧,那该是狗眼看人低。

方继藩正想去和王荐仁理论一番,却听到有人激动地大叫起来:“放榜了,放榜了!”

一下子,人头攒动,无数人引颈翘足。

方继藩也屏住了呼吸。

那王荐仁方才还在抱怨,却一下子住嘴,也直勾勾地盯着那榜单。

他疯狂的搜寻着,待这榜最终贴好,连忙将目光定格在了榜首的位置。

榜首就是解元,解元啊,这可和寻常的举人千差万别了。

只是……

突的一下,他的脸唰的白了。

不是自己!

上头并不是王安的名字,而是……欧阳志……

欧阳志?

他忙顺着榜朝下看……江臣……

第三……刘文善。

噗……

他突的觉得自己喉头很是干涸。

自己既没有在第一,也没有在第二,甚至连第三都没有。

这怒极攻心之下,一口老血竟是喷了出来,他勉强站着,还来不及想着谁是欧阳志,因为现在脑子里只是一团浆糊,第四……不是……第五……竟也不是……直到第六,他方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第六……

他喉头滚动,随即,仿佛身体的所有气力都已抽空,只觉得天旋地转,要昏厥过去。

而他的耳里,却已传出了无数的惊叹:“欧阳志……江臣……刘文善……”

这无数人一齐发出的声音,直冲云霄。

欧阳志已激动得不能自己了,他浑身瑟瑟发抖。

方继藩比欧阳志三人更加激动,中了,中了,甚至是比预想的更好,竟是包揽前三,没有给其他人任何的机会。

呼……

这三个举人都是自己的门生啊,其中一个还是解元!

接着,他听到周遭有人狂喜道:“我也中了,我也中了。”

可更多人是面如死灰,滔滔大哭。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10 缺钱吗?
19541 人在追
虽然凭白损失了二十块,但在容语心里,若能打听到那个戴着口罩男生的一些消息,便一点都不觉得亏。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深吸几口气,平复心中如潮水般翻腾的情绪。容语然后才转身返回包相反,还有种捡到福利彩票,且彩票上的号码已经官方开奖,只差最后兑现的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感。。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080 无碍
14000 人在追
虚无子带着景钰刚走出桃林,秦秀才与王屠夫等人便从村里赶了过来。“村长,您没事吧?”虚无子跟他们摆摆手:“无事,都回吧!”众人这才又随着虚无子一起往回走。*半个时辰后,虚无子带着景钰来到村尾,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南溪扎针,待他把最后“村长,您没事吧?”。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
恩人是条鱼
4522 人在追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