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皇帝先是看看杨廷和,再看看朱厚照,随即和颜悦色地对杨廷和道:“卿家但说无妨。”杨廷和肃容道:“太子殿下,这几日读书心不在焉,臣还发现,在上课时,殿下竟偷偷在袖里藏了一只蝈蝈...

弘治皇帝先是看看杨廷和,再看看朱厚照,随即和颜悦色地对杨廷和道:“卿家但说无妨。”

杨廷和肃容道:“太子殿下,这几日读书心不在焉,臣还发现,在上课时,殿下竟偷偷在袖里藏了一只蝈蝈,臣考教殿下的功课,却发现从前能熟读的书,而今都忘得干干净净了,臣……不敢毁誉殿下清名,只是臣对此,忧心如焚,倘若殿下照此下去,只恐将来……”

弘治皇帝的脸,瞬间的拉了下来,目光一冷,恶狠狠地瞪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的脸色煞白,大气不敢出。

对于太子的教育问题,弘治皇帝可谓是操碎了心,翰林官和詹事府的侍讲、侍读们,没一个不是夸太子殿下聪明伶俐的,可偏偏,太子太顽皮了,眼看着愈发的不成材,令弘治皇帝惆怅不已。

只是当着众翰林的面,弘治皇帝不露声色,只对杨廷和道:“朕知道了。”

好在此时,有人打破了尴尬,外头的宦官唱喏:“吏部侍郎王鳌觐见。”

不多时,王鳌碎步入殿,拜下行礼道:“臣王鳌奉旨主考顺天府乡试,今来缴旨。”

弘治皇帝因太子的事,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这等焦虑感,使他忧心忡忡,却还是打起精神道:“爱卿辛苦了,取榜来,朕要看看。还有,下旨放榜吧,考生们想来早已是翘首以待了。”

“遵旨。”王鳌起身,站在了一侧。

接着,便有宦官小心翼翼地捧着今岁北直隶乡试的录取名录来,搁在了弘治皇帝的御案上。

这名录乃是用红纸包着的,弘治皇帝显然对此很有兴趣,正待要揭开名录来看。

可说起了乡试,翰林官中倒是有一人在此时站了出来:“陛下,臣也有一事要奏。臣听说,前几日,有个御史弹劾的奏疏,被压下来了,所奏的人乃是南和伯子方继藩,此人在实为不肖,胡作非为,要挟三个读书人拜他为师,耽误了他们的前程。臣听闻之后,每每想到,便为这三员秀才惋惜,读书人苦读实是不易啊,却因为京师恶少的荒唐,而前途尽毁,臣窃以为,陛下万万不可因为这恶少与南和伯有关,便对此不闻不问,陛下善待读书人,天下读书人,无不称颂,若因此而使读书人见疑,臣只恐坊间流言蜚语,引发对宫中的猜忌。”

又是方家那恶少的事。

其实校阅之后,便该分派差遣了,其他的勋贵子弟,俱都充入了各个亲军,有人在金吾卫,有人在锦衣卫,唯独这个方继藩,弘治皇帝还有疑虑,特意让亲军府暂时看一看再说。

现在想到这小子净知道惹麻烦,谁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读书人,便不禁有气,读书人是好招惹的吗?

上一次是内阁大学士谢迁专程谈起此事,现在连翰林都跑来重新提及了,可见方继藩这一次是捅了马蜂窝,只怕在坊间,许多读书人已是义愤填膺了。

这家伙,看来是该敲打敲打了,毁人前途,整日就晓得胡闹,怎么跟自己的儿子,一副德行……

他冷着脸色,恶声恶气地道:“下旨申饬,同时,令都察院彻查。”

那翰林官方才松了口气,一旦都察院彻查,那个方家的恶少,总算要倒霉了,想到那家伙横行京师,实是朝廷的耻辱啊,收拾他一顿,看他老实不老实。

弘治皇帝却已坐下,重新审视起案牍上的这份名录来,他轻轻地剥开红纸,面上凝重,弘治皇帝甚至眼中放出几分庄重的光泽,接着,他将名录打开,入目的第一个名字,却是令他微微一愣。

翰林官们此刻也引颈踮脚,虽然他们知道即便把脖子再如何伸长,也看不到那一份名录,不过依旧不妨碍他们有着巨大的好奇心,每一年的科举,无论是会试和乡试,总是会引起许多大臣的猜测。

“欧阳志……是何人?”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

众人默然,也一时想不起是谁来。

“江臣呢?”

“……”

“还有此人,刘文善,诸卿可有耳闻吗?”

一个都没有。

都是无名之辈。

按理来说,但凡是才子,多少大家都会有所耳闻的,毕竟大臣们也都是读书人出身,总对士林的事保持着一定的关注。

可现在陛下念的这三个名字,大多人似乎没有什么印象。

倒是据闻此次乡试最出风头的乃是字荐仁的刘安,怎么,他榜上无名吗?

弘治皇帝却是沉吟:“这三个名字,朕似乎有一些印象,可是……在哪里听说过呢?”

只这弘治皇帝一提醒。

猛地,却有人想起了什么。

这三个名字,有些耳熟啊。

只是那人似乎觉得不太确定,因而嘴唇嚅嗫着,显得踟蹰。

“怪了!”弘治皇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三人,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倘若是才子,这么多翰林官,总有人会知道的,可显然,这三人都是籍籍无名之辈。

可偏偏,弘治皇帝却又发现自己对这三人,有点儿模糊的印象……

终于,有人咳嗽了一句:“陛下,臣……臣……”说话的人,正是方才弹劾方继藩的翰林,他涨红着脸:“臣若是记得没错的话,欧阳志、刘文善还有……还有江臣,此三人,就是被那恶少方继藩所迫害的那三员秀才。”

一时,殿中突的寂静了。

弘治皇帝瞳孔收缩了一下,仿佛见了鬼似的,他瞠目结舌,良久才道:“可以确定吗?”

“这……”翰林沉吟片刻,他对那一份弹劾比较关注,所以对三个名字有印象,若说有一个名字记错了,也不可能三个名字都错了,于是他笃定地颔首点头道:“臣记得没错。”

弘治皇帝却已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若如此……若如此,岂不是……岂不是……”

天子的身子,竟是颤了颤,吓得满殿翰林一个个担忧起来。

有人道:“陛下,出了什么事?”

弘治皇帝抬眸,扫视着满殿翰林,目中却丝毫没有神采,显然是此刻他脑子已乱如浆糊,似乎他又有点不太确信了,于是忙又低下头去,那欧阳志、江臣、刘文善三人的名字,依旧清晰地赫然眼前。

接着,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用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道:“此次顺天府乡试,欧阳志名列第一,江臣次之,刘文善再次之!”

一下子,满殿哗然起来。

先前那弹劾方继藩的翰林涨红着脸,既觉得无法置信,却又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更多的人,则是睁大了眼睛,他们的表情比之陛下还要夸张。

甚至连那皇太子朱厚照,也将嘴巴张得比鸡蛋大。

殿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京师恶少,压迫读书人啦。

京师恶少,压迫的读书人,竟是包揽了此次北直隶乡试的前三名。

……

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道:“来人,来人,申饬方继藩的旨意放出去了没有?”

宦官匆匆地道:“陛下,这个时候,可能还在待诏房里草拟诏书。”

“立即,立即收回成命,要快!”

倘若申饬的旨意放了出去,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宦官也知道事态的严重,再不犹豫,飞也似的往待诏房跑去。

………………

锤着小胸口,老虎苦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家有鲜妻
12559 人在追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一品女仵作
23939 人在追
女法医池时一夕再次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不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清白白。想眼神,公子倒不如先死上一死?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地女仵作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这是个有点坑的系统
17112 人在追
这是一个被坑的灵魂,这是个永不屈服的灵魂。被一个有点儿坑的系统带着再次穿越到六十年代,人生总会有坑,略过了,前面除了,习惯就好。朦胧中,陈曦感觉一股“滋滋滋”的电流冲刷她的身子,身上突然被注入一股力量。终于有力气睁开眼睛了,陈曦睁大眼睛,摆动手臂奋力地冲向水面。。
开局就是逼宫
13761 人在追
刚继位就得被逼宫!怎么办?急!----------------------------------女强,女主时间待定(可能会写着写着有了,可能会写着写着没了)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末世之开天辟地
1523 人在追
【练习写作之作,难登大雅之堂,望亲们见谅!】买一辆新电动车,竟然出车祸了,出车祸即使了,还重新开启了传承记忆。神马?!我有盘古血统???神马??我竟然也可以开天辟地?神马神马??末世来了,你们都要去我开拓的天地过新生活?好吧,我打但是你们,等你们移民去了,我再慢慢的瞎折腾你们~!..........................................................手袋紫又来了,新书《末世好孕》,求所有收藏、求关注更多、帮帮我求,各种求!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白色的,而现在的自己,正不上不下的漂浮在这个空间里,说漂浮也不尽然,因为脚下虽然是望不到尽头的一片白雾,却像是踩在实地上一样,只是看起来薛冬呈大字型飘在虚空中,实际上还是挺安全的,不会担心掉下去。。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沙场杀场,万箭齐发穿死,大姐为她护清清白白,赔尽一世而她为他纤纤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更加他害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削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被打死。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能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痛疼,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明白何为痛疼,但是她却全身骨头崩裂,皮肉之下,仍由此可见那切断碗中的森森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