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天色已是暗淡,夕阳照在宫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渲出光怪陆离的光晕。这时,在暖阁里,弘治皇帝正靠在一个垫上,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望着。御案上的茶已是凉了,但是昨日无事,因为弘治皇帝最终决定亲手监督太子的功课。故此现在的太子正乖乖的的坐在下首,抄着‘改土此时,在暖阁里,弘治皇帝正靠在一个垫上,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

天色已是黯淡,夕阳照在宫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渲出光怪陆离的光晕。

此时,在暖阁里,弘治皇帝正靠在一个垫上,捧着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

御案上的茶已是凉了,不过今日无事,所以弘治皇帝决定亲自督促太子的功课。

故而现在太子正乖乖的坐在下首,抄着‘改土归流’策。

朱厚照耸拉着脑袋,时不时的偷偷瞄了父皇一眼,然后发出类似于唧唧哼哼的声音,这声音既带着幽怨,又带着可怜。

没错,朱厚照方才挨揍了。

父皇亲自敦促他抄书,结果检查时,竟发现字迹潦草,以往的时候,父皇最多只是骂他一顿,可谁知,今日直接揍了他一顿。

虽然下手并不重,可朱厚照委屈啊,他一下子老实了,眼看天色渐渐黑了,父皇依旧如老僧坐定一般的在那看书,完全没有让他休息的意思,自己唧唧哼哼着,父皇也全无同情心,充耳不闻。

朱厚照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改变了,以往的时候,父皇哪里有这般的严厉。

日子没法过了啊。

他突然走了神,脑子里又开始浮想联翩的想到自己的蝈蝈,以及在詹事府里偷偷养着的几条犬,便听父皇传出咳嗽的声音,朱厚照吓得脸色紧绷,忙是下笔如飞,继续抄书。

这时,外头有宦官道:“陛下,奴婢缴旨来了。”

弘治皇帝终于将视线从书上抬了起来,抖擞了一些精神,眼角的余光不忘扫了朱厚照一眼,朱厚照则连忙条件反射地坐直身体,乖巧得不能再乖巧了。

弘治皇帝这才淡淡道:“进来吧。”

传旨的宦官蹑手蹑脚的进来,而后行云流水般拜倒。

弘治皇帝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道:“如何,那方继藩怎么说?”

宦官倒是犹豫了,踟蹰了老半天,才道:“他……他说……”

“但言无妨。”弘治皇帝看出了端倪。

宦官只得战战兢兢地道:“他说……金腰带怎么是铜的啊……”

“……”弘治皇帝先是一愣,而后抑郁了,突然开始怀疑人生,甚至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吃了猪油蒙了心,就因为那方继藩的‘改土归流’策作得好,就点了这么一个东西成了第一,早知道,就该压一压的。

朱厚照已将头埋得更低,十之八九是躲在窃笑。

弘治皇帝阴沉着脸:“小子不懂事,他父亲一定教训了他吧。”

宦官却是依旧匍匐在地,身如筛糠。

弘治皇帝大抵明白了什么,便叹了口气:“朕忘了,南和伯将他儿子是宠到了天上的人,想来是不舍得呵斥他的儿子,肯定是默不作声。”

宦官期期艾艾的想要说什么,却是显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说便是。”弘治皇帝面上,掠过了一丝严厉。

宦官胆战心惊地连忙道:“南和伯……南和伯掐着自己脸说,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

“噗嗤……”朱厚照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憋住,一口吐沫喷出来,接着捂着肚子,案牍上未干的墨水顿时被他袖子揩的糊了一片,接着,朱厚照觉得自己肚子抽搐得厉害,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弘治皇帝竟是无言,沉默了很久,似乎又不好发作。

金腰带已赐了下去,方继藩也褒奖了,金口玉言,总不能收回成命吧,那南和伯方景隆,平时看他挺本份的,征战在外的时候,也算得力,怎么……

哎……弘治皇帝终究是个宽厚的人,也只是一声叹息。

可转过头再看朱厚照,见他案牍上已是一片狼藉,墨水也泼出来,方才抄写的文章俱都乌七八黑,弘治皇帝的眉头不知觉的就皱起来,一股杀气自他体内弥漫开。

朱厚照顿时觉得不妙,他是真没忍住,只恨不得捧腹大笑,可见父皇这凌厉的眼眸如箭一般射来,便晓得要完了,忙忍住笑,可怜巴巴的道:“儿臣……万死!”

弘治皇帝瞪他一眼,冷声道:“重新抄过,不抄完,不必用膳了!”

“……”这一下,朱厚照再也笑不出来了。

…………

大清早的,方继藩舒舒服服的起来,小香香便来伺候穿衣了。

方继藩起身,见小香香的脸色总算有了些血色,想来是病好了,便笑了笑,下意识地抓住她的手:“嗯……很滑……”

“少爷,你……你真坏。”小香香俏红着脸,眼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几乎不敢扬起脸来。不知怎的,她越来越觉得,少爷并没有恶意,何况,杨管事早暗中嘱咐过,少爷若是不毛手毛脚,那才见鬼了,说不准,就是犯病了,小香香深以为然,竟也认得这个道理,是以,每一次少爷美滋滋的揩了油,她却有如释重负的轻松。她自幼就伺候着少爷的,将这当做了神圣的使命,虽有些羞怯,可不知怎的,有时回想这些,竟有几分……说不清的滋味。

方继藩便夸张地哈哈大笑起来:“少爷不坏,那还叫少爷吗?怎么,今日这么早叫少爷起来做什么?”

方继藩抬眼的功夫,便看到邓健在外头探头探脑的,更是抓紧了小香香,使她身体凑自己更近一些,完全一副登徒子的模样。

少女身上散发着一股别样的气息,与那平时里洗漱的皂角香味混杂一起,倒是教方继藩有些许心猿意马。

“邓健,死进来。”

“来了,来了,小的恭喜少爷,贺喜少爷,少爷了不得啊,少爷不考则以,这一考,就将所有人比下去了。”邓健谄媚地对着方继藩笑。

方继藩嗯了一声:“有事吗?”

“有,有,老爷请少爷去厅里吃早点,老爷交代了,他有大胆的想法,所以请少爷去商量、商量……”

方继藩心里顿时冒出寒意,老爹这是太膨胀了啊,原以为他昨日只是随口一提,原来竟还当真了。

“走。”方继藩也爽脆的动身,直接到了厅里。

只见在这家徒四壁的厅中,方景隆正坐在那长条凳上,手搭着残破的柳木桌,一见到方继藩来,方景隆顿时红光满面:“好儿子,好儿子,来,来,坐下,吃蒸饼,还有白粥。”

方继藩便上前坐下:“父……”叫这父亲,竟有些不太习惯,怪怪的,见方景隆面上重新带着诧异,方继藩便笑了笑:“老头子,有话直说,还有,别提你那大胆的想法。”

“不提,不提。”方景隆哄着方继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这是爹操办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为父……为父自去请你张世伯想办法。”

顿了顿,方景隆叹了口气:“你现在出息了啊,校阅第一,震动了京师,爹吃了早点,便要去当值,现在真恨不得插翅飞过去,也让那些老兄弟和同僚们看看。儿子,你说你是如何考中的,平日里,也没见你……咳咳……”

这意思很明显了,你平日不学无术呀!

方继藩却是理直气壮地道:“我猜的。”

方景隆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昨天晚上,他一宿没睡,先是很激动,可而后细细一想,居然恐惧起来,这儿子……莫不是作弊了吧。

这么一想,便觉得方家要凉凉了,细思恐极啊。

校阅虽然不比科举那么严厉,可作弊这等事,无论是什么考试,这都是欺君杀头的大罪。

儿子说是猜的,方景隆像是一下子松了口气,这下子好了,总算放心了。

…………

突然想到新书期,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老作者,居然忘了求大家支持,失败啊失败,求支持!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09 上菜的那个谁
14960 人在追
“可是……”“咚咚咚。”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黎清暗暗松口气,若林飞飞打破砂锅问到底,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应该是来上菜的吧?“于穆示意裴元旭前去开门。门外果然站着一名服务员,只是此刻他把头压得很低,半张脸拢在额前碎发的阴乍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林飞飞的问话。。
仙妻
19702 人在追
再次穿越了?——就怕就怕,既来之则安之。要修真?那个,有也没不需要遭罪不需要累及边睡着边修真的好办法?QQ群:26087172至于为什么穿越的,这个不重要……咳,其实真正原因是,她穿越的原因太乌龙了,因为发现一家开业大酬宾的面店进去吃了双份儿的大碗的牛肉面,不不,她当然不是撑死的。面店买两份儿面赠送秘制大肉丸一颗,那肉丸真的很美味……。
穿书炮灰女配的逆袭之路
药剂师家族的一代天才人物白暮雪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部玄幻小说的炮灰身上。为主角挡灾而死?不不不,知恩图报也也不是这么报的。成了大陆强者,才是她的追求。
第68章乔之言
7129 人在追
“嗯,下回见到她再说,这一次如果换纺织厂里面有给肉票,那就给她一些,这样她在县里面,如果不喜欢食堂的东西,可以到国营饭店那边打打牙祭。”楚墨霖点点头,心里盘算着下一次见到楼满月,要给她些什么?“对的对的,得多给她些东西,她一个小姑娘,这些年“对的对的,得多给她些东西,她一个小姑娘,这些年被村长家那老婆子也骗了不少吧?也不知道有没有记账,那李老婆子可是会赖账的。”乔之言连忙也跟着点头附和,又想起了这些年村里的传言,那李老婆子跟楼满月借钱的事。。
梧凰在上
23568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恩人是条鱼
4522 人在追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