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个时候,谁也也没意外发现,方继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诧之色。敕?也许是张懋和方景隆还也没反应时回来,可方继藩却迅速便听出了弦外之音。大明的圣旨,有几种格式,假若召告天下,则称‘诏’;假若封赏高等的官员,则称作‘诰’;倘假若封赏最低级的人员,则名为‘敕?。...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方继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

敕?

或许是张懋和方景隆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方继藩却很快便听出了弦外之音。

大明的圣旨,有几种格式,若是昭告天下,则称‘诏’;若是封赏高等的官员,则称为‘诰’;倘若是封赏低级的人员,则名为‘敕’;除此之外,若只是宣布某某事,则称为‘制’。除此之外,还有‘册’、‘书’、‘符’、‘檄’等格式,对应不同的情况。

里头规矩森严,是绝不可能混淆的。

这不是龙颜震怒,要降下天罚吗?怎么‘敕’起来了?

只听宦官口里继续念着:“朕欲大治天下,因此奖掖文武贤才,方能定国安邦,使民无忧;南和伯子方继藩,校阅奏对,作‘改土归流’策,深得朕心,此谋国善言也;朕是非分明,岂有不赐之理?即令方继藩为校阅头名,赐金腰带,钦此。”

宦官念完,便看着这地上的三人。

张懋是一脸震惊的模样,仿佛自己要窒息了。

方景隆呢?脸上的眼泪还没揩干净,他瞪大了眼睛,只直勾勾地看着那宦官。

校阅第一名,还赐了金腰带?

方景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绝不可能啊,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他会不知道?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宦官却是笑吟吟地看着方继藩道:“方公子,还不快谢恩?”

方继藩这才回过了神来,心里不禁百感交集,‘改土归流’立功了。金腰带啊,这是何等殊荣的,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胞,俱都雀跃起来,不容易,太不容易了,挨了这么多的骂名,是人都想揍自己,现在……终于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

他忙道:“臣……谢恩。”

宦官的脸上堆着笑意,已将旨意交付给了方继藩,又命人取了匣子,里头盛着金腰带,一并交给方继藩。

方继藩连忙揭开了盒子,想看看这金腰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倒是那宦官忙制止道:“不要揭,回家躲着慢慢……”

可他这话显然迟了,盒子已被方继藩揭开,只见金光闪闪的腰带绽放在大家的眼前。

方继藩乐了,轻轻取了腰带,可随即,他目中浮出了疑惑之色。

不对啊!虽然这腰带是金灿灿的,可拿在手里,方继藩觉得重量有些不太对,这是金的?

方继藩下意识地将那金灿灿的腰带头放到口里。

那宦官脸都变了:“别……别咬……”

可方继藩却已咬了下去,若是纯金,金子较软,肯定要留下一颗牙印,可方继藩只觉得自己的牙齿咯了一下,疼得他龇牙,于是忍不住道:“金腰带原来是铜的啊?”

“……”

于是,众人一个个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向方继藩。

金……不就是铜吗?

皇帝下旨,赐某某金三百斤,你还真以为皇帝老子赐下的是三千两黄金?那就是铜啊。

宦官顿时尴尬起来。

“我看看,我看看。”嗖的一下,方景隆已是一跃而起。

事实就在眼前,他觉得自己做梦一般,一把冲上来,和方继藩一起瞪着匣子里的腰带,这腰带是由金……啊不,是由和金子一般亮瞎眼睛的黄铜包裹着皮革,总而言之,很亮眼!

方景隆伸长了脖子,贪婪着看着这腰带,手轻轻地在腰带上摩挲,这时,泪水又夺眶而出:“陛下是不是……有些糊涂了?”

方继藩听了他的话,突然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亲爹?

莫非是在十几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方景隆在某个破落城隍庙里捡来的孩子?

那宦官先听方继藩质疑金腰带的成色,又听方景隆在研究皇帝老子是不是脑子有恙的问题,吓得脸都绿了,起身就走,仿佛这方家有瘟疫一般。

“老夫来看看,老夫来看看。”张懋也接受了眼前的现实。

他心里震撼,这……怎么可能?

这臭小子都能校阅第一,老方莫不是和陛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他凑过来,三人六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匣子里的腰带,浑然忘我。

“哈哈……”突然声震瓦砾的大笑声传了来,泪流满面的方景隆仰天大笑:“校阅第一,我儿子有出息了啊!”

张懋复杂地看着方景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样的狗屎运也有?

他甚至开始怀疑人生了。

下一刻,却见方景隆猛地一把抓住了张懋的手。

老方显得很热情,炽热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张懋,令张懋很不自在。

“老张啊……”方景隆连称呼都变得更亲昵了。

“啊……恭喜,恭喜啊……”张懋还是下意识的瞪了方继藩一眼,这样欠揍的臭小子……也能第一?

“那个,那个……老张……”方景隆居然老脸通红,显得不太好意思起来,踟蹰道:“方才听你说,你家儿子得了银腰带,就娶了龙亭郡主?”

“呃……”张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要不,老张,你给我家儿子保个媒呗,我家儿子是校阅第一,得的是金腰带,公主就罢了,不指望,我听说徽王膝下有一女,年方十三,还未出阁,落落大方,是个才女,我不好意思去说,老张面子大,要不,你去说说?”

“啊……”张懋打了个寒颤,忙道:“这个不急,不急……”

“老张……来来来……”方景隆拽着张懋,老张不急,他急啊,儿子出息啊,出息大发了,满京师这么多勋贵子弟,我儿子可是得了第一。现在饱暖思YIN欲,这不,正好,顺道把婚事解决了。

这叫趁热打铁!

“来嘛,我们细细谈。”

张懋被方景隆拽着,好不容易挣脱开,脸上带着丝丝的惊慌,忙道:“老方,这种事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才好。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今日还未去五军都督府巡阅呢,回聊,回聊啊……”

招招手,飞也似的逃了,堂堂英国公,竟说不出的狼狈。

方景隆则是美滋滋地看着张懋的背影,回头看着方继藩竟已取了金腰带,系在了自己腰上,这金腰带上身,刺得方景隆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方景隆疑如自己在梦里,脚下踩着的都不是土地,而是在云端。

他喃喃念着:“第一,校阅第一,儿子,好儿子……”一拍方继藩的肩,方继藩感觉自己的肩骨都要裂了。

豪气万千的方景隆又是哈哈大笑:“校阅第一,就有好的差遣了,至少是进亲军卫,少不得要入宫当值,将来有出息了。谁敢再说我儿子没出息……”他卷起袖子:“我揍死他。”

方继藩亦不禁欣喜若狂,忙点头道:“是,说的是,我也揍他!”

方景隆突又想起什么:“现在细细想来,我儿子这般有出息,可不能这样草草率率的娶个媳妇进来,老张说的对,要从长计议,咱儿子也不能只盯着徽王的那个小丫头,我倒想起来了,陛下还有一女,似乎年纪也不小了……为父有个很大胆的想法……”他眯着眼,不知脑子里在寻思着什么。

“……”方继藩的脸抽了抽,他和方景隆不一样,却只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笑清廷
20316 人在追
作为康熙的元后,活着、儿子、龙椅,一个都不能够少!--------------------------------新坑:《论红楼的倒进》夜间相杀夜幕降临时爬墙又如何?看我易钗而弁弄崩这红楼!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完结啦:《复活老俩口悠闲自在红楼生活》虽然人生就像刷完牙,左手杯具左手洗具,但看精英夫妻档如何彻底摆脱红楼餐桌人生之刷完牙生活完结啦:世家名媛言情真爱?豪门恩怨?复活VS复活?谁就要报谁的仇?贺锦年只明白,她生为名媛,并也不是她“天生的男配”的理由!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长评,求进入页面,求打赏!是的,活着真好!这是没有经过拼命求生的人所无法体会的。只有经过想要活下去而拼命支撑着自己,经过任由火舌一寸一寸的舔着自己的身躯却因为想要活下去而不顾疼痛死命不肯昏倒,经过黑烟滚滚到处弥漫却还控制着自己极细的吸气竭力在黑烟中想要吸一口空气才能不窒息的人,才能体会,这一刻她是多么的庆幸,自己还活着。。
报告,我重生啦!
26522 人在追
我的推荐鸟爷年代文新书:穿书后我在七零当神医【绝宠 爽文】(正文了完结啦,评论交流入坑)复活回星际历七零年代,苏绵手握空间,信誓旦旦造福大众全人类。大魔王:媳妇倒不如你先造福大众我。复活前,苏绵一意孤行错过了大魔王25年。复活后,苏绵心心念念嫁给大魔王,只想给他生猴子。大魔王对媳妇就一个字,宠!我宠自己媳妇,我自豪!
穿越之华小姐太难了
华容再次穿越了。再次穿越到了一个一切未知的朝代,一切未知的地方。她惟一明白的是,自己被被绑架了......华容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难以理解好好的穿越为什么要同绑架这种不愉快的事联系在一起。。
书穿之我是末世路人甲
林妙穿进一篇叫作《末世任我行》的末世文里,成了一个刚登场就炮灰的路人甲。为了生存下来一直这样,她准备好紧抱女主大腿,跟随女主走入人生巅峰。而已她回过头仔细一看她们小队,一个只会咸鱼犯懒,一个整天以卖萌维持生计,再再加一个女装大佬。……蹲在湖边正在洗衣服的林妙,假装听不见,慢悠悠地洗着手中的衣服。。
校园女特工
22011 人在追
【已完结啦】她,是顶级黑客高手,意外复活竟成了普普通通初三学生。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被追着要债?除了家里跟随的一群极品亲戚。复活而至的云笺扶额冷冷一笑:想明白死字怎么写吗!她风华归来时,高调回击,人若欺我,压哨绝杀!『女主云笺,女主斯绎』PS:爽文、虐渣、打脸、女强男强,1V1肯定身心非常干净,不信你拿肥皂擦刷子刮一刮看!顺道按按右下角所有收藏一下哈!【禁止未经授权、历史改写!必究!!!】
尸蛇祭
13268 人在追
我一生都跟蛇有关,自小到大,我都能梦到一条黑蛇,前晚上梦到,第二天我家门口必然万蛇朝拜者。别人都说我是蛇女,是年龄不详的征兆,我自己也这么会觉得。一直到我18岁那天,我梦里的黑蛇突然变为了人,他说出来了我真正的身世……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出现在我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