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张懋虽是武夫,虽然脑子也是很不好使的,他说起的这断子绝孙四字,一下子钩起了方景隆心底很深处的未知的恐惧。不打铁毕竟是趁热,张懋眼睛猛然一张,环眼锐利的瞪视着方景隆再次道:“并且说实话,据传宫中那儿,了获知了继藩平常的劣迹,今后怕是继藩想袭爵,都成打铁当然是趁热,张懋眼睛猛地一张,环眼凌厉的怒视着方景隆继续道:“而且说实话,据闻宫中那儿,已经得知了继藩平时的劣迹,将来怕是继藩想要袭爵,都成问题。”。...

张懋虽是武夫,但是脑子也是很好使的,他说到的这断子绝孙四字,一下子勾起了方景隆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打铁当然是趁热,张懋眼睛猛地一张,环眼凌厉的怒视着方景隆继续道:“而且说实话,据闻宫中那儿,已经得知了继藩平时的劣迹,将来怕是继藩想要袭爵,都成问题。”

“不至如此吧。”方景隆倒吸一口凉气:“陛下理当不是如此凉薄之人。”

张懋似乎也觉得这话说得有些严重了,不过见方景隆后怕的样子,决心采取迂回政策,他眯着眼,淡淡道:“我那幼子张信,你是见过的吧。去年的时候,他在校阅中了第二名,得了银腰带,多风光,后来的事你也知道,陛下亲自下旨赐婚,将周王之女,龙亭郡主下嫁给了他,去年的时候,不还请你喝了喜酒?你瞧瞧,多气派,实不相瞒,龙亭郡主现在已有身孕了。”

银腰带,郡主下嫁,孩子……

方景隆努力的深呼吸,一双眼眸像是闪着光芒,羡慕地看着张懋。

方继藩已经嗅到了一种感觉要完的气息。

只见张懋突然猛拍案牍,大喝道:“你可知,为何我那不肖子张信能在校阅中得第二,获赐银腰带,娶来龙亭郡主?”

方景隆呆了老半天:“不,不知道。”

“揍!”张懋挥舞着老拳,恶狠狠地道:“不揍不成器,不揍不成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读书要揍,不习弓马也要揍,看不顺眼时往死里揍,即便看得顺眼时,也要揍一揍,这叫防微杜渐!他老老实实的,你都去揍他一顿,他便老实了,再没坏心思了,揍得他娘的屁滚尿流,从此便晓得上进,晓得努力刻苦,一年揍个几十次,就成了良家子弟;倘使一年揍个几百次,得个银腰带便不在话下,什么郡主、公主,还不是手到擒来,老方啊,要揍啊,不揍,且不说混账小子们不晓得规矩,就说得不到差遣,得不到差遣,人家就瞧不上你,瞧不上你,便娶不得妻,娶不得妻,便抱不到孙子,抱不到孙子,祖宗们有灵,泉下有知,能合得上眼吗?”

方景隆骇得脸色苍白,可张懋给他描绘的美好前景,对他实在有致命的吸引力,抱孙子……得银腰带……光耀门楣……

可最终,他又泄气了,慈爱的看了一脸可怜巴巴的方继藩,心又软了下来:“哎,实不相瞒,我下不得手。”

方景隆只是唏嘘,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呢,只是……他方景隆在战场上的时候,不知砍翻过多少人,偏偏对这个儿子,一丁点办法都没有。

张懋就等他这句话了,赶紧道:“老夫可以代劳啊!跟你说句交心的话,自听了这家伙的恶行恶迹,老夫手痒的几宿都睡不着,辗转难眠。今日不代你教训教训他,浑身就痒痒,做啥事都提不起精神!”

张懋是武将,当年骑射功夫了得,此时捧出手,朝手心吐了口吐沫,搓了搓,化掌为拳,这砂锅大的拳头,看得方继藩眼睛都直了。

“世伯,我们这是什么怨,什么仇?”方继藩悲从心来。

张懋大喝一声,长身而起,壮硕的胸膛上如山峦一般起伏,瞪大眼睛道:“无仇无怨,就是看不惯你这等不求上进、吊儿郎当,文不成、武不就的败家小子。你跑,你跑老夫看看,乖乖在这挨拳头也就罢了,若敢跑,抓回来吊起来打你三天三夜。”

方继藩凝噎无言,幽怨地看着张懋。

张懋已是龙行虎步而来,拳头拧着,满是青筋,指节被他拧的咯咯发出脆响。

天亡我也,他妹的,不做败家子要被抓去扎针,安安心心做了败家子,你们特么的还揍我!

方继藩忙朝方景隆看去。

方景隆于心不忍,忍不住道:“张兄,轻一些,别打坏了骨头,意思意思就够了!”

“……"

“且慢!”方继藩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做着最后的挣扎:“世伯,便是行军打仗,也讲究一个师出有名是不是,小侄犯了什么错?”

张懋呆了一下,随即冷笑:“没出息让你爹操心,就是天大的错!”

说着,不再给方继藩狡辩的机会,已挥舞起了拳头。

方继藩看着那大拳头快要落到自己的身上,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的声音,甚至一时间忘了闪躲。

“伯爷,伯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头突的传来了门子焦急的声音。

却见那门子屁滚尿流的进来,方继藩已是给吓得脸都煞白了。

张懋下意识的被气喘吁吁的门子所吸引,拳头还高高的举着。

方景隆本是端坐着,想要劝阻,却又噙着老泪一声不吭,看着张懋的拳头突然停住了,倒是松了口气。

“伯爷,宫中来了钦使,宫里来了钦使,陛下有旨意!”

陛下……

方景隆打了个寒颤,刚放松下来的身躯,一口气有提了上来。

此时,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了,忙抚着额,脸色灰白,完了!

方才英国公还说宫里头对儿子已有看法,后脚圣旨就来了,这……不是完了吗?

陛下虽然宽厚,却是正人君子,想来得知了继藩的事,一定龙颜震怒了吧。

张懋也反应了过来,他脸色却有些变了,竟也担心起来,看了方景隆一眼,道:“听说宫里……哎,你看,我早和你说来着,棍棒之下出孝子,老方……这一次怕是大难临头了。”

方景隆面上带着苦涩,只一味摇头:“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悔不听府张兄之言,才酿成如此大祸,接旨吧,子不教、父之过,若是陛下迁怒继藩,我这做父亲的,只能为这儿子受罪了,大不了去午门外,代子请罪。”

张懋横瞪了方继藩一眼:“没出息的东西,你父亲被你害死了。”

说罢,二人匆匆前去中门。

方继藩也给这突然的状况吓了一跳,觉得后襟发凉起来,今日确实见了皇帝,皇帝老子不会是因为他出言无状,要收拾他吧?

倘若如此,就真的是坑爹了。

他忙不迭的追了出去,到了中门,果然看到早有宦官在此,方家已开了中门,府里上下的人抬了香案来,焚了香,便俱都回避。

那宦官抬眼竟看到了英国公张懋,忙是讨好地朝张懋一笑。

张懋却铁青着脸,只是低哼一声。

而方景隆脸色苍白,宦官则将手上的圣旨打开,扯着嗓子道:“南和伯子方继藩接旨意。”

宛如晴天霹雳,方景隆一下子摊在地上,他眼睛通红,再难遏制住泪水,拜下,泣不成声。

果然是方继藩的旨意,陛下怎么会晓得继藩呢?还不是因为继藩平时作恶多端,这下真正糟了。

张懋不禁唏嘘,倒是更加同情起老方了,自己的几个儿子,是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可看看老方家的,只这么一个独苗苗,现在……

他摇摇头,养出这么一个儿子,家门不幸啊。

方继藩亦是忐忑不安地拜下。

只听宦官扯着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

新书期,请大家忍耐一下,因为新书前期的布局非常重要,关系到了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刻画,还有未来的方向,所以老虎需要仔细的推敲,等过了新书期,就可以爆更了,因为前面的铺垫和故事大致都已铺排出来,就好像修铁路一样,前期需要对铁路线进行规划,等规划好了,铺起来就快了。

还有……看到很多老读者在书评区的留言,以及打赏,很开心,很多都是老面孔,哈哈……也欢迎新读者,咱们别急,看老司机开车,这是一篇花费了老虎无数心思的文,嗯……不会让大家失望。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妻悍
20362 人在追
这辈子的目标是锦绣荣华,平安喜乐,目标寿终正寝!二月草长莺飞,柳树抽芽的时节,天气微微还有些凉意,京城的靖安侯府大门洞开,府内仆妇规矩的站成两排,站在最前面的锦衣华服男女看得出该是这府的男女主子了。。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19403 人在追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冥冥之中喜欢你
13530 人在追
【我的推荐新书《一胎三宝:偏执狂大佬是个粘人精》宝贝们也可以预所有收藏一下哦。】【我的推荐漫画连载报仇爽文《大小姐她又美又飒》】一场精心部分设计的阴谋,她误撞进了他的怀中,自此疼她入骨。世人皆传北溟家的六少爷是狼养大的男人,凶悍,暴虐。她泪眼婆娑的点点头,“太凶悍,太暴虐。”“你明白狼有一个最最重要的的属性是什么吗?”“什么?”“判定一个伴侣便会爱她一辈子!”北溟寒,冥城赫赫有名的豪门大少,古老的历史而神秘的的北溟家传人,传闻他冷酷无情,心狠手辣,却唯独对她疼爱有佳……【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