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听了门子的话,方继藩便不晓得很厉害了。英国公可也不是是寻常人,上一次缮写,就是他主考,他的祖上乃文皇帝靖难之役举兵时的爱将张玉,随后敕为国公,死了之后追封为河间王,英国公一系,位极人臣,他不在亲王、世子之下。方继藩的好心情登时一扫而空,会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英国公可不是寻常人,上一次校阅,便是他主考,他的祖上乃是文皇帝靖难起兵时的爱将张玉,先是敕为国公,死后追赠为河间王,英国公一系,位极人臣,不在亲王、郡王之下。。...

听了门子的话,方继藩便晓得厉害了。

英国公可不是寻常人,上一次校阅,便是他主考,他的祖上乃是文皇帝靖难起兵时的爱将张玉,先是敕为国公,死后追赠为河间王,英国公一系,位极人臣,不在亲王、郡王之下。

方继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竟见邓健在一旁也是色变,惨然道:“少爷,英国公请你去,你可不能不去,他可是火爆脾气,当着天子,他也是敢顶撞的;而且……上一次校阅之后,小的还听到了传言,说是英国公早就放出话来,要代伯爷好好的教训你。”

“有吗?为何本少爷不知道?”方继藩目瞪口呆!

招谁惹谁了啊,上一次校阅的时候,那位‘世伯’便对自己喊打喊杀的,他心有惊惧地看着邓健道:“你听谁说的,可靠不可靠?”

邓健哭丧着脸道:“听隔壁周家的车夫说的,周家的轿夫是听英国公府的马夫说的,绝不会有错。”

方继藩已经觉得后襟发凉了,忙道:“那我还是溜了,先出去躲两日。”

脚底抹油刚要走,便见从府里走出一人来,这人明显是亲兵的模样,虎背熊腰,一副不怒自威之态,沉声道:“可是方公子,英国公命卑下在此专候公子,公子,请吧。”

他面色冷漠,一双眼眸看不出神采,可方继藩却是心头一震。这个人,很不简单。

方继藩在心里挣扎了一下,最后只得乖乖地随这人到了厅里,便见英国公张懋大刀阔斧的坐在首位,父亲方景隆坐在下侧作陪。

张懋见方继藩来了,顿时眼睛猛地朝方继藩瞪着,这目光,很骇人。

“继藩,你来了,方才老夫正和你爹说起你,你来……到老夫跟前来。”

世伯,你这是将我方继藩当地主家的傻儿子吗?

方继藩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来。”

张懋气恼地拍案牍,冷声道:“为何不来?”

方继藩缩了缩脖子,此时他已全身心的代入进这败家子的角色了:“怕挨揍。”

这么实在的话,也只有方继藩说得出口。

张懋像是噎了一下,居然发现这个理由无懈可击,他确实摩拳擦掌,心里想着,老方既然宠溺儿子,这等败家子还不教训,还留着过年吗?

方景隆既不敢得罪张懋,又不忍心看着儿子受罪,便可怜兮兮地看着张懋,欲言又止。

张懋怒了,气呼呼地道:“你这小子,自上次得知你卖了田产,老夫方才注意到了你,等在校阅时见了你,知道你是景隆的儿子,才留了心,这不留心才好,一查你的底细,方才知道,你这等混账东西真不像话,你还堪为人子吗?你爹生了你这个儿子,迟早要被你气死!”

方继藩委屈极了,世伯,我也是受害者啊,眼看着张懋要捋起袖子来要行凶,方继藩忙朝方景隆道:“爹。”

第一次叫爹,完全没有违和感。

方景隆只觉得心疼。

方继藩道:“爹,儿子有一事想要请教。”

张懋这才停止了动作,满面狐疑。

“咳咳……”方景隆道:“你说。”

方继藩俊秀的脸上,带着郑重其事,然后徐徐开口道:“爹,你幸福吗?”

“啊……”方景隆呆住了。

方继藩耐心解释道:“爹生了我这个儿子,幸福吗?”

“幸……幸福……”方景隆下意识的回答。

方继藩随即朝张懋一摊手:“你看,世伯错了,我爹没有因为我而气死,他现在很幸福。”

张懋的老脸上,仿佛乌云笼罩,此时他不得不有点佩服方继藩这个小子了,自己是要教训方继藩,可这家伙把他爹当面拉下水,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而让张懋没有了发飙的理由。

张懋此时不禁摇头感慨,这个老方啊,什么都好,唯独对这儿子,真是宠溺得成什么样子了,从前还无法想象,今日见了,才知道传言不虚……

都说慈母多败儿,若是摊上个千依百顺的爹,这儿子若是教得好,才见鬼了。

张懋显然在家里就是一个严父,此时眯着眼,倒是和方继藩较上劲来了,好嘛,小子你还敢玩心眼,今儿不但要揍你,还要让你爹在旁拍手叫好。

他看向方景隆,语重心长地道:“继藩侄儿可曾婚配?”

方继藩只一听,便晓得这位国公爷实是粗中带细,是想要坑人的节奏。

果然,听张懋说起了婚配之事,方景隆便开始惆怅了。

他难以启齿的样子道:“未曾婚配,方家的情况,公爷是知道的,犬子名声不好,若是高门,人家怕是不肯,说实在话,愚弟这些年,也曾和几个老朋友暗示过,他们家里都有女儿,可谁知……咳咳……”

方景隆又道:“可若是寻个寻常人家的女子,公爷,好歹方家也是世袭伯爵,传出去,要闹笑话的。倒是珵州候那个老混账,家里有个女儿,比犬子要大四岁,此前曾许配给人,谁晓得过门不久,丈夫便抱病死了,这老混账竟暗示反正我老方家寻不到良缘,不妨将他那守寡的女儿嫁给犬子,愚弟一听,那个气啊,就恨不得提愚弟那八尺大刀,将他剁碎了喂狗。”

方景隆确实为这事没少烦心,这张懋堪倒是一下子戳中了方景隆的痛处,方家就方继藩这么个独苗苗,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要娶妻,不容易……儿子的名声臭不可闻,门第对得上的,人家不敢将女儿嫁给方继藩,寻常小门小户的女子,又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愁死了。

张懋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中微妙地闪过了精光,循循善诱道:“景隆可想过原因吗?”

方景隆愣了一下:“这……这……”

张懋一拍大腿,道:“这是因为人家看低了方家啊,不说别的,就说男儿志在四方,勋贵出来的子弟,总要有一份差遣,为朝廷效力,总不能只独坐家中混吃等死对不对?可这继藩呢,你晓得不晓得,他连去校阅,都是被人绑了去的。”

方景隆很惭愧,忙不迭的点头:“这个……这个……知道一些。”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继藩还提前交卷了?”张懋步步紧逼。

“呀,有这样的事吗?”方景隆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然后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出来有些白痴,自己的儿子……自己当然知道,提前交卷,好像没什么违和感。

张懋最恨方景隆这般万事不关心的样子,于是咬牙切齿的道:“你想想,这样去考,校阅能中吗?”

“想来是不能吧。”方景隆叹了口气,忍不住道:“见笑了,见笑了。”

张懋又是一拍大腿:“这就是了,校阅一旦落尾,连个差遣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就成了废物吗?谁还敢将女儿嫁给你们方家,没有人嫁给方家,你几时能抱孙子,你连孙儿都抱不着,方家要断子绝孙了啊。”

………………

睡过头了,抱歉。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你好海神大人
5976 人在追
会会发光的碳酸钙?3DMAX观后体验感受?论血液系统局部微循坏的最重要的性?姜子牙的大闪如何练成?因一场空难,幸存者下去的黎清像是快速解锁了什么很奇怪能力……“你明白吗?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个叫黎澈的男子如是说。《网络游戏之女祭司》深度阅读通道:起点app→抚呆毛→全部作品装作我有读者系列(君羊):[641993729]“医生,我觉得……我肚子里好像长了颗结石……”。
第一纨绔
5731 人在追
宁溪,宁王府的纨绔小王爷,为救心爱的人反被憎恶误会心死魂消!宁溪,因为未来世界联邦最更年轻的机甲大师,帝国第一军团少将,一场意外让她成了女扮男装的“他”。当她成了“他”,那么就先从揍渣男就吧。权贵找碴,揍!叔叔争权夺利,揍!敌国挑衅,揍!某某国家又研制成功出一种新型傀儡战兽,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宁小王爷睥睨天下几眼,“这样的渣渣也好意思拿出丢脸丢人现眼!”“……”各国高层鄙夷,你一个纨绔懂什么战兽。结果就被狠狠地打肿了脸。众所周知,宁小王爷最爱“美人”,但是清一色的美男。“美人,我来了!”某帝黑着脸,“来什么来,先把那些烂
第四十九章 卖人参
20691 人在追
沈子安和苏芷商议好了赶早出村去城里卖人参,早早地就睡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沈子安就醒了,他一醒睡在他怀里的苏芷也醒了。两人草草地梳头洗脸,拿上睡前就准备好的东西,把门锁好就匆匆地走了。这时候天刚蒙蒙亮,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苏芷趴在沈子安的背两人草草地梳头洗脸,拿上睡前就准备好的东西,把门锁好就匆匆地走了。。
第九章 二嫂李氏
22029 人在追
地里的庄稼种完了之后,沈子安找了一个短工,苏芷一个人在家里,清静悠闲,茅草房没有什么东西,早就被收拾的干净利落,她想要找活儿也找不出来了,而身上的病又让她不能出那个篱笆挡成的小小院子,只能看到那么一方天空,感觉好像井底之蛙一样,但是一想到每苏芷坐在床上做被子,当初她嫁过来时是有新被子的,只是苏芷这一世的爹娘做事不光彩,把有病的女儿嫁过来,还瞒着病情,结果在闹洞房时被揭穿了,让沈家丢了大脸,沈家一气之下要休妻,可是沈子安不同意,最后苏芷被赶到了这间茅草房里,成亲时的东西全都被收了回去。。
杏霖春
1114 人在追
复活到中国古代医药世家少女身上,她则表示,只想嫁一个纯良的男人,过平凡普通宁静的生活。但是,究竟该娶谁呢?春寒料峭,正是疾病多发的季节。整整一上午,仁和堂都人来人往,夏正谦忙得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