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方继藩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轻轻一笑道:“是吗,这银子你们那真切记?切记,本少爷便将这银子丢给街边的乞丐了,的确你们是不想治那痨病鬼了。”这痨病鬼三字说进出口的时候,实际上他自己都会觉得狠毒呀。可三个读书人此时却又面面相觑。很显然,那位叫王政的同这痨病鬼三字说出口的时候,其实他自己都觉得恶毒呀。。...

方继藩依旧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是吗,这银子你们当真不要?不要,本少爷便将这银子丢给街边的乞丐了,看来你们是不想治那痨病鬼了。”

这痨病鬼三字说出口的时候,其实他自己都觉得恶毒呀。

可三个读书人此时却又面面相觑。

显然,那位叫王政的同窗,若是再不医治,病情耽误下去,怕是活不成了。

三人很有默契地交换了眼色,虽然脸上带着愠怒,不堪受辱,可最终,为首的一个秀才终于软化了下来,他面如死灰,目光闪过一丝苦楚,沉重的双腿终是极不情愿地跪下,朝方继藩狠狠地行了个礼:“学生欧阳志,字伯仁,拜见……拜见……拜见恩师。”

等他仰脸的时候,眼眶已是通红,像是泪水将要夺眶而出。

为了救同窗,只能出此下策,这不但是侮辱,最重要的是,读书人讲究的是天地君亲师,他们将君臣、父子、师生这等名分看的极重,现在为了救人,竟拜方继藩这等恶毒的人为师,将来天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

欧阳志拜下之后,其余两个读书人也都含泪拜倒,一个道:“学生江臣,字子川,拜…拜见恩师,还请恩师赐些银子,给……给王政兄治病吧,他……再迟……”说着,喉头似堵了似得,只剩下低泣。

“学生刘文善,字元祐,拜见恩师。”

看客们见方继藩如此落井下石,更是对这三个秀才同情不已。

只是方继藩早被人误会得习惯了,却只是冷冷一笑,随手将两锭银子丢在欧阳志的面前,随意的道:“这银子便赐你们了,真没意思,说跪就跪了。”说着打了个哈哈,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败家子要做好人好事,实是不容易啊。

那欧阳志屈辱地收了银子,站起来,又朝方继藩作揖行了个礼,显得很郑重,似乎在他们心里,师生的关系,绝不只是拜一拜这么简单,他道:“却不知恩府高姓大名,也好让学生知晓,将来……若是学生有幸能高中,将来必定好生侍奉恩府。”

方继藩背着手,对他的话倒是觉得意外,随即,方继藩恍然大悟,这个时代,做臣子的,最大的不道德便是对君王不忠;做儿子的,最可耻的是不孝;而做门生的,最怕的便是被人指责对恩师不敬。

师生的关系,有若君臣、父子。

方继藩笑了笑,自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我叫方继藩……”

“……”

场面一度尴尬,方才还怒容满面的看客,脸色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然后……

像是一阵风猛地刮过,竟是嗖的一下,转眼之间,方才还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个个仿佛刘翔附体一般,竟跑了个一干二净。

要不要这么夸张,难道这是奥运会百米跨栏?

方继藩的脸色很不好看了,不至于吧,名声真有这么臭?

而欧阳志三人,竟也是一副如遭雷击的样子,三人突又觉得腿软起来,大抵是恨不得想要锤自己的心口,脑子里嗡嗡作响,立即想到了一句话——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啪的一声。

却是那客栈的掌柜已眼疾手快,有如神速一般,快如闪电的钻进了店里,然后将门啪的一声关得死死的。

街面上,只剩下了风,风扫着落叶,沙沙作响。

倒是……这清冷的街道上,还是有人给了方继藩一点点面子,一个扎着通天辫的女孩儿留了下来,脆生生的样子,睁着大眼睛打量着方继藩。

方继藩总算心里有了一些安慰,大人们都不懂事啊,还是孩子知道好歹,晓得我方继藩并非是一味作恶。

他蹲下,心里充斥着温馨,打量着小女孩儿,即便是她面上风干的鼻涕,竟也觉得可爱,方继藩轻轻地捏了捏了她的脸,温柔地道:“小姑娘,你好。”

冷不防这小女孩儿在瑟瑟发抖的同时,突的啐了方继藩一口,吐沫星子便洒在方继藩这俊秀的脸上,小女孩儿在完成这个壮举之后,虽是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表现的神气十足,脆生生的道:“我……我可不怕你!”

“……”

“滚!”邓健护主心切,朝小女孩儿一吼。

小女孩儿顿时滔滔大哭,捂着脸飞也似的逃了。

欧阳志三人目若呆鸡一般站着,他们在拜师的前一刻,原本是有心理准备的,可万万想不到这个人竟是——方继藩……

方继藩却朝他们微笑,只是再如沐春风的微笑,在他们眼里,简直比怒目金刚还令人可怕。

方继藩道:“好了,拿着银子,去救你们的同窗去,还有……三日之后,来为师府上,乡试就要到了,为师要好好给你们补补课……”

此言一出,欧阳志几乎要吐血,脸色一下子的更显苍白。

补课……

方家的败家子……啊,不,恩师居然还要给我们补课!

这一次,他们本就耽误了学业,乡试无望,若再让这‘恩师’给补补课,说不定这辈子都考不中了。

三人心里悲戚至极,却是欲哭无泪。

而方继藩则再没说任何话,极潇洒地带着邓健转身,飘然而去。

行善积德的感觉,真好啊。

方继藩感觉自己现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三个徒弟品行不坏,不过,三日之后,他们会不会登门呢?或许他们得了钱,收拾了包袱,会跑路吧。

试一试吧。

若是当真登门,说明这三人对师生的关系看得比天还高,自己对他们的帮助,都是值得的。

北直隶的乡试……现在是弘治十一年,那试题,倒是在北京的府志里有记载……若是对症下药,凭着他们秀才的底子,应该很有希望。

方继藩最遗憾的事,便是自己明明知道弘治年间的所有考题,偏偏作为贵族后裔,却无法参加科举,既然如此,我方继藩不去考,就收几个门生去考好了。

本少爷,可是有无数杀手锏的人!

迎着夕阳,夕阳的余晖洒在方继藩的眼里,这面带着邪笑的少年郎,那眼底深处,却是说不出的清澈。

一路轻快地回到了方家。

刚进家门,门子一见方继藩回来,却是一脸惨白的看着方继藩道:“少爷,你可回来了,家里……家里来了客,伯爷请少爷去。”

方继藩便背着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什么客?不去。”

门子带着哭腔道:“是英国公。”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开局就是逼宫
13761 人在追
刚继位就得被逼宫!怎么办?急!----------------------------------女强,女主时间待定(可能会写着写着有了,可能会写着写着没了)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20291 人在追
她是侯府庶出千金,才貌双全双全,端庄大方淑雅,明媚阳光娇艳欲滴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嘛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身体孱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情怀众生堪比佛子临凡。然,他手段狠毒,毫无人性冷血,坏事做尽,明明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最辜。两人本应毫不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便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为了随时随刻被他拎去观摩学习现场的小可伶。找个靠山想彻底摆脱魔爪,大婚之日前夕却遭被抛弃,沦落笑柄,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的很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接着,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穿成年代文反派大佬的白月光
楼满月之时所以喝了几杯酒,醒过来就意外发现自己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但是一个没活到五章的傻白甜,没办法,没办法努力变化原身的结局。让楼满月想动手抽自己一耳光,干嘛嘴……手贱去评论作者三观不正,写评论一时爽现在把自己作成书里那活不过五章的傻白甜。。
将晚庭
14116 人在追
江丞宁邻国质子倍受淡漠,暗里筹备经营,却小心翼翼的爱着小公主。华昭看见江丞宁的第一面就不喜欢上了他。是因为他长得也真让人无法挪开目光。未曾想一门心思热血竟沦落空。倘若也没遇见了你该多好。在无数个半夜江丞宁在心里默想“你来教我,教我怎么爱你。好好?”口喷鲜血,缓缓在江丞宁错愕的眼神中倒下。。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