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天子命人将亲军府呈上去的数十份卷子统一分发了一直这样,他的案头上,也有数份,那朱厚照据说是策论,并且是关于平西南边事的策论,好像来了兴趣,便可伶眼巴巴地看向自己的父皇。只可惜弘治天子也没理他,一心一意的取了案头一篇文章来,只草草了事看过,良久,适才淡淡可惜弘治天子没有理他,一心一意的取了案头一篇文章来,只草草看过,良久,方才淡淡道:“不错,诸卿也可看看。”。...

弘治天子命人将亲军府呈上来的数十份卷子分发了下去,他的案头上,也有数份,那朱厚照听说是策论,而且是关于平西南边事的策论,似乎来了兴趣,便可怜巴巴地看向自己的父皇。

可惜弘治天子没有理他,一心一意的取了案头一篇文章来,只草草看过,良久,方才淡淡道:“不错,诸卿也可看看。”

说着随手交给身边的一个小宦官,那小宦官便将文章传阅下去。

刘健低头看了片刻,心里就有底了,陛下所谓的不错,也只是‘不错’而已,这篇不错的文章里,行书还算端正,答题呢,则是阐述了如何对西南用兵,倒也说出了个子丑寅卯来。

当然……对于勋贵子弟而言,能这样答,确实没什么挑剔的。

接着弘治天子又连续看了几篇,偶尔会颔首点头,可有时,也会轻描淡写的加一句评语:“这篇也尚可。”

他自嘲的笑了笑,虽是说尚可,可眉头却微微地开始拧起来,眼底深处,显得失望。

随即,他下意识的苦笑,这才想起自己竟是糊涂,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都在思考西南的问题,他是位责任心极重的皇帝,正因为西南长年累月的叛乱,更使他心里焦灼,不成想因为这日思夜想,情急之下,竟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一群少年郎的身上。

想到这里,弘治天子哂然一笑,心知自己过了头,便也不报什么希望了。

弘治天子便道:“看了这么多文章,诸卿定是乏了吧,卿等告退吧。”

刘健等人便纷纷起身,行了礼,他们早就对这些功勋子弟的文章没什么兴趣,在他们看来,许多人甚至连童生都不如,读这样味同嚼蜡的文章,本就是一件极痛苦的事,于是安静地从暖阁退了出去。

弘治天子也有些倦了,挥挥手,想将留在最后的那篇文章推到一边,让宦官们收拾起来,可目光一掠的功夫,猛地,一行字清晰入眼——改土归流!

这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于是徐徐的将文章拿起,眼睛微微眯着,这布满血丝的眼眸所掠之处,竟见这文章里,竟分了三策‘以夷制夷’、‘推恩’、‘改土归流’。

推恩令是最好理解的,西南的问题在于土人不肯归化,所以朝廷设羁縻州,在西南册封了许多世袭的土司,这些世袭的土司往往山高皇帝远,自然成了地方上的土皇帝,许多叛乱,要嘛是土司压榨的太狠引发,要嘛就是土司带头。

若用推恩的办法,确实可以削弱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使他们不敢造次。

而这以夷制夷,其实并不新鲜,早在英宗皇帝时期,便已有了以夷制夷的概念,朝廷从湘西等地,将壮人和土家人纠集起来,将他们调入广西,令他们平定当地的土人之乱,而所谓的奖赏,便是叛乱部族的土地和粮食,因此,这些人便被称之为‘狼兵’,狼兵们为了得到土地和粮食,自然奋勇作战,再加上他们不是本地的土著,所以即便得到了土地,得以屯田,可又需防范其他的土人,因此他们大多对朝廷忠心耿耿,深知只有和当地的官兵联合,方才能保障自己栖息。

可这改土归流……

这么多文章,都在阐述如何去剿灭叛乱,怎么进兵,怎么安抚,却没有一个切中要害。

可此文章,单凭改土归流四字,便像是一下子点醒了弘治天子,弘治天子兴奋得猛地拍案:“妙哉,妙哉,哈哈……”

这文章,乃是糊名的,弘治天子兴冲冲地撕了糊名,一个名字映入了眼帘——方继藩……

这个名字,倒是有一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好像是……

一下子,弘治天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他将文章搁到了一边,又变得不露声色起来:“斟茶。”

外头早有都知监的小宦官候着了,一听呼喊,忙蹑手蹑脚的进来,弓着身,上了一副热腾腾的茶。

此人正是上次绑了方继藩的小宦官,别看他在宫外得意洋洋、狐假虎威,可在弘治天子的面前,却如一只被阉了的鹌鹑。

小宦官弓着身子,十分恭谨地道:“陛下,请用茶。”

弘治天子颔首,取了茶盏,轻抿一口,眼角的余光看到朱厚照还跪坐在一侧,可现在他心思全放在那‘改土归流’四字上,于是好奇道:“方继藩……这人可有耳闻吗?”

那小宦官是一直随侍着弘治天子的,这些日子,已经从陛下口里听到了三次方继藩了,第一次,是这厮居然卖了祖田,气得弘治天子够呛;第二次,牵涉到了校阅,弘治天子似乎怜悯起了南和伯,思来想去,既然南和伯教不住儿子,那就绑也要绑着这方家的不肖子去参加校阅,等校阅过了,再随便将这厮丢进哪个角落里的亲军卫所,找个狠人去调教便是;前两次都没有好印象,这次却不知又何故提起。

不过想来,陛下一定对此人是深恶痛疾的吧……

这小宦官叫刘钱,早就恨透了方继藩,不过他是个极谨慎之人,却不会贸然去说南和伯父子的坏话,只有找到了合适的时机,才敢不露声色的落井下石。

而现在……机会来了。

小宦官忙道:“陛下难道忘了,这便是那卖了祖产的纨绔子,奴婢在宫外,也听到了许多风言风语,都说他不学无术,成日混账,甚至……还听说他诽谤君上呢,此人狂妄得很,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经常说天……天王老子便是到了他面前,他都……”刘钱说到此处,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句话是极恶毒的,天王老子是谁,不就是皇帝吗,他方继藩满口天王老子,反了他了!

但凡只要触怒到了陛下的逆鳞,这一念之间,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小宦官又继续道:“自然,奴婢这也是道听途说的……呵呵……”

这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毕竟对方是南和伯父子,不能将话说死。

可最后他似乎为了佐证,又道:“奴婢还听说,这两日,这位小祖宗又不安生了,竟是自个儿跑去东市支起了摊子,说是要卖乌木,还是以市价十倍的价格兜售,陛下,这不是强买强卖,是欺凌良善百姓吗?”

弘治天子虽不敢说是爱民如子,却也称得上是贤君,一听欺凌百姓,顿时面上露出了厌恶之色。

朱厚照跪在一旁,一看父皇如此,心里窃喜,原来又是这个方继藩,好大的胆子,竟敢比本太子还皮,上一次害得本太子抄了几十遍的《辩奸论》,这笔账还没给这厮算呢,好了,现在惹得父皇震怒,真的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得了。

“竟有此事?”弘治天子怒不可遏地道:“真是岂有此理!朕尚且不敢轻掠民财,他哪里来的胆子?他是不肖子,朕素有所闻,可念其父祖们的功劳,倒也网开一面,可他现在竟变本加厉,朕还能姑息吗?此事,该彻查到底!”

话音落下,弘治天子突又想起什么,看向刘钱:“他在哪里强卖乌木?”

“东……东市……”刘钱心里已是大喜过望,这方继藩,完了!

嘿嘿,教你敢对咱无礼!

…………

萌萌的老虎求收藏求推荐!还有谢谢大家对老虎身体的关心,老虎会多多注意!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16134 人在追
据说新来的转学生是个掩藏大佬们,连隔壁职校的老大都对他伏首称臣。一不当心和大佬们做了后桌。江苓知战战兢兢,深怕大佬们一不开心就会揍她。大佬们考忘带笔了,不紧不慢的扣了扣她的桌子:“后桌借个笔。”江苓知心惊胆颤,借。大佬们写作业后忘带本子了:“后桌借个本子。”江苓知心有余悸,再借。大佬们去上学忘带书,理所当然把她的书扯回来:“后桌借你书看几眼。”江苓知忍了又忍,再再借。终于等到有一天,借避无可避借,大佬们叹了口气,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什么都有了,就缺个女朋友,后桌你看什么时候更方便……把你借了我?”江苓知:“……”【校园小甜文,双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19403 人在追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全家跟随房车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回不来了怎么办?没关系,应有尽有带有网络信号的房车是我们的庇护所,公务员老爹去努力科举提高阶层,时尚达人老妈种棉纺纱织布引领未来中国古代潮流发迹致富之路,特种兵哥哥身手不凡,挥着工兵铲也能奋勇杀敌于瞬息间,爹娘疼爱哥哥疼爱的妹妹没办法等着嫁出去?不!我的志向是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卫靖:小娘子拿着针也不是所以刺绣吗?张晓瑛:我拿着针只会缝伤口。六皇子:三娘为何想建造完成如此非常大的船舰?张晓珲:殿下,我们人类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清晨的天光大亮。。
贵女重生记
26653 人在追
大晋贵女刚复活就被人被人嫌弃,丢了亲事……天眼见着就要亮了,一位披着蓑衣穿着火红军服的少年郎骑着骏马,踏着晨露直往范阳奔去。更夫吃了一嘴儿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因着沈十八娘簪花礼,这范阳的地界都要踏低一尺了,看这身烈火祥云,想必是鲁家的儿郎!”。
农妇灵泉有点田
9666 人在追
苏芷再次穿越到一个刚过门儿的农妇身上,又病又丑,婆家娘家全是极品,幸好相公很疼人,老天还送去灵泉一潭仙莲七朵,就给她把小日子跨过越红红火火吧!——————新书《仙田喜地》正漫画连载,是种地文,不喜欢的也可以看一看,通到车只要你把鼠标移到简介上面那个‘作者信息’就能看见了,里面除了峨光的别的文,希望能大家不喜欢。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