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龙种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面对自己弘治皇帝的质疑,方继藩的心里掠过许多个念头,最后……咬了一咬牙,方继藩深吸口气,眼睛朝弘治皇帝眨了眨,很认真地的道:“臣也不知道是为何,而已会觉得,陛下和蔼可亲,臣得见陛下,顿感神清气爽,如没有神助,脑中不自觉地的,便流露出来出诸多的念头。至于陛下问种……好。。...

面对弘治皇帝的质疑,方继藩的心里划过许多个念头,最后……

咬了咬牙,方继藩深吸一口气,眼睛朝弘治皇帝眨了眨,很认真的道:“臣也不知是为何,只是觉得,陛下和蔼可亲,臣得见陛下,顿觉神清气爽,如有神助,脑中不自觉的,便流露出诸多的念头。至于陛下问起,臣为何能又有此真知灼见,臣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头绪,不过料来……是因为臣的‘种’好吧。”

种……好。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基因强大。

可弘治皇帝一下子噎着了,忍不住拼命的咳嗽,吓得护卫们脸色骤变。

随后,无论是弘治皇帝,还是朱厚照,包括了刘钱,都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方继藩。

在这个谦虚和中庸为王的时代,一个人得有多不要脸,才能如此自吹自擂,宣扬自家的基因强大。

弘治皇帝沉默了老半天,也不知在想什么。

一旁的朱厚照忍不住眉梢一挑,他不服道:“胡说,方家的种再好,及得上龙种吗?”

方继藩一愣……龙种……我去……

他看着这少年,心里便有数了,反正自己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和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和隐藏在人民内部的毒瘤嘛,哎……他懂的。

既然如此,方继藩便嬉皮笑脸,轻松起来:“对对对,龙种也很厉害,非常厉害,臣比之龙种,还差那么一点点。”

“……”弘治皇帝甚是无语的看着方继藩。

这个小子……还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分明聪明绝顶,改土归流之策,也实是深得朕心,可是……令弘治皇帝无语凝噎的事发生了。

此时,朱厚照又挑眉道:“龙种既好,可你为何要加一个也字,方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伯爵,也敢说只比龙种差那么一点点?”

弘治皇帝是个父亲,而且是个溺爱孩子的父亲,他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比寻常人家要强那么一点点,为什么是一点点呢,因为他得谦虚,谦虚是美德,所以大臣们每次夸奖太子聪明伶俐的时候,弘治皇帝虽是心里舒畅,面上却总是会说,哪里,哪里。

可现在,看着太子较真,这就等于是朱厚照在自己额头上刻了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这几个大字逼格很高,但是很不和谐——我是龙种,我最聪明!

弘治皇帝突然有了一种想揍儿子的冲动。

方继藩竟也无语,这小破孩子,你烦不烦,本少爷在装傻而已,演员的自我修养知道不知道?我得表现出自己是浪荡子的形象啊,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咳咳……”弘治皇帝板起脸来,厉声道:“方继藩,你可知罪。”

伴君如伴虎,方继藩算是深有体会了,他只得道:“不知。”

弘治皇帝背着手,虽将方继藩的改土归流铭记在了心里,却是冷声道:“你在此高价兜售乌木,莫不是想要仗着南和伯府,强买强卖,欺行霸市吗?朕爱民如子,岂容你这般横行不法!”

方继藩汗颜,他哪里还不明白,微微用眼角偷偷扫了那刘钱一眼,正见刘钱目光冷冷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道:“臣只是卖乌木,标了价格,绝没有仗势欺人,有人要买自然来买,更没有强卖,陛下……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弘治皇帝却依旧是冷着脸,分明是一点都不信。

刘钱见状,笑呵呵的插了话道:“奴婢听说,乌木的市价,也不过十两银子,若是十三四两银子收购,更不知多少人会抢着卖,从没听说过,有乌木卖出百两银子的先例。”

他这漫不经心的话,更惹来弘治皇帝的怒火,十两银子的东西,你卖一百两,还说是误会?

弘治皇帝厉声道:“朕念你方家祖上的功劳,所以久闻你方继藩横行霸道,便也没有过问,想不到你竟变本加厉,朕若不惩处你,往后不知有多少百姓要被你残害……你……”

方继藩忙道:“请陛下请臣解释。”

“朕不听!”这家伙,倒是聪明,可惜……就是人品卑劣,糊涂混账了一些,本是一个好苗子,凭他的改土归流,倒也值得栽培,只是可惜……

弘治皇帝怒火中烧,想要给方继藩一个深刻的教训,正待要开口。

远处,却传来了吵闹。

原来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商贾,想要靠近过来,结果却被弘治皇帝的护卫拦住,而这护卫只是普通人的打扮,商贾显然心急如焚,所以和护卫产生了冲突。

弘治皇帝远远眺望,心念一动,朝边上的护卫使了个眼色,护卫会意,忙是匆匆喝令那商贾来。

商贾心急火燎的跑了来,等走近了,方继藩才想起他来,这人是上次买了自己祖产,还帮自己收购过乌木的王金元。

王金元大汗淋漓,平时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今日却很奇怪,懒得搭理方继藩身边的人是谁,却是气喘吁吁,劈头便对方继藩道:“乌木……乌木……这乌木,五十两一根收,有多少要多少,方少爷,您这乌木,我全要了。”

“……”

弘治皇帝大惊失色。

不是说乌木才价值十两银子吗?怎么转眼之间,有人抢着五十两银子收购?他并不相信,这是方继藩的‘托’,因为方继藩一直都在自己身边,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王金元双目发红,像是疯了一样,通州传来了消息,数十艘乌木的船俱都沉了,要知道运送乌木的船只吃水极深,若走河运,极容易搁浅,所以朝廷会有专门的官船自海上运输,沿着海岸,一路自南通州运至天津卫,再进入运河,送至北通州,乌木船沉没的地点是在出海口附近,突得遭遇了一场怪风,数十艘船,荡然无存,乌木俱都沉入海底,连打捞的希望都没有。

这乌木本就得来不易,而京师是消费乌木的主力,江南诸省商贾,往往是每隔一两年,才将收罗来的乌木运送到京师来,现在京中的乌木,几乎都被方继藩收购,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多少货源,而这一次沉船,就意味着,未来一两年,甚至是数年之内,乌木都将有价无市。

毕竟乌木本就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搜集不易,而在短缺之下,这京中的贵人们对乌木的需求却绝不会减低,什么是贵族?什么是巨贾?那就是只买最贵的,也绝不肯拿其他的木料来滥竽充数,这……是脸面的问题。

他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即敏锐的意识到,乌木的暴涨已经蓄势待发,这……乌木……要翻天了啊。

现在唯一能想到的货源,就是方继藩,除此之外,别无分号,若是能赶在消息传出,货源开始紧缺时从方继藩这儿采买大批乌木,自己……怕就要发财了。

他紧张的看着方继藩:“五十两……方少爷,有多少,小人都要多少,银子……小人可以筹措,小人有布庄,有田地,在京里还有两处宅子,若还是不够,可以联合其他朋友,筹措钱粮,五十两……”

方继藩心中狂喜,船沉了……船沉了……

可一听五十两,他却一下子没了兴趣。

脸上笑呵呵的道:“你看看我挂着的旗子。”

王金元看了那旗蟠,心里一凉,百……百两……

真够黑的,这小子,想不到竟事先得到了消息。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他的小祖宗甜爆了
16134 人在追
据说新来的转学生是个掩藏大佬们,连隔壁职校的老大都对他伏首称臣。一不当心和大佬们做了后桌。江苓知战战兢兢,深怕大佬们一不开心就会揍她。大佬们考忘带笔了,不紧不慢的扣了扣她的桌子:“后桌借个笔。”江苓知心惊胆颤,借。大佬们写作业后忘带本子了:“后桌借个本子。”江苓知心有余悸,再借。大佬们去上学忘带书,理所当然把她的书扯回来:“后桌借你书看几眼。”江苓知忍了又忍,再再借。终于等到有一天,借避无可避借,大佬们叹了口气,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什么都有了,就缺个女朋友,后桌你看什么时候更方便……把你借了我?”江苓知:“……”【校园小甜文,双
仙妻
19702 人在追
再次穿越了?——就怕就怕,既来之则安之。要修真?那个,有也没不需要遭罪不需要累及边睡着边修真的好办法?QQ群:26087172至于为什么穿越的,这个不重要……咳,其实真正原因是,她穿越的原因太乌龙了,因为发现一家开业大酬宾的面店进去吃了双份儿的大碗的牛肉面,不不,她当然不是撑死的。面店买两份儿面赠送秘制大肉丸一颗,那肉丸真的很美味……。
64 剧情中的剧情
5022 人在追
楚兮醒来的时候,天已黑了,心口隐隐有些作痛,但却是在能忍受的范围内,就在楚兮有些茫然的时候,一个穿着杂役衣服的小姑娘,端着药进来了。“姑娘,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可是都昏迷了整整一天了,你是醒的最晚的一个了。”小姑娘还没有留头,年纪约莫不过“姑娘,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可是都昏迷了整整一天了,你是醒的最晚的一个了。”。
提刑大人使不得
10876 人在追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将晚庭
14116 人在追
江丞宁邻国质子倍受淡漠,暗里筹备经营,却小心翼翼的爱着小公主。华昭看见江丞宁的第一面就不喜欢上了他。是因为他长得也真让人无法挪开目光。未曾想一门心思热血竟沦落空。倘若也没遇见了你该多好。在无数个半夜江丞宁在心里默想“你来教我,教我怎么爱你。好好?”口喷鲜血,缓缓在江丞宁错愕的眼神中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