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很很显然,弘治天子的问题,也没丝毫章法,上一刻是在斤斤计较卖祖业的问题,而下一刻,却转移到了改土归流上。方继藩则是立刻行为意识到,皇帝来此,极可能会和这改土归流有关。他心里竟有一丝丝小小的兴奋,皇帝看了自己的文章?看上来,好像……这文章很合他的胃口。方继方继藩则是立即意识到,皇帝来此,极可能和这改土归流有关。。...

很显然,弘治天子的问题,没有丝毫章法,上一刻是在计较卖祖产的问题,而下一刻,却转到了改土归流上。

方继藩则是立即意识到,皇帝来此,极可能和这改土归流有关。

他心里竟有一丝丝小小的激动,皇帝看了自己的文章?看上去,似乎……这文章很合他的胃口。

方继藩便道:“不错,是臣子的答题。”

弘治天子沉默了片刻,才道:“可若是朝廷改土归流,势必会引发西南土司们的反弹,大乱就在眼前,所以,改土归流固然是治本之策,却还是肤浅了。”

是啊,一旦朝廷实施改土归流,这就和削藩一样,那些土司们怎么会甘心,肯定要联合起来发动更大的叛乱。

方继藩道:“所以臣才献策,先从以夷制夷开始,朝廷既可调拨军户或是湖广一带的土人入西南,制衡西南诸藩,实施分化。除此之外,用推恩之法,双管齐下,反正这些土司,隔三差五总是要反的,只要平叛的大军以及狼兵们能暂时镇住,根据不同的土州采取不同的策略,不肯服气的,朝廷便命本地狼兵和军镇弹压,削其土司;若是肯乖乖就范,则许以厚禄,使他们虽被夺了权,却也不失富贵。”

弘治天子面无表情,只负手安静的伫立。

方继藩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好不好,嘴巴说得有些干,却还是继续道:“其实西南叛乱频繁,最关键之处,是朝廷历来有一个巨大的盲区。”

盲区二字,令弘治天子双眉微微一挑,露出不悦之色。

站在一旁的刘钱,心里已是乐开了花,这家伙,大胆哪,盲区二字,虽闻所未闻,不过大致的意思却能听懂的,这不就是指责朝中诸公瞎了眼睛吗?再深究起来,便是说陛下糊涂,不能明察秋毫?

方继藩渐渐的,心情也平静起来,方才说话时,还有些语气不太连贯,现在却开始‘放肆’起来:“历来朝廷治西南,总是将土州中的土司、土官,以及土人视为一体,所以想要抚恤土人,则大多时候,都是封赏土官,可实际上,土官虽得了无数的赏赐,对土人们又有什么好处呢?土人们从中没有得到朝廷任何的好处,这好处,都被土司和土官们拿去了,他们自然不会感激陛下的恩德。而这些土司和土官,却都心如明镜,深知朝廷之所以赏赐他们,是因为朝廷想要安抚他们不进行叛乱,因而他们自然存着傲慢之心,因为他们深知,越是对朝廷适度的挑衅,反而才会使朝廷更加忧虑,他们才可从中牟取更大的好处。”

“朝廷对于西南诸土州,不可谓不宽厚,可土人们没有切切实实的得到好处,又怎么会感激朝廷呢?现在这改土归流,本质上,就是针对着那些世袭的土司和土官们去的,朝廷要削弱他们的同时,万万不可将土人和这些土司视为一体,要分别对待,对土司和土官不必留情,却可以想方设法,将本该给土司和土官的好处,赐予土人,若是在改土归流的同时,朝廷拨付贫困的土人钱粮,同时,命本地卫所,给土人们提供足够的盐铁,再予以一些土地,令他们开荒,从一些土人之中,提拔出一些聪明伶俐的,设立学堂,准他们读书,将来也可令他们科举为官,那么,即便土司和世袭土官们的利益受到了侵害,想要反抗朝廷,可土人们若是不肯附从,难道,三五十个土官就可以抗拒天兵吗?”

“臣以为,无论在哪里,一地的百姓,都有三教九流,他们各自的需求不同,万万不可将其视为一体,一概而论,要治理土州,只能分而治之,对付土司是一个方法,对待聪明的土人,是另一种办法,对付一般的土人,又是一个方略,对待孱弱的妇孺,也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有如此,朝廷才能分清楚敌我,什么人是可以拉拢,什么人需坚决打击,只要朝廷顺着这个方法,派遣一个得力的大臣前去西南,主导改土归流之事,再令本地的军镇和狼兵分驻各个要害之地,三五年功夫,用流官去取代世袭的土司,这个问题,也就可以彻底解决了。”

弘治天子起初听得漫不经心。

他对改土归流这四字,是极有兴趣的,只是起初,他觉得这有些不切实际,可现在……却突然发现,这方继藩不但说的头头是道,而且……竟是极有道理。

为何土司们总是剿之不绝?就是因为朝廷将土司和他们的族人视为一个整体啊,所以朝廷恩赏,赏给了土司,土人们想要好的生活,却还得仰仗着土司,土司则拿出朝廷恩赏的钱粮,分发给土人,借此来收买人心。而一个土司若是谋反,朝廷便将整个部族视为叛逆,结果也不分其好坏,提兵就进剿,最终的结果,却是得了土司好处的土人与土司众志成城,一旦土司叛乱,土人们更是与土司生死与共。

分而治之……弘治天子越听,竟越觉得有滋味,虽然朝廷也善于用分而治之的方法,比如对付瓦剌、鞑靼人,往往会挑起各部之间的内斗,使朝廷坐享其成。可方继藩所说的分而治之,却是将整个土州的三六九等剥开来,去根据不同群体,来制定应对的方法。

弘治天子目光一亮,他隐隐觉得,这个方略,能行。

说来也奇怪,一个尾大不掉的问题,朝中君臣束手无策,偏偏被一个这样的家伙说透,弘治皇帝的心里感到震撼不已。

他不由好奇地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这个小子……哪里学来的这些?只是他历来稳重,心里虽是震惊,却是不露声色,微微一笑道:“朕听说,你是纨绔子,不学无术,今日一见,却觉得传闻多有不实!”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些时,方继藩小心翼翼地抬眸,却发现弘治天子面带冷色。

方继藩方才还觉得得意,自觉得自己飞黄腾达的时候到了,可现在,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个可怕的念头,自他的心里升腾而起。

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确实是一个混账加LIUMANG的形象,可是今天皇帝见了,竟发现自己行礼如仪,对答如流,这……

不对啊。

一个平时烂到了骨子里的人,怎么可能性情大变?

那么……皇帝会怎样想呢?最坏的结果就是,在皇帝的心里,认定了他是装傻,一个平时装傻充愣,关键时刻却是极精明的人,这岂不是告诉皇帝,他方继藩城府极深吗?

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希望下头的人太有城府,心思太深,连皇帝都无法预测,还放心得下吗?所以……

方继藩明白了,自己方才太好的表现,简直就是在找死。

想到这里,方继藩已是冷汗淋漓,恨不得捶胸跌足。

这意思莫不就是,本少爷不做败家子,便给人阴谋家和野心家的形象了?

这样说来,我方继藩必须是个恶棍人渣败家子啊!

…………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新文《我靠穿书拯救他们世界》发博了,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万个世界,艰难求生本能。每一个轮回里,从炮灰局走出来自己的失败大路。被嫁出去鄙弃的农女,最后成了一品官夫人;不被不喜欢的真千金,自己成了富一代;能见奇妙的哑女,变为了捉魂避邪的专家;已婚夫爱上了狐女?没事儿,我斩妖除魔一把手……偏偏每一世都成了命运的炮灰,最后她却活成了大佬。
被迫混入大佬圈
25350 人在追
长青山·万事无论·松手没·刑法长老——池语池淞念,收了个徒弟——活波可爱的·铺天盖地·万事要管·长青六师兄,莫启莫欣阳。我以为快乐……的“健康颐养天年”生活至此就,却没想起是轻闲时光至此战胜——“师父父!医圣薛崇要来咱们家做客!”“师父父!我又交了个新朋友,他说他叫宋拾!像是是那个天下第一剑……”“师父师父!妙手娘子啰音明日来如月宫!”“师父师父!我请了木楚来玩!”“师父父!我路上碰上一个人,叫顾渊,说是您师兄……师父父除了师兄吗?”……我的逆徒,无论顾渊是也不是师父的师兄,你他娘的明白木楚是谁吗?!魔!教!圣!女!还翠谷医圣薛崇,这是多少宗门眼里的香饽饽,却因其不常与外人打交道的冰冷性子,以至于能请来做客的机会少之又少。。
梧凰在上
23568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欢喜枝
1441 人在追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第77章 白薇的交易
3355 人在追
迟霄哼唱的歌并没有歌词,只是一段音律,听着十分随意,但曲调平缓柔和,令人心静神缓。我的视线落在不远处冒着热气的泉水,又看了眼洞府里照亮的月光虫,最后忍不住回过头望向迟霄。他侧躺在我身侧,长相俊美无比,眼里还有柔雾般的情深。他长臂一揽,将我紧我的视线落在不远处冒着热气的泉水,又看了眼洞府里照亮的月光虫,最后忍不住回过头望向迟霄。。
洛临
12002 人在追
偏偏是西方魔幻的游戏,为什么我却是东方种族啊?!但是不应该不存在的那独一份儿?!为一点儿小事就屠尽全城的冷戾帅哥,没事儿就溜达在身边宣称自己是我已婚夫的“美女”……好吧,这些我都忍了,但是为什么就连那些名义上的亲人也要来掺一脚?!好吧!既来之,则安……能安才怪!而已想进游戏睡个觉,不扎眼的混吃等死而已啊!那些明争暗斗的别来找我好好!我真的是很乖很乖的中立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