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弘治天子拉着脸,目光一撇,却又落在那篇文章上,他的目光闻言又就变的深遂出来。改土归流……这确实是治标之道啊!一个臭小子,能有这样的高瞻远瞩?再则,世上除了这样大奸大恶之徒?他眼眸轻轻眯着,眼睛的缝隙里,划过一丝疑窦。良久,弘治天子突然道:改土归流……。...

弘治天子拉着脸,目光一撇,却又落在那篇文章上,他的目光旋即又开始变得深邃起来。

改土归流……

这确实是治本之道啊!一个臭小子,能有这样的高瞻远瞩?再者,世上还有这样大奸大恶之徒?

他眼眸微微眯着,眼睛的缝隙里,掠过一丝疑窦。

良久,弘治天子突然道:“摆驾,朕要去东市,不过……若是因此扰民,朕甚为不安,便服出行吧,挑选数十人暗中保护便是,朕倒要看看,这个方继藩,是何方神圣!”

刘钱却是惊得下巴都要落下来了,当今皇上,可不是那种喜欢出宫巡视的天子,一则不想扰民,其次操劳国事,日理万机,抽不开身。

可万万不曾想,今日为了一个方继藩,皇上竟要出宫。

可随即,刘钱的心里却暗喜起来,方继藩那德行,他怎么不知道,陛下耳闻此人的言行,就已震怒了,若是亲眼见了,那还不恨不得当场把他宰了?

于是他忙道:“奴婢这便去安排。”

那跪坐在一旁,低眉顺眼的朱厚照双眉已是一挑:“请父皇恩准儿臣随驾左右。”

…………

方继藩在东市支了一个摊子,上头就一块乌木的样品,后头打了一个旗子,上书‘上好乌木,作价百两。’

百两当然是银子,而乌木往往是按根来算的,也就是说,这家伙,一根乌木,竟敢卖到一百两纹银。

乌木虽贵,可现在的市价,也不过十三四两罢了,路人们一开始觉得新奇,起初还以为方继藩和蹲在墙角里的邓健是卖艺或是杂耍的,好事者围拢来,指指点点,自是取笑。

乌木这样卖,哪里卖得出去,这是疯了。

方继藩呢,则是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佛系卖木的做派。

却不知这人群中,谁低声道:“这不是南和伯府的公子,方继藩……方少爷……”

此言一出,上一刻还热闹的摊子,突得如疾风扫落叶一般,人群一哄而散。

方家少爷臭名远扬,竟有能清空街市、止小儿夜啼的功效。

邓健染了风寒,吸了吸鼻子,啊呸一声,吐了一口痰至墙根,见这街里瞬间四下无人,正待要开口对方继藩说什么。

方继藩却是横眉冷对他,恶心地看了墙角的污迹,痛心疾首地道:“要文明,你NIANG的,狗一样的东西,你看看你生得这样丑,还这样不文明,毫无功德,现在好了,人都吓跑了!”

“噢。”邓健就是这一点好,从不和方继藩争论,行云流水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赔笑道:“小的该死。可是少爷,大家都觉得小的不丑,就是个头矮了一些,肤色糙了一些。”

方继藩心里感慨,自己已越来越像那该死的败家子了,于是下意识的掏出了湘妃扇,扇扇风,望着这门可罗雀的街道,竟有颓唐和蹉跎感,背负着败家子的恶名,好像一辈子,都难有出头的一天啊,将来会不会影响自己娶媳妇呢?

这……似乎也很令人头痛啊。

此时,他又想到校阅的成绩,不知何时放出来,自己写的那篇文章,会不会过于超前了,要知道改土归流,是满清时的事,而且效果显著,自改土归流之后,土司们走进了历史,西南也彻底地安定起来。

可这并不代表考官识货啊。

至于这乌木,似乎也有些玄乎了,他明明记得《通州志》里记载了那一次大规模的沉船事故,不会不沉了吧,若是如此……方继藩背脊发寒,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坑爹了。

可怜的爹……

“少爷,你看,有人来了。”邓健激动得发抖,遥指街角。

方继藩眺目远望,果然见数人众星捧月一般拥簇着一个男子徐徐而来,那人身边,竟还有一个少年郎,少年郎低眉顺眼的,一看就是没少挨爹揍的模样,倒是那年过中旬之人,却极令人瞩目,他虽只穿着丝绸的圆领衫,身子似乎也孱弱,可顾盼之间,竟有几分别样感,既亲切,又威严。

来人正是弘治天子和朱厚照,朱厚照正低声咕哝着:“不是说东市这儿很热闹的吗?怎么看着,竟比詹事府还清冷。”

刘钱小心奉陪,忙低声道:“殿下,闹市里若是窜出了一头老虎,岂不是……岂不是……呵呵……”

弘治天子听了个清楚,一面徐步而行,眉宇间的怒气却是越盛,忍不住冷哼一声。

欺民、扰民,是弘治皇帝无法容忍的。

待走近了,方继藩将这些人看了个清楚,那人身后跟随着数个护卫模样的人,个个龙精虎猛,可最后,方继藩目光一愣,却是落在了刘钱的身上。

又是这个死太监。

可是他竟发现这刘钱对那中旬男人亦步亦趋,甚至神色间显露出几分恭敬,方继藩的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这个人……

方继藩绝不是一个没有眼色之人,他震惊的是,这个人竟长了胡子,一个太监,对一个长胡子的人前倨后恭,那么这个人……是谁?

方继藩没有犹豫,连忙起身,毫不犹豫地行礼道:“臣方继藩,见过陛下。”

陛下……

邓健先是一愣,却是很快的给吓得两腿打颤起来,在这东市卖乌木,也能遇到陛下?

弘治天子竟是错愕,他想不到自己的身份,竟转眼之间便被人看穿了。

倒是刘钱躲在弘治天子的身后,一直阴测测地看着方继藩。

弘治天子很快镇定下来,上下打量方继藩,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其实并不算太坏,甚至令他感觉有点儿文质彬彬的。

他负着手,一脸值得玩味的样子,却在方继藩的摊子这儿来回踱了几步,方才驻足回眸:“你是方继藩?”

语气慵懒,方继藩的心里却是无比的紧张起来!

这是皇帝啊,特么的,是皇帝啊,还是活的。

这金光闪闪的皇帝就在自己眼前,所谓伴君如伴虎,皇帝的任何一个起心动念,都可能决定他的生死荣辱。

这个时候……还装傻?

方继藩行礼如仪,他抬眸,却发现那少年郎死死地盯着自己,一双眼睛很灵动,仿佛是在看……呃……猴子。

这就有点尴尬了。

“臣子是方继藩。”

弘治天子只微微颔首,重新又打量方继藩:“朕听说,你卖了祖产,是不是?”

方继藩觉得压力很大,这看似孱弱的皇帝,却给他一股巨大的压力,这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题,似乎隐藏着难测的天威:“是。”

“为何?”弘治天子目光落在那‘作价百两’的旗蟠上,目中掠过一丝冷然。

方继藩想了想:“稀里糊涂的,就卖了。”

只能这样回答了,总不能说自己卖祖产是为了买乌木,买乌木是因为知道乌木的船队会沉吧。

一旁的朱厚照噗嗤一声,差一点笑出来。

刘钱更是心里窃喜,巴不得方继藩胡言乱语下去最好。

弘治天子若有所思,却突然道:“改土归流,这是你的答题,是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凤凰涅槃之守护
1212 人在追
【我们走过路过此地,干万切记错过了,三观不端正】蓝星世界某天灵气突然爆发,蓝星上一切生物就进化成之旅,然灾难也随着降临到;五百多年后成了大佬们的凌菲菲复活回了蓝星灵气突然爆发前的时刻,这一次她想做点什么,满级大佬们带着一群小号玩的快乐……生活~~所以是吧......“杀啊!!不是魔兽死就是人类亡!!”。
你好海神大人
5976 人在追
会会发光的碳酸钙?3DMAX观后体验感受?论血液系统局部微循坏的最重要的性?姜子牙的大闪如何练成?因一场空难,幸存者下去的黎清像是快速解锁了什么很奇怪能力……“你明白吗?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个叫黎澈的男子如是说。《网络游戏之女祭司》深度阅读通道:起点app→抚呆毛→全部作品装作我有读者系列(君羊):[641993729]“医生,我觉得……我肚子里好像长了颗结石……”。
快穿之龙套抢戏日常
13274 人在追
清瑶看见有一个难完成4的任务,“2588,我们去下一个世界吧。”“辣鸡宿主,这么简单的的任务都完不成。”2588都忍怼人。“是你挑的任务,你就不明白找简单的的任务嘛。”“是你辣鸡,还怪我选的任务太难。辣鸡宿主,辣鸡宿主,辣鸡宿主。”2588又就碎碎念。
仙园逸事
14937 人在追
姚黄穿了,穿到一个架空的世界中。上有一个贤惠的姐姐和一个病秧子的姐夫,下有七岁的小弟和一岁的小侄子。家里面没有劳动力,只能靠姐姐做些针线活换钱养活一家人,生活有多苦可想而知。为了不让一家人饿死,姚黄想尽办法赚钱补贴家用。所幸出门不远就有大山,山上的山货能够换钱也能够喂饱一家人。某天,姚黄在山中被野兽追跌进了一个山洞中。山洞的原主人是一位仙人,曾经来这个时空旅行,算到这个世界会出现一个与他有缘的人,遂留下了一套修真功法和一些修炼资源。姚黄自然就是这个有缘人。从此,她开始了一边修仙一边种田的生活……用修真的手温婉的小媳妇看到自己说了什么这么多,面前的女孩却无神地瞪着两只大眼睛发愣,禁不住慌了,妹妹不会受惊过度傻了吧?。
第九章 二嫂李氏
22029 人在追
地里的庄稼种完了之后,沈子安找了一个短工,苏芷一个人在家里,清静悠闲,茅草房没有什么东西,早就被收拾的干净利落,她想要找活儿也找不出来了,而身上的病又让她不能出那个篱笆挡成的小小院子,只能看到那么一方天空,感觉好像井底之蛙一样,但是一想到每苏芷坐在床上做被子,当初她嫁过来时是有新被子的,只是苏芷这一世的爹娘做事不光彩,把有病的女儿嫁过来,还瞒着病情,结果在闹洞房时被揭穿了,让沈家丢了大脸,沈家一气之下要休妻,可是沈子安不同意,最后苏芷被赶到了这间茅草房里,成亲时的东西全都被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