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时,在南和伯府的门外,邓健还在四望四处张望。少爷被那宦官绑走了,邓健敢拦,可心里却急得跺,他向来明白少爷的性子,说不考就当然会考的,果真,等不了多久,便看见了少爷的身影。“少爷……少爷……”邓健兴高采烈地迎上来。方继藩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也不少爷被那宦官绑走了,邓健不敢拦,可心里却急得跺脚,他一向知道少爷的性子,说不考就肯定不会考的,果然,等不了多久,便看到了少爷的身影。。...

此时,在南和伯府的门外,邓健还在举目张望。

少爷被那宦官绑走了,邓健不敢拦,可心里却急得跺脚,他一向知道少爷的性子,说不考就肯定不会考的,果然,等不了多久,便看到了少爷的身影。

“少爷……少爷……”邓健兴高采烈地迎上去。

方继藩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答得好不好,这等策论题,说穿了全看对不对考官的胃口。

他见了邓健,便又恢复了浪荡子的模样,吹着口哨,连腿都迈得更开了:“鬼叫什么叫!”

邓健忙恭顺地躬身,笑嘻嘻地道:“少爷去校阅了?”

方继藩点头。

邓健一呆,虽说是被绑了去的,可这不像少爷的风格啊,他倒有些紧张起来,是不是因为少爷被绑了,受了刺激,脑疾又发作了?故而忧心地道:“少爷从前不是说过乖乖去校阅的便是龟孙吗?”

方继藩便冷笑着道:“去是去了,不过本少爷提前交卷了。”

邓健一愣,随即眼中放光,他欣喜地道:“少爷就是少爷。”

虽然觉得少爷好像又做错了什么,不过邓健居然心里暖暖的,这是一种很踏实的感觉,舒服。

邓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随着方继藩进了院子,方继藩远远的,竟是看到了香儿正艰难地提着一篓子衣服往天井去,便道:“小邓邓,这小香香不是病了吗?”

“是啊。”

方继藩见香儿极艰难的样子,一瘸一拐的,不禁怜悯心发作了,快步上前道:“小香香,你这是在做什么?”

香儿一见方继藩,也不知是因为生病,还是害羞,忙不迭的低下头,放下衣篓子,才行礼道:“少爷,奴洗衣。”

方继藩剑眉微皱:“病了也洗?”

香儿踟蹰起来。

倒是邓健笑呵呵地道:“少爷,是杨管事吩咐的。”

方继藩便觉得自己牙痒痒的,这是黄世仁啊,有这样糟践人的吗?别的事方继藩可以不管,装自己的败家大少爷,可这等事,他就看不过。

于是厉声道:“将杨管事喊来。”

邓健觉得奇怪,可见少爷脸上满带怒气,便不敢多问,忙去叫了杨管事。

不多时,那杨管事便顶着大肚腩小跑而来,一脸赔笑着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方继藩定了定神,心里已有了计较,先是指着香儿道:“香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生了病,还敢在本少爷的面前晃荡,若是这病过给了本少爷,你必是死罪难逃!”

香儿一听,吓得花容失色,泪水涟涟,连忙惊恐地认错。

杨管事以为方继藩只是教训香儿,便也跟着帮腔,怒气冲冲地道:“听见了没有,敢碍少爷的眼睛,仔细你的皮。”接着他一脸谄媚的看着方继藩:“少爷,您说是不是?”

方继藩却是收了扇子,扬手便劈了杨管事一个耳光。

啪……

一巴掌干脆利落,尤其是打在杨管事那肥嘟嘟的脸上,余韵犹存。

杨管事猝不及防的挨了打,顿时委屈起来,捂着腮帮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方继藩:“少爷,您这是……”

方继藩咬着牙,接着自牙缝里蹦出一句话:“记好了,在这京城里,决不允许有比本少爷还下贱的人存在!”

杨管事就差给吓得魂飞魄散,他哪里想到,自己竟还抢了少爷的风头,让少爷记恨了,于是忙道:“不敢,不敢,少爷最下……不,少爷最了不起。”

方继藩方才故作不屑的样子看了香儿一眼:“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还哭什么哭?现在罚你回你住所去面壁三日,三日内不得出房门,否则本少爷便杀鸡儆猴,宰了杨管事……”

杨管事:“……”

邓健畏惧地看了杨管事一眼,接着吞吞吐吐的,老半天才挤出一个笑容:“少爷英明!”

香儿似是被吓住了,她只当少爷讨厌自己,因而对自己惩罚,便红着眼睛,应命而去。

见那孱弱的背影去远,方继藩下意识地取出湘妃扇摇了摇,心里一阵叹息。

平时总觉得自己取代另一个人,要适应另一个人的生活节奏,很是惨不忍睹,可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个世上,有太多太多比自己更凄惨的人,从前那个败家子,不知做过多少恶事,那么现在,就该让自己来还一点债了吧。

…………

紫禁城,暖阁。

此时,大明朝的皇太子朱厚照正在暖阁的外头探头探脑,贼兮兮的眼睛朝暖阁里瞧了一眼,暖阁里立即传出威严的声音:“进来。”

朱厚照吐了吐舌,立即摆出皇太子的仪容,跨步入阁,这一进去,便晓得自己来的不是时机,只见父皇高高坐在案首,左右则是几个师傅跪坐左右。

这几位师傅,都是弘治朝的名臣,以清直著称,不过既然清直,那么一般都不太会给朱厚照什么好脸色看。

朱厚照刚要行礼,弘治天子摆摆手,几日不见这个独子,此时见了,弘治天子面露微笑,慈和地道:“皇儿,刘卿家方才还对朕提及,说你竟将《辩奸论》背熟了?”

刘卿家便是当朝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他坐在弘治天子左手的位置,是个相貌有些丑陋的老人,此刻他朝朱厚照颔首点了点头。

刘健既是内阁首辅,同时还兼任着太子太傅,所以偶尔会去詹事府监督朱厚照的功课,近几日,似乎皇太子颇有长进,使他老怀安慰。

朱厚照闻言,眉梢微微一挑,却忙正色道:“儿臣惭愧。”

弘治天子笑吟吟地道:“可见用了心,便是好的。”

他说着,笑了笑:“你坐一旁,朕有事与诸卿商量着。”

朱厚照心里叫苦,却还是乖乖地跪坐着。

弘治天子接着道:“前几日校阅,亲军府送来了十数篇好文章,朕这几日,都在想着平西南之事,哎……西南之患,实是大明旧疾,这百年来,朝廷平叛了一次又一次,可年年告捷,却又接二连三的接到叛乱的消息,烦不胜烦,诸卿都是朕的肱骨,想来,也一直头痛不已吧。今日难得,这些子弟们参加文试,朕借此机会出了这个策论,或许,还真有人出其不意,提出良方。”

刘健等人俱都微微一笑,不过这笑容很含蓄,更多像是迎合天子,在他们眼里,当今陛下还算圣明,而内阁以及各部大臣也还算是贤良,尚且没有找出治本的良策,一群毛孩子,能指望他们?

这等考试,尤其是一群勋贵子弟,他们的策论文章,怕是连寻常秀才的文章都不如,但凡只要能识文断字,行书写的端正,不求有什么道理,但求行文能承上启下,便算是优秀的了。

…………

看在每天都勤奋,老虎从不断更的份上,希望觉得好看的就收藏,有推荐票的就支持一下老虎!老虎继续努力哈!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盛爱之至尊狂后
1349 人在追
天才强者雪月被设计陷害围杀,为报仇雪恨屠了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复活为流云大陆十大家族之末冰家弃子冰娆。做为弃子,又中巨毒的冰娆自出生于起便陷入昏迷五年。可当拥用强大灵魂的病秧子睁开眼的一刹,她先看见的却是一只妖孽小正太。正太未婚夫?皇子?这是想让她老牛吃嫩草?冰娆则表示压力山大,草太嫩下不去口啊!怎么办?一次,带着谋算的灵脉测试的,冰娆废物之名响彻云霄天下!废物又如何?就算揍家主!揍了家主,再度被驱赶,冰娆拉着哥哥欢快的的再打包拍屁股走人。二十年蜇伏,一夕降生。强者为尊的世界,负着废物之名的病秧子强势强势崛起,炼药、炼器、驯兽师,
仙妻
19702 人在追
再次穿越了?——就怕就怕,既来之则安之。要修真?那个,有也没不需要遭罪不需要累及边睡着边修真的好办法?QQ群:26087172至于为什么穿越的,这个不重要……咳,其实真正原因是,她穿越的原因太乌龙了,因为发现一家开业大酬宾的面店进去吃了双份儿的大碗的牛肉面,不不,她当然不是撑死的。面店买两份儿面赠送秘制大肉丸一颗,那肉丸真的很美味……。
小马宝莉征服指南
19403 人在追
小马宝莉的故事,就于一本翻看的书,结束了于一本合上的书。当书本再度被翻看,一切却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穿越者大行其道的小马利亚国度,本来相安无事的小马们多了许多一切未知的危险。而因为穿越者数量太多,他们也拥用了相同的阵营,有穿越者逐步建立了正义军团在去尝试完全恢复主线,保护好原主角。而其中,却有一个推崇永恒的生命的组织,在以洛神的统治下,在大肆宣扬血腥屠杀穿越者,与军团对着干。小马利亚的世界,已不再是友谊和平发展的国度。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姐姐的天角兽魔力可以升起太阳,而妹妹能够在傍晚召唤月亮。日月更替,两姐妹就这样维护着小马利亚的和平,守护了小马利亚的小马们。”。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重生小福女大佬她被迫算命营业
全能杀手苏小鱼再次穿越了,但是地主老财的第十八房小妾。一门心思想做个好人的苏小鱼还没来及规划人生,便踹翻了老地主。回去后,她被爷奶叔伯被人嫌弃了。爹残疾,娘重病,除了一帮小弟妹,没关系,咱有空间,除了治百病的莲花露,治好爹娘病,带着全家发大财致富之路,让被人嫌弃她的人悔断肠。还随身携带绑定微信一个预知未来系统。“公子,你不能够这么玩物丧志,该去读书学习,你以后但是大宰相。”“大叔,你不应该在这里讨饭,该去参军,你以后但是大将军。”“朋友,你不应该躲在深山当野人,你该娶我,你以后但是苏小鱼的相公。”咦?这画风有点儿不对……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