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方景隆虽明白自己儿子是虫,却偶尔会,也会有望子成龙的念想,现在的都忍一番感叹,又摇了摇头,会觉得自己实是非分之想。方继藩可不敢说我要去缮写,以前那个败家子,是绝不可能会去报名参加考的,因为他规避了方景隆自我调侃的目光,心里却在想,这缮写,我确实该去试一试才方继藩可不敢说我要去校阅,从前那个败家子,是绝不可能去参加考试的,所以他避开了方景隆自嘲的目光,心里却在想,这校阅,我的确该去试试才是,可他情况特殊呀,该怎么才可以顺理成章,不让人怀疑的去考呢?。...

方景隆虽知道自己儿子是虫,却偶尔,也会有望子成龙的念想,现在忍不住一番感慨,又摇摇头,觉得自己实是非分之想。

方继藩可不敢说我要去校阅,从前那个败家子,是绝不可能去参加考试的,所以他避开了方景隆自嘲的目光,心里却在想,这校阅,我的确该去试试才是,可他情况特殊呀,该怎么才可以顺理成章,不让人怀疑的去考呢?

方景隆见方继藩沉默不言,还以为自己的话惹得儿子不高兴了,即道:“好好好,为父不说,不说了,为父知道你不爱去办差,不爱受人拘束,以后再不提了。”

他摆了摆手,很是惆怅,想到那些同样是公侯伯子的子弟,个个都以校阅为荣,再看看自己的儿子。

哎……祖宗……

可一想到祖宗,方景隆又觉得心口有些疼了。

方继藩心里却是急了,爹啊,我要当差啊,我要去校阅啊,我不想做一辈子的废物啊,你怎么就不说了?你蹂躏我吧,你就不能硬气一点,桌子一拍,给我上老虎凳,滴蜡烛油,就算是将我绑了去也好,得给我一个去当差的机会啊。

自然,这些话是不敢说的,想来全世界都认定了他这位混吃等死的公子哥,这辈子只有坑爹的份,若是突然有了上进心,就实在可疑了,尤其是在患了‘脑疾’的情况之下……

方继藩心里叹息,比方景隆更惆怅。

可到了次日,邓健的嗓子便又如铜锣一般响起:“少爷,少爷,宫中来人了,命公子去校阅。”

方继藩还在朦胧之中,听罢,竟是翻身一骨碌的爬将起来……宫中……这是什么意思?

却见邓健气喘吁吁地跑近他道:“宫里来了个宦官,说今日校阅,陛下听闻之后,龙颜大悦,说要挑选出英才充入亲军,却不知怎的,想起了少爷,居然对着左右说,那个南和伯的儿子不是一向放浪不羁吗?这是平时家教不严的缘故,也一并校阅,若是不去,便治少爷大不敬之罪。”

方继藩心里惊喜交加,这个皇帝,挺有意思啊。

不对,什么叫做家教不严,放浪不羁……难道哥们的恶名,都已经传到了皇帝老子的耳朵里去了?

方继藩痛心疾首,却不敢表露。

邓健反而是急了:“宫中的钦使已到了正堂,就等少爷去呢,伯爷一大清早便去五军都督府公干了,少爷得赶紧去才是,不然怠慢了钦使……”

“好了,好了,就你啰嗦。”方继藩不耐烦的道:“小香香呢,来穿衣了。”

邓健愁眉苦脸地道:“香儿今日病了,小的这就去让兰儿来。”

方继藩心里反而松了口气,成年累月的被迫耍LIUMANG,这对正直纯洁的自己而言,很是为难啊,于是他故意露出不耐烦之色地道:“那本少爷自己来,兰儿的XIONG小,本少爷宁愿自己摸自己。”

邓健一脸欣慰的样子看着少爷,少爷果然本色不改,看来这病,是愈发的好了。

方继藩飞速地穿好了衣衫,心里记挂着校阅的事,满心的期待,哥们要一鸣惊人,要一飞冲天。要让所有人知道,本少爷不只是聪明伶俐、相貌英俊,还才高八斗。

匆匆到了正堂,便见一个白面宦官正背着手,一脸鄙夷的看着方家的正堂。

早听说这败家子将家里的田地和家什都卖了,看着这堂中几张长条凳,小宦官甚至觉得,自己对家徒四壁四字有了新的认识。

眼看着正主儿来了,方继藩见邓健还没来得及追上来,立即换上了一副笑容!

太监啊,是活生生的太监,凭着方继藩对太监的了解,这些随时在皇帝身边的阉人,可没一个是省油的灯,虽身份卑微,却也有匪夷所思的实力。

小宦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方继藩连忙作揖,行了个礼,彬彬有礼地道:“见过公公,公公远道而来,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方继藩一面说着,一面做出从怀里掏银子的动作,得给人家一点茶水费,虽然天天假装败家子,可实际上潜规则,方继藩还是懂的。

小宦官心如明镜,却突的拉下脸来,语带不悦地道:“方公子,免了吧。”

“要的,要的,一点小小意思。”方继藩已掏出了一个碎银子。

小宦官却依旧冷着脸,皮笑肉不笑的道:“别人的银子,咱当然敢要,可是方公子的银子哪,嘿嘿……咱还真没这胆子收,方公子,难道你忘了,去岁的时候,也是咱来宣旨,你当着咱的脸骂咱,所以……当不得公子的礼……”

“……”方继藩万万料不到,这宦官竟和从前那个败家子有这么一层过节,做太监的,最记恨的怕就是人家骂他的缺陷,哎呀,这该死的败家子……

此时,只见小宦官阴测测的,笑得更冷了,口里接着道:“当初咱不能将公子怎么样,可如今,咱进了都知监了,时不时哪,得去侍奉着皇上,以后,方公子可要小心了。”

方继藩对明史了如指掌,一听到都知监,便晓得这小宦官为何如此嘚瑟了,若论权柄,在宫中十二个太监机构里,当然是司礼监和御马监的大太监们最是呼风唤雨,可都知监对于小太监而言,却也是不错的去处,因为这都知监的职责是专门跟随皇帝,负责导引清道,这天天伴在皇帝身边的人,却是宫里宫外都争相巴结的对象,成了香饽饽。

正在这时,那邓健已是追了上来,却不敢登堂入室,只在外头探头探脑。

方继藩一见邓健来,心里便有些遗憾了,这个时候,身为败家子,修补关系已是不可能了。而且看这情况,这关系想要修补,怕也难了。

自己虽是南和伯的世子,这宦官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可怕就怕家里有什么变故,备不住人落井下石。

他便干笑一声:“公公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小宦官冷冷地道:“奉陛下口谕,今日亲军府校阅,请公子去亲军府。”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明朝败家子

评分 10
分类:短篇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摘仙令
2196 人在追
人在道中,道在人心!锁一方气运,绝一方灵气,道归时,人何以?(简单的一句话,我家祖宗有些多。┏┛墓┗┓...(((m-__-)m)V群号:313056126,需粉丝认证。普群号:1027541009“别怕!”父亲温暖有力的大手帮她紧紧衣服,“是张老叔吧?我啊,陆家药铺陆懔!”陆懔安慰完女儿,一边介绍他自己,一边就掀开车帘跳了下了去。。
撩君
7129 人在追
【书友群:958519949,耐心的等待小可爱的的直接加入~】那个贤良淑德,闺阁典范的女子死了。她亲眼见到望着他替她报了仇。这一世,是为了将他撩为夫君。钱,她要。权,她要。人,自然而然也要。一女子身穿妃嫔宫装,披散着头发坐在棺材上,晃荡着双腿,把玩着手中的头发,嘴角噙着冷笑,听着那些来给她哭灵的人的嘲讽和庆贺声。。
第三十五章 铲屎官不喜欢我?
由于地面有积雪的原因,小曦慌张之际脚底一滑,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脚踝也不小心被崴伤,现在她爬到地上动弹不得。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就在那黑衣男子一步一步逼近那黑衣男子饶有兴致的蹲了下来,像是十分享受小曦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道:“跑?怎么不跑了?”。
梧凰在上
23568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全能千金燃翻天
2995 人在追
【本文叶爽爽,强强强!男主妻管严,男主第一美,虐渣 宠文】异世界科技大佬们叶灼复活了。复活成豪门假千金。假千金鸠占鹊巢,在圈子里人人憎恶,臭名昭著,不仅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草包,但是个见严禁光的私生女。被人嘲讽:“连真千金的小拇指都比不上!”“私生女!不不要脸!”对此,叶大佬们轻笑一声。呵呵......假千金?私生女?左手烂牌,她就算能扭转乾坤,搅得一池风云!从假千金到最著名科技公司老总;从草包到人人羡艳的无双才女;从一无所有,到走上人生巅峰;下回分解她如何戏码一场逆袭人生!**就在叶大佬们了养成了私生女的马甲时——掩藏鼻腔里尽是浓烈的酒味儿。。
尸蛇祭
13268 人在追
我一生都跟蛇有关,自小到大,我都能梦到一条黑蛇,前晚上梦到,第二天我家门口必然万蛇朝拜者。别人都说我是蛇女,是年龄不详的征兆,我自己也这么会觉得。一直到我18岁那天,我梦里的黑蛇突然变为了人,他说出来了我真正的身世……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出现在我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