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果然事业最重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看见焕然一新的工作室环境,洛林绾嘴角的笑容不自觉地地闪现出出了。“还很不错,谢谢您你啊,把工作室房子装修的很最合适”说这话的时候,洛林绾但是有些小变扭,当然在她的心里,自己和沐深还而已合作中伙伴这样的关系。“不需要谢,我是要在这里工作的”沐深划过洛林绾身“还不错,谢谢你啊,把工作室装修的很合适”说这话的时候,洛林绾还是有些小别扭,毕竟在她的心里,自己和沐深还只是合作伙伴这样的关系。。...

看到焕然一新的工作室环境,洛林绾嘴角的笑容不自觉地浮现出来了。

“还不错,谢谢你啊,把工作室装修的很合适”说这话的时候,洛林绾还是有些小别扭,毕竟在她的心里,自己和沐深还只是合作伙伴这样的关系。

“不用谢,我也是要在这里工作的”沐深掠过洛林绾身边,径直走向了一间办公室。

“喂,那不是我的办公”只见洛林绾有些惊讶在原地,‘室’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旁边自己的助理小林拉到了茶水间。

“洛姐,你还不知道吗,洛董已经把沐老师安排到你那间办公室了”小林一边给洛林绾倒着咖啡,一边说着。

“那我的办公室呢”接过小林手里的咖啡,抿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您的办公室在沐老师对面的那间,东西都原封不动地搬过去了”面对洛林绾的低气压,小林有些忐忑不安。

“行,你先下班回家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洛林绾说完直接去了自己的新办公室。

站在门外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洛林绾才推门进去了。

映入眼帘的不是陌生的样子,只能说和她原先的那个办公室一模一样。

桌子上的设计图还停留在她离开时候的模样,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感觉。

直到晚上八点半,洛林绾和沐深还在办公室里讨论联合出品的细节,一会儿觉得沐深的画不好,一会儿又觉得自己的一些细节方面的设计还不够好。

洛林绾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然后沐深也跟着打了一个,两人尴尬地相视一笑后,就各自修改去了。

此时的洛家别墅里,洛寒林和洛霆昀两个人在餐桌前面面相觑。

“小林,你姐怎么说?”洛霆昀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自己的儿女们一起吃过饭了,所以下午听洛林绾说会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他差点都要流泪了。

“和她男朋友加班呢,我们先吃吧,爸”洛寒林给洛霆昀盛了碗鱼汤。

“到底是谁啊,我认识吗?”洛父虽然也不是很想催婚自己的女儿,甚至想留她在家一辈子。

“就是那个,那个最近我姐签的那个画家啊”,洛寒林嘴里嚼着他最爱吃的红烧肉,咽下最后一口接着说道“说是和她准备联合出品呢”

“画家啊,他对你姐好吗?”洛霆昀喝着鱼汤,竟然也八卦起来了。

“爸,你敢相信吗?我姐那个脾气,居然会追人”洛寒林说话间,又自己盛了碗鱼汤。

“什么,那个男人什么能耐,怎么能这样对我的宝贝女儿呢”洛父把筷子使劲往桌子上一拍,有点生气。

“爸,爸,你消消气,我觉得我姐还挺乐在其中的,您就别管了,我姐又不是小孩子了”洛寒林喝完最后一碗鱼汤,这才一脸满足地放下碗筷。

最后,还是洛寒林拦住了想要出门的洛父,顺便给洛林绾透了个口风。

很快,第二天工作室的其他同事打卡上班的时候,透过透明玻璃窗看到了,相依而眠的洛林绾和沐深,瞬间都惊掉了下巴。

“小林,你去叫洛姐吧,我给她们准备早餐”一个同事推着小林进办公室。

“不要吧,我和你一起去买早餐嘛”小林自是直到洛林绾有些起床气的,尤其是加班的时候,所以她完全没有胆量进去叫醒她。

“拜拜,我们去买早餐了”几个同事一起把小林推进了办公室,然后就溜了。

不是吧,我不想一会儿肿成猪头。小林在心里想。

最后的最后,还是小林鼓起勇气,轻轻地拍醒了洛林绾,一边的沐深也跟着醒了。

“唔~好,我知道了”说完话的洛林绾,又把头靠在沐深肩头睡了过去。

刚朦胧醒的沐深,只觉肩头一重,身侧的女孩子又睡了。

“沐老师,洛姐一会儿还要去厂商那里谈合作,这可怎么办啊”看着又熟睡过去的洛林绾,小林刻意压低了声音,皱着眉头和沐深交流。

“你先”沐深刚开口,旁边的女孩就蹭了蹭他的肩头,他只好拿着笔在纸上写了他要说的话。

【小林,你先去准备合同,我叫醒她】

迟疑了一下,小林还是听了沐深的话,悄悄地出去,还不忘掩上办公室的门。

最后洛林绾赶在出发之前,匆忙地吃完了同事买的三明治。

后来一连几天,洛林绾都没有回家吃饭,甚至一直睡在工作室,从小就怕黑的她,每次都要把搜有的灯开着才行。

这天,洛林绾正准备吃小林给她买的三明治,洛父的电话就打来了。

“喂,爸,怎么了”洛林绾把电话开了免提,一手拿着三明治,一手画着设计图。

“绾绾,你怎么这几天都没回家啊,小林这家伙什么也不和我说”洛父说话的音调有些温柔,和洛林绾印象中的父亲有些不一样。

“爸,这几天新产品要上线,有点忙,我就直接在工作室睡了”洛林绾吃完了最后一口三明治,空出的手拿起了手机,关了免提。

“那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我让小林去给你送点吃的吧”洛父之前忙于事业,对家里也是疏于照顾,所以这才想要好好弥补一下。

“有吃,等产品上线了,我就回家,您放心好啦”洛林绾的眼角有些氤氲,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父爱了。

“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就不打扰你了,等你回家”洛父怕耽误洛林绾工作,说完就挂了电话。

再后来的几天,洛林绾一天三顿三明治配黑咖啡,整个人看上去都纤瘦了不少,以至于之前定好的礼服都撑不起来了,来不及换新的,她只好自己动手了。

新品上线后的一周,销售量十分喜人,于是洛林绾组织了一个庆功晚宴,除了工作室的所有同事,她还邀请了公司的一些其他工作人员。

晚宴很是热闹,所有人都忙了很久,这下终于可以好好庆祝一番了,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玩得好不尽兴。

原本;洛林绾是邀请了洛霆昀的,但洛父推辞说,年轻人的聚会他就不掺和了,只在家等着洛林绾回家。

洛寒林也盛装出席了这次晚宴,谁知却和冷若云穿成了情侣装。

“臭小子,谁让你穿这个的”冷若云扯着洛寒林的领带,走到了一个角落,两只大眼睛怒气冲冲地瞪着洛寒林。

“冷若云,你放开我,我堂堂小洛总,不要面子的嘛”洛寒林比冷若云小2岁,两人从认识开始,一见面就斗嘴,谁也绕不过谁。

很快,空荡荡的楼道里,洛寒林和冷若云的声音,此起彼伏。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还是想等等你

评分 10
作者:娜宝La
分类:仙侠武侠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九零替嫁小甜妻
29278 人在追
叶云染前生不愿为继妹替嫁,被继母恨毒谋算,自己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再说,还连累到了才高貌美的秦隽。重返十七岁,为免重蹈覆辙,她最终决定……嫁!本来只想做个不谈感情、随时随刻中止的交易,没想起这一嫁,给自己谋了个锦绣好姻缘。更很难得的是,她再后来弄很清楚,她的秦隽前生后世想娶的都是她。-前生,更名叫秦惜言的秦隽是叶云染的男神——这人好帅!!好完美的!!结婚了之初,叶云染无比被人嫌弃秦隽——这人很好看是很好看,但是太婆妈,啊俗不可耐,不可爱的!再后来,叶云染常常在心中窃喜——我家阿隽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如水呢~好不喜欢!“啪!”。
被迫混入大佬圈
25350 人在追
长青山·万事无论·松手没·刑法长老——池语池淞念,收了个徒弟——活波可爱的·铺天盖地·万事要管·长青六师兄,莫启莫欣阳。我以为快乐……的“健康颐养天年”生活至此就,却没想起是轻闲时光至此战胜——“师父父!医圣薛崇要来咱们家做客!”“师父父!我又交了个新朋友,他说他叫宋拾!像是是那个天下第一剑……”“师父师父!妙手娘子啰音明日来如月宫!”“师父师父!我请了木楚来玩!”“师父父!我路上碰上一个人,叫顾渊,说是您师兄……师父父除了师兄吗?”……我的逆徒,无论顾渊是也不是师父的师兄,你他娘的明白木楚是谁吗?!魔!教!圣!女!还翠谷医圣薛崇,这是多少宗门眼里的香饽饽,却因其不常与外人打交道的冰冷性子,以至于能请来做客的机会少之又少。。
第六十六章 疼老婆
14144 人在追
洪果儿把字条放在一边。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金凤香从隔壁房里也出来了。站在院子里,边伸胳膊蹬腿做锻炼,边望着女儿意味深长的笑……洪果儿被她看得直发毛。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瞅啥呢?一大早晨的,大神又上身了?”金凤并没有急着吃早饭,而是去院中洗漱。。
083 聊天
17604 人在追
两小只白天一整天都寸步不离的陪着南溪,到了夜里,胖虎更是卷着一床草席准备在南溪的房间打地铺。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你们真要在这里打地铺?”胖虎铺好草席,直挺挺的躺在上面:“那还有假?”景钰脱了鞋,用脚踹了他一下:“往里面移点儿南溪见了,一时哭笑不得:。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