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怼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裴绣可也不是软柿子,随她捏,把桶放下自己,手插腰:’’我怎么也不是大河村人了,我在这生活……了十六年,大河村哺育了我,我怎么就也不是这儿人了。’’那妇人叫李秋荷,挺身而出,新仇旧恨她全算裴绣投上:’’你嫁回去了,哪里是我们村的。嫁回去的姑娘泼回去的水。’那妇人叫李秋荷,挺身而出,新仇旧恨她全算裴绣投上:’’你嫁出去了,哪里是我们村的。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裴绣可不是软柿子,随她捏,把桶放下,手叉腰:’’我怎么不是大河村人了,我在这生活了十八年,大河村养育了我,我怎么就不是这儿人了。’’

那妇人叫李秋荷,挺身而出,新仇旧恨她全算裴绣投上:’’你嫁出去了,哪里是我们村的。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那你嫁出去了,你爹娘就不是你爹娘了。你不让我买鱼,你是想自己全买回家呢,你私房钱藏的挺多的嘛,那你买吧。’’敢攀咬她,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秋荷顿时慌了,她藏私房钱要是让她婆婆知道,她非得被揭一层皮不可,底气不足的喊到:’’谁藏私房钱了,你可别胡说八道,我只是说你不准买鱼,我哪里有要买鱼了。’’

‘’你自己不买,还不让我买,凭啥呢,你当你谁呢,你是想做村长的主呢。’’就不让她好过,以前的仇她帮忙报回来。

李秋荷气的鼻子都歪了,骂着:’’你个小贱蹄子胡说什么,你可别转移话题陷害我。我早知道你不是好人,一天到晚装模作样的,做给谁看呢。’’

大河村村长看李秋荷越说越不像话。说道:’’都瞎嚷嚷什么呢,一天天的都没个消停的。大柱你媳妇你还不管管,你家要不要买,咱们村的要买优先,不买就全让裴绣买了。这些鱼也是靠着周成才网来的,别不知好赖的。’’

大柱尴尬的赔笑,心里恨死这惹事的臭娘们了,回去让她好看。大柱娘也狠狠地盯着李秋荷,心里琢磨着她是不是真藏私房钱了。

村长问了两遍,见大家都没意见,最后裴绣就全买过来。周成全程不发表意见,就看着他媳妇发威怼人。他觉得他媳妇连怼人的样子都那么招他稀罕。

这回鱼个顶个的大条,带的桶都装不下了,也还不够装。不亏是村里那条河的上游,多少年没人捕捞过,养的这么肥。

裴大哥让她等等,他先把自家分的鱼拿回家,把桶腾出来借她装。结果桶有了,但是几个孩子也拎不动,裴绣跟周成也拎不了那么多,裴大哥又找村长借了板车载,方便他们推回去又省了力气,本来裴绣还担心她这细胳膊细腿的,怎么拎得了,这要是拎一路,手臂得折。

裴绣一家跟村长一家子,一起回,周成推着板车,大头爹扶着侧边一起推,两家加起来鱼有点多的,有点重的,还装了那么多水。看着还有挺多空位,把几个孩子也赶上去坐着,鞋子肯定都湿透了,还在那追赶着玩,全赶上去坐着,省着老担心他们摔着。

几个孩子叽叽喳喳的聊鱼要怎么吃,周勇炫耀着:’’我娘可会煮了,放了好多油煎了拿来红烧,煮汤,还会腌了蒸咸鱼,关键是还会做鱼……’’

周成眼刀子甩过来,老大马上哑然而止,灵机一动说’’还会煮鱼片汤,可美味了。’’

他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幸好他机敏圆的快。

大头二头艳羡的看着他们,小声的说:’’你娘真会煮,真厉害。我娘她就不会,她都不放油,天天就煮鱼汤,腥腥的,不好吃。’’

话刚说完,大头后脑勺就吃了一巴掌。’’小兔崽子,不好吃也没见你少吃。’’

几个孩子以为他们说悄悄话没人听见呢,其实他们都听着。刚好被大头娘逮着了。

‘’娘,轻点,拍傻了都。’’大头摸着后脑勺瘪瘪嘴说。

‘’本来也不聪明,你爷还说送你上学,送啥呢,整天都惦记玩,浪费钱。’’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爷就是要我去,开春就给我找学堂,要不娘你去说说。’’大头嬉皮笑脸的朝他娘道。

刚挨的一巴掌,痛劲还没过,没有防备的,后脑勺又来一巴掌。

’’不上学你就跟我们一块下地,我们干啥你干啥。’’村长收回手,气的胡子翘翘的说着,这不知好赖的皮孩子,我这还不是为了他好。

几个孩子看到大头又挨打,捂着嘴挤眉弄眼的偷着乐。

‘’嘿嘿,爷,我上学,我要上学,我跟我娘开玩笑呢,是吧,娘,我要跟锤子他们一起上学。’’大头躲老大几个身后讪笑道。

周勇他们不乐意了,’’别锤子锤子的,我叫周勇。娘说了开春要送我上学。’’

村长好奇了,这周成媳妇变化有点大啊,还要送孩子上学了。’’周成啊,你们打算送孩子去哪上学啊。’’

‘’我们还没想好,到时候村长把大头送哪,我们也一起,也有伴。’’

村长颔首,心里琢磨着回去还得再上门说说。

这条路大家都是走惯的,雪天路滑,一起慢慢走着,边走边聊,天黑前也到家了。

村长家离村口比较近,先送他们到家再回去。

等到家后,手脚跟脸都冻的不行,赶紧进屋暖暖,裴绣离开前特意加了柴禾,现在屋里还是暖暖的。让孩子们脱了鞋去炕上等着,她去烧水。

周成一个人来回搬着桶,把鱼都倒到厨房的大水缸里。问着裴绣要怎么处理。

‘’不着急,你先泡个脚。今天也晚了,你也累了,吃了饭早点歇歇,明天再来整这些鱼。’’

这些鱼也不用往外送,村子里刚网了一波,人人都有。她打算留几条吃,其他都卖了,或者做鱼丸卖。

第二天一早,裴绣起来时周成已经在处理鱼了,抬头看到裴绣说:’’不知道你要杀哪些,我把最大的都杀了,你看看还要杀多少,我来杀。’’

裴绣笑达眼底,满意的点点头,这男人可真好,会疼媳妇。

她把鱼全做成鱼丸,做鱼丸比较划算,一斤二十五文呢,一条鱼四五斤,做出来重量更多,这次可以大赚一笔。想想心里美美的,也不觉得累了,浑身充满干劲。

在厨房忙活一整天,周成也被她使唤的团团转,两人终于把鱼丸都做出来,放院子里冻,就留了四五条鱼自己吃。

想着很久没吃水煮鱼酸菜鱼,这时候又没有辣椒,煮酸菜鱼还是可以的,家里有现成腌好的酸菜,想想就流口水,当犒劳一下自己了,她让周成去再杀一条大的,片成一片片的。

她去把配料准备一下,晚上一锅稀饭,再煮一脸盆酸菜鱼当菜,完美。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评分 10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九零替嫁小甜妻
29278 人在追
叶云染前生不愿为继妹替嫁,被继母恨毒谋算,自己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再说,还连累到了才高貌美的秦隽。重返十七岁,为免重蹈覆辙,她最终决定……嫁!本来只想做个不谈感情、随时随刻中止的交易,没想起这一嫁,给自己谋了个锦绣好姻缘。更很难得的是,她再后来弄很清楚,她的秦隽前生后世想娶的都是她。-前生,更名叫秦惜言的秦隽是叶云染的男神——这人好帅!!好完美的!!结婚了之初,叶云染无比被人嫌弃秦隽——这人很好看是很好看,但是太婆妈,啊俗不可耐,不可爱的!再后来,叶云染常常在心中窃喜——我家阿隽只对我一个人温柔如水呢~好不喜欢!“啪!”。
丑女如菊
2501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农家丑女菊花的身上,她漠视人们鄙夷或怜悯的目光,如一株肆意盛开的野菊花,静静地开在田野,在萧瑟的秋风中杨天着旺的生命!当青春漠然如菊时,爱情也在悄悄地继续观望……**************原野新书《日月争辉》正传上,请朋友们所有收藏我的推荐需要支持,拜谢!太阳已经升起,照在镜湖上,泛起一片斑驳的霞光。。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男人堆里的女神,女人堆里的眼中钉。作为一个茶艺界的领头羊乔虞男女通吃,绿茶也分档次的话,她所以是西子湖畔的御前十七棵。“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很抱歉我不能够答应下去你。”某个天乔虞在日常发完好人牌后准备回去,也许是坏事做多了走在人行道上都遇上汽车失去控制,乔虞想倘若这一次她能活下去肯定要找肇事者算帐。正当她我以为自己没机会算帐时,脑海响了了机械样的声音:绿茶401号成功绑定微信,是否可以选择接受任务。乔虞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得已变为了劳工,完成4达到平衡世界里狠毒女配的心愿,逆袭成功她们的人生,绿茶解语花的她居然要从人设负一万狠毒猖狂女配就?可她不说完,乔虞角度控制的非常好,让男人看到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水。。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八零之悍媳当家
24893 人在追
意外穿书,美艳毒舌的米其林大厨,居然穿进一本年代文里……成了首富女主的胖妻恶媳,妥妥的炮灰,不仅在婆家豪无立足之地,还把娘家的亲人全花样作死了!啥?谭菲菲轻蔑的一哼:姐贱的?男人不不待见,我还赖着他?姐自己能成首富,凭啥去抱男人的金大腿?嫌我土胖?减肥式护肤美容走出来!嫌我馋懒?那是你没没见过躺赢的人生!嫌我能作?姐是极品中的极品!怎么滴?就送女主一句话:日出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滚吧!“嗯?说!怎么滚?”某大佬们霸气十足的把她咚在墙角,“我媳妇唯一,媳妇晚霞漫天。。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