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 包饺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可愁坏了几个孩子,周善跟周盛一个很聪明,一个努力勤奋,两人不认得字是最少的,都怕以后越认越多,也不是得越写越多,这样以后是也不是没办法呆家里写毛笔字,没时间出门时了,两个皱着眉头,怕着,周勇也困恼着为什么这些字笔画这么多!这么难写!苦大仇深的一笔一划写着裴绣看的发笑不已,看到周成回来,忙叫他过来赶紧吃饭,饭菜早就凉了,她都端厨房热了,让他干脆去厨房吃,也暖和。。...

这可愁坏了几个孩子,周善跟周盛一个聪明,一个勤奋,两人认得字是最多的,都担心以后越认越多,不是得越写越多,这样以后是不是只能呆家里写字,没时间出门了,两个皱着眉头,担心着,周勇也苦恼着为什么这些字笔画这么多!这么难写!苦大仇深的一笔一划写着。就周恒还小,裴绣不要求他写,认得就行,所以他很愉快的这个哥哥这里蹲蹲,那个哥哥那里蹭蹭,惹得几个大的都嫌他碍事,赶又赶不走,打又打不得,气都气死掉。

裴绣看的发笑不已,看到周成回来,忙叫他过来赶紧吃饭,饭菜早就凉了,她都端厨房热了,让他干脆去厨房吃,也暖和。

周成这才有机会把今天卖豆芽跟方子的钱给她,她眼冒金星开心不已,居然真能卖这么多钱,比过去十年的存款都还要多,给周成抛了个媚眼说:’’你媳妇厉害吧,才几天就折腾这么多钱出来,都赶上你辛苦十年的存款了。’’

他也不在意,看她那调皮样,心生欢喜,开玩笑说:’’那我以后就吃软饭等你赚钱了。’’

‘’行啊,那你等我带你飞。’’裴绣得意的说。

周成挑了下眉毛,大概也明白她说的意思,想到今天去买猪肉,那个张屠夫不停的旁敲侧击问他的事。也跟裴绣提了下:’’那个张屠夫想跟你哥嫂结亲,应该是冲我来的,估计以为我是啥大腿。今天一直想问我的事。’’

裴绣有点疑惑,周成是啥大腿?不就是普通农夫猎户,以前当过兵而已。’’你是大腿?有啥我不知道的身份吗。’’

‘’没有,他想多了,估计觉得我丰姿卓越,气度不凡,不像一般人。’’周成在她面前越来越放开了,还能自恋一把。她也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了他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你让你哥嫂自己看着办。’’

‘’我哥嫂是个心疼孩子的,如果是因为你才想结亲,他们应该不会同意的。过几天我豆芽发好了,给他们送点,到时候提两句。’’儿女亲事,怎么都不能草率了。

同时张屠夫的媳妇也在说这事,’’我儿子怎么能娶个乡下媳妇,走出去我哪还有脸,我早就跟你说不行,你干吗又提,我不去打听。一个乡下人有什么好打听的。’’

‘’你这妇人,头发长,见识短,那周成可不是一般人,几年前我给县太爷家送猪肉,可是看到县太爷对他客客气气的,还因为他训斥自己儿子,没点背景人家县太爷能那么对他吗。’’张屠夫恨铁不成钢的说。

他媳妇将信将疑的说:’’你是不是看错了,那周成我听说就是普通农夫猎户,当完兵回来就一直在种田,哪也没去。’’

‘’你知道什么,普通农夫猎户能让醉湘楼掌柜称呼一声周三爷吗,指不定他当兵时攀上啥高官了,你看他那气度,能是一般老实巴交的农夫吗,而且哪个当兵的能全须全尾回乡种地,不都是缺胳膊断腿,不能上战场了才能放回来吗。’’张屠夫恨不得掰碎了讲给他媳妇听。

他媳妇听他讲的挺有道理的,没有哪个当兵的是全须全尾的回乡的,指不定真有啥高官背景,背后替人办事。那她儿子娶他媳妇的侄女也不亏。她说道:’’你让我琢磨琢磨一下,可惜了,之前你让我打听的时候,我听说他那大哥家的小女儿是个能下金蛋的,有门刺绣的好手艺,可惜在跟城外陈家湾的一户读书人家说亲,据说已经合过八字了。不然他自家侄女倒合适,是个有本事的。’’

张屠夫也不搭理这婆娘,之前叫她打听,嫌七嫌八的瞧不上眼,也不上心,现在说些。’’你明天去打听看看那姑娘咋样,虽然咱们是看中周成这人,但是儿子娶的媳妇怎么也得长的周正一点,勤快点,顺便打听清楚那家人的人品,别给自家招极品。之前就叫你去,你又拖拖拉拉……’’

‘’行了,你别啰嗦了,我明天再去打听看看。’’说完转身就进屋了,还要去做饭,她儿子去乡下收猪快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裴绣就让周成帮忙活面,她把昨天买回来的猪肉剁碎了,跟韭菜拌一起,屋里的几样蔬菜看着过不了多久就能收了,她抢先把韭菜割了,今天先包个韭菜猪肉饺子。

几个孩子听到今天要包饺子,也舍不得出去,全在家里等着吃,她让几个都去洗个手,等会都一起帮忙包。

小周恒人小手也不灵活,馅料老是漏的到处都是,裴绣就不让他弄了,糟蹋东西,其他几个都包的似模似样的。

一个个脸上面粉沾的跟花猫一样,但是洋溢着幸福的喜悦,裴绣拿手帕给他们一个个都擦干净。周成拿起她刚放下的帕子,给她脸上也擦了擦。

几个孩子相互看了一看,挤眉弄眼的,裴绣脸红瞪了他一眼小声说,’’孩子看着呢’’。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几个滑头现在已经习惯了,看手里的看手里,看盆里的看盆里,就是不去看他们。反正最近有娘在的时候,爹就只看的到娘,他们跟捡来的一样。

每个人包的饺子样子都不一样,刚好,等会他们谁包的谁吃。裴绣这么一说,几个更积极了,谁包的越多,吃的不就越多嘛。

小周恒嘴巴扁扁的委屈的想哭,’’娘,我不会,但是我想吃。’’

‘’那你让你爹多包点,他的分你吃。’’听裴绣这么一说,小周恒眼巴巴的看着他爹。

周成皱着眉头高冷的应了声’’嗯,都多大了,还这么哭哭啼啼的。’’

小周恒眼泪一秒就收,半点也不敢吭声,乖乖的站着。

裴绣冲小周恒招了招手,装了一碗的饺子放在篮子里,让他提去给他爷奶。

锅里烧水,打算煮一锅饺子当早饭,几个孩子馋的不行,也不专心包饺子了,围在灶边,就等白白胖胖的饺子出锅。因为下过雪,天越发冷了,裴绣就把堂屋的那张桌子挪到厨房来,吃饭就放厨房吃,又暖和,她前世是南方人,也不习惯在炕上吃饭,睡觉倒无所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评分 10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第一百零一章 师父是万能的
顶着众人的嘲笑,我努力地打洞,将洞稍微钻深点后,我又在旁边挖出个侧洞,让外面的耀阳只看见我的猫尾巴,并看不见我在做什么。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然后我将身上的破烂外袍和长裙全部脱下来,只穿红色肚兜和亵裤。再将脱下的衣物撕成布条,一根根接起来,整整接了十尺长,然后在另一头绑上块石头。。
末世之开天辟地
1523 人在追
【练习写作之作,难登大雅之堂,望亲们见谅!】买一辆新电动车,竟然出车祸了,出车祸即使了,还重新开启了传承记忆。神马?!我有盘古血统???神马??我竟然也可以开天辟地?神马神马??末世来了,你们都要去我开拓的天地过新生活?好吧,我打但是你们,等你们移民去了,我再慢慢的瞎折腾你们~!..........................................................手袋紫又来了,新书《末世好孕》,求所有收藏、求关注更多、帮帮我求,各种求!什么都没有,到处都是白色的,而现在的自己,正不上不下的漂浮在这个空间里,说漂浮也不尽然,因为脚下虽然是望不到尽头的一片白雾,却像是踩在实地上一样,只是看起来薛冬呈大字型飘在虚空中,实际上还是挺安全的,不会担心掉下去。。
重生炮灰开挂了
17465 人在追
楚兮死了后,才明白自己所在的世界,但是是一本叫作《汉库克强势崛起》的书,不论是乱世,但是忠臣良将的生不逢时,都而已而已为了衬托出再次穿越女主的牛逼,复活归来时的炮灰女配楚兮不干了,凭什么老娘要做别人的垫脚石,炮灰又怎么样,女主又如何,鹿死谁手还不肯定呢。她明明要与天斗,与人斗,而已斗着斗着,那个随手救下的本应早死的本朝欲孽,也是惟一对女主嗤之以鼻的男人,怎么看她的眼神越发很奇怪。“阿兮,你不会觉得,这样的良辰美景,很适合花前月下吗?”“很适合个屁,老娘要专心搞事业!”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渣了前夫后大佬她翻车了
明杳患上非常严重的经常失眠症,上一世,她经常失眠而死。重活一次,一觉醒过来,身边多了个俊美多金的老公。——传闻中杀伐果断、喜怒不定的暴君顾四爷。“签字盖章,复婚!”男人将一纸复婚协议甩到她身上。明杳二话再说,签了复婚协议。但将近一晚,她就后悔当初了。她意外发现,这一世,她但是患上非常严重的经常失眠症。奇药无医,能让她入睡的,是她那位老公身上如冷杉般清洌非常干净的气息。传闻她那位老公不近女色,便她角色各种角色,只为能离开他身边。人人都说顾太太爱惨了顾四爷,每日被虐千百遍,依旧待四爷如初恋。一直到有一天,明杳终于等到深入研究出治她经常失眠症的药物。宴会上,她明杳狼狈不堪,衣衫不整的趴在地毯上,纤长浓密的羽睫缓缓抬起,朝着眼前的男人看去。。
九重华锦
29682 人在追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躲藏乡野,一俟时机报了血海深仇。怎奈,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为了逃出去,免严禁心狠手辣。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筹谋。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叶家潦倒的嫡小姐。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真的懒得说理睬,偏是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得薄惩手段图个清净。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的场面。面对自己一张似笑非笑非常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自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小兜转一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亦是各略有图,倒不如相互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辜负一片大好年华。)旧凤栖宫内,金汉皇后墨宝华一身凤袍,一丝不苟的发髻,额头金凤衔珠,肤白如雪,口若含丹,闻讯,无悲无喜,凤眸轻合,再睁眼,古井无波。。
第五十章 买牛
5961 人在追
苏芷一见那个穿着比医馆掌柜穿的更好也更有气势的中年人也走了过来看人参,那样子分明就是也中意这人参了,心里更高兴,想越多人看中这人参越好,这样价钱也能更高一些。她知道这人参在这种小地方卖的价钱肯定不会物有所值,她只是希望能尽可能地高,就算她灵“两位眼光不错,这人参没有一千年,也差不多了,可以说是人参之中的王了。掌柜的如果想要,就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