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 骂架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裴绣站着往前挪了一步,被人嫌弃的望着她唾沫飞溅的表演中,等她说着也不吱声,手臂相互交叉放胸前,李春花表演中好,看她老半天也没吱声,又说:‘’你聋了,我在跟你说话的呢。’’嘛也不是她儿子被打,她又不心痛,裴绣淡定从容的说着:‘’我在等春花嫂子说着呢。’’李春花气反正不是她儿子被打,她又不心疼,裴绣淡定的说着:‘’我在等春花嫂子说完呢。’’。...

裴绣站着往后挪了一步,嫌弃的看着她唾沫横飞的表演,等她说完也不吭声,手臂交叉放胸前,李春花表演好,看她半天没有吭声,又说:‘’你聋了,我在跟你说话呢。’’

反正不是她儿子被打,她又不心疼,裴绣淡定的说着:‘’我在等春花嫂子说完呢。’’

李春花气的又大骂:’’你这小贱人,丧门星教出个扫把星来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的命根子呦,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乡亲们快来评评理啊,裴绣教儿子打人了,大家看看我儿子的脸,都青一大片,牙齿都打掉两个了。我不活了,我的儿啊……’’

左邻右舍都被李春花的大嗓门引了过来,全围门口看热闹,指指点点的看着他们。

裴绣皱着眉头,她讨厌这么被人围观,这个李春花嘴太臭了,德行又不好,平时还有事没事的趴那听墙角,还爱说酸话惹人烦,现在还上门吵闹,她的几个孩子才不会乱打人,肯定是李春花儿子干吗了,才被他们打。

李春花看裴绣不吭声的站着,以为她怕了,心里暗暗得意,哭的更起劲更大声了。

几个孩子被吵闹声吸引过来,看到一群人围在家门口,马上冲上前去扒拉开人群,护在他们娘身前。周恒有点胆怯但又担心想保护他娘,紧紧牵着裴绣的手。周盛跟周善也围在她身边,周勇个高胆子也大,一点都不怕,站她身前生气的冲李春花大骂,’’你这个丑八怪哭啥哭,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儿子是我打的,你找我娘干啥,又没打死,哭啥丧。’’转头又恶狠狠的对狗蛋说,’’你个没种的,打架打输了,还回去哭鼻子找娘,孬种。’’

狗蛋觉得丢脸,尴尬的羞红了脸,是他娘看到他鼻青脸肿的回去,生气的拉着她问谁打的,然后气冲冲的就拉着他上门来了,他也不想来。

李春花鼻子都气歪了,一只手叉腰,一只手伸着食指指着周勇骂:’’你个倒霉蛋,你们打我儿子还有理了,一群人打我儿子一个,要天打雷劈。’’

裴绣看他们光骂,都没说到重点,走上前拉着周勇,问他:’’为啥打人呢?’’

’娘,狗蛋抢板凳的糖葫芦,我才吃了一个就还给板凳了,他冲上来就抢去塞嘴里,怎么打都不吐出来。是他先抢我们东西的,那个爱告状的贪吃鬼。’’周勇气愤的说着,他都舍不得多吃小弟的。

‘’春花嫂子听到了吧,是你家狗蛋先抢东西的。’’裴绣冲李春花说道。

李春花以为是孩子玩闹吵架,才被打成这样,没想到是狗蛋先抢东西的,顿时有点底气不足,大声说着:’’那也不能打人啊,还打这么狠,你看我家狗蛋脸上哪里还有块好肉。你们赔钱,对,你们得赔钱。’’越说越理直气壮,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打人就该赔钱。

裴绣冷笑说:’’你说赔钱就赔钱,你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吧,你儿子抢我儿子的糖葫芦吃,该你赔钱,不然抢东西的就是小偷,是要被抓去蹲大牢的。’’现在人很怕惹上官司,觉得染上官司就得倾家倒产,家破人亡。

李春花吓坏了,就抢了个糖葫芦,怎么就要蹲大牢了:’’你胡说,我们才没有抢东西。’’

狗蛋听了也害怕的躲他娘身后,哭着说:’’娘,我不要蹲大牢。我害怕。’’

这群蠢货,随便吓吓他们而已。裴绣说着:’’那你赔钱,花钱买了就不算抢。’’

李春花犹豫着,狗蛋哭着催她:’’娘,你快给钱,这样我就不会被抓走了。’’李春花心疼的掏了两个铜板出来,扔过去:’’给你们。’’拉着狗蛋赶紧回家。

周勇眉开眼笑的去捡,拿给裴绣:’’娘,你好厉害,他们居然被吓住了,还真的给钱。哈哈。’’

几个孩子开心的簇拥着裴绣回来,周围邻居看了一场热闹,也都三三两两的散了,这几天的谈资又有了。

等周成回来听说了,都已经是晚饭时候了,他也没有多问。等裴绣洗完上炕了,他才跟着上炕,搂着他媳妇问今天发生的事,裴绣本来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打算说的,但他既然问了,就一五一十的跟他讲了一遍。

其实他路上听大家说的时候就差不多知道清楚了,只是传的有点离谱,说隔壁狗蛋被抓走。他这才多问一句事实,小孩子玩闹打架而已,别真的当真了。

放心了就有心思想别的事了,裴绣看他又不正经起来,踢了他一脚,脚却被夹住,周成翻身上来,裴绣左右躲着,哈哈笑着。知道今天躲不过,就想趁机知道他小名,之前怎么问都不肯说,但是周成怎么可能告诉她,连思考的机会都不给她。怕停下来她又要问,根本不给她说话。

半个多月没开过荤的男人,太可怕了,裴绣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去的。等她醒来太阳都已经挂的老高了,下床时腿软的差点栽地上去,腰都感觉不是自己的。心里臭骂着,这臭男人也不知道节制,她腰估计都青了,几个孩子又要笑她赖床,丢脸都丢死了。

推开房门家里静悄悄的,孩子都去玩了,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精力,周成也不在。她去厨房看了下锅里还热着饭菜,算这男人还有点良心,没有一早就叫起她,还知道给她跟孩子做饭。

吃过早饭后,裴绣扶着酸疼腰,照常去几个屋里看了看,几样蔬菜的长势都很好,绿油油的,在大冬天里看的不知有多喜人,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长成拿去卖。

菜园移栽过来的韭菜,看着又能收割了,晚上可以摘一点拿来炒鸡蛋吃,几个孩子都喜欢。怕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是不会送人吃的,这时候家家户户已经都只有咸菜萝卜可以吃,她要是送人太扎眼了。

晚上上炕睡觉的时候,裴绣跟周成说移栽的韭菜全部都能再割一茬,量挺多的,自家也吃不完。周成就说他后天全割了送醉湘楼去,肯定都能卖出去,就是现在还没有完全入冬,价格只会比平时高一点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评分 10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被迫混入大佬圈
25350 人在追
长青山·万事无论·松手没·刑法长老——池语池淞念,收了个徒弟——活波可爱的·铺天盖地·万事要管·长青六师兄,莫启莫欣阳。我以为快乐……的“健康颐养天年”生活至此就,却没想起是轻闲时光至此战胜——“师父父!医圣薛崇要来咱们家做客!”“师父父!我又交了个新朋友,他说他叫宋拾!像是是那个天下第一剑……”“师父师父!妙手娘子啰音明日来如月宫!”“师父师父!我请了木楚来玩!”“师父父!我路上碰上一个人,叫顾渊,说是您师兄……师父父除了师兄吗?”……我的逆徒,无论顾渊是也不是师父的师兄,你他娘的明白木楚是谁吗?!魔!教!圣!女!还翠谷医圣薛崇,这是多少宗门眼里的香饽饽,却因其不常与外人打交道的冰冷性子,以至于能请来做客的机会少之又少。。
你好海神大人
5976 人在追
会会发光的碳酸钙?3DMAX观后体验感受?论血液系统局部微循坏的最重要的性?姜子牙的大闪如何练成?因一场空难,幸存者下去的黎清像是快速解锁了什么很奇怪能力……“你明白吗?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末日将要来临——”那个叫黎澈的男子如是说。《网络游戏之女祭司》深度阅读通道:起点app→抚呆毛→全部作品装作我有读者系列(君羊):[641993729]“医生,我觉得……我肚子里好像长了颗结石……”。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20291 人在追
她是侯府庶出千金,才貌双全双全,端庄大方淑雅,明媚阳光娇艳欲滴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嘛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身体孱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情怀众生堪比佛子临凡。然,他手段狠毒,毫无人性冷血,坏事做尽,明明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最辜。两人本应毫不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便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为了随时随刻被他拎去观摩学习现场的小可伶。找个靠山想彻底摆脱魔爪,大婚之日前夕却遭被抛弃,沦落笑柄,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的很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接着,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男人堆里的女神,女人堆里的眼中钉。作为一个茶艺界的领头羊乔虞男女通吃,绿茶也分档次的话,她所以是西子湖畔的御前十七棵。“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很抱歉我不能够答应下去你。”某个天乔虞在日常发完好人牌后准备回去,也许是坏事做多了走在人行道上都遇上汽车失去控制,乔虞想倘若这一次她能活下去肯定要找肇事者算帐。正当她我以为自己没机会算帐时,脑海响了了机械样的声音:绿茶401号成功绑定微信,是否可以选择接受任务。乔虞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得已变为了劳工,完成4达到平衡世界里狠毒女配的心愿,逆袭成功她们的人生,绿茶解语花的她居然要从人设负一万狠毒猖狂女配就?可她不说完,乔虞角度控制的非常好,让男人看到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水。。
渣了前任后他成了我的联姻对象
高二时,程阮对转校生徐韫节一见钟情。少年气质冷冽,像夏日里晚风,似雨后初晴月光,那般灼热的烙烫在了程阮心尖。一向对什么都没足够的耐心的程大小姐硬生生用了一整个学期加上半个暑假将徐韫节这朵高岭之花追了手。只只可惜,这段感情没持续的多久便早夭了。-提出分手那天下午,青春年少的徐韫节拖着满身伤回到程阮家楼下,执拗地追问:“为什么?”程阮忽视少年阴鹜的视线,敷衍了事道:“不为什么,是玩腻了了。”说罢,留面色惨白的少年站在原地,后转身走入自家的豪宅。那天下午之后,程阮再没没见过徐韫节这个人。-多年后再次重逢,当年贫苦贫苦的少年褪去青涩,沉淀下来出烈日炎炎,气温居高不下,整座城市像是陷入巨大的蒸笼,空气直闷得人喘不上来气。一直到下午三四点,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倾盆而下,才挥散了些许空气中的热流。。
九重华锦
29682 人在追
重活一世,掩一身惊世才华,躲藏乡野,一俟时机报了血海深仇。怎奈,小小农家也是好戏连台。为了逃出去,免严禁心狠手辣。麻烦解决,正想煮壶粗茶闲云野鹤再做筹谋。莫名其妙,又成了什么叶家潦倒的嫡小姐。这便也罢,竟将她配人。真的懒得说理睬,偏是的有人不知死活,只得薄惩手段图个清净。没成想,被人从头到尾看了一场热闹的场面。面对自己一张似笑非笑非常欠抽的俊脸,墨宝华暗自一叹!闲事莫管!古人诚不欺我。小兜转一转,再回京都!时也!命也!亦是各略有图,倒不如相互为谋,长袖一舞,搅它个乾坤挪移。(天若九重,便踏华披锦而活,才算不辜负一片大好年华。)旧凤栖宫内,金汉皇后墨宝华一身凤袍,一丝不苟的发髻,额头金凤衔珠,肤白如雪,口若含丹,闻讯,无悲无喜,凤眸轻合,再睁眼,古井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