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温情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看的周成动心不己,他是行动派的,裴绣哪里会让他阴谋得逞。轻推了下周一成,那胸口跟铁疙瘩像,刚能保持了一点儿距离,又被搂进了怀里,周围索绕着他的气息,裴绣娇声道:’’别闹,我昨天不更方便,我要洗一洗。’’‘’洗啥?这么冷的天洗啥?’’周成又轻啄她的红唇,‘’洗啥?这么冷的天洗啥?’’周成又轻啄她的红唇,粉嫩嫩软软的,怎么都亲不够,欲罢不能含糊的说。。...

看的周成心动不已,他是行动派的,裴绣哪里会让他得逞。轻推了下周成,那胸口跟铁疙瘩一样,刚保持了一点距离,又被搂进了怀里,周围萦绕着他的气息,裴绣娇声道:’’别闹,我今天不方便,我要洗洗。’’

‘’洗啥?这么冷的天洗啥?’’周成又轻啄她的红唇,粉嫩嫩软软的,怎么都亲不够,欲罢不能含糊的说。

‘’你先出去。’’这男人这么执着,让他出去还非得一直问,裴绣恼了,天这么冷,天天烧水洗澡冷就不说了,又费柴,柴房的柴是要烧一个冬天,不省着用,冬天还没过完就没柴非得冻死了。现实不允许她天天洗,但是洗个下体跟脚总是没问题的吧。这让她怎么好讲,村里人一个冬天都不洗澡都有的。

周成看媳妇恼羞成怒,忙说道:’’好,好,我先出去。你先洗。’’来了个摸头杀就大步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几个孩子已经心满意足得吃完了,拿着扫把在扫院子,周成想了下裴绣刚交待他们要洗脚的,去厨房锅里装了盆热水,兑了一下,拿进孩子们的屋里,喊他们进来洗脚。

这会看到屋里一排排他打的木箱,撒的种子都冒芽了,绿油油的很喜人。菜园里挖过来的韭菜根种下的,现在都长的很高了。看着就让人高兴,没想到在屋里也能种的成,到时候可以拿点卖给醉湘楼。他经常给醉湘楼送野味,知道一到冬天醉湘楼有多缺绿色蔬菜。两夫妻的思想都同步了,一样的想法。

周成看着几个孩子脱了衣服,嘻嘻闹闹的洗脚,里面的衣服也是全新的,里里外外都是新的,棉衣看着鼓鼓的也很暖和的样子,炕上还有两床厚实的新被子。心里也很满意裴绣终于转过弯来,不再死守着钱。暗暗琢磨着多给家里添点钱,她就不会再变回以前那样,他心悦现在的裴绣。

以前刚成亲时确实艰难了,也没田地,这么多年也才添置了五亩中等田,也难怪她不舍得吃穿,手里没钱心里也慌。

等几个孩子洗完脚,嬉闹完,一盆水就剩底下一层,撒了大半。锤子熟练的把水倒木箱里浇菜。周成看到了说:’’拿洗脚水浇菜,等菜长大了给你吃。’’

锤子都石化了,爹也会说笑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笑。反驳道:’’人家还用大粪浇菜呢,爹不是都吃过。’’几个孩子哈哈大笑成一团。

周成尴尬的脸冷了下来,’’早点睡觉,明天早点起来,我要检验你们这些天有没有偷懒。’’转身出去,这几个臭小子一点都不可爱。

几个孩子笑不出来了,纷纷谴责锤子。这下子完了,明天不好过了,也不知道爹会不会公报私仇。赶紧上炕睡觉去了,明天好早点起来。

裴绣已经换好睡衣躺下了,知道等会周成进来肯定会闹她,蜷缩成一团,假装睡着了。

周成进来就发现她在装睡,眼角泄露了笑意,嘴角勾起,把外衣脱了上炕,把她从角落搂进怀里。熟练的把手从衣摆伸了进去,她知道装不下去了,拍掉他的手。’’不装睡了?’’周成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声音泄露了他的笑意。

‘’别闹,我要睡觉了。’’裴绣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不动。就怕动作大了会漏。

周成手被按住不能动,就亲吻着她的后颈,痒痒的让人想躲开,偏偏又被固定在他怀里。裴绣说道:’’别闹,我今天不方便。’’

周成还没转过弯来,’’为啥不方便’’。他跟原身亲近的时候不多,原身整天皱着眉头,愁苦又满脸的菜色。还害怕他的亲近,每次亲近的时候都强忍着,让他也提不起劲,只能草草了事,生完板凳后,有了三个儿子,更是能躲就躲,几乎没有再亲近过。

他也是看着裴绣生病后不一样了,才想着亲近她,毕竟是夫妻。

‘’我来那个了,不方便,你忍着。’’裴绣无语了,好歹都快十年夫妻了,这都不知道。

周成郁闷了,十来天都没在家,想的他抓心挠肺的,回来还不能吃肉。要是之前没尽兴过,他还没什么想法,反正也清心寡欲的过了几年。现在媳妇变得这么可人,温香软玉在怀,让他怎么忍着,’’还要几天呢。’’郁闷的收好作怪的手。

‘’不知道,应该还要个五六天,你等着吧。’’男人就不能惯着。

周成皱着眉头,’’要那么久。’’

裴绣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自己睡自己的,不管他。

周成看着怀里空落落的,无奈的接受,闭眼休息冷静一下。

裴绣睡眠质量一直很好,边上多了个人也不影响,周成就不行了,跟媳妇一个被窝,媳妇的香味一直传来。媳妇现在不止变漂亮了还变香了,想的心痒难耐,根本没办法睡。只能回想山上打猎的事,静静心。

裴绣穿来后一直都很爱干净,个人卫生都收拾的很好,前段时间还去镇上买了两块香胰子洗澡,身上就一直香香的。

一觉到天亮,枕边已经空了,连余温都没有了。窗外透进来的光都灰蒙蒙,也不知道什么时辰,裴绣赖了会床挣扎的爬了起来。

几个孩子咬牙切齿,双腿发抖的蹲马步,周成坐在堂前的台阶上,手里在用木板做笼子,给兔子安个窝。

一走出来,几个孩子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裴绣,裴绣淡定的从他们眼前飘过,去厨房打水洗脸。

周成抬头看了一眼,’’锅里还有热水,不用烧’’。

裴绣应了声好,一大早就有人啥都准备好,真好。

洗漱完,裴绣也坐在台阶上,看着周成干活,’’木箱子要么多打几个,我之前我不知道菜能不能种的活,种子没有全撒下去,现在看着长势挺好的,可以多做几个放厨房,厨房天天煮饭烧水的,也很暖和。’’

周成手一直活动着,头也没抬,应了个好。

‘’他们这姿势保持多久了’’,裴绣刚说完,板凳就蹲不住一屁股坐地上,板凳毕竟才三岁,能跟着几个哥哥练就很厉害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评分 10
分类:现代言情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快穿之这个BOSS我罩了
新书《穿成大佬们的掌中娇》已发布最新,求需要支持,么么!-【已完结啦】系统问:“遇到渣女怎么做?”北雨棠答:“灭了。”系统又问:“那遇到boss呢?”北雨棠直接跑了!虐虐渣女、白莲花,她北雨棠很不在行。虐boss什么,但是算了吧!大BOSS的战斗力太强悍,她此等小虾米但是走为上策。她可不想也没灭了boss,反被boss灭了。某BOSS大人:“娘子,想虐谁,让为夫来。”北雨棠激动回道:“系统君。”系统:(泪流满面装死中……)【宠文、1v1、爽文、简单轻松诙谐幽默】
19 离开云栖镇
24368 人在追
医痴在此休整了好几天,此刻也要跟着楚濂云他们一起回去,给商少卿留下了药方之后,又细细的交代了女儿绒花一些事情之后,就踏上了回驻地的路途。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黎寒山听到楚兮要游历的事情,顿时就觉得头大,果然,小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之前恐怕是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不会让她离开,这才趁着大将军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穿书后每天都在给病娇男主普法
叶知薇穿书了。穿到了一本反社会人格障碍女主VS绿茶女主题材的暗黑系小说。作为女主第二个动刀剖尸的对象,叶知薇除了努力和女主绿茶妹妹培养出来感情外,每日都在努力给女主普法,普着普着才意外发现女主看她的眼神越发不对。每早夜深人静人静,女主会溜进她的房间用炽热的目光到尾到脚扫过她,这是每日都在深入研究她的骨骼结构借以最终决定怎么剖尸吗?普法一次失败的叶知薇嘤嘤嘤:我这是要成了女主第一个动刀的对象了吗?*文案二(女主版):蒋嘉年的世界里也没明确的的是非观,他三观错乱,黑白混杂,叶知薇是惟一能说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人。他每早都要步入叶作为大学刚毕业,刚进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每天过着打杂社畜生活外,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窝在被窝里看小说。。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神通了!偏偏是贫困家庭县曾行乞的小乞丐,回临城居然大大变样。文才五略样样通晓,比她那个白莲妹妹绰绰有余。掐指神算一说一个准儿!登门问事儿卜卦之人比比皆是。即使态度恶略,寻医问药之人也他不在少数。一直到某一天被人堵在墙角。“算姻缘。”许生一掐指就滔滔不绝。“姻缘在二十年的?”男人盯着面前的人儿。“我怎么瞧着不许呢,偏偏就在眼前啊……”怀家九爷,眼瞅着小姑娘一天天慢慢长大,到嘴边的熟鸭子能就这么让飞了?她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尸蛇祭
13268 人在追
我一生都跟蛇有关,自小到大,我都能梦到一条黑蛇,前晚上梦到,第二天我家门口必然万蛇朝拜者。别人都说我是蛇女,是年龄不详的征兆,我自己也这么会觉得。一直到我18岁那天,我梦里的黑蛇突然变为了人,他说出来了我真正的身世……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出现在我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