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接下来三天,齐平过的很充实,熟悉地形、制作工具、制定方案、打熬身体……顺便将脑海中沙漏的规律摸索明白。

的确如猜测一般。

每天拥有一次回溯时光的机会,可以回到一刻钟前,凌晨刷新,过期清零,不做累积,这让他有点失望。

如果能积攒次数,岂不是无敌?

期间,关于巡抚抵达与县衙演习的消息,也于河宴县城内传开。

吴捕头亲自带人将告示贴在了孙氏酒楼外,这等新鲜事顿时引发民众热议,以为奇观。

“演习?趣事,向来只闻演武秋狩,未听过衙门还有防盗演习。”

“呵呵,还不是巡抚到来,县老爷邀功?”有人嘀咕。

“我倒是听说,这次与巡抚随行的还有两位贵人。”

“你是说那位长公主与安平郡主?”

河宴县不大,难得遇到京官驾临,更不要说这种规格的,自然成了最火热的谈资。

第四日上午,齐平抵达县衙时,就问起了这事。

“应该是真的,李巡抚从西北边军中来,咱凉国太祖皇帝有训,后世子孙必要去军中历练,公主也不能例外,两位贵人去岁曾途径河宴,前往边军,想来这是要回京了。”

与他相熟的王典史解释说,旋即笑道:

“没意外的话,等巡抚队伍下午入城,演习就要开始,准备的如何?”

齐平露出纯真笑容:“还行。”

“不用紧张,只是走个过场,没谁会认真,糊弄下就成了。”老王低声说。

“是啊,是啊。”周围衙役附和。

县衙众人与他想法类似,都没怎么上心,只想着早结束,早收工。

老咸鱼了。

抱歉了老王,我这次,真不准备糊弄……齐平嘀咕,笑容愈发灿烂。

……

京都之外,巡抚权势极大。

对于这次接待,赵县令不敢怠慢,整个县衙早早忙碌起来,衙门众人列队巡城,确保“市容”。

河宴县城外,官道上,一行车队浩浩荡荡,侍卫开路,威风堂堂。

安平郡主掀开车帘,望了眼前方,扭头看向同车的女子,兴奋道:

“永宁,快到河宴了。”

“叫姑姑。”被唤作永宁的女子穿着一袭华贵的紫裙,这会正窝在车厢翻看官府公文,抬起头,平静道。

长公主作为皇帝的妹妹,辈分上压亲王之女的安平一头。

“永宁!”性格活泼,眉眼间英气十足的安平瞪圆了眼睛:

“你也不比我大多少。不是说好的吗,辈分归辈分,交情归交情。”

两人年龄相仿,在京都就是好友,在边军一年,更是橘势大好。

性格温和,有书卷气的长公主叹了口气,无奈道:

“等回了京都,你若是不改口,给满朝文武听了,免不了议论长幼失序。”

“外人前我懂礼数的。”安平笑嘻嘻凑过来,勾住永宁肩膀:

“唉,说真的,赶路无聊死了,等进了城,可要找点乐子。”

“不是有话本小说看?”永宁温婉端庄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两人虽是闺蜜,性格却迥异,一喜静,一喜动。

英气勃勃的郡主沮丧道:“都看完了嘛,好没意思的。”

永宁公主笑着将手中纸张递来:

“那正好,河宴县令差人送来文书,城内将举行防范匪徒演习,想来是有趣的。”

安平惊讶,先是兴致勃勃看完,旋即失望:“就这?”

在边军一年,演武这种事,她看的多了,一个县衙又能搞出什么花样?大抵不过是形式主义。

实在无趣。

……

未时三刻,全副武装的齐平骑马朝范府赶去,身穿便服,护甲齐全,腰间佩刀,背上的法器短枪在午后阳光下,反射光弧。

沿途,整座城市都沉浸在迎接领导视察的盛大气氛中。

主干道都用水洗过。

抵达所在街道后,齐平将马匹拴在角落,徒步抵达范府,就看到门口家丁已在等待。

看到他,眼睛一亮:“齐捕快,老爷夫人等候多时。”

“今天我是匪徒。”齐平幽幽道。

家丁愣了下,试探道:“好汉饶命?”

“带路。”

“好勒!”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范府三进大宅,此刻府内家丁丫鬟都聚集在庭院,叽叽喳喳,兴奋议论。

显然,对他们而言,这也是一桩新鲜事。

见齐平进门,有仆人立即去通知主家,二公子第一个跑出来,胖乎乎的脸上,眼睛快笑的不见了,兴奋道:

“现在开始?”

“再等等。”齐平摇头,朝范老爷拱了拱手:“演习需要,稍后要得罪了。”

“无妨,”范守信走来,也是饶有兴趣的模样,身后的家丁抬着一箱子假银,打量了齐平一眼:“要怎么配合?”

齐平丢出个布袋,要求家丁把银子装进去,随后又拿出绳子,解释说:

“巡抚亲临,演习得像个样子,有劳各位将手脚绑上,在此处等待信号。”

二公子自告奋勇,将府内众人捆绑。

转眼间,庭院内,一群粽子挤在一起,都还嘻嘻哈哈,全然没有半分惊恐。

齐平吸了口气,眯着眼,抬起头,正望见四方天井上空,一只白鸽划过,这是巡抚入城,演习开始的讯号。

按照预定的方案,范府被劫后,会发出警哨,扮演江湖悍匪的齐平则会携带假银,策马逃离,并在巡抚队伍前,被吴捕头带人擒拿。

没错,就像王典史说的,只是走个过场。

齐平关紧朱红大门,抽出一根竹筒,点燃,举向天空。

下一秒,伴随刺耳的尖啸,一束烟花腾起,炸开。

他转回身,看向庭院中的范府众人,脸上笑容敛去:

“演习,开始。”

……

城内,街道上,巡抚车队浩浩荡荡,城中百姓两侧围观,热闹非凡。

为首的马匹上,蓄着山羊须,气质儒雅的李巡抚正与身旁的赵知县说着什么。

忽而,众人听到前方有烟花升空,街道上,巡逻的捕快按照预定路线封堵街道,只留出唯一的口子。

吴捕头昂首阔步,抽刀在手,只等齐平出现,大展威风。

“不错,小小县城,竟也是训练有素。”李巡抚颔首微笑。

赵知县忙笑道:“巡抚大人过奖。”

几句寒暄后,众人朝街道望去,然后沉默下来,夕阳下,没有预期中策马而来的悍匪,只是空荡。

就在赵知县心中焦急时,一名捕快飞奔而来,抵达马前,轰然半跪:

“禀大人……”

赵知县怒道:“怎么回事?人呢?”

他怀疑演习出了差错,跑错了方向。

“匪……匪徒没有出逃,而是……绑架了范府二十一人,正与我们对峙!”捕快额头见汗。

静。

吴川茫然望来。

赵知县脸色阴沉。

李巡抚表情讶异,抚须微笑:

“解救人质么,不错。赵大人这演习还真是别出心裁。”

车队内,安平郡主拨开帘子,黑溜溜的眼珠透着好奇,这演习,和她预想中不太一样。

“似乎,有点意思了呢。”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