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房门开启,摆设与记忆中别无二致,吴捕头拿起法器,重复了一遍台词,并将其丢过来:“熟悉下持握。”

齐平沉默地抱着短枪,终于确定发生了什么。

时间逆流……

外挂么?

心情如同坐上过山车,大起大落,从地狱到天堂。齐平闭目吐气,这一刻,他看到了脑海中的灰色印记。

形如沙漏。

静静流淌。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笃定,方才的一切与之有关,包括催动法器的真元,逆转时光的伟力。

而此刻,技能进入了“冷却时间”。

等沙漏重新亮起,他将再次拥有逆转时光的力量。

可眼下不是研究的时候,齐平竭力压下惊悸,睁开双眼,操弄法器,这次,枪口朝向了无人处。

“除了修行者,普通人真的没法使用吗?”他试探询问。

吴川皱眉,想了想,解释道:

“据说修行天赋优异者,有几率激发,但那种天才,万中无一。”

齐平若有所思。

“火器你用不了,装个样子,但护具可以,不用真元催动,也有防护力,”吴捕头又将一副软甲丢过来,淡淡道:

“到时,你用武力反抗,少不了挨打,呵,知县大人的赏钱可不是白拿的。”

齐平不语。

吴捕头也不在意,解释了下穿戴方法,等齐平熟悉掌握,将其收回:

“这些你带不走,等演习开始前,再来拿。”

说完,两人离开库房,吴川又将他带到户房,取了五两银子。

凉国的钱很值钱,知县明面年俸也才四十五两。

贪污另算。

寻常百姓,一年有十两银,就能活的不错。

齐平月俸五百文,一石米,对他而言,这同样是一笔巨款。

“接下来三天,回去休息,其实也不用你做什么,走个过场,放轻松。”从户房出来时,雨渐渐停了,吴川拍拍他的肩膀,大步离开。

齐平揣起钱袋子,迈步出衙,脚步越来越快,直至小跑起来,一口气跑到城中的繁华街市,才扶着膝盖喘息。

雨过天晴,古城重新变得热闹,两侧商铺开张,行人车马涌出,整个世界真实鲜活起来。

“呼。”齐平感受着体魄的健硕,微微失神。

上一世,命运多舛,患了某种罕见疾病,身体孱弱,没到三十,便一命呜呼。

并不痛苦,提早解脱。

“现在看来还是好事……”

摇摇头,齐平按住眉心,梳理原主身世:

老父原是县衙老吏,年轻时曾从军,混了个武师的名头,退役后于衙门任职,后来光荣牺牲在岗位上,母亲大病一场,撒手人寰,只剩下兄妹两个。

大凉律法,刑捕可继承,齐平子承父业,就此进入衙门当差,已经是第三个年头。

“如果是武侠位面,还算不错的开局,可这个世界是存在超凡的!”齐平回想着方才的经历,陷入沉思。

修行者吗?他有些憧憬。

老天爷将他丢到这个陌生世界,外挂傍身,不去领略一下世间的风景,说不过去。

可在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一个子孙都没法科考的贱籍捕快,想往上爬,难如登天。

下海经商?

凭借超前的思维降维打击?

呵,士农工商,商贾排在最末,无权无势,做的再好也是为他人做嫁衣。

现代人习惯了草根崛起,可要知道,在文明的大多数时候,跨越阶层都是天方夜谭。

“我需要机遇。”

“巡抚抵达,赵知县认为是大造政绩的机会,对我何尝不是?

如果能在演习中展现出足够的能力,借此进入京官视野,也许可以接触到修行,鱼跃龙门。”

在以往,齐平是不敢想的,一来没能力,二来,一旦失败,惹恼了知县,麻烦很大。

可脑海中的神秘沙漏给了他足够的底气。

“一人单挑衙门,难度很高啊……我虽然有武道的底子,但根本不是吴川对手,更不要说还有其他人。”

“能用法器是个优势,可以打个出其不意,但我只有一枪的机会。”

“不够……不够,我需要时间准备。”

“三天时间……正好。”

齐平漫无目的走着,眼神逐渐坚定起来,有了计划的雏形,但一个人想搞事终归力有未逮。

去哪里找帮手?

“啪!啪!啪!”

忽然,前方传来清脆拍击声,齐平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恍惚间,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院内,屋檐下,一名少女挥舞着棒槌,浆洗衣物,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用胳膊擦了下额头,皱眉道:

“今天怎么散值这么早?”

……

齐平的家是个一进小院,不大,但整洁干净。

齐平主外,小妹齐姝主内,日子过的紧巴巴。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妹分明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没有该有的娇蛮,一身粗布衣裳,眉眼清秀中带着些许老成。

有些瘦弱,大抵是长个的缘故,下颌尖尖,眼睛很大。

齐平提早回来打了她个措手不及,当即起身,烧火做饭。

午饭很简朴。

两碗面,一碟自家腌的小菜,清汤寡水,没点油星,饭桌上,齐平等妹子上桌,方后知后觉:“没了?”

齐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然呢?”

我以为起码要有个菜……怪不得这么瘦,齐平看着少女单薄的身影,沉吟道:

“知县老爷允了我三天假,要不这顿出去吃吧。”

眉眼清秀的少女蹙起眉头,忽略了前半句,沉下小脸:“齐平!日子不过了?”

“攒下点钱容易吗?你怎么成天想着花?”

“外面的馆子多贵?米面都在涨价,你这样,怎么能攒下钱娶媳妇?”

小妹是属仓鼠的,平生第一大爱好是攒钱,第二大是给大哥找对象。

原主在衙门里厮混久了,不免沾染上些许同僚习气,花钱大手大脚,小妹早有不满,这下集中爆发。

也不吃了,掰着指头数落起来。

齐平头皮发麻,从怀里将钱袋子往桌上一抛,“咣当”,五贯大钱砸下,少女眼睛瞪的滚圆,难以置信的模样: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你抢劫了?”

齐平轻咳一声,迎着妹子的目光,宣布道:“你说对了,我的确准备抢钱去。”

“范府,河宴县城首富。”

“有没有兴趣,跟哥干一波大的?”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