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从养猫开始

太阳逐渐升起。

这里的视野很好,

入眼望去,

云卷云舒,

苍莽群山间,白云如玉带穿过青山。

大楼的位置刚好处于脚下这座大山的半腰,

就像立地生根,

扎入脚下的泥土之中。

在大楼方圆五六米的范围还能看见水泥地与地砖。

离开大楼五六米范围外,就是遍布杂草的原始针松林。

附近的松树都很挺拔,也很高,

从外观来看,

这肯定是一种松树,

但这栋楼里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这是什么品种,

嶙峋斑驳的树皮上,

遍布着许多晦暗的淡金色斑点。

有人猜测这或许大概是一种新颖的物种,

就像天上有两个月亮,

连月亮都有两个,

这里的植物和地球上的植物有区别也是正常的。

周围的一切都让大伙们充满了神奇与陌生,

穿越,对年轻人来说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大楼里出去了很多人,

这些人谨慎而又小心的探索附近的环境。

不时有人采摘或者捡回一些植物和石头原路返回,

像是炫耀战利品一般给留在大厦的人分享。

“这石头好硬,我用铁棍敲连皮都蹭不破。”

“我在松林下面找到了很多干松果,有的松果里面还有松子。”

“松子好像是可以吃的吧?”

“当然可以吃,你没吃过吗。”

“听说松子油脂多,这里有点冷,多吃点松子可以保暖。”

大楼下热闹喧哗,

很多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这些大多是老人与妇孺。

白烨坐在靠近大门口位置的一个小台阶上,

面色如常,心底却忧心忡忡。

望着周围这么多的人,

安心的同时,也有一些忧虑。

虽然人多力量大,

但这么多的人,每天吃的食物数量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

大厦之前位于市中心,建成已有五六年,位于商圈附近,入住率很高。

一共二十八层。

四梯十户。

加上发生这一切的时间应该是在半夜,大部分住户都待在大厦里,所以穿越的人肯定很多。

哪怕有不少人下楼,大厦里还留了许多人,

楼上的窗户很多都敞开着,能看见一个个窗户后面的脑袋。

白烨在心底估摸算了一下,大厦里有至少超过五百人。

这还是往低了算。

这么多人,

附近这片区域能供养这么多人生存的食物吗?

任何地方都有食物链,

这里的食物链已经稳定。有固有的原生态链,

自己等人是横插进来的外来者。

首当其冲的就是对原有生态链的破坏......

想要获取食物,就要从其它动物的口中去抢!

毕竟当年地球上的祖先们就是这么做的,它们用石斧、用骨矛、用陷阱、用藤网...

用它们的智慧与血性,踏着其它族群的累累尸骨,一步一步走到地球霸主之位。

但现在大厦里什么都没有,

除了这一栋大楼,还有几百个赤手空拳的人类。

一夜之间从云巅之上重新回到尘土之中。

如果能有枪就好了。

白烨忽然无比怀念这种大杀器。

没有武器想要在这原始森林里活下去,

“简直就是困难模式。”

白烨心底委屈。

如果能有奇迹发生...

白烨不禁抬起头,眺望远方碧蓝的天空。

如果现在这栋大厦能突然穿越回去就好了......

忽然正在眺望远空的白烨视线一顿,匆忙站起来。

他看向远处,

远处的天空,有几个黑点正在以一种夸张的速度迫近。

越来越近,

黑影越来越大。

白烨从口袋里取出卫生纸擦了擦有点花的眼镜。

然后重新戴上,再抬头。

下一秒,

白烨离开毫不犹豫跑进身后的大厦,

先避开大厦入户大厅前拥拥攘攘的人群,

等他跑进大厦后,对着大厦外还没有察觉的众人喊道:“快跑,天上有东西!”

虽然白烨提醒了他们,

但依旧不是所有人都第一时间抬起了头,

有的人听见了,但他没有在意,

有的人反应比较慢,迟钝了片刻,才后知后觉的看向头顶。

然后,

伴随着几声惊恐的大喊,

人群动了。

就像一片暗流,刹那间就向单元楼入口涌去。

且愈演愈烈。

因为就在头顶,

几只公交车大小的怪鸟从高空迫降,极速飞来,

带着沉重的压迫感,

那阳光下舒张的双翼,

是泛着金属光泽的硬羽,

还有那周身萦绕的如瀑布般白色的冰雾,在身后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残影,

尤如地狱中冲出的魔鬼。

它们越来越近,

冰冷的模样带着贪婪与狰狞,

锋利的倒钩鸟喙。

贪婪而又猩红的鸟舌,

还有那庞大体型带来的恐怖压迫感,如同素食者面对肉食动物的天然压制。

白烨已经来不及看更多,

因为他已经被汹涌奔逃的人群裹挟着向大厦深处涌去。

一路向内逃,

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距离很远。

但看见天空那几只飞来的大鸟时,

白烨心底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阵心悸,

如同动物园里没有栅栏直面猛虎、雄狮,难以提起反抗的勇气。

逃入安全通道,

在黑暗中,

周围全是人,

你推着我,我推着你,

隐约间,

白烨感觉到有几只手抓着自己的背,

把自己往后拽!

不知道从哪里伸出的一只手死死拽着他的后衣领,

嘶啦——

耳边传来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白烨感觉到自己羽绒服被撕开了。

妈的!别让我知道是谁!

白烨心底暗骂。

楼道里的安全通道标识不知道何时已经全部熄灭,

这些安全通道标识断电后只能维持几个小时。

现在楼道里一片漆黑,

白烨尽力扶着墙壁,然后往楼上跑去。

不让自己摔倒,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但身后全是人,如果不跑,就只能摔倒。

如果倒下去,或许再也没机会站起来。

别没死在了怪鸟口中,

却倒在自己人脚下,那也太冤了。

砰!

外面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

白烨扶着的墙壁的手清晰的感受到触摸的墙壁狠狠的颤抖一下!

后方,不远处楼下传来的还伴随许多人的尖叫,

撕心裂肺的哭喊。

“救命~”

“爸爸~!”

“啊——”

隐约间,

白烨耳边听见了远处、后面传来哀嚎......有人在叫,有人在哭。

他终于躲到了三楼的走廊里。

背贴着墙,

缓缓的,

顺着墙壁,

一点点的滑下,

屁股触碰到地面冰彻的瓷砖,

白烨低下头,略微向前倾斜了些许,

喘着粗气,努力缓解内心激荡的情绪,以及...有些发软的身体。

“那鸟也太大了。”

白烨脑海中浮现出刚才惊鸿一睹瞥见的身影。

在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我...

白烨咬着嘴唇。

“这是地狱难度吧!”

其实发现可能穿越的时候,白烨就考虑过,是不是穿越到了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但他潜意识还是选择了逃避,

避开这个可怕的猜测。

如果说穿越到了陌生的没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还算是困难难度的话。

那么,穿越到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就绝对是地狱难度!

虽然超凡力量听着很带感,

但那也要有命获得才行啊!何况自己等人还是一群来历不明的黑户。

在这深山老林的,

保不准哪天跑出一只可怕的怪物,放个屁,打个嗝,就把自己等人给吹死了。

杀死你,与你何干?

想到这里,

白烨又想到了那些冲下来的怪鸟,

“王八蛋。”白烨骂了句。

他不知道自己是骂那些怪鸟,

还是骂将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狗东西。

“我想回家,我就是贪便宜住个民宿,怎么就遭了这个倒霉事。”身旁左侧传来一个委屈巴巴的声音,

白烨看向左边。

但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

只能看见一片漆黑,

“那你确实够倒霉的。”过道里远处有人说道。“这附近是个商圈,民宿这么多,你偏偏住了我们这里。”

那人说着就笑了。

左侧刚才说自己倒霉的那个人也跟着一起笑。

一片漆黑的走廊里是稀稀疏疏的笑声。

笑着笑着,

也都干了。

最后变成了哭声。

......

白烨休息了一会儿,摸索着往外面走去。

好像踩到了什么,

脚边传来一个男人的惨叫,

“踩到我手了!”

“抱歉抱歉。”

白烨一边道歉,一边按照记忆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走,然后又踩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脚。

在喊着借过声中,白烨来到了七楼,

用手摸着锁眼的位置,然后打开门,

脚边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想要往外走,

白烨长腿一勾,从门缝向里一带,

将脚上的猫“踢”回家里。

外面走廊黑漆漆的,要是猫跑出去了,恐怕就找不到了。

客厅有窗户,但窗帘是拉上的,

但就算客厅里透过窗帘的晦暗光线也比走廊里的一片漆黑要好很多。

随着房门打开,从屋内透出的光线吸引了走廊里一些人的注意,

黑暗中,一些影子跟了过来。

白烨迅速进入屋内然后关上门。

砰砰砰。

房门外传来砸门声和人的叫喊声。

逼仄的空间里,人与兽的界限似乎已经变得模糊。

有人在屋外喊着要进来。

白烨找了一把菜刀给自己壮胆,用菜刀刀背砸向鞋柜,发出咚咚的剧响,

“再敢敲门砍死你!”白烨压低声线,发出低沉的嘶吼。

门外安静下来,只是白烨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空气中只剩下白烨的呼吸声,

许久,他听见门外有脚步声远去。

白烨闭上了眼睛,握着菜刀的手,不知觉用力。

白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放陌生人进自己的家。

无异于开门揖盗。

哪怕进来的不一定是心怀叵测之人,

但白烨决不会将自己的安危留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这很蠢。

曾经白烨以为这世界好人很多,谁借钱都给,后来钱借出去了才看清楚原来是自己太天真。他不想再天真一次,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天真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生命。

......

白烨看着脚下的两只猫。

闲暇下来的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因为朝夕相处,所以他对这两个小家伙的体型了如指掌。

但此刻这两只猫给他的感受不对劲。

尤其是朵朵。

家里有一个电子秤,虽然断电了,但像电子秤这种用电池的小家电还是可以继续用的。

白烨很快测出了朵朵的体重。

居然有20斤!?

明明上周测都才14斤,一下子重了整整6斤。

而莓莓的体重也从8斤突然增长到了12斤。

而且如果白烨没猜错的话,这一切的异状都是从穿越后开始发生的。

虽然目前依旧是“猫”的范畴。

但已经开始不科学了......

......

白烨站在窗户边,居高临下俯瞰。

大楼单元楼出入口的地面残留了大片白色的冰霜,冰霜的残留中,地上躺着几具尸体。

有家属出来收殓尸体。

这不知从何而来的怪鸟造成的袭击,让这栋刚穿越的大楼笼上了一层阴霾。

死亡威胁的阴云罩在头顶。

白烨听见了,楼下哭声一片。

这是白烨第一次看见死人,虽然隔着二十几米远。

哪怕距离隔着很远,尸体的狰狞也淡化了许多,但他也依旧不可避免的升起了兔死狐悲的凄凉。

这些前一刻还是活生生的人,

或许就是刚才站在旁边有说有笑的某个老人,或许就是某个嬉笑逐闹的孩童,还如花朵般蓬勃盛开的生命。

转瞬间,就化为了冰冷的尸体。

再也无法言语,在遥远的彼岸无声的凝望着生者。

这些家属找不到棺材,

就从家里拿了凉席把尸体裹住,

然后往大楼里带去。

一小群人拦住他们。

“尸体不能带进去。”

“这是我妈!!!”男人怒目而视。

“那也是尸体。”

“死的不是你亲人,要是是你亲人你还能拦着吗,刚才那怪鸟来的时候你们跑得比谁都快,我妈五十多岁了,根本跑不动!”男人发泄般的咆哮。

“可是要是发生瘟疫了怎么办。”对面这人寸步不让,声音也很大。

“这么冷的天气会有个屁的瘟疫!”

“尸体也会腐烂变臭。”

“我把我妈带回家怎么了!昨天我还答应了她带她出国旅游的,凭什么今天就没了,就没了啊。”男人发泄似的大吼。

险些爆发肢体冲突。

面前阻拦他进入大楼的几个人很为难,念及对面这人刚死了母亲,他们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太刺激男人。

拦住男人的几个人抬起头,对楼上看戏的众人喊道:“怎么搞成是我们几个的事了,允不允许带进去你们也发句话,否则我们就不管了,尸体要是处理不好,腐烂发臭或者闹了瘟疫你们就等着吧!反正也不是我们邻居!”

听见这番话,楼上看戏的人纷纷开口谴责硬要将尸体带入大楼的这几户人。

争执了一会儿陷入僵持,终于有几个年龄大一些的老人从楼里出面,和失去了亲人的家属们交流了一会儿。

因为距离太远,且没有再大声咆哮,声音小了很多,所以白烨也听不见具体内容。

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失去亲人的几位家属将尸体抬往一旁的树林,有几个人拿着铲子跟过去。

白烨抿了抿嘴,收回视线。

当当当~

最后几颗猫粮落入猫碗,猫粮桶里最后的猫粮倒入碗中。

“幸亏我前几天囤了几袋猫粮,柜子里还有两大袋。”白烨看着哼哧哼哧埋头吃饭的两只猫,自言自语。

“本来还够吃三个月,但你们这变大的体型和胃口,是要把我吃垮啊。”

白烨感觉一阵凄凉,

猫的食物只够两个月,

自己冰箱里和厨房囤积的食物却最多够自己吃十天,他刚才检查了一遍自己囤积的食材。

若是实在不行......

白烨视线落在了猫粮袋,为父就只好替你们尝尝猫粮的口味了。

恰在此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有人在吗?”

御兽从养猫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