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从养猫开始

(PS:平行世界,请勿带入现实)

刚打开门,

两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就凑上来,一只蹭白烨的右脚裤腿。

另外一只钻过白烨两腿之间的缝隙,

迈着小猫步,竖起白色蒲公英般的尾巴,

自信的大步离开,走向自由的屋外。

如同一尊小大爷自信的巡查领地,

一直走到电梯口附近这才停了下。

直勾勾盯着空旷的电梯走廊。

似乎眼前的空气中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

“莓莓,快回来。”

白烨喊了一声。

它耳朵动了动,表示听见了。

却丝毫没有挪动脚步想要返回的意思。

“回来。”

白烨再次喊了一声,语气加重了一分。

站在走廊过道中间的莓莓诧异的转过头,

她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如蓝宝石般蔚蓝的眼睛,

还有套在脖子上又大又白的围脖。

但此刻这张完美的脸上却浮现出不敢置信,带着质问的眼神。

仿佛在无声的诉说,你居然,凶我?

你难道不知道我很贵?

白烨握着钥匙,走向莓莓。

脚下正努力蹭着白烨裤腿的另外一只胖猫失去了依靠,

措不及防,轱辘一下,

转了半个圈,

摔了个五脚朝天,

小嘴微张,

一脸呆滞而又委屈的望着主人转身离开的背影。

走到莓莓身前,弯下腰。

白烨将手从它腹下穿过,轻轻一揽,就将其抱了起来。

莓莓扬起脑袋,用侧耳蹭蹭主人的手背。

白烨顺着莓莓刚才凝视的方向顺着看去,

走廊空旷,空无一物。

过道里也是一片漆黑。

只有电梯旁上下楼按键按钮自带的小灯散发着微微的光亮。

“你在看什么?”

白烨轻声问它。

莓莓抬头看了一眼主人,

没有回答,

只是用脑袋不住拱着白烨的胸口,

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响声。

声音越来越大,富有节奏。

两岁的它只有八斤重,却是有些瘦弱了。

被白烨抱在怀里的莓莓安静下来,

只有从手臂缝隙间垂下的尾巴时不时晃动一下。

回到家里,白烨关上门。

脱掉靴子换上的拖鞋。

然后将靴子放回鞋柜里,

做完这一切,

他这时候才发现刚才和莓莓一起在门口迎接自己的那只胖猫已经不见了。

打开客厅灯,不大的单身公寓里一览无遗,

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只陨石灰的胖猫高冷的蹲在上面,

以它为中心,沙发夸张的凹陷下去。

胖猫面无表情的盯着白烨。

准确的说是盯着白烨怀中的莓莓。

胖猫忽然龇牙咧嘴,

面露凶狠,

凶!

白烨怀中的莓莓漫不经心的别过头去。

然后低下头蹭了蹭主人的胳膊,

又故意看了一眼胖猫,胖猫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回到卧室,从卧室的电脑桌上拿起遥控器。

然后按下冷风。

叮~

空调打开。

凉风呼啸而出,喷在白烨脸上。

白烨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去厨房做了一份简单的挂面,

加个煎蛋,煎蛋表面撒上一点酱油。

吃完饭后洗好锅碗,

然后去卫生间冲了个澡。

躺在床上盖上空调被,

拿出手机,连接充电器,边充边玩,快乐无穷~

一直到十一点多,

熬夜功夫已不如往年的白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睡着过去,

寂静的房间里,

只剩下侧卧躺着的他,手中手机屏幕还亮着。

......

白烨是被冻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影影绰绰的树影倒映在窗户上。

右手在床头柜边摸索,

拿起空调遥控器对着头顶按了按。

嗯?

为什么空调没有预料中发出滴的声音。

白烨又接连按了好几下。

卧室里只剩下一片寂静。

难道是姿势不对?白烨坐起来,

举起手对着空调,

然后白烨愣住。

因为,

空调早已不知何时关闭了。

那房间里为什么这么冷。

这可不是八月份的山城能拥有的温度。

山城是一个蒸笼,

四面的高山将热量积蓄在盆内。

白烨转头看向窗外,

那照射在窗帘上的树影,他莫名有点慌。

此时的他反应过来不对,

自己的楼层虽然不高,但也好歹是在七楼,楼下就是小商圈。

从窗外是看不见树的,

更别说有树的投影落在窗户上了,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东西。

莫名的白烨有点心慌。

小心翼翼的走到飘窗旁,

将窗帘掀开,两扇窗帘的中间留下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眼睛从缝隙间向外望去。

白烨的动作瞬间僵住。

瞳孔放大,

寒毛倒竖。

只因窗外,

不见了那由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高楼大厦,

只有云雾缥缈寒松林立的崇山险峻。

万里荒野无人烟。

且那天穹之上,

高高挂着的两轮明月。

如俯瞰人间神明的皓眸。

“艹!”

......

家里的电停了。

窗外的月光顺着窗户洒进屋内。

银色的月光穿过客厅玻璃,倒也让白烨勉强能看清客厅里的桌子不至于让膝盖磕绊。

走到卫生间,

本能的按下电灯开关,

卫生间里还是一片黑,

借着反射的微薄月光,

白烨打开水龙头,

双手接了一点水,往脸上抹了抹,

凉意让他更加清醒,

脚边有毛茸茸的触感,

低下头,

白烨看见徘徊在自己脚边一团黑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团黑影似乎有点大。

从体型来看,

白烨认出了这是朵朵,

朵朵就是家里胖公猫的雅名。

因为刚抱回家的时候,

这个很怂的家伙躲在沙发底下憋了两天不吃不喝,

直到确定周围环境安全后才出来。

那一天白烨添了整整三碗猫粮。

从那以后,白烨就给它取了一个“躲躲”的艺名。

弯腰想抱起它,但白烨脸颊涨红,废了不少力气才把它抱起来。

“你怎么重了这么多!?”白烨不敢置信的惊呼。

“而且好像又变胖了。”

被抱起来的朵朵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叫唤。

不是胖,是壮。

将朵朵放在地上,这家伙屁颠屁颠的跑到猫粮桶前,一脸期待的看着主人。

但白烨径直走向卫生间,忽略了这只贪吃的胖猫。

卫生间,

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模糊的人影,

洗脸池里的水龙头还在往外出水,

但此刻水龙头里涌出的水也是有气无力的。

一小束微弱的水流,

汩汩的从龙眼里流出。

仿佛一个耄耋老人。

白烨忽然想到了什么。

赶紧拿起洗脸盆放在龙头下接水。

白烨没走开,就守在水龙头前,

直到接了大半盆后,

水龙头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少。

最后一滴一滴的往外挤。

端起这大半盆水,白烨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

如果这盆水用完了家里还没有新的水源,那该怎么办。

家里哪些地方还有水?

昨晚自己在厨房烧了两壶水,

家里是有两个烧水壶的,因为要给猫的水碗里添水,

白烨又是一个很懒的人,

所以就买了两个烧水壶,

一次性烧两壶。

人一壶,猫一壶。

还好自己昨晚没有偷懒。

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将手中这盆水小心翼翼的端到厨房,然后给它盖上盖子。

顺带将两只趁机溜进厨房的猫赶出去,

回到客厅。

白烨坐在原地发呆,

想到了什么,回到卧室拿起手机。

不出预料,手机果然没有丝毫信号。

喜欢看小说的他心底早已有了某个荒诞的猜测。

那就是自己所在的这栋楼可能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窗外天空中的两轮月亮明晃晃的告诉了他这个事实。

想到这里,

白烨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和恼怒。

虽然自己是个单身狗,

但父母健在,家庭和睦,

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为什么说穿越就穿越,

也不带提前告知一声,

让自己好准备在家里屯点粮食。

虽然自己比较懒,所以平日里多屯一点食物。

但家里的食物也就最多让他坚持十天。

而且还有这两个小家伙......

白烨低头看着脚边跟过来的两只小家伙。

“猫~”

“哇~”

似乎是感知到了主人情绪有些滴落,

两只猫一左一右凑上来。

用脑袋蹭着主人。

左边的朵朵尤其用力,

它不像是在蹭,更像是脑袋用力的顶,

只是一边顶白烨,它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猫粮桶的方向。

“憨批。”白烨轻轻拍了拍朵朵的脑袋。

脑袋大拍着就是舒服。

“怎么感觉你们两个大了一圈。”白烨嘀咕。

随后白烨站起来走到客厅窗户边,

将脑袋小心翼翼探出防盗网,

单身公寓只有卧室才能看见外面,客厅虽然有光,

但客厅的窗户却是对着邻居的窗户,

是一个“凹”的布局。

从客厅防盗网向外望去,

这一次白烨看得更仔细。

和刚才在卧室窗户外看见的景色一模一样。

估摸着自己住的这栋楼应该是在山上。

海拔似乎不低,

难怪这么冷。

一阵冷风吹来。

白烨关上了窗户。

一只长满了白毛的手掌忽然抓住了他窗户外的防盗网......

但白烨已经拉上了窗帘,转过身去。

白烨回到卧室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毛衣,然后又穿上羽绒服和保暖裤。

这下终于暖和了不少。

“哈嘶——”

“呜呜呜~”

刚回到客厅,

白烨就听见了两个小家伙站在客厅里对着窗户发出恐吓的声音。

白烨顺着视线往窗外望去,

防盗网上空荡荡的。

窗外难道有东西?,

陌生的环境,

白烨这会儿有些紧张,

这两个小家伙不会无缘无故对着窗外叫。

赶紧冲进厨房拿起菜刀,

双手握着菜刀竖在胸前,

回到客厅,却发现两个小家伙已经停下了嘶叫。

此刻蹲坐在原地,

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

“窗外有什么?”

白烨问道。

可惜两个小家伙不会说话,

只是动了动耳朵,

转头看了一眼白烨,然后又继续望向窗外。

白烨小心翼翼的用各个角度将窗外的防盗网观察了一遍,

都没有发现异常,

怀着顾虑,

白烨拉上窗帘,

然后将两只猫抱回卧室。

窗户是关着的,加上结实的防盗网,

这让白烨暂时有了一点点安全感。

一只布偶,一只缅因。

都是长毛猫,

所以虽然空气中温度降低了不少。

但目前来看这两个小家伙还算活跃,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

一直到天亮,防盗网外也没有出现可疑的身影,

白烨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

“妈!妈!你快过来看外面有好多大树,外面还有好高的山!”

白烨听见住在楼上的小孩惊喜大喊的声音。

住在自家楼上的这家小孩很有活力,

精力旺盛,

每天很早就醒,

然后就会在家里折腾出不小的动静,

所以周围邻居总是能听见他家小孩各种闹腾。

以及紧随其后的笋子炒肉伴乐。

“老公,你快看窗外面,是不是我眼花了。”

楼上的女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外表看上去有些知性的少妇,

平日里坐电梯的时候白烨恰逢遇见过,

倒不是他有什么特异功能,

而是电梯里少妇身旁抱着她手臂在电梯里蹦蹦跳跳大吵大闹的小孩声音,让他听出来。

这让白烨直接认出了这对母子的身份。

“怎么可能有山,我们我们小区在市中心——卧槽!开玩笑吧!”

男人的粗口很夸张,

也表现出了他夸张的情绪。

任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窗外的景色大变样都会发出这种惊叹。

“他妈的房子呢?”

“别说脏话,教坏孩子了。”

“好好好,只是这不对劲啊,我们没有回农村老家吧?我等下去楼下看看是怎么回事。”

“你先把外套穿上,外面有点冷。”

“......”

随着天色逐渐变亮,

月亮不知何时消失,

一束黎明从远处山脉的尽头洒在这片大地上,

万物染上了晨曦。

这栋楼里的住户们陆续从睡梦中醒来。

紧随其来的,

就是那此起彼伏的惊呼、尖叫、不敢置信的声音。

有人从安全通道走到一楼,

然后冲出去,

想要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

还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

站在窗户边,

观察那些触摸树皮、低头拔草,还有一些捡起松果的人,

大约过去了小半个小时,

见大楼附近的森林里没有出现凶猛的野兽,也没有诡异的怪物,

触碰植物的人也暂时没有异常症状,

白烨眉头渐渐舒展。

要说这么大的山脉与森林里没有危险,

白烨是万万不信的,

眼前这片山脉很广袤,根本看不见丝毫人烟——除了自己脚下这栋楼。

就目前来看,大楼附近的森林中似乎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这些松树的树皮也没有毒素,也没有表现出“成精”的症状,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现在是白天。

众所周知野外最危险的的都是黑夜。

但这都比白烨预料中的凶险要好上太多。

看见这些平安无事的人,白烨心底稍安。

看来,

可以进行初步探索了。

白烨从抽屉里找到胶带,

然后拿了两本比较薄的书缠绕在胳膊上。

两只猫自然是关在家里,

这是出去探索,不是踏青。

所以白烨不会带上两个累赘。

来到楼道,

电梯不出所料,

停了。

一旁的安全通道敞开着门,

里面的安全出口指示牌散发着绿幽幽的光......

莫名的,

白烨觉得有点瘆人。

...

从安全通道安全的到达一楼。

在一楼的大厅里挤满了人。

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

他们看着外面,脸上带着好奇、疑惑。

住的楼穿越了,这当然是天大的热闹。

还有人抱着两三岁的孩子,四处探望。

人太多了,有点吵。

有被大人抱在怀里的孩子哭出了声,耳边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

白烨快步挤出人群,

来到外面,吸了口气,

新鲜的空气让白烨精神为之一振。

这里的空气,

清新。

清新的空气中带着丝丝香甜,仿佛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

“我们应该是在山上,这附近的树我看很多都是松树,少说海拔也有两三千米。”

“幸亏是在山上,不然这么大的森林里肯定有很多毒蛇虫子。”

“老王,你有什么发现吗?你自己说你家以前是打猎的。”

旁边一个老人对另外一个老头问道。

被问到的老头子摇摇头,

他脸上有些凝重。

“不知道,我在周围溜达了一圈......感觉有点古怪。”

虽然年龄有些大了,加上在城市生活了这么些年。

当年还在乡下时老爹教他的很多东西都有些模糊了。

但辨别植物、动物的踪迹、脚印这些基本知识他印象比较深。

“有啥子古怪的地方?”

旁边一个穿着黄棉袄的老婆子急切的问道。

她都订好了明天跟团旅游,钱都缴了,

结果一大早起来就发现自己住的这栋楼周围景色大变样,

就和...

就和鬼打墙一样!

可没把她给吓死。

赶紧挨家挨户的敲门,

找人跟她出来一起看看情况。

老头子皱紧眉头,

眉头的皱纹挤成纵深的沟壑,

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

却发现早上下来的匆忙,忘了带烟。

他清了清嗓子,

看着周围围着的一群大爷、大妈。

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手指搓了搓,

一些干黑的粉末从指间飘落。

“我老家以前就在山上,地势比较高,按理来说这山上的植物我不说全部认识,至少也能眼熟,但这附近的植物没有一种是我见过的。

而且...我还在附近的草丛里看见了熊瞎子的粪便,虽然不是很新鲜,但绝对时间不长。”

------

书名是编辑帮忙取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书名,脑袋里一直冒出一个魔怔般的念头。

御兽从养猫开始?×

御兽从铲屎开始。√

御兽从养猫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