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要不然干脆把鼬那小鬼提前暗杀了算了······」

宇智波宗弦心中暗暗发狠。

反正有团藏这家伙背锅,把黑锅丢给团藏,族中想来也没有人会怀疑自己,至于说杀了宇智波鼬导致以后佐助没办法进化永恒眼······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过不去灭族之夜这道坎,未来也就和他没关系了。

行走在族地的街道上,宇智波宗弦无声叹了口气。

暗杀宇智波鼬什么的,也就是说说罢了。

他擅长的战斗方式可不是暗杀,干掉已经开了双勾玉的宇智波鼬再栽赃给团藏·······中间充满太多不确定因素,不说未必能干掉身负强运的宇智波鼬,就算成功杀掉宇智波鼬,一旦暴露是他所为······

“宗弦!”

从高处传来的喊声传入耳中。

宇智波宗弦停下了脚步。

不靠谱的思绪被打断,顺着那声音的来源方向仰头看了过去,是个有着宇智波一族罕见的团子鼻的男人。

“······止水,你回来了啊!”

“今天刚回来。”

宇智波止水从煎饼店的屋顶上跳了下来,坐在店门口小板凳上看报纸的手烧大叔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忍者嘛!都是些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有事没事都爱爬屋顶天台的家伙,这么大个木叶村,还真未必能找到一片没被忍者们踩过的瓦。

“宗弦,看你愁眉苦脸的,出什么事了?”

宇智波止水自然而然的走近,和宇智波宗弦并肩而行。

他们是一起经历了三战的好朋友,在东部战场上和雾忍们玩命杀出来的交情,只是······

“还能是什么事?族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闻此言,止水脸上那一点笑意顿时消散无踪,驱逐不散的阴霾笼上了眼角眉梢。

“前天晚上的集会你没有参加,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族人们积攒的怨气是越来越多了,不少中立派也转投到了激进派当中,支持武装政变的族人数量又多了不少,关键是族长这次也没有和稀泥,包括反对派的两位长老的态度也没有过去那么坚决了······”

宗弦轻声转告着止水家族集会中的点点滴滴。

他同样是不赞成政变这种手段的,不,准确来说在他看来武装政变应当是最后的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的办法,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选择不过是饮鸠止渴,就算成功政变了,必定是损失惨重,接下来又该拿什么来应付火之国四周的豺狼虎豹?

更何况,政变未必就能成功。

如今的宇智波一族实力说弱是不弱,但也称不上多么的强大,早就没有了过去那般煊赫声势,虽然还被唤作是木叶第一豪门,其中有几分真心,几分嘲弄,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族中上忍人数是挺多,但再多也没有村子里其他家族和平民忍者们的上忍多。

更倒霉的在于唯一一个明确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止水是个超出了‘本族狭隘主义’,接受了来自于父辈们的火之意志的男人,他是不可能背叛村子的,也就是比带土和鼬这哥俩强点,宁可自杀也不愿意对族人们动手。

宇智波富岳这个疑似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的族长,面对儿子举起的屠刀······为了避免骨肉相残竟然选择了不抵抗,他自己或许是释然了,只可惜那些个族人们全都变成了苦逼。

像这样人心不齐的一族拿什么来政变?

宗弦根本看不到政变成功的希望。

「唉!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要是能更强点······」

宗弦握了握拳头。

接着又无力的松开。

变强这种事情哪里是一蹴而就的,三战的时候在战场上挣扎活命就用尽了他的力气,等到三战好不容易结束,没多久九尾之乱爆发,立刻就将宇智波一族推到了悬崖边上。

在这风恶浪急的环境中,光是活着就足够累人了。

“情况已经坏到这种地步了吗······”止水很是痛心的皱起了眉头,他很爱惜族人,但同样热爱村子,当两者发生了难以调和的矛盾,甚至眼看着走向不死不休的结局的时候,他必然是要承受巨大的痛楚。

后来投河自杀,在遗书中也说道:【已经厌倦了任务,如果这样下去宇智波一族没有未来,所以我也不想这样走下去了】。

那时候,

止水恐怕已经被那看不到未来的深沉绝望给压垮掉了。

自杀,是绝望到极点的人才会做出的选择。

尤其是止水这种性格温和开朗的家伙,不是绝望到极点,怎么可能会选择这种悲哀的结局!

“宗弦,真的······没办法阻止······族人们的行动?”

“有啊!只要村子的上层不再刻意的打压和刁难,最起码不会出现激进派一家独大的情况,族中持有反对政变的意见的族人其实并不少,只是······看不到尽头的刁难,实在是······气不平啊!”

“火影大人他也是······”

止水张了张嘴,想要为三代目辩解几句。

“止水,我知道这是九尾之乱带来的后遗症,换位思考,如果我是火影,我肯定也是要戒备宇智波一族的,但问题是那次的事件是真的和我们无关啊!族中目前应该只有你一个人开了万花筒,而且还是在九尾之乱发生后开启的。”

“族人们是不会体谅火影大人为了村子的和平是多么殚精竭虑的,他们······不,我们,我们只感受到了来自村子那无穷无尽的恶意,你虽然是在暗部任职,但你应该也知道警务部的族人们风评有多差吧?”

没有理睬张口欲言的止水,宗弦看了看左右,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栋三层高的小楼,“止水,我们去那边,正好你刚刚结束任务,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两个好好聊一聊如何?”

“好!”

止水点头答应。

没有拒绝的理由。

心情苦闷的他同样需要一个倾诉对象,说来也是可怜,作为宇智波一族的顶尖高手,他实际上没有多少朋友,太多人把他当作了崇拜的对象,而不是平等相交的朋友。

如果没有宇智波宗弦,家族中唯一能和他玩到一起去的只有小他好几岁的宇智波鼬。

但是鼬的年纪到底小了些,不是发牢骚的好对象,原本的历史中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听他倾诉,只能将一切憋在心里,在鼬的面前还要强挤出来满面笑容,压力和绝望大概就是这么积累起来的。

好在,

历史到底是有了些变化,多了宇智波宗弦这么一个朋友,止水有了可以倾诉心中苦闷的对象。

虽然说他们两人之间的某些观点并不完全相同。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