匸欢

“皇上,找到苏将军了。”

“在哪?”

“回皇上,在几百里的一处村落里。”

“还不快派人去请苏将军”

“是”

此时,在桃花村,一位年过六十的花甲老人正在院子里训练着八岁模样的孩童。

“爷爷,太阳都下山了,可以休息了吧?”那孩童突然开口问着

此时,一旁的老先生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并开口说道:“行,今天就到这了”

“对了,爷爷,你都训练了我三年,到底是为什么?”那孩童继续追问着

苏老手握这孩童的手边走边说道:“等哪天爷爷不能再保护你的时候,你就可以保护自己。”老先生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消陨于这世上,怕自己的孙儿长大遭受欺凌。而自己能为他将来能做的是只有把一身的武功授业于他。

苏承听后明显的不开心,他用手拍打着苏老先生说:“爷爷,你说什么呢,爷爷是会一直保护我的”

苏老听后,不觉得笑了起来,摸着那稚嫩的脸说着:“是是是,爷爷会一直保护你的。”而苏老先生多么希望能一直陪伴他,看着他长大,看着他成个家,然而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对了,我的宝贝孙子今晚想吃什么”

“我想吃烧鸡”

“好,爷爷给你做”

“耶,又可以吃爷爷做的烧鸡了”

......

不知过了多久,月色却已透过窗户漫进各家屋里,而爷孙俩在这月光下安然入睡。

此时,却还有人在月色下奔走,他们扬起的尘土在月色的映射下闪烁着,他们似乎看着很急。

月色之下,响着阵阵马蹄声。然而没过多久就打破了这单一的马蹄声,队伍中终于有人开了开口说:“大人,还有一百多里,按目前的行程来看,还有两日就到了,今天月色已深,兄弟们也乏困倦,您看是否...”

还没等他说完,沈慕就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便说道:“行,传令下去,在此整顿休息一宿,明早出发。”

“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又回归了寂静。所有人也在这寂静下入睡,唯独不见沈慕。而他却来到了一处山头,周遭响着蛐蛐的聒叫以及晚风打在树枝上“沙沙”的声响,这一切让他褪去了一身严肃,现在却拥有一身的轻松。他实在太久没像这样了,长年的驻守无时无刻让他全身紧绷,也只有现在他才能享受这儿的一切。

他全身躺在早地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诺有所思的样子,渐渐地,他就在这状态下也悄然入睡。

婵娟之下,不仅有爱人们的想念及相思,还有着亲人们的想念,更还有兄弟之情!

......

“啾啾”,天色刚朦朦亮,远处的鸟呼声惊醒了他们,他们却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如此短暂的睡眠无法除去他们的困倦。一段时间过后,他们还是踏上了奔途,奔走在晓雾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也到了一处镇上,而此时又如日中天。很快,他们一行人走进了一家客栈随之一声吆喝:“小二,好酒好菜拿上来。”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应和着

很快,好酒好菜便呈现在他们桌上,而他们早已迫不及待,一口清冽的酒下肚,一声“爽!”也随之蹦口而出,没多久桌上的菜也一扫而空。可见这一行人是有多饿。

“小二,结账。”沈慕边走向柜台边说着。接着又说道:“小二,这里到桃花村还需多少行程。”

“桃花村?您要去的地方还远着呢,桃花村离我们这水源镇怕是有个一百多里,想要到哪怕是要花上几个时日,客官,一共三两银子。”

“多谢。”沈慕留下了银子边走向大门边说着。

一百多里啊,按照他们的行程怕是还要花上个三日才能到啊。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个日夜他们一直在奔走。而远在一百多里之外的苏老先生并不知道有一群人马正是奔着他而来。

......

“桃花村,就是这了。”看着村口上的牌匾赫然写着“桃花村”这三字,非常确幸的说道。此村里里外外都种满了桃树,就连路的两旁也种上了,而此时又正直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日子,也可称为桃月。

这繁多的桃花飘落又应和着溪水潺潺的流水声这无疑是一番美景。他们也不惊感叹,宛如世外桃源!

经过一时辰的打探,也终于知道了苏老先生的住处。桃花村里的每个屋子都是同样的布局,取用竹子建成屋子,院子也是用竹篱笆构成。

沈慕久久的在院外徘徊,也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慢慢地推开围栏走了进去,而在屋内的苏老先生听到声音以为是村里的张大妈便说着:“张大妈,又来送桃花酥了。”就径直走向门外。

而沈慕看到出来的人正是苏老将军,他的一声“将军”一群人也是很快单膝跪地手左手扣右手的说道“将军!”苏老先生再次见到昔日的士兵,他错愕了。

“我已不在是你们的将军了,你们也不必行礼”

“不!您永远是我们的将军”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

“是”

苏老先生也是邀着沈慕到茶亭细聊,苏老先生率先开口道:“沈慕啊,自上次一别,我们也有二十年没见了吧,如今怕也是取代了我的职务了吧。”

“那是将军培育的好。”沈慕恭敬的回答道。

“不知二十年之后找我所为何事?”苏老先生提问道,他的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将军,这次找您是朝廷的意思,也是皇上的意思。”沈慕再次回答着

“是什么事让皇上还要请我一个花甲老人。”苏老先生也是大概猜到了十所为何事。

而在屋里的苏秦听到院外的交谈声,也是插着说着:“爷爷,你在跟谁说话。”说着说着也走出了屋外。

“你怎么出来了”老先生一脸宠腻的说道。苏承也是蹦蹦哒哒的往老爷子那边有去。一旁沈慕也明白了爷俩的关系。苏承也是不紧不慢说着:“我听到爷爷与人交谈声就想出来看个究竟,原来是一个陌生的叔叔啊”

只见苏老将军手捏着苏承的小脸蛋说着:“苏承乖,爷爷还有事情与这位叔叔商量,你就同村内的孩子玩啊,今天就不用训练了。”也是听到了不用训练苏承头也不回的跑出院里,可见他是多么高兴。

“好了,继续我们的谈话”

“将军,是这样的,此次皇上请您出山是为了平判边疆问题。”

“边疆吗。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边疆问题又再次发生。”苏承感叹道,脸上也是露出担忧的样子

“是的,自从那一战之后,敌国也是安分守己,可自从他们得知将军您请辞养老后,又再次猖獗起来,而我们也是不敌他们不得不请将军出山远征。”沈慕也是担忧的说道。

老先生也是思过良久同意了再次出征。老先生心里想着这也算是最后能做的。

“好,那我们就明天出发吧。现在公事也说完了,就让我们说说这些年兄弟们的事”

“属下乐意至极”

“诶,慢着,这种事怎么少美酒呢”说着老先生就从屋内拿出一坛坛酒和桃花酥。沈慕也是毫不客气拿起酒坛就是干。

“怎么样,这酒不错吧,这酒可是这里独有的桃花酿,桃花酿再配上这里的桃花酥,这味道你在外面可尝不到。”老先生一脸得意的说道。

沈慕也是头一次尝到这味道,立刻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两人也是再这氛围之下讲到日落西山,地上的酒坛也是散落一地,两人也是酩酊大醉。

苏承回到家也是惊了,第一次看到爷爷喝的大醉,他也明白了这位陌生的叔叔与爷爷交情之深,他也是不管他们,自己回屋倒床就睡了。

他们就这样醉倒到第二天,还是苏承把他们叫醒,他们醒后明显感到身体的酸痛,他们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老先生拍着身上的酸痛点对沈慕说道:“沈慕啊,不如我们还是明天出发吧。”老先生还一脸打趣着,而沈慕也是与老将军不同而约想到一块去了,也就同意了。要是拖着这样的身子出发在路程上也只会增加负载,还不如等第二天消散了再出发。

这一天也是很快的在他们的叙旧中逝去。

随着清晨的再次到来,他们一行人也是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老先生也是交代过张婶照顾自己的孙儿几个月。苏承得知爷爷要离开村子,留下自己便开始闹了起来,甚至大哭起来,无论老先生怎么安慰,苏承就是不妥协。

一旁的沈慕来口了:“将军,要不把苏承也带上吧,苏承也还小,而将军又是他唯一的亲人。”老先生也是无奈的同意了。就这样,爷孙俩及沈慕一行人出发了。

“还真是舍不得。”出了村口老先生感叹道,在这住了二十年,他也住出了感情,苏承的出现更是让他感到家的样子。

老先生能这样想不能怪他,他的一身命运多坎,自小就失去了双亲,流浪了数年,大多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为了能顿顿吃饱,他选择入伍做兵。这一当就是三十多年,也从当初的小兵一步步爬向将军这个位置,半辈子交给了军队,没结婚更没有子女。

也就是这二十年中渐渐的让老先生有种家的感觉。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