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点点

泰元三年的秋天,比往年都要冷的早一些,中秋佳节后,风吹月桂的寒意已经有些浓了。夏家府邸二房的正院里,夏二夫人正在生死关头,已经生产了两日了,耗尽了力气,胎儿还是没有出来。身边贴身的老嬷嬷急得满头大汗,屋子里的丫头更是手忙脚乱,慌手慌脚,接生的婆子已经六神无主了,可二老爷还在回京的路上。屋子里没有一个主事的人,老太太前几日去了京外的松山寺沐浴拜佛静修,为宫里的太后祈福。

老太太眼里就没有过前头原配夫人所出的二房,自然而然,大夫人也不在意,听得丫鬟报二夫人难产,也不过是打发人去请了个大夫过来瞧瞧,也算是尽了面子情,不让外头有人乱嚼舌头根罢了。

二爷中了一甲进士后,在翰林院谋了一个编修的位置,这些年潜心修书,并没有其他的进益。二太太是柳州富商嫡女,因着在京城有不少的产业,又自小喜爱诗书,略有些才名,有机会能嫁进高门大户里做正头娘子。如今生产这样的艰难,竟只能一人面对,除了祈祷菩萨保佑,没有别的法子了!

内室里,二太太动静越来越弱,烛光投在蚊帐的阴影,覆盖在二太太满是汗水的脸上,显得一片灰暗,铜盆里的血水换了一次又一次,贴身伺候的都已经腿软。生孩子丢性命的实在太常见了些,外头伺候的也只是感叹二太太命不好罢了。

二太太疼的生不如死,已经精疲力竭完全使不上力气的时候,大太太屋里正一片静悄悄,房间里充斥着紫兰的香味,烛光下,大太太的嫡子文哥儿和理哥儿都端正着姿势写着大字,大太太细细的看着两个哥儿写的字,满意的点点头,小声的吩咐着厨房准备些宵夜,给两个哥儿!仔细看,大太太的眉梢难以掩藏的喜气,心里的想法别人不知道,伺候自己的老嬷嬷是一清二楚的,那位要是没了,大太太娘家的表小姐梅姑娘的心事就成了,那么些嫁妆都能归到公中,过几年,两个哥儿的亲事,哪一样不要银子?这难产一尸两命的,能怪到别人不成?

北院二太太还在撑着一口气,稳婆和大夫都束手无策了,林嬷嬷含着泪,给二太太鼓劲:“二太太,我的好姑娘,你要撑住了,二爷在路上了,你们夫妻一向感情好,若是有个好歹,可让二爷怎么办?孩子还没来这世上看一眼呢!姑娘,无论如何,你要挺住了,使劲啊”

不知道是那句话触动了二太太,还是触动了肚子里的孩子,烛火明灭间,婴儿微弱的哭声叫醒了晨曦的那抹亮色!孩子出生浑身青紫,呼吸微弱,不过是嘤嘤几声就没什么动静,大夫细细看过,孩子生产时憋气太久,怕是以后会有弱症。二太太也大伤元气,以后怕难有子嗣。

虽是如此,二房的下人婆子都松了一口气,只要活着就好,这样二爷回来也有个交代,若是一尸两命了,这文静苑里伺候的,哪一个能落着好处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