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想等等你

这一晚,洛林绾睡的很不安稳,仿佛下午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梦一般。她做了好几个噩梦,梦里都是当年她自己趴在墙角偷听的画面。他们两个之间倒也没有什么铜墙铁壁,砌在洛林绾和沐深之间的只是一堵微不足道的墙,只有两个人同时为了彼此努力才能推倒的墙,可是直到两人再次相遇,洛林绾依旧没有勇气说可以和他一起再次努力。

洛林绾清晰的记得那是她和沐深相识的第二年,两人心照不宣地相处着,每天除了画室就是教室,每天都是最晚回宿舍的。虽然是家里的小公主,但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那种麻木感,被沐深的到来全部打消了,他对她和身边的人对她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没有那么阿谀奉承的感觉,而是一种真实感,这是洛林绾之前从未体会过的。洛林绾死心塌地的以为她和沐深会是一辈子。

洛林绾是在自己的麻痹下睡着的,她安慰自己说之前见到的不是沐深,只不过长的相像而已,于是在凌晨五点终于安稳地睡过去了。

“洛小姐,您昨天预约的班车已经到酒店楼下了,请问您要出门吗?”在洛林绾按掉第四个闹钟以后,房间门又被服务生敲响了。

“啊,八点了,这该死的祭奠把画展安排在七点半”洛林绾在第五个闹钟响的时候终于看了眼手机的时间,M国早上八点整,距离祭奠的画展开幕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等洛林绾穿戴整齐地坐上前往画展的班车的时候,她才想起今天祭奠的画展是限时的,只有两个小时,因为祭奠每天的十点都要闭关520分钟,最初洛林绾以为他是为了祭奠什么重要的人,直到后来她见到祭奠本人。

祭奠的画展叫“木”,这让洛林绾觉得有些巧合又有些疑惑。等她根据手机导航到达举办画展的地方时,她才发现原来不是巧合,祭奠的画展就开在昨天她来过的“木”画室。

“咔~咔~”洛林绾的高跟鞋和木地板撞击发出的声音就像弹了一首悦耳的钢琴曲一般。

“啊,是昨天来过的漂亮小姐啊”Eliane是个很热情的西方女人,这也是沐深这么多年一直雇她帮忙看店的原因。

“你好,你是叫依莲吗?很美丽的中文名”洛林绾以为依莲是画室的女主人呢。

“哦~不,深给我起的名字,好像是依~恋,对,依恋”Eliane还是比较喜欢大家叫自己英文名。

“依恋,真好听,麻烦问一下,祭奠的画展是在这里吗?”洛林绾看了眼手机,时间快不够了,她这次来M国的最大原因还是希望能和祭奠达成合作意向,她太喜欢祭奠的画了,想用他的画结合她的设计成立一个服装品牌。门店她都已经让冷若云帮忙订好了,就差一纸合同把祭奠带回国了。

“你是洛小姐?”Eliane的脸突然逼近洛林绾,吓得洛林绾后退了好几步。

“我是,你认识我?”洛林绾不知道在偌大的M国除了沐深还有谁会知道自己的中文名。

“我带您去见深,哦~不,是祭奠老师”洛林绾在Eliane的带领下进了昨天沐深出现的那个小黑屋里。

刚踏进去一只脚,洛林绾就闻到了熟悉的颜料味道,她贪婪地呼吸着掺杂着颜料味道的空气,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侧的身影突然变得高大,整个的笼罩着她。

“Wen,好久不见,我是San祭奠”一道清冷的嗓音霸道的传入了洛林绾的耳朵。

“你怎么知道我叫Wen,还有你为什么会叫San,难道你真的是”洛林绾从未查到过祭奠的英文名,当她听到“Wen”和“San”两个名字的时候,那个被遗忘和辜负了的梦想又被拾起了。

“对,洛林绾,我是沐深啊,好久不见”话毕,画室的灯亮了,不像外边画室的透亮的白色冷光,这里面是暖洋洋的黄色暖光,洛林绾的大脑里好像有什么撞进去了。

只不过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了的沐深,有些不自然,他轻轻地往后退了两步,用身体可以挡住了什么。

那是九年前洛林绾上高一的时候,她偷偷地报了学校的美术生考试,第一名有机会获得美术界大师的指点。洛林绾为了获得这个机会几天几夜没睡,好不容易把作品完成了。成绩很快出来了,洛林绾第二名,公告栏上第一名的位置上,鲜红的纸上,黑漆漆的“沐深”二字清晰地写在上面,名字旁边还印着他和那个大师的合照,洛林绾心里别说又多难过了。

“洛林绾,我们一起考林大美术系吧”洛林绾在高中也是有很多男孩子追的,她不以为然地回头,正准备开口拒绝,抬头就撞上了沐深的肩膀。很多年以后洛林绾和冷若云再回忆的时候,她说,那天沐深身上的香味把我迷住了,我家也有很多大牌子的洗衣液,可是都没有沐深身上的那个好闻。

“同学,你用的什么洗衣液,好好闻啊,我也要让我家保姆给我买”洛林绾就趴在沐深的肩膀上闻着那个香味,丝毫没发现眼前的男孩就是自己刚刚在心里骂了好多遍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沐深在洛林绾面前很紧张,他悄悄回头看了眼站在栏杆旁的那群男生,他们手里拿着沐深东拼西凑才买来的画笔和颜料。

后来的后来,洛林绾问起沐深那天身上的香味时,沐深说那可能是他偷偷藏在外套口袋的野花香。但是只有沐深自己知道,那是为了盖住身上的臭味,把衣服泡在路边垃圾桶里捡来的花露水里洗了好久,直到衣服上再也没有臭味才得来的味道。

冷若云对这件事情的分析就是,洛林绾没用过普通花露水才会觉得那个味道好闻罢了。

“Wen?你没事吧”沐深见洛林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抬起手在她面前挥了辉。

洛林绾又闻到了当年的那个味道,后来她陆陆续续从沐深身上收集到了很多对她来说新奇的味道,那个花露水的味道被她起名叫初识。

我还是想等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