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想等等你

林城的夏天最为燥热,街边随处都能听到悦耳的蝉鸣声,路上的行人几乎是人手一杯冰柠檬水或者是雪糕。洒水车依旧按时放着生日快乐歌洒着水,林大校门口等出租车的女孩们尖叫着避开洒水车,惹得旁边的男孩子笑个不停。

林大对面的咖啡厅里,两个面容姣好的女生在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着,面前的柠檬水已经下去大半,玻璃杯里的冰块也早就拜倒在这炎炎夏日的威力下,化成了冰水掺在本就较为苦涩的柠檬水里,扎着高马尾的女孩猛吸了一口,差点儿没呛到。

“林绾,你能不能有点儿总裁的样子啊,还和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样”说话的女孩是冷若云,她给对面的女孩递着纸巾,嘴里却也完全没有饶了她。

“小云云,我错了,你看街对面那两个女孩,像不像咱们两个大一那年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也是遇到了洒水车,当时洛寒林就坐在车里笑话我们”这个扎着高马尾笑起来很甜的女孩子就是洛林绾,林城最大的影视公司——洛氏影业的继承人。

平常在公司里霸道得很的女总裁,也就只有在冷若云面前才会变回那个小孩模样,其实洛林绾已经二十四岁,接手公司也两年多了。

“洛林绾,你要是在这给我回忆青春,那我就不奉陪了”冷若云和洛林绾是大学同学,但是前者学习成绩优异在大一的时候就破格被洛氏影业签了,她现在是洛氏影业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后者在冷若云离校后也申请了提前毕业,好不容易提前了一年离开了学校。

“哎呀,冷部长,我就是有个小忙,需要你代我去参加一个晚宴,我要去M国看一个画展”洛林绾可怜兮兮地望着冷若云,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着。

“你说的是洛寒林新公司开业的晚宴?”冷若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女孩“你不知道我和他”

“嘿嘿,小云云,拜托了,你就帮帮我嘛,你知道的,祭奠他好不容易才办一次画展,我”洛林绾殷勤地给冷若云递着拿铁咖啡。

“算了,记得给我带礼物就行”冷若云说完就拎包走人了,只留洛林绾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喝着剩下的柠檬水,她已经开始期待后天那场画展了。

洛林绾从小便喜爱画画,只是洛爷爷一心想让她继承家业,她就只能把画画当做兴趣爱好了。

后天举办画展的祭奠是她去年偶然在杂志上看到的,她从他的画中读到了共鸣,仿佛下一秒自己就可以拿起画笔再次创作了,于是她一口气把他所有出售的作品全部买了下来。

说起祭奠,这个画家可蛮怪的,他几乎从不举办画展,在杂志上刊登的也不过几幅作品,也没有人见过他,网上很多人都说他是虚拟人物,可洛林绾固执地认定他是个真实的人,虽然她也没有什么依据。洛林绾托了好多人都搜集不到他的作品集,索性他还有微博账号,所以洛林绾就天天私信,催他开画展,皇天不负有心人,一年之后祭奠终于发布了自己要开画展的消息,洛林绾立马抢了票。

此时的M国某画室,风铃一响,一个风尘仆仆的人推开了画室的门。

“Oh!我的深,你终于回来了,画室这几天报名的人越来越少了,你之前那几幅作品卖的钱也快要用完了”说话的是个典型的西方女人,说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中文,“之前到期的几个学员也都没有再续费了,恐怕......”

“Eliane,画展准备的怎么样了”只见这个被叫做深的男生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Eliane的手机就响了。

“就差您的新作品了,Oh my God!深,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Eliane看着自己手机里的银行账号提醒,差点惊掉了下巴,她跟着这个男人几年了,还从未见过他如此大方的一次。

“我闭关一天,不要打扰我”深看了一眼画室墙上挂的画,二话没说就往画室后边的小屋子走去了。

这个叫做“木”的画室正是祭奠开的画室,但是没有人知道那是祭奠的店,又加上他几乎不怎么出现在画室里,所以人也是少得可怜,平常都是只有Eliane一个人坐在前台望着大街上的行人发呆。

洛林绾是在画展的前一天到的M国,因为她偏爱清冷风格的画作和她不喜热闹的性格,所以朋友推荐她到唐人街的“木”画室逛逛。

M国的夏天不像林城那般炎热,洛林绾出门前随意套了件米色的风衣,脖子上系着那条她用祭奠的画扎染的丝巾。

“欢迎光临”画室的风铃一响,Eliane就激动地上前迎接客人,这可是近半个月来店门第一次被客人推开,可当她看到来人脖子上系的丝巾的时候,她有些惊讶,自己老板的粉丝多她也是清楚的,但是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粉丝到画室来,难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您没事儿吧,我可以进来看一下吗?”洛林绾的声音细细的,听上去很是温柔,和平日里的她很不一样。

“当然可以,我想您应该会喜欢这边的作品”Eliane领着洛林绾走到深刚刚画好的作品前,正打算给她介绍作品的时候,深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

“你”那个男的从画室后边出来的时候,雪白的衬衫上沾上了黑白色的颜料,看上去像是墨在宣纸上晕染了一般。

迎着阳光往外走的深好像在发光,多年未见,洛林绾印象中那个半大不大的小男孩,天天拿着画笔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逐渐地和来人的身影慢慢重合,只是大小不太适合。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洛林绾并不十分确定那人是当年那个男孩,但是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劝自己离开,她只好转身就走。

洛林绾是怎么离开“木”画室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她躺在酒店的床上给冷若云打电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手都是抖的,连话都说不太清楚,费了好大劲才勉强说清楚。

“洛林绾,又不一定会是他,况且当年又不是你做错了,你在害怕些什么”冷若云说完话就挂了电话,她是不想再听洛林绾哭个三天三夜了。

洛林绾听不到听筒里的声音后,就把自己整个窝在被窝里,眼泪随着那段难堪和绝望的回忆一起出现了。

我还是想等等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