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后娘巧种田

苏木蓝看了看眼前小姑娘。

这是家中长女,九岁的白水柳,平日里也是最勤奋,做活最多,但同时也是挨原主打最多的那个。

这会儿左脸颊上头,还有一道红肿的印,是被原主拿柳树条子给抽的。

白水柳说着话,就要往灶房走。

“等会儿。”苏木蓝拦住了她,“这天儿快晌午了,我看还是直接把晌午饭做了吧。”

“好,我这就去。”

没有被劈头盖脸一顿骂,白水柳已经是又意外又惊喜,急忙抬手招呼排行第二,今年八岁的白立夏,“立夏,来帮我烧火。”

“你们四个找点盆碗罐啥的,在屋子里头把漏的水给接一下,这雨估摸着得下上一会儿,不接一下的话,淋湿了铺盖,晚上没法睡觉。”

苏木蓝卷了卷胳膊上的袖子,顺便连裤子也往上卷到了小腿处,“我去做饭。”

说罢,在屋子里头寻了一个有些破旧的斗笠,往头上一戴,穿过雨帘,往一旁茅草顶的灶房去了。

愣在原地的白水柳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七岁的白竹叶小心翼翼的拽了拽白水柳的袖子,“大姐,娘这是咋了。”

“不知道。”白水柳摇了摇头,“感觉……”

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可人还是那个人,就在眼跟前,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白水柳把心思压了下去,没有说出剩下那半句话。

“大姐,我怕……”同是七岁,家里唯一的男丁,也是最小的白米豆伸手抹了一把眼泪。

昨儿个因为他去收鸡蛋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手里的鸡蛋掉地上摔碎了一个,被针戳了十个手指头,这会儿手还是又红又肿的,钻心的疼。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白米豆此时的眼泪却是因为疼和害怕,怎么也止不住。

“不怕,不怕。”白水柳搂住了自己这个最小的弟弟,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大姐在呢。”

“待会儿你们仨都打起点精神,别让娘揪着错处了,免得到时候惹了娘不高兴,又挨一顿打。”

虽说苏木蓝刚刚表现的好像温和了许多,像个正常人了,可白水柳心里头还是没底。

“我去灶房里头帮着烧烧火,你们仨赶紧照娘说的,找找碗啊罐啊的,接着点水。”

“嗯。”剩下三个小萝卜头点了点头,急忙去找寻当用的东西。

白水柳想了一会儿,才卷了裤腿,往灶房走。

灶房里的苏木蓝,此时正忙碌着做晌午饭。

家里头吃喝的东西不多,连白面都只有那么小半袋,棒子面和红薯面也只有半缸,大米更是没有。

苏木蓝想了想,从那已经有了裂痕的面缸里头舀了小半瓢棒子面,小半瓢的红薯面,又配上了少许的白面,混在一起和成面团。

待这杂面团揉的越发紧实带了韧性时,将这杂面团放在那儿醒一会儿,等着待会儿放在饸烙架子上头,直接挤压成饸烙面下锅。

那边醒着面,苏木蓝将灶房里头晨起白水柳她们摘回来的盈盈菜给择洗一下。

白水柳这会儿冒着雨进了灶房,看到苏木蓝已经开始择盈盈菜,愣了愣神。

农家后娘巧种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